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蒿香遍地

  • 定价: ¥49
  • ISBN:978754618866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黄山书社
  • 页数:327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以中原地区一年的野菜和蔬果小品为主要写作对象,钩沉和引用古今文献、名家草木经典著述详多,延续周作人《知堂谈吃》、施蛰存《云间语小录》和汪曾祺的草木文字等传统,向当代年轻读者普及博物知识,兼及乡愁和一方风土,是一份反映社会和自然变迁的另类记录。作者熟读并深入研究古代的植物学经典,如《救荒本草》《植物名实图考》,手抄文中论及植物的介绍文字,并配以自己多年观察植物时随手画下的手绘图,简单几笔便能勾勒出植物的神韵,古代与现代对照呼应,文与图相得益彰,知识性和阅读性强,是一本中原地区的草木风物志。

内容提要

  

    作者以燕口拾泥的精神,不弃细微而用心写作,文章以黄河两岸一年四季的野菜和蔬果为记录、考证和抒情对象,普及久远古老的博物知识传统,兼及乡愁。它不止怀旧,也是一份反映土地、社会和景观变迁的另类记录。

作者简介

    何频,本名赵和平,河南修武人,散文随笔作家、专栏作家和文化学者。出版有《羞人的藏书票》《只有梅花是知己》《文人的闲话》《茶事一年间》等多部作品。其中《看草》和《杂花生树:寻访古代草木圣贤》,先后获评2008 年度和2012 年度“中国好看的书”。

目录

咬春盘和七草粥
面条菜
菜蟒和懒龙
荠菜的生日及神话
食蒿三章
黄河边的野菜
挑菜是女子永远的游戏
枸杞头 甜菜芽
红香椿 白香椿
越来越少的榆树
春问树头菜
三种好吃的麦田野菜
吃花
清化竹笋
……
楂子树不结山楂
红果绿籽大小年
过年的慈姑和荸荠
跨年而遇稻搓菜
梅花和竹笋
清供里的木瓜
水果木瓜番木瓜
岁腊草木三题

后记

  

    国庆节一过,今年整个10月,张月阳编辑与我在微信里互动,说这本书的进展,说着说着,书的校样就来了,进展挺快。与此同步,正值深秋时节,我在郑州这边一连参加了两次有意思的活动——先是10月中旬,去中岳嵩山脚下参加一个老槐树的挂牌仪式,地点在巩义市回郭镇的芦医庙村,村在郑西高铁和陇海铁路交织之间;而霜降过后临大河野水、古渡芦花,10月底在黄河花园口,众文友凭借一爿菜园子,举办一场带着游戏的文学分享活动。很有趣啊!我因这两次活动而开心,并有新的发现——虽然城市变绿,绿满都市,但是,艺术家与作家,并不满足于现代化城市的美容式绿化,还要任着自己的才气和本真撒娇与逃逸,兴冲冲冲出城市的包围圈,到野外和农村去!大家拔萝f、、出红薯,歌咏古树,歌咏庄稼,又采野花、拾野果,等等,一眨眼这一群人,即刻变成了任性的姑娘和淘气的大孩子,其中包括留着时髦白头发的李佩甫先生。面对自然,人的真性情彻底释放。
    在活动中,从朋友们对土地、草木和蔬果的热爱,我深受感染和鼓励,差一点当场大声说出来,你们这样就对了呀!——冈为我行将面世的新书美其名日《蒿香遍地》,就是一本关于山野田野、农村农事、蔬菜野菜、花木果实之书,我的宗旨,原本就是为大家重返自然而喝彩的!十余年来,打2008年开始,我接连出版了《看草》和《杂花生树:寻访古代的草木圣贤》两本书,连获“中国最美的图书”美誉。次第又结集出版了《见花》《茶事一年间》,一双小品文、散文集,其中的草木气息是一脉相承的。这些年,我能寻找到适合我的写作主题,并且源源不竭坚持下来算我幸运。在给出版社的文字说明中,我说《蒿香遍地》——作者是20世纪50年代人,以燕口拾泥的精神,不弃细微而用心写作,文章以黄河两岸一年四季的野菜和蔬果为记录、考证和抒情对象,普及久远古老的博物知识传统,兼及乡愁。它不止怀旧,也是一份反映土地、社会和景观变迁的另类记录。使我受到启发的作家,还有素不相识的张承志先生。在谈及大变化波及内蒙古牧民和牧草的关系时,他说了这样一番话:“谁也没有料到,当这里被铁丝网划分为以户为单位的私营用地以后,亘古的牧草居然不够吃了。一页已经呼啦翻过,一切都迎来了质的改变。愈是目击古今,我就愈是惊讶不已——居然我们是最后一代见识了古代的牧人。”(《十张画》)我懂得他的话并心领神会——对于现在已经发生了巨变的田野、田园,我于我的家乡,及旧时的农耕方式,等等,也是“最后见识了古代”之人。而中国式“杂草的故事”之一,明代的《救荒本草》,编撰者朱辅是朱元璋的儿子,被封藩在开封而简称周王。他和自己团队的采集范围,包括南太行地区,那一带正是我的老家所在。他书里林林总总的野生植物和蔬果,生生不息依旧存在,而当代的年轻人对之已经陌生了。就是与我的年龄差不多的朋友,也渴望重新温习。而从小很熟悉这些的我,觉得与《救荒本草》的现代对接是件有趣有意义的事。 另外,张承志还是一个亦文亦画之人。 “画者,文之极也。”肯定与开放以来的精神面貌获得大解放有关,现在的作家和文人,爱作画、信手作画,并且画得一笔好画的人比过去显然多了。我自己出版的书,有的也附有我的小画。而这一次我对编辑说,要为这本书集中再做一遍插画,让插画多些醒目些。我是半路出家,情不自禁用写字的硬笔画花草的,面对着所钟情的对象,描画出同样一棵野菜野草,于春夏秋冬不同季节的不同形状,是我对花木花草最好的致敬,它使我与草木、土地贴得无比亲近。白石老人作画表现出的“蔬笋气”“泥土气”和“草木香”,一直令我神往。 旧的本草著述,如《救荒本草》与《植物名实图考》的插图,曾引起过域外的现代关注。但是,周王和吴状元,没有区别作文和绘图之人,著作权边界是含糊的。当代日本人的《杂草记》,一人撰文,一人插画,明明白白是分开的。我要一身二任,既作文又作画。张月阳编辑师出名门,她不仅热情接纳这本书,而且容许我注明自己的插画版权,对我是个莫大鼓励。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让读者喜欢我的书我的创作,增加亲近和亲切感。 特别要感谢的人,是成都中医药大学年轻的教授王家葵先生——他是文人气十足而十分可爱的本草专家和书法家,这些年担纲注释《救荒本草》《植物名实图考》等本草经典,小品文字与专栏文章也机智过人。近年,我读他的书受益不少。这次,应我的请求为本书题签,使我十分欣慰。 是为跋。 2019年11月9日于郑州甘草居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春雨潇潇里,大地上密密麻麻的野菜春野菜,绿蛾子飞动与爬行一般,对我们显然是鲜活的诱惑。野菜不但秀色可餐,诗意十足,也同我们内心蕴含的传统观念密切相关。仔细说来,国人迎春食野菜,提纲挈领从食蒿开始,而且以食蒿为正宗——白蒿、清明蒿和野艾蒿,这固定的食蒿三部曲,埋伏着一种宗教般的本草情感。
    春天吃野菜,中原人最重视早春吃白蒿了,相比之下,那比它还早的面条棵、荠菜等,都要礼让它,有道是“正月茵陈二月蒿”。说是正月,可往往因为闰月的原因,例如今年,正月也是挺靠后的。我倒是觉得,应该用早春凌寒而开花的望春玉兰为标志,阳历2月底或3月初,它是一岁吃蒿的消息树。“二月二日新雨晴,草芽菜甲一时生。”这时连绵绿草,仿佛春水漫漶大地,而菌子一样白蒿的嫩苗,非碧绿,乃灰白色的,丝丝缕缕紧贴漫坡和高岗地出生。挖白蒿不比别的,需要格外用心才有收获。这两年,城市市容管理严格,小摊和流动摊贩消失了,沿街叫卖白蒿的郊区人不见了,可茵陈白蒿还是有的,左邻右舍那卖菜的小铺,转一下手,都还要争卖茵陈白蒿。我记得2003年茵陈的价格,两元一斤,比鸡蛋略贵。而今年最早的茵陈白蒿,开口就要十二元一斤,是鸡蛋的四倍了。直到春分前后,杂花生树,地草深密,白蒿变大变绿了,才落到五六元一斤,但仍然比鸡蛋贵。吃茵陈白蒿,首先可祛除湿热,平肝利胆,是春来养生的第一灵草,但今人和前人食用方法多有不同。按《食疗本草》的方法,唐代人切碎了用醋调着吃。而清朝的贵族与雅士,则擅饮茵陈酒。文人日茵陈有除旧布新之义,每年除夕饮茵陈酒,传说是老北京的第一佳酿。现在,河南开发有茵陈饮料。但是,论春来换胃口,贯通肠胃,我们吃白蒿,一直是拌面蒸着吃,大碗吃,吃它个肚饱痛快。夜宿之后,排便通畅,一年的肠胃血脉也畅通了。年轻人还要加料水调,放成盐和香油,这也可以。有的太离谱,加上肉丝一块吃,明珠暗投怪心疼人的。上年纪的人和知味者,认着那蒸白蒿的原味吃,什么调料也不加,贪的就是这一口土地与草蒿混合的味道,满满春气息。天人合一,才是吃茵陈白蒿的最高境界。
    时——紫玉兰、黄玉兰、红玉兰、二乔玉兰混合着竞相开放。淮河长江流域,从豫南直到鄂东与江西,不仅紫藤、玉兰、泡桐竞相开放,还有满山如火如荼的映山红。江淮,有米有麦,历来百姓米面共食。大别山区的新县人.这时上坟祭祖,要将白蒿还有鼠麴草或野艾蒿,混合拌在米面二粉里蒸,叫蒿子馍馍或蒿子粑粑,上供给先人吃,自己也吃。遵从古训,清明吃蒿子粑粑,当地人说可以把鬼气带走。大别山远接幕阜山,由豫南而鄂东。农历的二月十八到三月三,鄂东大冶人要过“土主会,,即菩萨节.大家奋力抬着菩萨游行,搞接力赛,同时村里比赛堆粑山。“印子粑”讲究“一白二清三酥”——以籼稻为主,掺入适量的糯米,这些米都是最好的米芯子,用碓臼舂成粉,取“粑模”印成粑粑。绿粑特地加艾草、鼠麴草,各种图莱,有花鸟虫鱼与龙凤猪羊,一并堆成高高的红绿粑山祈7昌。清明时节的婺源,不仅是踏青看油菜花的胜地,烂漫的紫云英也开满了备耕的层层梯田,野菜有马兰头、蕨菜和鱼腥草,鱼腥草也叫红竹茶,而当地人独不食此鱼腥草。这时,年轻的媳妇,虽然收敛了做姑娘时候的几分俏皮.但是更有了见过世面的风情与妖娆,她们带头提着竹篮子,在绿满坡陂的地面上,专门找别名叫清明草的鼠麴草。接着家家淘洗鼠麴草,要和了米粉做清明粑,又名黄草粑的。当地人说,吃了清明粑,大人小孩才~岁平安。周王在《救荒本草》里列举十余种可食之蒿,其中他所记的花蒿。注家皆以为就是鼠麴草。《河南野菜野果》记它的别名
    P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