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外国儿童文学

他们的乐园/诺奖童书

  • 定价: ¥29
  • ISBN:978702015147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页数:43页
  • 作者:(英)鲁德亚德·吉...
  • 立即节省:
  • 2020-01-01 第1版
  • 2020-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诺奖作家创作的经典童书,插画名家绘制的珍藏图本。
    《奇幻森林》《原来如此的故事》作者吉卜林怀念女儿之作!
    突然,一个小小的吻轻快地落在我的掌心。
    曾经我也收到过这样的吻,还被要求把手指合上。
    那个吻,是等待的孩子释放出来的信号——
    很爱你但又带有半分责备。
    即使在大人最忙的时候,他也会这么做,因为孩子不喜欢被忽视。
    这就是大人和孩子们之间亘古不变的交流方式之一。

内容提要

  

    夏天,一个男人开车迷了路,偶然来到一座美丽、堂皇的老宅门前。很多孩子在这里嬉戏。女主人是盲人,她能在梦中看见光,看见颜色,但从来无法看到面容。男人也讲起从未在梦中见过自己早夭的孩子。大约一个月后,他又来到这里,帮助了一位快要死去的孩子。秋天,他再次来到这座老宅喝茶,手上突然得到一个吻……

目录

《他们的乐园/诺奖童书》无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他们的乐园
    这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接,山丘连绵不断,横跨小郡中部。要控制住车子手刹已经够受的了,我无暇顾及方向,只能任由车子在郡里飞驰。此处你见不到东部那种平坦的兰花地,取而代之的是大片唐斯特有的百里香草、冬青树和灰草;沿着开下去,又是低洼海滨地区典型的玉米地和无花果树丛,长势茂盛,左手边则是海岸线,整整延伸了十五英里。最后我穿过蜿蜒的弧形小山与树林,好不容易进入内陆,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在华盛顿村的另一边,我发现了数座隐蔽的村庄。村里只有蜜蜂醒着,嗡嗡地绕着八十英尺高的菩提树,菩提树下是灰色的罗曼式教堂b。古朴精致的小溪从石桥下流过,石桥原为负担拥挤交通而建,如今却被闲置。什一税粮仓比教堂还要大,一间老旧的铁铺竭力提醒人们,自己曾是神殿骑士们光顾的大厅。郡里的空地上金雀花、凤尾草和石楠竞相生长,延绵出一条一英里长的罗马小道,在那里我遇到许多吉卜赛人。再稍往前去,一只红狐狸在毫无遮蔽的阳光下像小狗般翻滚嬉戏,不幸被我惊扰。
    随着森林山岗越来越近,我从车里站起身,试图辨别自己在唐斯的哪个方位,唐斯前端地形呈环状,在沿海乡间五十里都十分显眼。我猜想这片临海洼地会有某条向西的通道,带我驶向唐斯后方,结果却在树林里绕晕了。我急转了一次弯,一头扎进密林空处的大片阳光之中;第二次则转进了某条幽暗小道,轮胎碾过之处,净是去年枯叶相互纠缠轻语的咿呀声。头顶处高大的榛木至少几个世纪没有修剪了,栎树和山毛榉也许久没人照料,在青苔寄生下溃烂一片。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一条铺满落叶的车道,枯萎的报春花瓣如棕色的天鹅绒,闪耀着点缀其间,几株弱不禁风的白茎蓝铃随风摇曳。随着山坡渐缓,我关掉引擎,任车子滑过飞旋的叶片,等待此处园林管家的出现,却只听远处的松鸦叽叽喳喳,破坏了黄昏下树林的寂静。
    往前走是下坡路,我担心误入沼泽,正准备调转方向,打算原路返回,却见阳光勾勒出前方一座不规则建筑,吸引我松开了刹车。
    车子随即又开始俯冲。日光打在我的脸上,车的前轮驶进一片平滑草坪,草坪上立着紫杉木修剪成的骑手像,有十英尺高,手持十英尺长矛,还有巨大的孔雀,美丽的圆脑袋伴娘,全都由紫杉木剪成,有蓝有黑,闪闪发亮。草坪三面环林,第四面立有一座老旧的石房子,生满苔藓,饱经风吹雨打,窗户装了竖框,屋顶是玫瑰红瓦片。房屋侧面围着半圆形围墙,同样是玫瑰红色,延伸至草坪第四面尽头,围墙脚下还有成人高的箱型树篱。房顶上有窄长的砖头烟囱,停着鸽子,我还瞥见院墙后头有个八边形的鸽子屋。
    我停下车,沉浸在这片无与伦比的美景中,一个骑手的绿色长矛正好抵住我的胸口。
    “如果我不被当成闯入者打发走,这位骑士也不打算进攻的话,”我心想,“莎士比亚和伊丽莎白女王说不定会从那半掩的花园大门走出来,邀请我喝茶。”
    房子上方的窗户里冒出一个孩子,小家伙似乎友好地挥了挥手,但不是对我,而是在呼唤同伴,另一个机灵的小脑袋马上出现了。我听见紫杉木孔雀群中传来朗朗笑声,转过身去,第一次将目光移开房子,看见树篱后的喷泉涌出一股股水流,在阳光下闪着银光。屋顶的鸽子和着水声咕咕叫,而在这两种声音间隙中,我捕捉到一阵狂喜的咯咯笑,那是孩子沉浸在小恶作剧时发出的声音。
    那扇深陷厚墙的橡木门,也就是花园门,打开了一点。一个戴着巨大花农帽的女人,步履缓慢地踏上那条被岁月腐蚀的鹅卵石路,又慢慢穿过草皮。她抬起头,我发现她竟是盲人,急忙准备道歉。
    “我听见了,”她说,“您是开车来的,对吧?”
    “我怕是走错路了,本该在前面转向——我不是有意——”我开始解释。
    “可我很高兴您来了。很高兴花园里进了辆汽车!能不能请您——”她扭过头,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似的,
    “您——您还没看见其他人吧,还是见过了?”
    “没和谁说过话,但远远见到几个孩子,他们似乎很感兴趣。”
    “哪些孩子?”
    “刚才从上面窗户那儿看到几个,在院子里貌似也听到了一个小伙子的声音。”
    “哦,您真幸运!”她叫道,脸色明亮起来,“我也听到了,不过也只是听到而已。您见过他们,也听过他们的声音?”
    “是的,”我回答,“据我观察,其中一个在喷泉那边玩得开心着呢。我猜他是跑出来了。”
    “当然了,没错,”她说,“那么您会理解的。如果我让您驾车驶过花园,一回或两回,开慢点,您不会觉得这是在犯傻吧?我相信孩子们会想看看车的。可怜的小家伙,能看的东西太少了。我努力让他们的生活丰富多彩些,可是——”她朝着树林摆摆手,“这里太与世隔绝了。”
    “那一定很棒,”我说,“可我怕压坏您的草地。”(P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