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一代洪商

  • 定价: ¥58
  • ISBN:978754049370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480页
  • 作者:金瓦刀
  • 立即节省:
  • 2019-11-01 第1版
  • 2019-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洪江古商城被誉为“中华商业故宫”,在明清时期是大西南地区的商业重镇,洪商在中国近现代历史进程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而《一代洪商》是国内首部洪商题材的长篇小说作品。
    《一代洪商》热情讴歌了上世纪民国至抗战时期湘商的民族大义精神,展现了湘西如诗如画的山水风貌,诠释了在民国时期民族商业艰难支撑国家半壁江山的家国情怀,是一部极具震撼力的正能量作品。
    《一代洪商》细腻揭示了湘商群体的内心世界和时代变迁的联系,多视角讲述了商人在历史重大事件中所发挥的关键作用,书中商人的形象对当今社会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教科书般图解了中国式经商智慧。

内容提要

  

    小说以一桶清代底油为线索聚焦洪江古城,史诗般展现了以元隆油号刘云湘和恒顺油号杨同昌为代表的一代洪油商人在历史的巨变中,将个人命运和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紧密联系在一起,在诸如“八国通牒”“币制改革”“桐油贷款”“常德会战”和“湘西会战”等一系列重大历史转折关头,以和为贵,以德报怨,恪守商道诚信,利用民族资本屡次拯救家国民族于危亡,成功地再现了“一代洪商”的艰难奋斗历程,教科书般图解了中国式的经商智慧。书中浓郁的湖湘文化特色,富商问错综复杂的利益争斗,使之成为寓教于乐的商业文化题材大戏。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民国十二年(1923年)春,洪江城。
    农历四月二十六,是神农宫油业行祭祀祖师爷的日子。
    “呜呜——”,当缥缈的炊烟萦绕在鳞次栉比的窨子屋那波纹般的房脊和封火墙高高挑起的飞檐上的时候,从嵩云山方向传来的悠长的牛角号声已响了将近一个时辰。
    洪江码头桅樯林立,来自五府十八帮油业行的商人们纷纷下了货船,在各自伙计们的簇拥下,坐上滑竿,循着号声,汇人城内七冲八巷九条街上熙熙攘攘的车马,穿过城西门,直奔嵩云山方向赶去参加祭祀大典。
    设在嵩云山脚下的祭坛已是热闹非凡,神农雕像下摆满了香烛纸马,竖立在四周的旗幡在香雾缭绕下随风飘舞;被商会邀请来的两个辰河高腔戏班把对彼此的不服都发泄在了乐器上,随着鼓胀的腮帮、憋红的双眼和赤裸上身虬然暴起的雄壮肌腱,唢呐声和锣鼓声响彻云霄。
    “药王宫福全堂何东家到!”
    “文昌宫书纸业苗大掌柜重礼来贺!”
    洪江商会会长罗积善拄着手杖,在签子客首领干挑爷、北洋政府张督办、黔军商务代表胡副官以及贵州、江西、宝庆等十大会馆当家人的陪同下,饶有兴趣地一边听着自家大掌柜高署地大声报着前来祝贺的各地商家字号,一边与众商拱手相贺致意寒暄。
    如此浩大的祭祀场面,让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们无不心生感慨。这小小的洪江虽偏居西南一隅,却以洪油而名动天下,成为帆樯云集、财货辐辏之地,可见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啊。而这“仙”,不正是老祖宗给咱们留下的制油手艺吗?
    不过,这些客商们也很快发现,罗积善之所以能够在现场大出风头,是因为此时此刻,五府十八帮油业行的大龙头、名震天下的元隆油号的大东家刘云湘,和因年前与英国怡和洋行做了笔大生意而被众油商推选出来、在今年的祭祀大典中有资格与刘云湘一道向祖师爷供奉油桐花的恒顺油号东家杨同昌,都还没有到场。
    而对于罗积善来说,倒并不在乎刘云湘与杨同昌的姗姗来迟,唯一让他心里感到一丝不安的是,为何洪江团防使许安邦许大人到现在还不见人影?
    此时的许安邦身在黔阳湘西镇守使衙门,一只脚却已经踏进了鬼门关,他被绑在校场中央竖起的一个木架上,一桶洪油当头浇下,而手持火把要点他天灯的人,正是他的老上司赵恒惕。
    若在平常,许安邦做了任何出格的事,即便是杀人越货,赵恒惕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但这次不同,这次是得罪了洋人。大英帝国怡和洋行的商人马克斯凯在洪江所采购的一批顶级洪油出了问题,这不但让他这个湘省的民选省长、湘军总司令大失面子,而且也引起了怡和洋行和英国领事馆的震怒,为了息事宁人,他不得不把参与此事的许安邦给杀掉,以换取洋人的宽恕。现在,他只想让许安邦下辈子托生为一名纯粹的军人,征战沙场,远离生意场。
    然而,就在赵恒惕要烧死许安邦的那一刹那,校场边上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断喝。尽管对方的中文发音不太准确,但赵恒惕和许安邦还是都听清楚了——
    “住手!”
    喊话的人是身披斗篷的马克斯凯,他觉得自己作为一名正直的、来自文明世界的商人,绝不能容忍像“点天灯”这种野蛮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同时,他也带来了大英帝国驻长沙领事馆领事查尔斯爵士的指示……
    刘云湘和杨同昌终于来到了神农祭坛,两人登上祭坛,在众人敬仰的目光下一同把各自采摘的一束油桐花供奉在祖师爷面前。
    干挑爷高声宣布:“吉时已到,祭祀盛典开始!”
    随着一阵“呜呜”的牛角号声再次响起,罗积善把手杖交给高署地,上前冲众人行礼,而后转身庄重地整理衣衫,取三炷香点燃,举香过顶,朗声道:“民国十二年春月吉日,洪江商会及十大会馆携油业行众商,诚邀天下四海宾朋、五府商帮,谨以油桐之花,三牲五谷之仪敬拜神农祖师!”
    罗积善说完再拜,并把香火插入中间香炉,退后几步,正要带领众人叩首行礼,忽听人群外围传来一声喊:“团防使大人到!”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人群早已分出一条路来,许安邦下了马,带着满身黏稠的桐油,在两名副官的扈从下气冲冲直奔祭坛而来。
    在黔阳,许安邦被及时出现的马克斯凯一声喝令救下了性命,随后赵恒惕和许安邦都明白了,此事不仅仅是杀一个人那么简单;马克斯凯所转达的怡和洋行和领事馆查尔斯爵士的意思是:大英帝国不要一个替罪羊,而是要油,要钱,还要挽回在洪江所丢的脸面……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