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离岸

  • 定价: ¥49
  • ISBN:978752171825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191页
  • 作者:(英)佩内洛普·菲...
  • 立即节省:
  • 2020-07-01 第1版
  • 2020-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英国布克奖得主,年近六十才开始创作的传奇作者;“二战后最伟大的五十位英国作家”之一;朱利安·巴恩斯、乔纳森·弗兰岑、A.S.拜厄特的文学偶像;简·奥斯汀、狄更斯、莎士比亚的文学继承人。
    菲茨杰拉德四次入选布克奖的最终获奖作品,每一个人物都熠熠生辉,构成一曲失败者的悲歌。他们是无所归依的边缘人,“不属于河流也不属于陆地”。这种悬浮感在当下都市青年心中势必引发强烈共鸣。
    本书取材自作者住在泰晤士河上、船屋两次倾覆、丢失全部家当的亲身经历,带着对逝去时代“摇摆伦敦”的追忆,菲茨杰拉德的幽默既温柔又敏锐,在书中你可以看到普通人的失败、人们试图与他人联系的过程中不经意造成的混乱以及他们是多么拼命地想要摆脱孤独感。

内容提要

  

    泰晤士河上船屋里居住着一批“失败者”——独自带两个女儿生活的尼娜、事业有成却无法挽留妻子的理查德、跟不上时代的海洋画家威利斯、总是准备好西装却从未能穿去面试的莫里斯……生活本身有一种毁灭性的力量,令他们缓缓流动又深深迷失。
    暂时地,他们在河上结成了一个小社区,但是暴风雨很快就要来临。

媒体推荐

    这是一本令人震惊的书,以一种狂热的效率、一种压抑的力量,在一连串精确控制的引爆中不断爆发。它所成就的是:坚强、柔软、悲悯、成熟、慷慨和优雅。
    ——《泰晤士报文学副刊》
    佩内洛普·菲茨杰拉德简约的文风和对英语的创造性贡献。让她成为最接近简·奥斯汀的文字继承人。
    ——A.S.拜厄特

目录

《离岸》无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我们是否该这么理解,大无畏号希望我们都说点谎话?”理查德问。
    大无畏号船主点点头,很高兴大家这么快就领会了他的意思。
    “只是一点销售手腕,似乎也是解决我麻烦的唯一办法。要是今天在场的各位都同意的话,除非有人直接问起来,请不要提及我的船漏水的问题,最好都别主动说起这个问题。”
    “说得更直接一点,你是想让我们说大无畏号不漏水吗?”理查德耐心地问。
    “这么说有点太过了。”
    船主们的所有会议,像潮水的起落那么自然,都在理查德改装的吨级扫雷舰上举行。吉姆王号永远刷着崭新的灰漆,毫无瑕疵,使周围其他船只相形见绌,是对其他疏于打理的船只的无声责备。吉姆王号的吨级几乎是周围船只的两倍,十分体面,就像此时的理查德,身着得体的深蓝色西服,主持着会议——虽然他本人并不想承担这份责任。住在巴特西河段,被一些漂亮的房子俯视着,还在伦敦港务局的监管之下,当然意味着一定的行为准则。无论是陆居还是船居的人中,理查德是最不愿意把这些规矩亮出来的人,但总得有人做这件事。好在他不用声明“职务”。皇家海军志愿后备队。战争服役的经历和他整个人一直以来的气质,足以为他树立威信。
    理查德甚至都不想主持会议。若是有个委员会,他可能还更高兴点,但这些船主——有些都不是船主,只是租的船——可不是什么能组成委员会的成员。吉姆王号几乎泊在巴特西桥的影子里,而上游两百码处、垃圾处理码头和酿酒厂的近旁有老朽的木制泰晤士驳船,在驳船与吉姆王之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驳船上的居民,既非坚实陆地上的生物也非水生生物。他们本希望比现在的状态更受人尊敬。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早期,成千上万的人住在切尔西岸上,有不错的职业、丰厚的收入;船居者也渴望像其他人一样在陆地上生活,但失败了,这让他们十分痛苦,不得不撤回船港;那么多其他的东西也随之漂走了,或被冲到潮汐的泥泞之中。
    像大多数潮汐生物一样,从生物角度来说,他们可以说是成功的。他们不会轻易被驱逐。但是卖船或离开这个河段,就像孤注一掷,就像那些曾经的两栖动物在历史早期阶段登陆了,但很多物种在这种登陆的尝试中灭绝了。
    理查德环顾桌子一圈(桌子很结实,黄铜镶边),每个人表现得都很好。想要躲开这件事是不可能的,何况是威利斯主动就自己的事征求大家意见,理查德细心地记下大家的反馈意见。
    “罗切斯特号?格蕾丝号?蓝鸟号?莫里斯号?轻松时光号?敦刻尔克号?无情号?”
    理查德以船的名字称呼他们,这么做无可非议,因为毕竟从技术层面上来说,船都泊在港口,他们都待在船上。莫里斯,一个和蔼可亲的小伙子,一来到这个河段就意识到理查德会一直这么叫下去,那样的话,他自己就会被称作“唐迪启普尔随吉安四世”,该船名用烫金字体刻在船头,为避开这个称呼,他把自己的船重新命名为“莫里斯号”。(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