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玫瑰挞

  • 定价: ¥48
  • ISBN:978754115709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文艺
  • 页数:334页
  • 作者:栖见|责编:邓敏
  • 立即节省:
  • 2020-08-01 第1版
  • 2020-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玫瑰挞》是一部比较轻松且甜美的言情小说。孟婴宁性格软萌、活泼,陈妄冷淡、沉默。从初中到高中,她与陈妄就有隔阂。分别多年再相聚,陈妄似乎还是那个讨厌的陈妄,可是,孟婴宁的心变了。当她慢慢靠近,去试探陈妄时,发现陈妄竟然也曾一直关注着她。全书洋溢着阳光、青春、正能量的力量。

内容提要

  

    十八岁时他带着桥微和荣耀,在凌晨的头信誓旦旦地说等建了功业要回来迎娶心爱的姑娘。
    二十八岁时他放任自己坠落,满身空荡。陈妄曾经以为自己会孤独终老。
    是她一步一步地走近,一路小跑着,勇取地走到他面前,然后仰着头告诉他。
    我已经走了九十九步啦,你能不能试着迈出一步来?光已经走到了你面前,你能不能试着不要再逃避?为了你的光。

作者简介

    栖见,高人气作者。双子座,历史宅,次元游离病,甜食控,麻辣火锅拥护者。
    人生终极目标是能过上猫狗双全的日子,也想写出所有的少女心。
    新浪微博:@栖见吗

目录

一  比克大魔王
二  就一拼车的
三  限量版咪咪
四  就是有点想你
五  苹果派吃不吃
六  我做你的光
七  你特别凶
八  我不敢赌
九  现在重新追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午夜十二点半。
    繁华的市中心街灯如昼,灯红酒绿破开茫茫夜雾,光影闪烁。
    孟婴宁侧身站在酒吧门口,歪着头瞥了一眼不远处一群游街的“魑魅魍魉”。
    B市最出名的一条酒吧街、年轻男女们尽情狂欢的天堂,一到晚上就什么妖魔鬼怪都有,是整座城市“419”以及搭讪文化最发达集中的区域,没有之一。
    比如在孟婴宁斜前方站着的这一对,男的染了一头红毛,好在颜值颇高驾驭得住,看着挺有几分走在潮流前线的时髦;女的长腿、水蛇腰,笑起来娇媚动人。
    两人三分钟前刚搭上话,这会儿,“潮流前线”的手已经搭上了“小娇娇”的细腰。
    孟婴宁移开视线,又抬手揉了下眼,打了个哈欠,困得快睁不开眼睛了。
    她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这个美好的周五、在杂志社加班到十一点的周五不选择回家泡个澡,然后舒舒服服地早早睡觉,非要脑子一抽大半夜地拖着这副“残破”之躯跑到这儿来跟陆之桓参加这个劳什子电音派对。但没办法,她得为杂志下一期的主题拍照取材。
    SINGO创刊六年,每两年更换一次主编,在一周前换了第四任,比美国总统换得都勤。
    三任主编无一例外,都是头发丝儿乱一点儿都不行的“龟毛”,据说一个比一个“龟毛”得厉害。孟婴宁进公司三个月,刚来得及适应并感受了前一任主编强迫症一般的“龟毛”以及一系列怪癖,主编又换人了。
    并且这个比前一个的病情更严重,上任第一周,整个编辑部大刀阔斧地整改,他们这个部门原本排好期的后三个月的主题换了个干净。资料、图片、预约访谈全部作废,主编大手一挥,定下了下一期抽象又炫酷的新主题——“触电”。
    还触电!下个月月刊屁都整不出来一个,不得给你烤焦。
    孟婴宁真是有一肚子怨气。
    身后有人推门从酒吧里出来,轰隆隆的音乐携着一阵阵的尖叫和鬼哭狼嚎传出来,冷气扑面的一瞬,又被隔绝在门后。
    孟婴宁垂头,翻看了一遍单反相机里刚刚拍到的照片和视频,耳边只剩下陆之桓聒噪的、持续不断的、已经长达十分钟的哕唆——
    “真的,不是我吹,四提溜大绿棒子,一箱56度的红星二锅头,”陆之桓比画了五根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眼没眨一下,仰头就给闷了,兵哥哥是真的猛。
    “两个小时,白的、黄的、红的瞎掺,一瓶瓶地吹,跟喝雪碧、芬达、可口可乐似的,哪儿能这么玩啊?
    “我再也不跟那帮人出去喝酒了,第二天人都是蒙的,我妈以为我出去嗑药了,真他妈遭不住。
    “我跟你说话呢,你看什么呢?”
    孟婴宁转过头来,茫然地看着他:“嗯?”
    陆之桓:“……”
    孟婴宁整个人没骨头似的软趴趴地靠着玻璃站着,好半天,反应迟钝地“啊”了一声:“陆之州回来了啊。”
    陆之桓:“……有点礼貌,我哥的大名是你随便叫的?叫陆长官。”
    “……’,
    孟婴宁偷偷地翻了个白眼。
    陆之桓和他这个堂哥打小关系就好,他们陆家讲究,到了这一辈排“之”字,名字都是族谱上的,一个“桓”、一个“州”。
    陆之州九岁搬到大院里来,那年孟婴宁还不怎么记事,趴在窗台上看着邻居陆叔叔提着两个大行李箱进院,身后跟着个没见过的小哥哥。
    隔天,陆之桓就拉着这个小哥哥过来,一脸骄傲、得意扬扬地给他们介绍,这是他哥哥,学习可好了。
    从此,陆之桓就变成了小朋友里的扛把子,因为别人都没有哥哥,就他有。
    直到后来,大院里又来了个比克大魔王,直接用他残暴的做派终结了陆之桓小朋友长达两年的“统治”。
    不过这是后话了。
    当时的陆之桓小朋友还是很有牌面的,每天领着还在上幼儿园小班的孟婴宁跟在陆之州的屁股后面。那会儿孟婴宁话都还说不利索,两个人像两条小尾巴似的,一放学就跟在少年后头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家走,边走边放彩虹屁:“州哥最棒!”
    孟婴宁口齿不清:“啾啾棒!”
    陆之桓:“州哥最强!”
    孟婴宁奶声奶气:“啾啾强!”
    陆之桓:“之州哥哥太帅了!”
    孟婴宁那会儿小,被这么拽着走了一路,太累了,也不配合他继续放彩虹屁了,捌着两条小短腿快跑了两步,胖成一段一段的小胳膊抱住少年的腿,皱巴着一张脸撒娇:“啾啾抱。”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