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给孩子的最美散文(精)

  • 定价: ¥55
  • ISBN:9787559444929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279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贾平凹、余光中、史铁生等中国现当代文学大家经典散文佳作,送给孩子至美的成长礼物!
    《给孩子的最美散文(精)》精选百年来流传至广、口碑至佳的51篇散文杰作,篇篇经典,字字珠玑,虽经时间的检验依然光彩闪烁,堪称汉语表达的典范之作!
    贾平凹、迟子建等5位茅盾文学奖得主鼎力支持,让孩子们真切感受语言之美、叙事之美和意境之美。
    《珍珠鸟》《我的母亲》《匆匆》等3篇文章入选中小学语文课本,北京四中等中学语文老师反复推荐阅读。
    《写给母亲》《宗月大师》《自行车之歌》等3篇文章入选《朗读者》,被斯琴格娃、濮存晰等艺术家倾情朗诵,感动万千读者。
    在欣赏汉语之美的基础上,更是从自然、亲情、友情、童年、读书、历史、人生等7个方向,帮助孩子们扩展视野,丰富了孩子们的认识,提升孩子们的审美享受。
    全书精装唯美设计,附与内文相得益彰的精美四色插画,让孩子们在感受汉语之美的同时,享受阅读之美,从小培养阅读的浓厚兴趣。

内容提要

  

    《给孩子的最关散文》汇集了贾平凹、余光中、史铁生等数十位近现当代著名作家写给孩子们的51篇经典散文佳作。或描绘自然生灵,或回忆亲人故乡,或讲述历史故事,或阐发人生真谛,语言优美简洁,叙事朴素真挚,情感细腻动人,意境唯美深远,是孩子们拓宽阅读视野,提高写作水准的至佳范本。
    其中,《珍珠鸟》《我的母亲》《匆匆》等作品曾入选中小学语文课本,影响好几代作家和读者;《写给母亲》《宗月大师》等文章在央视《朗读者》播放后,受到广大读者口碑传颂。
    散文之美,美在如诗如画般的意境,美在精巧新颖的构思,美在生动传神的语言。一篇优美的散文,就像一脉叮咚流动的清泉,一幅曲径通幽的山水画卷,一杯沁人心脾的醇香美酒,能给人的生活和心灵带来极大的美的享受。
    希望这些被时光沉淀下的一篇篇散文佳作,能拓展孩子们的视野,丰富孩子们的认识,提升孩子们的审美享受,让孩子们领略更自由的天地,获得更丰富的人生。

作者简介

    贾平凹,一九五二年出生于陕西丹凤县棣花镇,一九七四年开始发表作品,一九七五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现为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延河》《美文》杂志主编。出版作品有《贾平凹文集》二十四卷,代表作有《废都》《秦腔》《古炉》《高兴》《带灯》《老生》《极花》《山本》等长篇小说十六部,中短篇小说《黑氏》《美穴地》《五魁》及散文《丑石》《商州三录》《天气》等。作品曾获得国家级文学奖五次,即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全国优秀散文(集)奖。另获施耐庵文学奖、华语传媒文学大奖、冰心散文奖、朱自清散文奖、老舍文学奖、当代文学奖等五十余次。并获美国“美孚飞马文学奖”、法国“费米娜文学奖”、香港“红楼梦·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作品被翻译出版英、法、德、俄、日、韩、越文等三十余种。被改编电影、电视、话剧、戏剧二十余种。

目录

辑一  春天把我吵醒了
  它接连着落下来,落在我们的眉上,
  落在我们的脚上,落在我们的肩上。
  我们在这又轻又软又香的花雨里几乎睡去了。
  牵牛花
  蝉与纺织娘
  江南的冬景
  快阁的紫藤花
  神奇的丝瓜
  秋天·秋天
  珍珠鸟
辑二  爱是一种甜蜜而微妙的滋养
  “妈,你到底为什么爱我?”
  “不为什么,——只因你是我的女儿!”
  我的母亲
  傅雷家书(节选)
  雪
  秋天的怀念
  旦旦记趣
  写给母亲
  给儿子的信
辑三  友情是相知,味甘境又远
  友情常在顺境中结成,
  在逆境中经受考验,
  在岁月之河中流淌伸延。
  忆韦素园君
  追忆中山先生
  深挚的友谊
  我所认识的丁文江先生
  最完整的人格
  谈交友
  朋友四型
辑四  童年是留给我们自己的梦
  童年虽已遥远,但从未离开,
  即便没有别人,还有过去陪着自己。
  狗
  宗月大师
  梦痕
  钓鱼
  咬菜根
  迟到
  哑巴与春天
  冬夜记
辑五  读书是一种人生境界
  人生是一个空瓶,
  不断往里添加东西才会充实,
  书籍是玉液琼浆,
  个人修养胜过任何装饰带来的芬芳。
  我的读书经验
  读中国书
  怎样阅读
  读书与求学
  读书与用书
  漫谈读书
  读书是一种人生境界
辑六  默默听着那些声音
  无聊不过是眼界没有打开而已,
  过去从不是一言不发,
  历史中的那些声音总愿意告诉你一些事情。
  小桔灯
  街
  老丑角
  雪天
  采蒲台的苇
  胡同文化
  自行车之歌
辑七  一生只做一件事
  不贪心、不张扬、不虚饰,
  心有所定,做好一件事。
  苦雨
  海
  北戴河海滨的幻想
  匆匆
  一片阳光
  一生只做一件事
  美丽的茧
  立立的兄弟姊妹

前言

  

    写给终将长大的你
    也许是好奇,也许是无意,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打开了这本书,都很高兴在这里认识你。
    现在的你可能已经走出童年,慢慢有了自己的主见。你可能对未来满怀期待,即便第二天醒来不会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仍是兴冲冲进入梦乡。或者相反,你已经开始对单一的生活感到厌烦,想找人倾诉自己的烦恼,却被人告知自己小题大做,只是想多了而已。不管是哪种情况,这都是成长过程中的正常现象。
    相信我,即便把这些烦恼画出来,长时间地盯着它,你还是对它无可奈何。直接对抗未必是最有效的方法。不如先收起自己的战斗欲望,寻求一下经验帮助。如果它不来自你的身边,就在书里,比如说这本书里。
    在各类文学体裁中,散文的阅读要求是最低的。既不要求阅读诗歌那样的知识储备和鉴赏能力,也不要求阅读小说那样的时间和勇气。它就在那里,只要你愿意拿起,它就会向你展开。这不是说散文像白开水一样没有味道,只不过味道很淡,需要你细心体会。为了让这种体验更加丰富,书中甄选了中国近代以来老中青作家们的文章。其中,既有逸闻趣事,又有心得体会;既有深切怀念,也有热忱期待,努力做到可读性和艺术性的平衡。自然生灵、家庭关爱、朋友情谊、童年回忆、读书学习、历史故事、人生感悟,总有一个方面是你关心的。另外,文章中部分字词和标点的使用,带有不同时代的印记,可能与今天的标准有所差异。如果想学习的话,还是要向老师多多请教。
    世界那么大,历史那么长,一定有个人和你有过相似的经历,相同的感受。静下心来,不要着急,慢慢寻找,慢慢体会。通过阅读,将自己与世界连接起来,感受生命的重量与丰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牵牛花
    手种牵牛花,接连有三四年了。水门汀地没法下种,种在十来个瓦盆里。泥是今年又明年反复用着的,无从取得新的泥来加入,曾与铁路轨道旁种地的那个北方人商量,愿出钱向他买一点儿,他不肯。
    从城隍庙的花店里买了一包过磷酸骨粉,掺和在每一盆泥里,这算代替了新泥。
    瓦盆排列在墙脚,从墙头垂下十条麻线,每两条距离七八寸,让牵牛的藤蔓缠绕上去。这是今年的新计划,往年是把瓦盆摆在三尺光景高的木架子上的。这样,藤蔓很容易爬到了墙头;随后长出来的互相纠缠着,因自身的重量倒垂下来,但末梢的嫩条便又蛇头一般仰起,向上伸,与别组的嫩条纠缠,待不胜重量时重演那老把戏;因此墙头往往堆积着繁密的叶和花,与墙腰的部分不相称。今年从墙脚爬起,沿墙多了三尺光景的路程,或者会好一点儿;而且,这就将有一垛完全是叶和花的墙。
    藤蔓从两瓣子叶中间引伸出来以后,不到一个月工夫,爬得最快的几株将要齐墙头了,每一个叶柄处生一个花蕾,像谷粒那么大,便转黄萎去。据几年来的经验,知道起头的一批花蕾是开不出来的;到后来发育更见旺盛,新的叶蔓比近根部的肥大,那时的花蕾才开得成。
    今年的叶格外绿,绿得鲜明;又格外厚,仿佛丝绒剪成的。这自然是过磷酸骨粉的功效。他日花开,可以推知将比往年的盛大。
    但兴趣并不专在看花,种了这小东西,庭中就成为系人心情的所在,早上才起,工毕回来,不觉总要在那里小立一会儿。那藤蔓缠着麻线卷上去,嫩绿的头看似静止的,并不动弹;实际却无时不回旋向上,在先朝这边,停一歇再看,它便朝那边了。前一晚只是绿豆般大一粒嫩头,早起看时,便已透出二三寸长的新条,缀一两张长满细白绒毛的小叶子,叶柄处是仅能辨认形状的小花蕾,而末梢又有了绿豆般大一粒嫩头。有时认着墙上斑驳痕想,明天未必便爬到那里吧;但出乎意外,明晨竟爬到了斑驳痕之上;好努力的一夜功夫!“生之力”不可得见;在这样小立静观的当儿,却默契了“生之力”了。渐渐地,浑忘意想,复何言说,只呆对着这一墙绿叶。
    即使没有花,兴趣未尝短少;何况他日花开,将比往年盛大呢。
    蝉与纺织娘
    你如果有福气独自坐在窗内,静悄悄地没一个人来打扰你,一点钟,两点钟地过去,嘴里衔着一支烟,躺在沙发上慢慢地喷着烟云,看它一白圈一白圈地升上,那么在这静境之内,你便可以听到那墙角阶前的鸣虫的奏乐。
    那鸣虫的作响,真不是凡响;如果你曾听见过曼杜令的低奏,你曾听见过一支洞箫在月下湖上独吹着,你曾听见过红楼的重幔中透漏出的弦管声,你曾听见过流水淙淙地由溪石间流过,或你曾倚在山阁上听着飒飒的松风在足下拂过,那么,你便可以把那如何清幽的鸣虫之叫声想象到一二了。
    虫之乐队,因季候的关系而颇不同,夏天与秋令的虫声,便是截然的两样。蝉之声是高旷的,享乐的,带着自己满足之意的;它高高地栖在梧桐树或竹枝上,迎风而唱,那是生之歌,生之盛年之歌,那是结婚曲,那是中世纪武士美人的大宴时的行吟诗人之歌。无论听了那叽——叽——的曼长声,或叽咯——叽咯——的较短声,都可同样地受到一种轻快的美感。秋虫的鸣声最复杂。但无论纺织娘的咭嘎,蟋蝉的唧唧,金铃子之丁零,还有无数无数不可名状的秋虫之鸣声,其声调之凄抑却都是一样的,它们唱的是秋之歌,是暮年之歌,是薤露之曲。它们的歌声,是如秋风之扫落叶,怨妇之奏琵琶,孤峭而幽奇,清远而凄迷,低回而愁肠百结。你如果是一个孤客,独宿于荒郊逆旅,一盏荧荧的油灯,对着一张板床,一张木桌,一二张硬板凳,再一听见四壁唧唧吱吱的虫声间作,那你今夜便不用再想稳稳地安睡了,什么愁情,乡思,以及人生之悲感,都会一串串地从根儿勾引起来,在你心上翻来覆去,如白老鼠在戏笼中走轮盘一般,一上去便不用想下来憩息。如果你不是一个客人,你有家庭,你有很好的太太,你并没有什么闲愁胡想,那么,在你太太已睡之后,你想在书房中静静地写些东西时,这唧唧的秋虫之声却也会无端地蹿入你的心里,翻掘起你向不曾有过的一种凄感呢。如果那一夜是一个月夜,天井里统是银白色,枯秃的树影,一根一条地很清朗地印在地上,那么你的感触将更深了。那也许就是所谓悲秋。
    秋虫之声,大都在蝉之夏曲已告终之后出现,那正与气候之寒暖相应。但我却有一次奇异的经验;在无数的纺织娘之鸣声已来了之后,却又听得满耳的蝉声。我想我们的读者中有这种经验的人是必不多的。
    我在山中,每天听见的只有蝉声,鸟声还比不上。那时天气是很热,即在山上,也觉得并不凉爽。正午的时候,躺在廊前的藤榻上,要求一点的凉风,却见满山的竹树梢头,一动也不动,看看足底下的花草,也都静静地站着,如老僧入了定似的。风扇之类既得不到,只好不断地用手巾来拭汗,不断地在摇挥那纸扇了。在这时候,往往有几缕的蝉声在槛外鸣奏着。闭了目,静静地听了它们在忽高忽低,忽断忽续,此唱彼和,仿佛是一大阵绝清幽的乐队在那里奏着绝清幽的曲子,炎热似乎也减少了,然后,蒙咙地蒙咙地睡去了,什么都不觉得。良久,良久,清梦醒来时,却又是满耳的蝉声。山中的蝉真多!绝早的清晨,老妈子们和小孩子们常去抱着竹竿乱摇一阵,而一只二只的蝉便要跟随了朝露而落到地上了。每一个早晨,在我们滴翠轩的左近,至少是百只以上之蝉是这样地被捉。但蝉声并不减少。P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