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破碎海岸

  • 定价: ¥48
  • ISBN:978754049083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410页
  • 作者:(澳)彼得·坦普|...
  • 立即节省:
  • 2019-08-01 第1版
  • 2019-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英国犯罪小说作家协会金匕首奖
    《书单》年度犯罪小说
    名列《泰晤士报》十年间蕞佳犯罪小说
    澳大利亚犯罪小说大奖尼德·凯利奖
    澳大利亚图书产业大奖蕞佳大众小说之一
    澳大利亚罗德瑞克奖
    入围富兰克林文学奖
    入围瑞典犯罪小说作家协会马丁贝克奖
    透过罪案窥见人生真谛:人生困难重重,没有什么一帆风顺,但即逆风而行,只要坚持下去,也终能找到改变风向的路口。你不经意的善举,可能是溺水之人所遇的蕞后一块浮木。生而为人,除了公平正义,我们还拥有身处阳光下的权利。

内容提要

  

    凯辛生活在一个宁静的滨海小城,他是当地有名的警探,办案能力过人,却在几年前因为生活和工作的双重打击而萎靡不振——他的儿子死于一场意外,之后妻子离他而去;他的搭档多年前在执行公务时因车祸丧生。在他精神受到极大打击的这一年,小城发生了一起震惊各界的案件,备受敬重的大慈善家在自己的家里遭到袭击,偌大的豪宅之中却只有一块名表不翼而飞。不管有没有直接证据,所有人都认为凶手是三名游手好闲的青年,除了凯辛。
    慈善家之死的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接二连三的惨剧又将牵引出怎样惊世骇俗的内幕?经历了几年自我放逐的平静孤独生活,凯辛因这场案件再度被卷入人性与道德交锋的险境之中……

作者简介

    彼得·坦普(Peter Temple),澳大利亚犯罪小说家,目前著有九部犯罪推理小说,作品在超过二十个国家翻译出版,五次获得澳大利亚犯罪小说大奖尼德·凯利奖,是澳大利亚第①位凭借犯罪小说获得富兰克林文学奖的作家。英国知名犯罪小说家约翰?哈维曾评价坦普的作品不只是在讲故事,还深刻反映了人性与社会现实的复杂。《破碎海岸》是彼得·坦普震惊国际文坛之作,出版后拿下英国犯罪小说作家协会金匕首奖。

目录

第一部分
  这是一个不完美的世界,不要太执着,继续往前走就好。
第二部分
  活着就是一件礼物。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都是礼物。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凯辛在山岗上来回踱步,凛冽的海风侵袭着他。已经是深秋了,天气阴冷,曾叔祖当年亲手栽下的那些枫香树和枫树上,最后几片红叶正顽强地攀住孱弱的枝丫,它们就快缴械投降了。他爱这个季节。深秋的清晨寂静肃穆,比起春天,他更爱这样的秋天。
    猎犬们现在已经精疲力竭了,但它们还在积极找寻着,鼻子紧贴着地面四下里嗅来嗅去,这样徒劳无功的搜索,越来越让它们感到无望。忽然,一条猎犬似乎闻到了点什么,一股突如其来的生机猛地灌进了它们腿中,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条狗已经蹿进密林,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当他走近房屋的时候,如墨汁一般的黑色猎犬们,已经从树林里跑出来了,它们在他面前停了下来,抬起脑袋,好奇地四处张望,就好像是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似的。它们是天生的探险家。它们将目光转向他,盯了一会儿,似乎想要确定些什么,随即便齐刷刷地从斜坡上跑了下来。
    最后那段蜿蜒的小路,他尽可能加快了脚步,就在他伸手推开大门的时候,猎犬也跟上了他。它们那漆黑的卷毛脑袋极力将他挤到旁边,非要自己先进去不可,强壮的后腿拼命向前发力。他刚取下门闩,它们便迫不及待地凑了过去,穿过被它们挤出来的那条细窄的门缝,依次钻了进去,沿着小径一路小跑到暗门那边。这次,两条狗争起了第一,谁都想先进去,它们争先恐后地直起身子,凑着鼻子去顶门柱,两条竖起的尾巴,像两把毛茸茸的弯刀。
    门一打开,两只大卷毛狗直奔厨房,那里有它们喝水的碗,大概是渴坏了,一个个忙不迭地嘴巴连同鼻子一起扎了进去,整个厨房充斥着它们嘈杂的喝水声。凯辛给它们准备了食物:每条狗都有两片加农炮筒式的狗香肠,那是他在肯梅尔的一家熟食店买回来的,此外,它们还各有三包干狗粮。他特意把这些装着狗粮的碗放到了外面,分别间隔一米放置好,这成功引起了狗儿们的注意。
    猎犬们出来了,他让它们坐在地上,因为肚子里满是刚刚喝下的水,它们坐下的动作很迟缓,隐约还透着几分不情愿,像是腿得了关节炎似的。获得进食许可后,它们毫无兴趣地看着这些食物,继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一齐委屈地看向他,仿佛在向他抱怨:为什么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看这么难吃的东西啊?
    凯辛径直向房间走去,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你好!”
    “是乔吗?”
    肯德尔·罗杰斯从警局打来电话。
    “有一位女士报警,”她说,“是贝克特附近的海格太太,她认为有人非法进入了她的棚屋。”
    “做什么了?”
    “哦,什么也没做。她的狗一直在叫,我会处理妥当的。”
    凯辛摸了摸他的胡楂儿:“地址是哪里?”
    “我去吧。”
    “没必要,离我不远,告诉我详细地址。”
    他快步走向餐桌,在便笺上记下了日期、时间、事件和地址:“告诉她,我十五至二十分钟到,把我的电话号码给她,在我到那儿之前,发生任何事情随时打给我。”
    猎犬们喜欢他的这种紧迫感,它们兴奋地在他身边跑来跑去,待他收拾妥当走出家门时,他的两条狗也飞快地冲向了停在外面的车。一路上,猎犬们笔直地立起身子,尖细的鼻子从后窗探了出去,随时待命。凯辛把车停在离农舍大门一百米远的车道上,就在他向农舍走近的时候,一个脑袋突然从篱笆后面冒了出来。
    “警察?”她问。脏兮兮的灰发包裹着一张像用钝器从硬木上凿刻出来的脸,毫无血色。
    凯辛点了点头。
    “怎么没穿制服?还有,警徽呢?”
    “便衣。”他说。他出示了那个看起来像一只狐狸的维多利亚州警徽,女人摘下了脏兮兮的眼镜,仔细看了看。
    “那些是警犬吗?”她说。
    他沿着她的目光看向身后,两个毛茸茸的黑脑袋从同一扇车窗里伸了出来,“它们协助警察工作。”他说,“那个人在哪儿呢?”
    “跟我来。”她说,“狗在里面,疯了似的,小狼崽子!”
    “杰克·罗素犬。”凯辛说。
    “你怎么知道的?”她诧异地问。
    “随便猜的。”
    他们在农舍周围转了转,一种莫名的恐瞑从凯辛心底慢慢升起,他的胃有些发紧。
    “在那里面。”她说。
    棚屋离农舍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他们穿过一个占地面积不小且草木茂盛的花园,又钻过疯长的马铃薯藤蔓下一个不起眼的篱笆缺口,朝大门的方向走去。远处是过膝的草地,隐约还能看见几块淹没其中的金属垃圾。
    “那里面是什么?”凯辛看着离马路几米远处一个同样锈迹斑斑的瓦楞铁棚,虚掩的铁皮门引起了他的兴趣。他隐约感到自己的锁骨上微微渗出汗来,有点后海没让肯德尔来处理这个案子。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