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综合性图书 > 综合性图书 > 百科全书类书

一本不正经的科学(新版)

  • 定价: ¥39.8
  • ISBN:978751451663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致公
  • 页数:156页
  • 作者:(法)皮埃尔·巴泰...
  • 立即节省:
  • 2020-07-01 第1版
  • 2020-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本不正经的科学(新版)》讲述比“搞笑诺贝尔奖”更性感的科学研究故事,让你秒变社交话题达人。看看科学家们想要解决的“犯二”问题:把袜子穿在鞋外面会有助于防滑?藏在冰箱里能否躲得过原子弹的袭击?喝了酒的证人真的不可信吗?在鼻涕中能比在水中游得更快吗?……
    本书盘点那些为了研究而设置的“奇葩”实验:在核爆战壕里埋冷冻食物,让鸽子欣赏梵高的画作,用死皮、鼻涕和面粉做丸子,为烤猪肉做手术和超声波检查……
    本书摘得法国“科学品味奖”桂冠的科普专栏精华,搭配搞笑漫画,感受不一样的幽默感,谁说科学非得一本正经?

内容提要

  

    谁说科学非要一本正经地搞?世界上就有这么一帮科学家对诸多“不正经”的主题做过研究,涉及医学、心理学、经济学,以及两性婚姻、社会文化等方方面面。
    谁是历史上最容易生气的科学家?恐惧与味道相辅相成?无嗅觉的男人不会追女性?止痛药的效果竟然与你的钱包有关?鸽子是绘画鉴别专家?……
    面对这些看似荒唐可笑的问题,科学家却用严肃的态度、严谨的方法来寻找科学的答案。
    本书用搞笑、快乐的笔触向我们证明:科学不必一本正经,而可以在读过笑过之后,收获知识与思考。幽默文字配上爆笑漫画,使阅读更加趣味无穷!

作者简介

    皮埃尔·巴泰勒米(Pierre Barthelemy),独立撰稿人,为法国《世界报》的“科学与技术”、“科学摆渡人”专栏撰写文章。2001年,他的旅行笔记荣获马克·杜邦青年记者奖。2005年出版《伏尼契密码》。2009年担任法国《新发现》杂志主编。

目录

1.医生能给自己开刀吗?
2.怎么识别一头猪快不快乐?
3.税收与人的死亡时间分布有关系吗?
4.新钞票比旧钞票更值钱吗?
5.贵的止痛药效果更好?
6.把袜子穿在鞋外面会有助于防滑?
7.股市有风险,你相信金融分析师还是轮盘赌?
8.感觉被完全剥夺是一种什么体验?
9.被车轧死的动物尸体会存留多久?
10.你想在天花板上开车吗?
11.谁是史上最愤青的专家?
12.坐着学习还是躺着学习,这是个问题……
13.钞票是最好的止痛药?
14.乡村音乐会让人想自杀吗?
15.最能吃的吃货到底能吃下多少东西?
16.藏在冰箱里能否躲得过原子弹的袭击?
17.猪肉绦虫:科学家和死刑犯的爱恨情仇
18.喝了酒的证人真的不可信吗?
19.我们在鼻涕中能比在水中游得更快吗?
20.梵高还是夏卡尔?鸽子知道……
21.废话也有说服力?
22.你敢以身试毒吗?
23.蜘蛛侠的网到底有多结实?
24.什么是新型车轮酷刑?
25.恐惧会让你的体味改变?
26.辨出好音乐靠的不是耳朵?
27.如何练成凌波微步?
28.一根香肠里到底有些什么?
29.狗是怎么成为“人类好朋友”的?
30.爱情真的是甜的吗?
31.撒尿的原理是什么?
32.性别与行动速度有关系吗?
33.人在几点最诚实?
34.史上最令人作呕的实验?
35.测量指甲有什么用?
36.《花花公子》封面女郎也是科研对象?
37.烤猪肉也能为外科医生作出贡献吗?
38.男人都想成为肌肉男吗?
39.为什么只有人类女性的乳房是隆起的?
40.苏格兰裙会拯救人类吗?
41.人的性欲也有季节性?
42.禁欲者的胡子会长得慢一些吗?
43.性行为真的算一种运动吗?
44.鼻子不好使是否会影响性生活?

前言

  

    我为什么用这么逗的态度搞科普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塑料做的假人头,它的前半生是在一所教人洗剪吹的美发技校里度过的。然而,它一直向往着另一种更崇高的活法:献身科学。一天,它邂逅了两位研究人体运动的荷兰专家,于是,它的夙愿终得实现。这两位分别叫约翰·范·德坎普(John Van Der Kamp)和鲁文·卡纳尔·布鲁兰(Rouwen Canal Bruland)的科学家知道,正如写字时更偏爱一只手、踢球时更偏爱一条腿一样,人们在接吻的时候也会出现这种单侧化优势:当我们把爱人拥入怀中,两片朱唇缓缓贴近她的脸颊时,竟然还会下意识地选择把头偏向某一边,要么喜欢往右,要么喜欢往左。而这个专家二人组希望进一步了解的是这种极少受到质疑的单侧化优势是不是和其他部位(手、脚或主导眼)的单侧化优势相互关联。因此他们不得不做一个实验来验证,首先要找到一个心甘情愿让自己的嘴被一干男女啄上好几百次却不会有一句怨言,更不会恶心到想吐的志愿者。这样一来,假人头当然是最理想的选择。
    这个假人头被安装在一个转轴上,可以使它以随机的方式转向右边或左边,安静地等待一阵热吻猛扑过来。故事讲到这里,实验结果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不过我还是得揭晓答案,因为我已经看到你在那儿很认真地把脖子扭来扭去,想搞清楚自己更爱吻的是左边还是右边。72% 的实验参与者在进行这种让两根舌头翻来搅去的活动时都是爱把头靠右的“右撇子”,并且他们对于这个偏向还很固执,轻易不肯更换姿势(而接吻时的“左撇子”则要更好说话一些)。根据这篇发表于《偏侧化》(Laterality )杂志上的论文,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种单侧化优势和人体其他部位的单侧化优势有直接关联。
    可这个段子跟你现在捧在手里的这本书有啥关系啊? 2010 年10 月,我在我的博客上为大家描述了这个有趣的实验,这一讲可不得了,“不正经的科学”的威力爆棚。从那天起,博客访问人数暴涨,点击量很快过了十万。我发现,只需一点点幽默和轻浮,就可以让大家平日里对科学的保守态度有所改观。保守态度一般有两种,要么是霸气侧漏地吼一声:“哈,啥叫科学啊,我无知,我骄傲!”要么是一句饱含歉意的小声嘀咕:“科学不是我的菜啦。”而“不正经的科学”可以让他们从自己最偏、最硬,也最久的偏见里走出来,向新的对话者走去。在初中和高中阶段囫囵吞枣吃下去的公式已经给一些人留下了心理阴影,以至于他们根本不敢想象自己今生今世还能跟科学研究方法论扯上关系。而“不正经的科学”恰好能给他们补上一课,让他们在科学面前不再抬不起头,说不定还能越学越开心呢。
    几个月之后,《世界报》邀请我为他们每周的科学副刊开设一个专栏,这个接吻假人头又重新浮现在我脑海之中,于是我建议专栏名字就叫“不正经的科学”,为通常很严肃的科学文献加上一点儿搞笑的色彩,同时用经典的普及方式,为那些一提到科学就浑身不自在的读者打开另一扇窗户。
    专栏持续走红,第一本合集已经通过迪诺出版社(Dunod)于2013 年出版,并且摘得“科学味道奖”的桂冠。这个奖项由高等教育与科研部部长颁发,旨在表彰那些“帮助大家走近科学”的作品,让科学不再被看作为学校选拔制度服务且常常很讨人厌的简单工具,而是一个通往世界和自然的出口。
    您现在捧在手上的这本书是《不正经的科学》专栏的第二本合集,配图依旧由玛丽昂·蒙田(Marion Montaigne)操刀。我们的目标和第一本一样,那就是“先让你发笑,再让你思考,最后让你明白为什么科学方法能够解答这么多荒唐又搞笑的问题”。在科学的世界里,也能找到很多可爱的“幽默大师”哦,甚至还能学会怎么接吻呢!
    皮埃尔·巴泰勒米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不正经的科学”中最魅力四射的案例无疑是那些毫不犹豫以身试法的专家,他们敢在自己的肉身之上做最极端的实验。在这个专栏中,我们已经列举过一位罗马尼亚的法医,他为了完善自己写的一篇关于绞刑的研究,直接把绳子套在了脖子上;一位英国科学家,在百般虐待自己的睾丸之后,终于明白了痛感到底是如何辐射到腹部的;还有一位英勇无边的法国人,毫不犹豫地喝下了黄热病人的黑色呕吐物,只为了证明黄热病不会通过这种体液传染。
    不过,如果我们漏提了一项在20世纪初曾风靡一时的活动,这张表就还算不上完整,这个活动叫作“拿自己开刀”。在“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系列中,有一些医生亲手打开了自己的腹腔,不是因为喜欢抚摩自己的内脏,而是为了确认当地的麻醉术是否足以支撑完成这一类手术,于是他们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拿自己开刀的医生们,不是得了阑尾炎就是得了疝气。除了美国人埃文·奥尼尔·凯恩(Evan O’Neill Kane)——他这两种病都是自己给自己开刀的。
    1921年,这个已经60岁的男人得了阑尾炎。原本,他的弟弟——同为外科医生的托马斯,应该为他执掌手术刀。然而,进了手术室之后,凯文却突然改变了主意,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他决定自己来给自己开刀。不过他也不是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两年前,他曾亲手剁掉了自己一根受感染的手指。
    凯文要了几个枕头来固定住自己的背部:同时他也必须在手术台上坐下——为了能看清楚自己的每个动作。他在腹部注射了一些麻醉剂——一种可卡因和‘肾上腺素的混合物,几分钟之后,手术正式开始。在此之前,他已经完成了几千例的阑尾切除术,因此为自己做的这台手术没有遇到任何问题,然而他却没办法让围绕在他身旁惶恐不安的团队不感到害怕,特别是当他想再坐直一点儿的时候,一点点肠子从他肚子里流了出来,就好像他真的向大家展示他有肠子一样……一个助手帮他把肠子塞回了肚子,半小时后,手术结束了。
    1921年2月16日的《纽约时报》报道了他的惊人之举,凯文在这篇报道中说:他希望证明,这类手术可以在无须全身麻醉的情况下完成,而这个消息可以挽救成千上万的心脏功能衰弱的患者或者全身麻醉会引发其他严重后果的患者。他还补充说:“这个例子同样可以证明如果一个外科医生能够自己给自己做手术,那么其他的病人就完全没有理由在医生为他做手术时感到害怕。”这位来自宾夕法尼亚州外科医生的故事登上了全世界的报纸头条。
    11年之后,已经是七旬老人的凯文得了疝气。他再次决定为自己开膛破肚,不过这次却并不是在最后一刻才下定决心的。在手术室里,一位记者亲眼见证了这位外科医生的淡定自如,手术全程他都在和护士们谈笑风生。在手术最艰难的时刻,他还抛出了这样一句极具戏剧张力的话:“这只是我必须面对的一道坎儿。”手术成功了,但是凯文的身体却在术后虚弱了不少。三个月后,他患上了肺炎,这回,可没法拿自己开刀了。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