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破云(Ⅱ)

  • 定价: ¥49.8
  • ISBN:9787559442680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406页
  • 作者:淮上|责编:张倩//...
  • 立即节省:
  • 2020-06-01 第1版
  • 2020-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高人气畅销作家淮上的口碑爆品!
    自连载以来,创下单平台126亿积分、首章102万点击等惊人战绩,连续蝉联平台季榜、年榜、订阅榜等各大金榜,年度影响力作品之一,读者翘首以盼的简体版震撼上市!
    作者构思极其巧妙,格局大气恢弘。
    几大主线案情暗线相连 ,随着破案过程层层递进,铺垫伏笔一环扣一环,令人惊叹不已!作者笔下的打戏场面劲爆激烈,直击人心!燃爆荷尔蒙!

内容提要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
    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
    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
    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

作者简介

    淮上,晋江文学城亿万积分作家,超一线人气大神,她创造性地将爱情、悬疑、信仰、推理等元素带入小说之中,又将自己独特的脑洞和人生哲学融入其中,形成了独树一帜的“淮上”风格。
    她笔下的故事伏线千里,格局恢弘,行文中时不时冒出意味深长的警句格言,又有人物暖萌机智的对话;情节峰回路转时让人眉头一松,绝处逢生时让人拍案叫绝。从一章读起就悬念迭起,吸引人一路看下去,时而捧腹大笑,时而感人肺腑、催人泪下,欲罢不能而回味无穷。

目录

第一卷  剧毒冻尸案
第二卷  血衣绑架案
第三卷  乌毒凶杀案
番外  建宁男团出道记(上)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本来就很宽敞的局长办公室突然变得异常空旷,只有吕局和严峫两人,一站一坐,互相对视,安静到令人油然生出一种压迫感的地步。
    终于,严峫动了。
    他伸手拉开办公桌后的椅子,提起裤脚随意一坐,笑道:“呦,可我听说这个人已经死了啊。三年前的救援行动?救援谁?”
    吕局那张似乎永远都非常和善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质问或谴责,语气也不温不火,缓缓道:“确实,那场爆炸后,上边很多人认定他已经死了,但也有人觉得他没有。”
    严峫脸上认真聆听的表情毫无异常,但他知道自己掌心正微微渗出一丝湿意来:“谁?”
    “恭州前副市长兼公安厅长——岳广平。”
    吕局打开保温杯喝了口茶,细细咽了下去,然后在严峫的注视中将保温杯放回桌面,发出轻轻一声。
    “这件事在公安内罕有人知,甚至包括老魏,都只听说了爆炸的那部分。但实际上在爆炸后,恭州市公安厅成立过一个专案小组,专门调查这起行动失败的原因以及对相关人员进行追责。专案组牵头人之一,当时刚退休的副市长岳广平,提出了江停可能还没死,而是被毒贩劫持了这一说法。”
    “……”严峫迎着吕局的目光短暂地笑了笑,“确实也不是没可能。”
    吕局明显没有在意他怎么回答:“专案组决定采纳岳广平的意见。”
    “当时的首要之急,是设法营救失联的警方卧底‘铆钉’,据分析他有很大可能性被关押在恭州与建宁交界处的一座废弃宅院里,随时有被毒贩杀害的危险。不久后,专案组终于确定了铆钉被关押的具体位置,决定立刻采取行动,联合建宁及恭州两地警力实施突击,却为时已晚——
    “仿佛知道警方会来似的,那栋废弃宅院在警车抵达前燃起了熊熊大火。火焰被扑灭后,警方在废墟中挖出了江停的配枪和铆钉的尸体,一颗正中眉心的要了他的命。”
    吕局突然停住了,偌大办公室里只听见严峫微微的呼吸声。
    “弹道分析结果与推测相匹配,江停的枪柄上,发现了他自己的新鲜指纹。”
    明明声音不大,虚空中却仿佛有某种令人窒息的东西沉沉压了下来。
    “单从这一点来看,江停杀害铆钉的可能性确实非常大。”良久后严峫终于开口道。
    如果细究的话,他这句回答其实很有弹性,看似附和,实际又没咬死,甚至还有些怀疑的暗示,但吕局没有跟他刨根究底。
    “那是江停后一次在人前现出踪迹,从此他就消失了,公安内作牺牲处理,没有授予烈士称号。”吕局淡淡道,“但我个人认为,如果他再出现的话,那将是巨大危险再次来临的先兆。”
    他伸手拉回电脑显示器,严峫怔怔看着那张眉目冷淡俊秀的脸随着屏幕转了过去。
    “吕局……”
    “嗯?”
    严峫张了张口,终于听见了自己的声音:“您觉得江支队长是个怎样的人?”
    吕局收拾着桌面上那堆散乱的材料,没吭声,像是在沉思什么。许久后他终于开口吐出几个字,说:“年轻,果敢,智商高,可怕的高。”顿了顿,他又道,“这点让我个人感到很不舒服。”
    很不舒服。
    这是严峫在短短一个小时内第二次听见相同的形容,一丝异样感从心底油然而起。
    “你回去吧,”吕局摆了摆手,“这几天刑侦的同志们都辛苦了,到案卷移送后,保证给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员都放大假。啊,你告诉大家,再坚持坚持。”
    严峫应了声“是”,起身向门口走去。
    身后窸窸窣窣的动静是吕局在整理案卷,严峫的手触到门把手,突然又顿住了。他几乎是强迫自己转过身再次面向吕局,深吸一口气,仿佛借由这个动作准备好了什么:“您就没有其他什么想要问我的了吗?”
    “什么?”吕局一掀眼皮,“没有了。”
    “……”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