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中国史

五代十国全史(Ⅱ万马逐鹿)

  • 定价: ¥49.8
  • ISBN:978751438825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现代
  • 页数:332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唐宋间五代十国一百年大乱世全景图卷。
    表面上乱,实质是变!从衣冠缙绅门第自高到草莽天子轮流坐龙椅。从藩镇割据到区域统一,最后全国大一统。
    五代十国,中国历史上最彻底的乱世!绝非三国和十六国的翻版,乱得更精彩!

内容提要

  

    繁华盛唐,衣冠缙绅,终是狂澜难挽。
    “五代十国全史”全套八部,唐末五代通俗说史类作品,以史料为本,用缜密的逻辑分析和生动幽默的笔触,道尽这一纷争不断、波谲云诡的重要历史时期。重点叙述从唐末黄巢起义,到宋灭北汉的一百多年间(875—979年)发生的各种重大历史事件,包括黄巢起义、梁晋争雄、五代更替、十国兴起、赵宋统一等,详细解析其始末缘由,全景描绘唐宋间五代十国大乱世。全套八部,
    本书系第二部《万马逐鹿》。

作者简介

    麦老师,本名赵屏远,云南开远人。擅长历史通俗文写作,以及配套历史地图制作,天涯论坛认证写手。考证功夫扎实,文笔亦庄亦谐,作品融知识性与趣味性于一炉。著有《气吞万里:南朝第一帝刘裕大传》《历史真有故事·五代十国》等。

目录

第一章 田宦浮沉
  没钱不是错
  都是盐巴惹的祸
  墙倒众人推
  朱玫立帝
  李煴倒台
第二章 从中原到江淮
  朱温和他的邻居
  大破秦宗权
  杨行密初兴
  毕师铎起兵
  高骈的末日
  孙儒入淮南
第三章 中原大洗牌
  “三朱”反目
  魏博易主
  河阳事变
  沇水之战
第四章 新皇上任三把火
  “义儿”王建
  宰相张濬
  汴徐交兵
  李克用包围网
  张濬兴师
  孙揆丧命
  王师败绩
  李晔认栽
第五章 田公公与杨公公退场
  送别韦昭度
  逼杀田令孜
  杨复恭出逃
  杨家班覆灭
第六章 李存孝谋反
  争夺成德
  存孝反叛
  镇州绑票
  伤心晋阳
第七章 燕子楼
  斗门、瓠河之战
  石佛山之战
  燕子楼
第八章 江淮乱战
  袭取宣歙
  钱镠北进
  孙儒渡江
  宣州决战
  瓜分江淮
  “三朱”再战
  朱、杨反目
第九章 李克用勤王
  刘窟头的梦
  关中三镇
  天子之怒
  天子屈服
  天子出逃
  三镇溃败
  李克用班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没钱不是错
    中和四年(884)七月,从汴州回到太原不久的李克用,给朝廷上了一份措辞激烈的表章:
    臣自奉诏兴师以来,先收复京城,再驰援中原,为击破黄巢建立大功。不料黄巢余孽朱全忠,竞图谋害臣,臣虽然幸免于难,但亲随将佐有三百多人都惨遭毒手。不但如此,朱贼竞还在洛阳、陕州、孟州等地张贴榜文,谎称臣已死,臣所部将士已溃散为匪,请各藩镇出兵拦阻截杀,不使一人漏网。朱贼狠毒至此,臣所部将士无不号泣鸣冤,请求臣立即兴兵复仇。但臣以为,朝廷至公,一定会发出诏命.为臣主持公道,所以用尽好言好语劝将士不要冲动,回师本镇。今臣乞请遣使,发下圣命,发兵诛讨朱贼。臣已经命臣弟李克勤统精骑一万,驻扎于河中,只等朝廷一句话了!
    成都的大唐中央政府接到上表,大为惊慌:李克用已经够强大了,如果他再借这件事为口实,侵吞中原诸藩镇,那将来谁能制得住他?
    在中央自身武力不足恃的情况下,保持藩镇间的力量平衡,不使某个强藩一家独大,是让大唐朝廷苟延残喘的必要条件。在下不敢说那位被埋没的马球状元是否明白这个道理,但至少他的“阿父”田公公和朝中多数重臣是明白的。因此,他们都在朝议中极力阻止李克用的请求。
    当然,大臣直接说出口的理由不会这么直白,而是悦耳动听得多:刚刚平定了黄巢的大乱,国家和人民都损失惨重,急需休养生息,目前情况下,不宜再兴兵。
    理由编好,考虑到已故总监军杨复光对李克用有恩,是李克用最尊敬的朝廷官员,朝廷特意派出杨复光之兄、飞龙使杨复恭出使太原,劝说李克用罢兵。李克用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于是,双方不约而同地撇开了另一当事人朱温,展开了一轮轮的讨价还价。
    在累伤了好多匹驿马之后,李克用终于妥协了,提出要他不兴兵也行,朝廷必须答应他三项要求。有趣的是,这三项要求竟没有一项同朱温相关:其一,把此时属于振武镇的麟州(今陕西神木)划给河东;其二,承认他的弟弟李克修为昭义节度使;其三,撤销大同防御使,将大同镇的云、蔚、朔三州重新划归河东。
    如今朝廷怎敢得罪李克用?只要他不出兵中原,什么要求都是可以接受的。因此,朝廷不但批准了这三项要求,甚至添了点儿彩头,加授李克用为陇西郡王,让他成为唐末第一个封王的强藩。
    不过,批准归批准,不一定能得到执行,这年头,朝廷诏令的执行力是很有限的。比如,孟方立依然占据太行山以东的半个昭义,不肯让出,而大同的赫连铎更不可能承认自己已被免职,他继续和卢龙结盟,与李克用作对。
    眼看着藩镇问这类目无朝廷的恶劣事件越来越多,越来越习以为常,田公公感到“痛心疾首”,决心为了恢复朝廷权威而做出自己最大的努力。
    毕竟田公公的权势要依附于李儇的印章,如果连李儇的印章都不管用了,他的权势还能不贬值吗?
    田公公是聪明的,他一眼就看出皇权衰弱的根结所在——武力衰微。如果中央禁军的战斗力不行,又怎能指望手握强兵的各个藩镇会对一个太监政府低头服软?
    于是,田公公不惜血本,在西川募兵,开始了规模不小的权威重建计划。经过一番努力,他征募到五万余人,建新军五十四都,分属左右神策军,加上原先随皇帝逃到成都的数千神策军,仅从数量上算,掌握在田公公手中的中央禁军已经不比李克用的人马少,可以列入一级大藩镇的水准了。只是其中暂时既无精兵,亦无良将,不过这个缺陷不久也得到了改善。
    原来,田公公的对头杨复光死后,他直辖的忠武八都马上堕落成一支无人约束的大兵匪。众人推都将鹿晏弘为首,离开河中南下,转掠襄(今湖北襄阳)、邓(今河南邓州)、金(今陕西安康)、洋(今陕西洋县),所过之处,奸淫烧杀,鸡犬不留。
    中和三年(883)十二月,八都兵杀进兴元(今陕西汉中),赶跑了原“马球赛季军”、节度使牛勖,抢占了山南西道(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击球堵三川”的四名参赛选手,当上节度使后被赶下台的顺序,正好与比赛名次相反)。
    鹿晏弘为人心胸狭隘,能与兄弟共患难,却不能共安乐,他表面上让其余七都的都头做各州的刺史,却一个也不许他们到任,结果八都中的王建、韩建等五都离他而去,投奔成都的朝廷。
    正为兵力建设费尽心思的田公公,突然接到这份从天而降的大馅儿饼,大喜过望,立即将五位都头全部认作干儿子,将这些兵马编成“随驾五都”,当作自己直辖的精锐部队。
    身怀利器之后,杀心自起,田公公决定打上一仗,检验一下自己的工作成果。中和四年(884)十一月,田令孜派出禁军讨伐鹿晏弘,五都出奔后,实力大衰的鹿晏弘,不是禁军对手,只得放弃兴元,往东逃回老家许州。朝廷因此收回了山南西道的控制权。
    这件事不太出名,但它是大唐中央政府最后一次仅依靠自身的力量,收复一个藩镇。
    ……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