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京门风月(6盛世欢喜上下)

  • 定价: ¥59.8
  • ISBN:978755528772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青岛
  • 页数:553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云破月开,逆天改命,累了一身情债,一世辛苦,痴缠九泉也无悔。这是秦铮。
    拨云弄日,历劫归来,积了一身傲骨,宿世恩情,沉浮入海也无怨。这是谢芳华。
    这个世上,有没有谁一直等着一个谁?一世,两世,不求个结果不罢休?
    有!那个人是秦铮,他等了一世又八年。

内容提要

  

    年少轻狂,身份高贵,离经叛道、不羁世俗、玩世不恭……
    秦铮在京城贵裔公子哥里,若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英亲王府无论到什么时候,都固若金汤,牢不可破。他一辈子不用手也没关系,自然会有无数人借手给他用,但他偏偏喜欢上了谢芳华。
    是他将皇权和忠勇侯府不死不休的天平拉离了两端,扭成了一根绳。
    在这根绳下,重重阴云破开,层层阴谋揭开,豁然开朗了日月星辰。
    谢芳华终于知道,清俊隽永,如花胜华,满亭海棠加起来,也不及一个秦铮。

作者简介

    西子情,女,天津作协作家、潇湘书院当红大神级作者。“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因对古文字的喜爱和少时的梦想,大学毕业后遂执笔文坛。在喧嚣繁华的城市,快餐生活的时代,用优美细腻的文字撰写流畅在你我心尖上的爱情和感动。品文学汪洋之浩瀚广博,读文字意蕴之锦绣妙绝,思青春深处之情深不悔,感悟世间众生百态之旖旎秾华。其代表作品《青春制暖》《京门风月》《纨绔世子妃》《妾本惊华》等。

目录

第一章  情爱成灰
第二章 非死即伤
第三章 燕亭回归
第四章 夹道之杀
第五章 雪城请兵
第六章 日薄西山
第七章 就近调兵
第八章 回天乏术
第九章 诏书后事
第十章 声色犬马
第十一章 新帝威仪
第十二章 请谏立后
第十三章 五万私兵
第十四章 游湖叙话
第十五章 秦铮归来
第十六章 前世今生
第十七章 生死相许
第十八章 多年筹谋
第十九章 太子治国
第二十章 相谈甚欢
第二十一章  嫁娶亲事
第二十二章  牵一动十
第二十三章  内藏地图
第二十四章  各府请帖
第二十五章  当面求娶
第二十六章  破釜沉舟
第二十七章  郑氏来人
第二十八章  兄代弟罚
第二十九章  换亲而娶
第三十章  爱不释手
第三十一章  你若害羞
第三十二章  告老封官
第三十三章  温香软玉
第三十四章  催发心血
第三十五章  雷霆彻查
第三十六章  背后之人
第三十七章  秦铮传信
第三十八章  边境交锋
第三十九章  好的帝王
第四十章  催心之毒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情爱成灰
    这扇门极其厚重,可是敞开时却无声无息,足可容纳三四个人并排进入。
    崔意芝大喜,转头看向秦铮,说道:“表哥,果然如你所料,门开了。”
    秦铮颔首,看向门内,入眼处有着淡淡的烟雾,只可看清前方一丈远之处,他示意崔意芝跟上。
    崔意芝连忙跟在他身后,二人一起进了门。
    随着二人的进入,门又缓缓地无声地合上了。
    崔意芝进了门后,好奇地越过秦铮向前走去。
    秦铮一把拽住他:“前面是悬崖,不想掉下去就止步。”
    崔意芝大惊,转头看他:“悬……崖?”
    “云缭雾绕,这跟我们在奈何崖山顶上向下看时有什么不同?”秦铮挑眉,松开他,“若不信你可以跳下去试试。”
    崔意芝恍然大悟,连忙摇头:“既然是悬崖,那我们怎么办?”
    秦铮俯下身,在悬崖边看了片刻,说道:“崖壁上有一根绳索,你我顺着绳索下去。”
    崔意芝松了一口气:“我已经不想攀爬了,有绳索就好。”
    秦铮伸手拽住绳索,绳索有拳头般粗细,他拽着绳索纵身跃下。
    崔意芝连忙也拽住绳索,跟着他一起顺着绳索滑下。
    四周云雾缭绕,除了这一面石壁和他们拽住的绳索,周遭的景物无一可辨。
    他们大约下滑了半个时辰,距离地面还有丈余时,可以清晰地看到湖面上波光粼粼。
    崔意芝的脸顿时灰了:“不会又是一处绝壁的湖吧?”
    “不会!”秦铮摇头。
    崔意芝拽着绳索不再动,脚蹬着光滑的崖壁打转:“我不会浮水。”
    “下面有竹筏!”秦铮说着便抽出腰间的钩锁甩了出去,只听咔的一声响动,钩锁卡住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他用力一拖,果然,一只竹筏被他从不远处的水草中拖了出来。
    崔意芝松了一口气:“有竹筏就好。”
    秦铮松开绳索,跳上了竹筏,崔意芝也跟着跳了上去。
    秦铮拿过竹竿,撑动竹筏,竹筏带着二人沿着湖面向前漂去。
    湖面雾气浓郁,周遭除了湖水什么也看不见。
    崔意芝摊开手掌放在空中好半晌,之后,惊奇地说道:“表哥,这雾甚是奇特,不像是寻常的雾气,我的手放在空中触摸它,它不是那般湿润清冷,而是温温润润的,十分绵软、舒适。这湖面也没有湿气,亦不寒冷。”
    “这不是雾。”秦铮道。
    “不是雾?那是什么?”崔意芝惊讶地问道。
    “应该是魅族的雾术,由四周山石草木的灵气而滋生的雾术,似雾而非雾。”秦铮看着前方,说道,“否则,此时怎么会起雾?”
    “对呀,我们开门时是申时三刻,下来用了半个多时辰,此时酉时一刻了。”崔意芝恍然大悟。
    秦铮不再言语。
    “这水好像也有方向。”崔意芝看向水面,又道。
    秦铮低头看了一眼,掣了竹竿,虽然竹竿已掣,但是竹筏依旧载着二人顺流而行。
    “不知道前方是什么模样。”崔意芝感叹,“随表哥一行,真是长了见识,天下果然无奇不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天险之地,如此巧夺天工地设置机关密道,实在匪夷所思。”
    秦铮不知在想什么,看着前方没搭话。
    崔意芝偏头看了秦铮一眼,想到封灵引着他们找谢芳华,一路追来才来到此地。
    这一片湖很大,也很宽,竹筏沿着水流一路漂游,半个时辰后他们依稀看到了对面的亭台楼阁。
    “表哥,你快看!”崔意芝捅捅秦铮。
    秦铮自然早已经看到了,点点头。
    过了片刻竹筏来到岸边,浓雾散去,二人这才看清对面的情形。
    确切来说,这儿是一处类似山庄的村落,只不过这里有着几十处层层殿宇,那处最大、最高的殿宇上方的露台上隐约站了一个人。
    那人是个女子,她穿着一身华丽的衣裙,头上戴着珠钗、梳着云鬓,在楼阙中看来如九天仙子。
    “是谢芳华!”崔意芝低声说道。
    秦铮嗤了一声:“什么眼神?她不是谢芳华。”
    崔意芝一愣,定睛细看,发现她还真不是谢芳华,她比谢芳华要稍微年长一些,只是穿着一身华丽的衣裙,乍看之下还真有些像谢芳华。他拍拍秦铮:“表哥,还是你眼神好使,这个女子是谁?你可认识?”
    “平阳城胭脂楼的老鸨,月娘。”秦铮道。
    “她就是平阳城胭脂楼的老鸨?”崔意芝又仔细地看了看,忽然说道,“她怎么看起来有些像一个人,像是……”
    “月落是她的弟弟!”秦铮道。
    崔意芝恍然大悟:“我说她怎么像太子身边隐卫月落的模样,原来月落是她弟弟。”说罢,他惊讶地问道,“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她是魅族人?”
    “不是!”秦铮摇头,“她是北齐玉家的人,叫玉月娘,她与月落父母双亡、自小失散。一个被谢芳华收在了身边,一个被秦钰收在了身边。”
    崔意芝了然:“这么说,谢芳华真的在这里了?”
    秦铮不再言语,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崔意芝不再说话。
    二人下了竹筏上了岸,沿着岸边的石阶向那处最高、最大的楼宇走去。
    整个村落、楼阁都静悄悄的,若不是有那站在楼宇上的月娘,二人会以为此处空无一人。
    二人还未走近,月娘忽然从楼宇上飘然而下,拦在了二人的面前,笑吟吟地说道:“主子离开时说铮小王爷会来此,让我等在这里,果然等来了您,奴家这厢有礼了。”说罢,她看向崔意芝,“这位可是清河崔氏的二公子?果然如传言中一般俊俏。”
    崔意芝见她虽然乍看时如大家闺秀,可是走近之后开口说话,果然有老鸨的风尘之气,不由得嘴角抽了抽,想着,忠勇侯府这等高门望族最忌讳脂粉污尘之地,可是芳华小姐偏偏收了青楼女子做手下,真是……
    秦铮闻言,面色忽然一沉,挑眉:“她离开了?”
    月娘笑着点头:“主子昨日夜晚便离开了,命我在这里等着,想必她是知晓小王爷会来找她,本来打算今日离开,便提前走了。”
    秦铮抿唇:“她去了哪里?”
    月娘摇摇头:“主子没说。”
    秦铮忽然出手,宝剑瞬间横在了月娘的脖颈上,他脸色微寒地说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哎哟,小王爷,您就算现在杀了我也没用。我在您面前可不敢说谎,主子确实昨日就走了,命我在这里等您,主子留了一封信给您,您若是不信,我现在就将信拿出来给您看,您看过之后就知道了。”月娘立即说道。
    秦铮冷哼一声,伸手:“将信拿来。”
    月娘将手中的信抽出,递给秦铮。
    只见信封上写着“秦铮”二字,笔迹秀丽,的确是谢芳华的字迹。
    秦铮掣回宝剑,伸手去打开信笺,可是就在他即将打开信笺的工夫,信笺忽然在他手里变黑,转眼便化成了灰烬。
    这时一阵风吹来,灰烬顷刻间被吹散了。
    秦铮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没抓到,手心里只有些微灰末,他猛地抬头去看月娘。
    月娘也吓了一跳,惊讶地道:“小王爷,您还没看信,为何便摧毁它?”
    “我摧毁它?”秦铮眯起眼睛,问道。
    “难道不是吗?”月娘怀疑地看着他,“那信……怎么毁了?”
    秦铮冷冷地看着她。
    月娘被他的目光震慑住了,不由得后退了两步。
    “她离开时都说了什么?”秦铮盯着她,寒声问。
    月娘想了想,说道:“主子只命我等在这里将这封信交给小王爷,再没说什么。”
    “只言片语也无?”秦铮问。
    月娘摇头:“无。”
    秦铮脸色清寒,忽然恼怒地道:“她当我是什么?留下这信笺想要告诉我什么?情爱成灰吗?做梦!”
    月娘看看他,又看看他手里的灰粉,一时无言以对。
    “她真认为我不敢杀你吗?”秦铮忽然又出手,这一次杀气凌厉。
    月娘大惊失色,可是秦铮这样的凌厉剑招她根本就躲不过。
    崔意芝也惊了,连忙喊:“表哥!”
    秦铮确是拿定主意要杀月娘,所以丝毫不留余地,转眼宝剑便割破了月娘的脖颈。
    千钧一发之际,一缕轻烟忽然从斜侧飘来,柔软却快速地弹开了秦铮的宝剑。
    当的一声轻响,宝剑如碰到了金石,秦铮也被那柔软却如金石一般的弹力震得后退了一步。
    月娘捡回来一条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伸手去摸脖颈,秦铮的宝剑太快,割破了她脖颈的皮层,却没立即流血,直到她的手去触摸,鲜血才顿时流了出来。
    月娘看到满手的鲜血,大叫了一声,昏厥了过去。
    崔意芝看着只是一缕轻烟便弹开了秦铮的宝剑,惊异万分,他清楚地知道秦铮要杀一个人时有多大的杀气。见月娘晕倒,那缕轻烟撤回,崔意芝立即顺着轻烟收回的方向转头看去。
    秦铮也慢慢地转过身,顺着轻烟收回的方向看去。
    最大的那处楼阁门口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秦铮认识,崔意芝也认识。
    这个人正是在丽云庵山体崩塌时随泥石流跌落山崖而失踪的谢云澜。
    崔意芝顺着那缕轻烟看到了谢云澜,轻烟在靠近谢云澜的衣袖时消失了,他不由得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谢云澜,怎么是你?”
    谢云澜穿着一身绛色的织锦软袍,身上披着一件轻而薄的黑色锦缎披风,面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十分孱弱。
    “崔侍郎!”谢云澜看着崔意芝,点点头,又转向秦铮,淡淡地打招呼,“铮小王爷!”
    “你……你怎么在这里?刚刚出手的人是你?”崔意芝仔细地打量他,他此时的状态明显是在病中。
    谢云澜颔首:“是我,至于我怎么会在这里……”顿了顿,他笑着说道,“这里是我家。”
    崔意芝大惊,转头看向秦铮。
    秦铮的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直直地看着谢云澜:“她呢?”
    “你说芳华?”谢云澜淡淡地说道,“她昨日便离开了。”
    “去了哪里?”秦铮问。
    “她带走了大量的黑紫草,如今除了临安城还有哪里需要用黑紫草?”谢云澜的眉梢扬了扬,“她自然是去临安城了,子归兄在临安城,她不会让他出事的。”
    秦铮眯起眼睛看着谢云澜。
    谢云澜面色寡淡地说道:“我无须骗你。”
    秦铮收回视线,四下里扫了一眼,问道:“这里是哪里?”
    “寻水涧。”谢云澜道。
    “未曾听说。”秦铮道。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