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军 事 > 军 事 > 各国军事

巴巴罗萨(德国入侵苏联的内幕上下)

  • 定价: ¥249.8
  • ISBN:978755944352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1066页
  • 作者:(德)克雷格·W.H....
  • 立即节省:
  • 2020-10-01 第1版
  • 2020-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元首和将领们有什么分歧?
    久经沙场的老将如何看待这场战争?
    普鲁士军官团有没有在心里“问候”小胡子全家?
    书中收录了大量德军将领的作战日记与回忆录,对希特勒的吐槽读之有趣,对苏德战局的分析一针见血,给这场前所未见的战争做了生动的注解。
    苏联的蚊子为什么这么多?路边怎么连个厕所都没有?
    喝井里的水会不会拉肚子?吃瓜群众给的食物能不能要?
    怎么对付刀枪不入的T-34?喀秋莎投怀送抱时如何保住小命?
    作者历时近十年,走访了几十名战争亲历者,收集了数百位东线老兵的战时日记和家信,用普通士兵的亲身经历,讲活了这段令人难忘的战争岁月。

内容提要

  

    这部著作以前所罕见的丰富细节探讨了1941年夏季,德国中央集团军群穿过苏联中部攻往莫斯科的进军,并且简要介绍了莫斯科战役和1942年年初的冬季战事。作者广泛吸取数百名德军老兵的回忆、战地日记和信件,结合大量官方档案资料,对希特勒在1941年6月发动的“巴巴罗萨”行动提出了全新的见解。
    书中不仅生动讲述了基层官兵沿明斯克—斯摩棱斯克—莫斯科方向的战斗经历,而且详细讨论了 “巴巴罗萨”计划的致命缺陷和对苏闪击失败的深层原因。此外,作者大胆地研究了一些颇具争议的问题本书无论是在视角和观点方面,还是在详尽程度上,都堪称超越前人之作。

媒体推荐

    0

目录

出版说明
序言
前言
致谢
引言
第一章 初期策划和准备(1940年7—12月)
第二章 火车、飞机、卡车和马匹:进攻集结(1941年1—5月)
第三章 对手一:德国国防军的状况
第四章 对手二:红军的状况
第五章 战争前夕:对苏战局的最后准备(1941年5—6月)
第六章 “巴巴罗萨”启动:中央集团军群投入战争(1941年6月22日,周日)
第七章 进军I:边境交战(别洛斯托克—明斯克合围战)(1941年6月23日—7月9日)
第八章 德国士兵在东线的初期经历——装甲兵、步兵和空军
第九章 东线的文化碰撞与战争犯罪
第十章 进军II:斯摩棱斯克合围战&转入阵地战(1941年7月15日—8月5日)
第十一章 “巴巴罗萨”失败——东部闪电战的崩溃(1941年8—12月)
附录一 中央集团军群战斗序列(1941年6月21日)
附录二 第292步兵师的编制、人员、武器和装备(1941年6月21日)
附录三 中央集团军群战斗序列中各装甲师的坦克力量(1941年6月21日)
附录四 苏联西方面军战斗序列(1941年6月22日)
附录五 德国士兵对苏制武器的评价
参考文献

前言

  

    “1941年战局是希特勒1940年12月18日相关作战方案的结果,整个战争后续进程的战略和军事政策悉数建立在该方案的基础上,但这份方案已经宣告失败。”(装甲兵上将瓦尔特·K.内林,《德国装甲兵史,1916—1945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我的父亲这样写道。1941年6月22日灰蒙蒙的晨光中,也就是阿道夫·希特勒派遣久经沙场的德国国防军入侵苏联那一天,他率领第18装甲师,会同另外250万德军将士跨过苏德边界,匆匆奔向未知而又悲惨的命运。
    1941年是个决定命运的年份,那起重大事件发生60多年后的“最后时刻”, 一位军事历史学家的著作问世了。近十年来,他采访了大批前德国国防军成员(也就是自1941年6月起,作为侵苏士兵经历过那段岁月的人),询问他们的个人看法,聆听他们的个人经历,并且查阅了大量私人信件、日记和他们对相关经历的记录,而老兵们则心甘情愿地把这些资料交给他使用。
    他们讲述了自己经历过的事件、境遇和状况,历历往事留存在这些普通德国军人的记忆中,他们当年被称作Landser(相当于1941—1945年美军士兵“GI”的称谓)。
    这位作者和一群老兵赶赴俄罗斯,一同探访1941年的战场。他们甚至会见并结识了现在住在那里的居民。游历期间,这位作者落入一帮歹徒手中,全凭好运和德国老兵的帮助,他才得以全身而退。
    这部著作向读者们呈现了意识形态斗争那令人难以置信的残酷性,这种斗争源自两种世界观之间的冲突。一方面是纳粹主义,另一方面是斯大林主义,双方的普通士兵在意识形态冲突的背景下展开无情的厮杀,有时甚至超越了人类的底线。
    1945年以后,阿尔及利亚、中南半岛,特别是越南爆发了更多与之类似的无情战斗。时至今日,伊拉克和阿富汗依然如此。这些战斗造成了更多的流血牺牲,但是应该对此负责的政客们显然不会受到任何合乎逻辑的影响。
    作者力图通过查阅大量保留至今的中央集团军群参战官兵(从普通士兵到高级将领)的私人记录、官方文件和其他书面遗存,探讨战场上的军人普遍存在的情绪,并把它传达给读者。书中描绘的不是傲慢之师或 “传教军队”的肖像,而是关于服从、勇气、英勇无畏、恪尽职守(哪怕职责与个人信念相反)的画卷。
    作者讲述了很多骇人听闻的细节,以此展现东线德军士兵承受的身心压力。更确切地说,士兵们面对的是一种过分要求,许多情况下,这种要求导致普通人的内心不堪重负。作者还描述了他们出色的纪律,以及个人乃至各部队展现出的非凡毅力,尽管面对坚决而又勇敢的对手时,愤怒感和复仇欲可能让他们跨过这些界限。
    俄罗斯的乡村广袤、空阔、气候恶劣,但民众淳朴而宽容,德国军人对此既难以想象,又充满好奇和同情。一些民众甚至对德国军人表现出强烈的友善,至少在有组织的游击战引发暴行,希特勒及德军领导层强制推行灭绝政策前是这样——这些行径逐渐把俄国民众推向了德国军队的对立面。
    不过这幅“战斗全景画”的作者眼界开阔,远远超越了双方士兵遭遇的所有境况,他构设起相关事件的一个总体框架,从而提供了一份近乎新闻报道的记述,将个人经历升华为更为宏观的政治和战略态势。可以说,这些记述以一种按时间推移的效应呈现,一方面源自柏林、莫斯科、伦敦和华盛顿的当前报告,另一方面则出自各军事指挥部,例如希特勒设在东普鲁士的狼穴。这便于读者全方位地认识、理解相关事件,进而评估其原因和结果。
    同时,军事专家和历史学家会看到大量经过证实的资料,它们都是这部著作极高学术质量的有力证明。
    作者力图超越意识形态,超越那段历史带给世界的偏见、仇恨和清算,为当年那些前线将士建立一座纪念碑。实际上,这些人只是做了德国和苏联政府命令他们做的、他们不得不去做的事。
    献给在东线为祖国而战的将士们!
    献给所有军人!
    克里斯托夫·内林
    德国埃森市
    2012年3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初期策划和准备
    (1940年7—12月)
    “战略不过是对良好常识的运用而已。”(陆军元帅冯·毛奇)
    “最好的战略首先是在总兵力上,然后是在决定性地点上始终保持强大力量。”(卡尔·冯·克劳塞维茨)
    “随时准备着就是了。”(莎士比亚,《哈姆雷特》)贡比涅停战协定(1 940年6月)
    美国记者兼战地通讯员威廉·L.夏伊勒在他那部关于希特勒第三帝国的杰出著作中写道,六月“总是(巴黎)这个富丽堂皇的首都最可爱的一个月份”。1940年6月中旬,夏伊勒再度造访巴黎,但这次肯定怀着撕心裂肺的心情,因为他是跟随德国军队来到这里。1940年6月14日,法国人处于崩溃的边缘,德军第87步兵师辖内部队顺利进入巴黎这座不设防的城市,成千上万的巴黎居民(实际上也包括整个世界的人)都极为震惊地观看着这一幕。
    虽说战斗仍在继续,可结果已经不存在疑问——直到最近仍是欧洲大陆军事最强国的法兰西战败了。德国人仅用六周就实现了他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耗时四年也没能完成的壮举。希特勒入侵波兰两天后的1939年9月3日,法国对德国宣战。接下来几个月里,双方展开了一场“空拳练习”,直到1940年春季,史称“虚假的战争”。希特勒对此极不耐烦,想在1939年秋季进攻法国,但恶劣的天气和他手下那些将领更理智的判断占了上风。这场进攻被推迟到1940年春季,这也使德国人能够改进战役计划,并且更好地训练、装备、准备他们的军队。
    德国针对法国和低地国家(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的西方战局最终在1940年5月10日发起。德国国防军投入一股运作出色的地空合成力量(装甲兵、摩托化步兵、步兵、炮兵、中型轰炸机与俯冲轰炸机部队等),迅速打垮了缺乏准备、反应缓慢的对手。德军装甲力量从阿登森林出击,这是法国人始料未及的突击方向。到战局第四天(5月13日),德国人在色当渡过默兹河,实现了一场决定性突破。随后,德军机械化部队的行动重心(Schwerpunkt)转变为迅速向西进击,直奔英吉利海峡。到5月18日,德军诸装甲师横扫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这个过程使希特勒变得神经兮兮,他对暴露在外的装甲先锋部队担心不已。5月20日,一个德国装甲军的下辖部队已在阿布维尔附近到达海峡,lo天内取得了行进约320公里的进展。法国陆军和英国远征军的精锐力量背靠大海,被困在一个大口袋里。希特勒于5月24日命令他的装甲部队在距离敦刻尔克约25公里处停止前进,此地是(英法)联军手中仅剩的一座海港。在很大程度上,也多亏他这个决定,法国和英国才得以在6月3日前撤离了包括整个英国远征军在内的大约37万名联军将士。
    英国人退出战斗后,法国人孤军苦战,战败的军队士气低落。在赢得一场场胜利的德国人看来,接下来要做的不过是实施扫荡行动。希特勒的军队转身向南,迅速突破法国军队的“魏刚防线”——说实话,这根本不是什么防线。6月14日,德军进入巴黎,“三天后,他们挤在和平咖啡馆的露台上,很高兴自己成为世界旅游之都的观光客”。6月17日,刚刚组建法国新政府的贝当元帅通过广播告诉法国民众,他正同德国人进行停战谈判。
    这就把我们带到了夏伊勒先生的描述中。6月19日,他“听闻”希特勒打算在某个地方对贝当请求的停战“提出条件”。毫无疑问,元首对这种历史性反讽深感快意,而且明显正在寻求报复,因为他想在1918年11月11日、德意志帝国向法国及其盟国投降的同一地点——贡比涅森林中的一小片空地上——提出自己的停战条件。6月19日下午,夏伊勒驱车赶到那里,发现德国陆军工兵“正在拆毁仍存有福煦元帅旧卧车的博物馆的墙壁,而1918年的停战条约就是在那个车厢里签订的”。夏伊勒离开时,工兵们已经拆掉墙壁,正把车厢推到空地中央的铁轨上。他们说,这就是1918年11月11日清晨5点德国使节签署停战协定时,车厢所停放的确切地点。
    两天后(1940年6月21日),夏伊勒回到贡比涅森林,以“观看希特勒最新、最大的胜利场面……”
    这是我所记得的法国最美丽的一个夏日。六月的阳光暖洋洋地洒落在壮丽的树木上——榆树、橡树、柏树和松树——把一片令人神清气爽的树荫投在通往小小的圆形空地的林荫道上。下午3点15分,希特勒乘坐他的大型奔驰车赶来,同行的还有戈林、布劳希奇、凯特尔、雷德尔、里宾特洛甫和赫斯,他们穿着各种各样的制服,唯一的帝国元帅戈林还在摆弄他的元帅权杖。他们在200码外的阿尔萨斯一洛林雕像前下车,雕像上覆盖着德国军旗,以免元首看见那柄硕大的宝剑(我曾在以前更快乐的日子来参观过,所以还记得它)。这是一柄属于1918年赢得胜利的协约国的宝剑,插在一只有气无力的鹰身上,这只鹰代表霍亨佐伦王朝的德意志帝国。希特勒朝纪念碑瞥了一眼,随后大步向前走去。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