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红细伢(精)/湘江红遍三部曲

  • 定价: ¥32
  • ISBN:9787559819888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广西师大
  • 页数:235页
  • 作者:梁安早
  • 立即节省:
  • 2019-09-01 第1版
  • 2019-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湘江战役后,一支红军连队在桂北桃花井村与桂军和当地民团发生遭遇战,几乎全部壮烈牺牲。三个身负重伤的红军小战士周满发、曾老贵、何顺来被当地村民救起。伤好后,由于无法知道部队的去向,只好在当地住下。数年后,日军入侵桂北。三个红军战士利用以前保存下来的武器,组织一支抗日自卫队与日军作战,并协助省工委建立抗日根据地,最后消灭了日军。红细伢、小蛮子和草雪三个少年也在他们的影响下成长起来,成为革命新生力量。

内容提要

  

    本书是一部儿童文学,是“湘江红遍”三部曲之一。本书共分17章,讲述了湘江战役后,一支红军连队在桂北桃花井村与桂军和当地民团发生遭遇战,几乎全部壮烈牺牲,三个身负重伤的红军小战士周满发、曾老贵、何顺来被当地村民救起。伤好后,由于无法知道部队的去向,只好在当地住下。数年后,日军入侵桂北。三个红军战士利用以前保存下来的武器,组织一支抗日自卫队与日军作战,并协助省工委建立抗日根据地,最后消灭了日军。红细伢、小蛮子和草雪三个少年也在他们的影响下成长起来,成为革命新生力量。本书通过上述故事塑造了周满发、曾老贵、何顺来三个年轻红军战士不怕牺牲、对党忠诚、爱国坚贞的形象,也塑造了红细伢、小蛮子和草雪三个少年机智勇敢、坚韧顽强的形象,语言生动细致,并融入浓郁的桂北地方特色,情节曲折惊险,可读性强,将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儿童本色较好地结合在一起。

作者简介

    梁安早,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广西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二届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桂林文学院第三届签约作家,广西第五届少数民族花山文学创作奖获得者,被新闻媒体誉为“书写唯美童话的作家”。现为小学语文教师,高级职称。出版童话集《时间碎片》《纸飞机信使》《树上的梦》等。

目录

第一章  红军连
第二章  两把二胡(一)
第三章  两把二胡(二)
第四章  红细伢
第五章  家
第六章  鬼子来了
第七章  来人
第八章  货郎
第九章  烈火
第十章  给我一支枪
第十一章  同意
第十二章  卖唱
第十三章  复仇
第十四章  误会
第十五章  迷途知返
第十六章  盗图
第十七章  胜利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红军连
    太阳落山了,从老虎岭背后喷涌出来的万道霞光,将整个天空和大地都映红了,似乎太阳在结束它一天的行程之前,不甘心就这样被黑暗所驱赶,上演着最后的挣扎。
    赵来生挑着一担沉甸甸的木柴走在林间小道上,肩上的扁担一上一下颤悠着,两端的木柴也均匀地上下起伏,发出有节奏的“吱呀”“吱呀”的叫声。木柴上挂着五只肥硕的野鸡,随着木柴的起伏一颠一颠的,羽毛上那七彩斑斓的颜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如果不是婆娘的第二胎快要生了,需要东西补补身子,赵来生是绝对不会来老虎岭的。
    老虎岭山势陡峭难行,山林里还有吃人的老虎。四年前,茶洞村一个身强力壮的后生冒险上老虎岭去采药,六天六夜没有回家,他的家人同全村的人扛鸟枪带刀棒到老虎岭来寻找,最后在一棵古松下找到那个后生的尸骨。肉几乎被野兽啃食干净,只留下一堆散乱的白骨。几块白骨上还留下几个巨大的、深深的老虎咬痕。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进老虎岭。
    老虎岭树木茂密,水草丰厚,是野兽的天堂,亦是一些珍稀药材的产地。这里最多的动物当属野鸡。每到冬季下大雪时,许多树木被积雪压倒,经年累月,腐朽的枯木便成了白蚁的乐园,吸引众多野鸡来这里觅食,筑巢下蛋,繁衍后代。
    去年冬天,足足下了半个月的大雨,山洪暴发,河流咆哮,桃花井村许多田地被冲垮。到今年春天播种时,这个季节本是雨季,可恶毒的太阳却一动不动地悬挂在像洗过的蓝天上,差不多一个月不见一滴雨,大地像着了火似的,处于一片蒸腾之中,井枯水干,田地皲裂出一道道纵横交错手指般大的裂缝,花草树木收敛枝叶,面黄肌瘦,恹恹不振。
    等雨水来临,补种下田后,到了五黄六月,正是禾苗包浆时,不料却刮起寒冷的北风,风卷着雪花,狂暴地扫荡着旷野、村庄。风停雪住太阳出来时,田地里的禾苗十有八九已被冻死了。可怕的荒年像一个吃人的野兽,张着黑洞洞的大嘴虎视眈眈地盯着人们,等他们饿得奄奄一息无力抵抗时,再一个个吞噬掉。
    面对这样反常的天气,村里一个快要死掉的老人喃喃地说:“要变世道了!世道要变了!”
    村里人谁也没有把老人的话放在心里,因为他们知道,无论世道如何变化,土豪劣绅永远骑在穷苦老百姓的头上作威作福,穷人永远遭受他们的欺压和剥削,过着暗无天日的苦日子。
    果不其然,在严重的灾害面前,地主对农民的剥削更加严重了。农民租种地主的土地,要将收成的七八成交给地主;借地主的债,要交两倍甚至五倍的利息。而反动政府的官员不管人们的死活,将救济物质中饱私囊。甚至贪官与奸商串通一气,狼狈为奸,他们大搞囤积居奇,操纵市场,哄抬物价,牟取暴利。
    老百姓只好吃树皮、草根、野菜度日,卖妻子儿女的随处可见,外出逃荒的人成群结队,有的饿死在路边,尸首腐烂了也无人收殓埋葬……凄凉的场面惨不忍睹。
    与其他地方比起来,地处都庞岭深山老林中的桃花井村要好得多了,漫山遍野长着蕨菜,它们埋在黑色沃土里的根又粗又壮,饱含淀粉。桃花井村的人有经验,在粮食充足时去山里挖掘蕨根,挖回来后,洗干净,捣碎,过滤掉杂质,留下雪白的淀粉,晒干储存起来,这就是蕨粑粉,等到灾荒之年时再拿出来充饥。除蕨菜外,山里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野菜,因此,当这个巨大的灾荒来临时,村里的人还是像往常那样从容地过着紧紧巴巴的日子。
    粮食奇缺,人的肚子都很难填饱,所以桃花井村没有人养猪牛鸡鸭,也养不起。
    那个经验丰富、技术纯熟、满头银发的接生婆婆对赵来生说,大约一个月后他婆娘肚子里的孩子就要呱呱落地了,她吩咐赵来生,在这段时间尽量弄一些滋补的东西给婆娘养养身体,等孩子落地后好有奶水吃。
    接生婆婆吩咐完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孩子来得真不是时候!”
    有蕨粑和野菜填饱肚子就不错了,哪里去弄补身体的东西给婆娘吃?想来想去,最后赵来生想到老虎岭的野鸡。野鸡比家鸡、猪肉的味道要好,更补人的身子。为了将来的孩子,他豁出去了。
    早上,赵来生借口说进山弄点野味改善一下生活,准备好干粮,背上柴刀,提着鸟枪出了门。走了半天路程,他终于来到老虎岭。
    老虎岭野鸡多,可生性机警,无论是在玩耍还是觅食时,都会时不时抬起头来警惕地向四周观望,稍有一点风吹草动,便会迅速逃走,很不好捉。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