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乌鸦女孩

  • 定价: ¥88
  • ISBN:978702015245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页数:618页
  • 作者:(瑞典)埃里克·爱...
  • 立即节省:
  • 2019-09-01 第1版
  • 2019-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DID(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分离性人格障碍,它是一种合理的自我保护机制,是大脑处理困难事物的方式。一个人会形成不同的人格,各种人格独立行动,彼此分离,以最好的方式应对不同的情形。
    维多利亚三岁那年,她爸爸在她心里建造了一个房间。一个空荡荡的、只有痛苦和苦难的房间。那只乌鸦钻进了她的脑袋,黑色的翅膀在她眼前扇动,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肉都紧张起来,出于恐惧,她努力保护自己。
    乌鸦女孩不受控制。

内容提要

  

    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出现了几个男童受害者,凶手作案手法十分残酷,受害者身份还涉及非法移民问题。女警探珍妮特负责调查,她首要的怀疑对象是恋童癖卡尔。在调查过程中,她结识了心理治疗师索菲亚。珍妮特和警局同事发现某位掌权人士在极力阻止调查,但得力于索菲亚私底下的协助,一个涉及瑞典政商界人员的恋童组织渐渐浮出水面。查案过程中,索菲亚挖掘出许多关于自己的秘密和记忆,她的身份越来越复杂,甚至与案件的关键人物有密切的关系。珍妮特在面对越来越难以掌控的案情时,自己的家庭同时遭遇着巨大的变故。最终浮现的真相竟是那般残忍和邪恶……
    《乌鸦女孩》是典型的北欧犯罪小说,故事通常从警察的角度叙述,以女性为主角,充满黑暗的情绪和复杂的道德讨论。这些犯罪故事有意识地将社会批评纳入情节之中,描绘了北欧国家平和的社会表象之下各类紧张关系的角力。

媒体推荐

    《乌鸦女孩》可能是你读过的最令人不安的书……故事有惊人的转折,情节巧妙,两位作者对小说编织的复杂之网收尾很成功……绝佳之作。
    ——英国《卫报》
    瑞典怎么能创造出这么了不起、这么黑暗古怪不落俗套的惊悚小说,刻画出气质独特的复杂角色,如《龙文身的女孩》里的莎兰德,以及《乌鸦女孩》里的女警探珍妮特·科尔伯格·珍妮特调查专找移民儿童下手的凶手,她还必须处理仇外、极右派政治和其他敏感问题,这些都让小说对读者更有吸引力。
    ——美国《奥普拉杂志》
    后《龙文身女孩》时代的瑞典犯罪小说中,不论疯狂的张力,或是雄心抱负,《乌鸦女孩》无人能出其右。
    ——《芝加哥论坛报》

目录

第一卷
第二卷
第三卷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房子
    房子建成一个多世纪了,坚固的石墙至少有一米厚,这意味着其实不用再做隔热处理,但是她想确保万无一失。
    客厅的左侧是一间小小的角房,她一直用作工作间和客房。一进门就是一个小小的卫生间和一个不大不小的壁橱。除了上面不曾使用的阁楼,房间里只有一扇窗,这再好不过了。
    不再冷漠,不再有什么理所当然。
    不再听天由命。命运是个不可靠又危险的同伴。它有时是你的朋友,但也常常是一个难以捉摸的敌人。
    最后,餐桌和椅子靠墙挤在一起,这样,客厅中央就腾出了一大片地方。然后,就只需等待了。
    十点整,第一批聚苯乙烯板如约送到了,是由四个人抬进来的。其中三个都是五十多岁的年纪,但第四个人顶多二十岁。他脑袋刮得精光,穿一件黑色T恤,胸前印着两面交叉的瑞典国旗,上面是“我的祖国”几个字。他胳膊肘上文着蜘蛛网的图案,手腕上是类似石器时代的图案。
    他们走后,她坐到沙发上,打算开工。她决定先从地板着手,因为这是唯一可能出问题的地方。楼下的那对老夫妇差不多聋了,这么些年,她从未听到过他们的哪怕一点动静,但她依然觉得这是个重要的细节。
    她走进卧室。小男孩还睡得很香。
    她在火车上碰到他时,是多么奇特啊。没等她开口说话,他就一把抓住她的手,站起身,顺从地跟着她走了。
    她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孩子,她一直想有个孩子,却从未如愿。她把手放到他的额头,烧已经退了。然后,她又测了测他的脉搏。
    一切都如期望的那样。她用对了吗啡的剂量。
    工作室里有一块厚厚的白色地毯,它铺满了整个地板,尽管走在上面很舒服,但她一直觉得它既丑又不卫生。眼下,正好派上用场。
    她用一把锋利的刀子把聚苯乙烯板裁成小块,然后在上面涂上厚厚的一层地板胶,把它们粘上去。刺鼻的气味熏得她头晕,她只好打开了临街的窗户。这是一扇三层玻璃窗,外层玻璃上还涂了一层隔音材料。
    命运现在是她的朋友。
    她时不时去查看小男孩的情况,所以花了一天才把地板搞定。
    把所有的地板处理好后,她用银灰色的强力胶带封住了所有的裂缝。
    她又花了三天时间处理墙壁。到了周五,就只剩天花板了。这个要多花一点时间,她首先要在聚苯乙烯板上涂上胶水,再把它们粘到天花板上。
    没等胶水变干,她又在墙壁上钉上了几条旧毛毯,以替代之前移除了的几扇门。她在客厅的门上足足粘了四层聚苯乙烯板。
    她用一张旧床单遮住了唯一的窗户。保险起见,她用了双层的隔绝材料来遮挡窗口。打理好房间后,她又给地板和所有的墙壁都覆上了一层防水布。
    这项工作确实费了一番心思,最后,她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不由自主地感到自豪。
    接下来的一周里,她又把房间修饰了一番。她买来了四个小橡胶轮子、一个铁质门闩、十米长的电线、数米长的壁脚板、一个简单的灯具,外加一箱灯泡。她还叫人送来了一副哑铃、一些砝码,还有一辆健身脚踏车。
    她把客厅里一个书架上的书全部拿开,然后把书架放倒,在四个底角分别安了一个轮子。她又在书架的正面装上一段壁脚板,不让人看出它能移动,然后放到被隐藏起来的房间的门前。
    她把书架固定到门的位置,然后试了试。带小橡胶轮子的“门”滑开了,没有任何声响。一切都很完美。她装上搭扣,关上门,然后用一盏台灯小心地遮住这个简单的门锁。
    最后,她把书放回到书架上,然后从卧室里的一张床上拿来一张薄床垫。
    这晚,她把那个睡着的男孩抱进了他的新家。
    盖姆拉·安斯基德——科尔伯格家
    这个小男孩最奇怪的地方不是他的死,而是他竟然在死之前撑了这么久。一定有什么东西支撑着他的生命,要是普通人早就放弃了。
    当珍妮特·科尔伯格探长把车倒出车库时,她对此一无所知。她也不知道,以这个案件为开端,接下来的一系列事件将会改变她的一生。
    她看到阿克站在窗边,于是朝他挥了挥手,但是他在打电话,没有看到她。他要用一个上午来洗这周攒下来的满是汗渍的上衣、沾满烂泥的袜子和脏兮兮的内衣。有这么痴迷足球的妻子和儿子,这实在是家常便饭,那台旧洗衣机快要被晃到崩溃的边缘,每周至少五次。
    她知道,他会趁着洗衣机还在运转的当儿,去他在阁楼里的小画室,继续创作他许多未完的画作中的一幅。他是个浪漫派,一个很难做到有始有终的空想家。珍妮特已经催促他多次,让他去和一位对他的画作感兴趣的画廊老板取得联系,但是他总是说这些画还没有画完。还没好,但是快了。
    要是真的画好了,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要是真的取得了大突破,财源会滚滚而来,他们也终于能拥有自己梦寐以求的一切了。从修缮房子,到畅游世界。
    差不多二十年过去了,她开始怀疑这一天是否还会到来。
    当车转到尼奈斯港路上时,她听到左前轮在格格作响,不由得担心起来。尽管她对汽车一窍不通,但他们家的这辆旧奥迪肯定是出毛病了,很快,她又得把它送去修理了。根据过去的经验,她知道这次肯定不便宜,尽管她在波利登普兰找的那位塞尔维亚机械工既可靠收费又低。
    昨天,她刚把账户里的钱都还了按揭贷款,这种情况,每三个月准会发生一次,雷打不动。她希望能赊账把车修了。她之前就这样干过。
    珍妮特口袋里的手机剧烈地振动起来,随之响起的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差点让她冲上了路边的人行道。
    “是的,我是科尔伯格。”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