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天文学地球科学 > 天文学地球科学 > 地球科学

危险的年代(气候变化长期应急以及漫漫前路)(精)

  • 定价: ¥69
  • ISBN:9787214251602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人民
  • 页数:298页
  • 作者:(美)大卫·W.奥尔...
  • 立即节省:
  • 2020-10-01 第1版
  • 2020-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同一颗星球”丛书从人类社会发展的角度,以“全球史”的宏大视野,对人类与环境的历史、现实与未来关系进行思考和再叙述。它既包含千百年来人类繁衍兴盛的古老话题,现代资本与人性贪妄的惨痛教训,也包含未来命运的戚戚忧思与长远谋划。
    本书是其中一册,作者在书中将引导我们走向人类和自然系统的长久和谐。

内容提要

  

    这部扣人心弦、深入思考的著作,在我们所了解的气候变化及其相关威胁的背景下,探讨了人类文明的未来——即便达成了《巴黎协定》,地球系统在几百年的时间里也达不到新的平衡。地球正在变成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星球,地貌更加破损陈旧,生物多样性更加减少,海洋更加酸化,气候更加炎热、反复无常。更糟糕的是,技术解决不了可持续的复杂问题。
    不过,奥尔依然认为,我们不会毁灭地球。他勾勒了可持续性这一设想,在建设强健的、有韧力的民主和经济体制以及实现心灵和思维变革的前提下推动社会的转型。他提出了专门的原则和优先事项,从而引导我们走向人类和自然系统的长久和谐。

媒体推荐

    “这本书注定要成为伟大的环境经典著作之一。”
    ——托马斯·洛夫乔伊
    “对于环境和哲学智慧的很有价值的贡献”。
    ——爱德华·O.威尔逊
    “对于我们所处的黑洞,没有人比大卫·W.奥尔了解得更多,也没有人比他更努力地要把我们从黑洞里拉出来。大卫·W.奥尔是带我们走出危机必不可少的向导。”
    ——比尔·麦克基本
    “大卫·W.奥尔对当下经济正统思想批评的火力,是很猛的。同样,他提出的完全不同的、特别急切的经济发展模式,也是给人深刻印象的。”
    ——乔纳森·波里特

目录

前言
致谢
序言:通往蒙大拿的路
第一章 祸不单行
第二章 可持续性的挑战
第三章 韧力
第四章 否认气候变化
第五章 经济
第六章 治理
第七章 心智
第八章 善心
第九章 漫漫变革路
第十章 可持续民主
第十一章 更热时代的城市
第十二章 奥柏林项目
后记
译后记

前言

  

    本书关注的是气候不稳定对政治、经济和社会带来的长远影响。时间将会告诉我们,2015年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一届缔约方大会(COP21)所达成的《巴黎协定》(ParisAgreement),是否是全球真正严肃应对并防止气候变暖最坏情况的开始。气候变暖最坏情况是可能发生的。即便全球开始严肃应对,我们的气候和其他地球系统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也不会达到新的平衡。到了再均衡的时候,我们的地球可能变成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星球,成为比尔·麦克基本(BillMckibben)所称的“热球”(Eaarth),气候将更热,变化将更加异常。
    统计数据非常不容乐观。2016年3月,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超过了402ppm的阈值,比工业化前的水平增长了42%。所有其他的吸热气体,其二氧化碳当量大概还要为二氧化碳浓度增加0。05‰至0。07‰。由此造成的结果是,地球的温度升高了1℃(1。7℉)。由于温室气体排放对天气温度影响的滞后效应,地球温度可能还要上升0。5℃。如果我们能够将二氧化碳浓度水平控制在450ppm,让全球变暖不超过2℃,成功地度过可能引起灾难性变化的碳循环反馈,我们就是很幸运的。但是,不论是从审慎的角度,还是从道德的角度,抑或是单纯生存的角度,我们都有充分的理由尽可能快地达到并超过那些目标。我们逐步了解到,气候系统是复杂的,是非线性的,也就是说,是不可预测的,对于我们人类的错误以及拖三落四的不作为,是一点也不会宽恕的。对于地球的大气,我们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变化是在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里发生的,而我们的机构、组织、治理系统、经济界以及理论界所考虑的是短期目标,时间长度只有几年到几十年。
    在气候变化等式的另一边,是日新月异的技术能力,这种能力将能效提高和各种形式的可再生能源整合在一起,极大地促进着美国和全球经济的发展。正因为此,人们有很好的理由对前景表示乐观,但前方的路不会平坦。能源科学和热力学定律是不可动摇的,同样,对投入的能量回报和功率密度,虽然不是明显易见,但也是不可动摇的。现代世界的能源大厦,是建立在能量高度集中、运输便捷、价格相对便宜的化石燃料基础之上的。各种形式的可再生能源是散漫的,汇聚起来更加困难,价格更高,功率密度更低,能源的投资回报也更低。人口增长和人类行为使得物理学中存在的困难更加复杂。现在,地球上的人口已经达到74亿,有可能增长到110亿的高峰。与过去相比,我们的物质期望和交通需求更高,并且依然在增加。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我们已经超过地球的承载力了。
    最后,如果全球系统被威胁、暴力和核战争的阴影所笼罩,那么可持续的、体面的、公平的、真正民主的社会断然不会作为一个孤岛而长久存在。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会出大问题,很大、很严重的问题。同时,战争系统会将一切吸干,耗尽人的精力和财力,践踏民主的实践,腐蚀我们的话语习惯,给我们对更好可能的期待蒙上阴影。特别是,暴力的习惯会驱使我们把大自然仅仅看作是被征服的一个东西。我要说的是,在一个被恐惧、威胁、暴力和战争统治的社会里,不可能存在可持续的、公正的经济,人类和自然系统之间也不会有和谐。任何一座如此分崩离析的大厦,都会倒塌。

后记

  

    写这些话的时候,我和我的家庭正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海滩上度假,同行的有我们的两个儿子及儿媳,还有四个孙辈,孙辈的年龄在6岁到16岁之间。13岁的孙女问我,这些海滩和沙丘是否在不久后就会沉入水下。我说“可能”,便不再言语。但是事实是,我孙女孙子的孩子,如果他(她)们选择要孩子的话,不会像我们现在这样,可以看到这些海滩和沙丘了,因为它们早就被上升的海平面淹没了。我小的时候,在宾夕法尼亚西部山区里游玩,认识了山里的铁杉林,我孙子孙女的孩子们再也不会知道这些树木了。我们所看到的很多自然美景,对于他(她)们都成为过眼云烟了。也许,他(她)们不会在意这些,因为我们人类是一个适应性很强的物种,随着事态的恶化,我们的认知和期待会随之而降低。他(她)们会有其他的经历,也许更多的是在室内活动。不论是物种的灭绝,还是陆地风景和海上风景的丧失,没有这一切的世界今后只不过是变成新的常态。但是,不管我们对这些是否在意,这些损失是有很大影响的,因为每一个损失都会减少我们的体验、欢乐和可能性。每一个损失都是对塑造我们人性以及孕育我们感情的世界的持续剥夺。在漫长的进化旅程中,每一个物种的丧失都是同行伴侣的丧失。每一个被不断蔓延的沙漠或上涨的大海所吞噬的地方,都是美丽景致、难忘回忆以及丰富营养的丧失。我们的世界就像是棘轮机构,棘轮的每一次向下转动都表示着人类繁荣机会的丧失。该对孙子孙女说些什么呢?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个幽灵在我们共同的未来游荡,它有着多种形式,但都是我们自己造下的孽,是我们慌张张、乱纷纷奔向现代社会所造成的恶。果。近代以来,我们拥有了非常了不起的能力,对于这些能力,我们过去不知道,现在也不知道如何进行节制。我们在不经意中使我们自己以及未来很多代子孙都将生活在这些能力所造成的影响之中。在技术快速变革、不断战胜自然和持续扩大经济所产生的狂欢中,我们释放了神灵,制造了恶魔,引诱了命运,冲进了天使都不敢去的地方。现在,我们必须要掌握控制我们的行动及产生后果的艺术和科学,不是要控制几年、几十年,而是要控制更长的时间。比如,核废料必须管理几万年。即便我们立即停止排放碳和其他吸热气体,我们已经排放的温室气体依然会对气候产生数千年的影响。有些化学废物经历数百年甚至数千年以后仍然有毒性。物种的丧失是永久的。我们已经破坏了地球的大气、土地、森林和水域。我们知道,或者应该知道这一切,我们必须清醒地明白这一切的含义。但是,我们的知胜于行,所知与所行之间的差距已经导致了摆在我们面前的长期紧急状态。
    在五千年的人类历史长河中,我们有些地方的祖先的确对森林、土壤和生物多样性造成了较大的破坏,但是那些破坏是局部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影响是可以修复的;或者那些破坏在规模上很小,并没有减弱人口和物质的缓慢而稳定的扩展。直到近代,我们的地球还是“空”的,有足够多的地方进行移民,到那些人口稀少的地区去。美国边疆在1890年对外来移民关上了大门,标志着地球向一个完全不同的、更“满”的世界的明显转型,五大洲最后的“空”地终于被绘图、占有和垦殖了。
    这个结果是命中注定的。1660年在伦敦成立的皇家科学院以及1776年出版的《国富论》,昭示着强大的、改变已有范式的思想的到来,以不可逆转的方式调整历史的轨迹,加速历史的进程。到了20世纪中叶,科学与经济的联姻在曼哈顿工程的实施方面实现了完美的结合,开创了原子时代。技术是科学的丰硕、强大而盲目的衍生品,两者联手成为现代经济的助推器。
    现在,变化步伐的加速几乎要颠覆人类想当然的一切东西,甚至包括我们人类自己和人性。一切都变了,但是我们的思维方式没有变,仍旧是部族的、孤立的、短视的。从个人的尺度看,看起来正常的东西遮盖着人类环境中发生的惊人的、前所未有的变化。本书60岁以上的读者经历了人口数量增长2.5倍的年代,是全球经济狂欢的主要受益者,消费的石油占已消费总数的95%(这比以后要消费的全部石油少不了多少)。化石燃料时代对地球的改变,远远大于大气和海洋所起的作用,极大地改变了我们对于距离、时间、工作和自然的认识,也改变了我们思考的内容。在历史的一瞬间,我们相信,那些神奇的、非凡的东西都是正常的。
    当前的紧急状态是长期影响造成的。在《克力锡亚斯篇》中,柏拉图就已经指出,过度放牧使得希腊山峦中的森林荡然无存,使土壤变得荒芜,以致当时的土地看起来像是“一个人被病魔折磨得枯槁的躯体”。1864年,乔治·帕金斯·马什)写道,“在任何地方,人都是具有破坏性的动物。哪里有人的踏足,哪里的自然和谐就变得混乱不堪”。他写下这句话的时候,世界人口数量才刚刚超过10亿。几十年后,在美国和其他地方,森林砍伐和土壤流失的加速引发了基福德·平肖以及西奥多·罗斯福在进步主义时期领导的保护运动。20世纪中叶以前,关于“自然中的人”的讨论主要关注的是人口增长对自然资源造成的压力(土壤、野生动物和森林)以及空气和水污染。但是,在20世纪50年代,随着世界人口数量超过20亿的界限,警告的声音越来越急迫,主要是由费尔菲尔德·奥斯本和威廉姆·沃洛特(wiHiamVogt)等著名环境保护领导者撰写的畅销书所发出的。蕾切尔·卡逊1962年出版的著作《寂静的春天》还将人们的注意力引向了环境的质的变化,这些变化是蕾切尔·卡逊称之为“科学的尼安德特时代”所带来的。在这样的时代,化学品的滥用直接威胁了生命的基础。她的书引发了公众对科学的忧虑,当时的科学已经制造了核武器。同样,人们有充足的理由担心科学对人类健康的影响,担心一个世纪以来化学产品的滥施滥用所造成的后果。②
    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资源保护、人口增长、科学以及肆意发展的技术等问题被整合到一个更大的分析框架内。生态学的进步、系统动力学的发展以及卫星和计算机作为研究工具的利用,扩大了人们在全球规模上对长期复杂的生态、经济和人类交互作用进行研究和建模的能力。复杂系统的行为常常是与直觉相违的。复杂系统是非线性的,有着突发性的特质,在原因和结果之间会出现提前或滞后情况,可能会突然从一种状态变向另一种状态。在牛顿机械主义世界观或是在美利坚共和国的缔造者看来,这一切都不是明显存在的。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