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中国史

隋唐世界帝国的形成(精)

  • 定价: ¥58
  • ISBN:9787510893605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九州
  • 页数:202页
  • 作者:(日)谷川道雄|译...
  • 立即节省:
  • 2020-11-01 第1版
  • 2020-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作为一本写给一般读者的通俗小书,本书的视角虽然比较天然地集中于政治史,但并非单纯探讨王朝的更替,而是试图将历史的走向作为从皇帝、官僚、贵族、军团,到胡汉下层民众乃至外部东亚世界等广阔群体的复合结果,作者的目光也常常注视着在史书中常被作为一个整体、一笔带过的民众。在他看来,“没有民众的积极作用,隋唐帝国便不可能出现”。

内容提要

  

    本书讲述的是自秦汉帝国崩溃后,经过三国时期、魏晋南北朝时期直到形成隋唐帝国的过程,从贵族社会的角度观察了汉末至隋唐五百年间动荡的历史沧桑,探讨了他们为重新统一进行了怎样的努力、产生了怎样的精神文化,以及在此过程中社会形态的转变。本书内容充实通俗,生动地描绘了中国中世社会的形成。

媒体推荐

    正如遭受过挫折或败北的人心不可能重回昔日的纯真一样2世纪以后的中国社会并不是过去世界的简单继续。人们必须怀疑曾经相信的东西,凝视眼前现象背后的奥秘。只有这样,才能在已经解体的世界废墟中生存下去。
    超越的精神孕育了新的无私的伦理,创造了独立文化的各个领域。以这样的精神世界为核心、彼此相互依存的民众生活共同体,才是重新统舍现实世界的活性化细胞。
    ——谷川道雄

目录

序章  隋唐帝国与东亚
  中日两个世界的相遇
第一章  古代世界的解体
  一 汉朝世界帝国的破裂
  二 东汉政权的腐朽
  三 从政治斗争到内乱
第二章  迈向新时代的探索
  一 新的生活集团
  二 批判礼教主义的潮流
  三 魏晋政权与贵族制
第三章  胡汉分立的世界
  一 内战再起
  二 五胡的国家构造
  三 北魏称霸华北
第四章  贵族与国家
  一 汉化政策
  二 江南王朝的命运
  三 超俗的世界
第五章  中国重新统一的道路
  一 北魏末年的动乱
  二 府兵制国家
  三 征服江南
第六章  隋唐文化的世界
  一 隋唐国家的支柱
  二 隋唐文化的基调
  三 东亚世界的形成
  四 唐朝世界帝国的破裂
终章  世界帝国与贵族社会
  中国史的第二阶段
学术文库版后记
年表
出版后记

前言

  

    序章 隋唐帝国与东亚
    中日两个世界的相遇
    7世纪前期,正当日本大步迈向统一国家之际,中国大陆处于隋唐王朝的时代。无论圣德太子的施政,还是大化改新,都试图通过引进隋唐的文物和制度,从而实现日本的国家统一。必须承认,这一时期中日两个世界的关系极为密切,甚至更确切地说,如果没有中国文明,也就不会有日本统一国家的形成。因此,谈及日本古代国家的形成时,隋唐文化对日本的影响是无论如何不可回避的话题。不仅如此,在民族国家黎明期受到的强烈影响,对塑造今后的日本社会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顺着这一思路,日本统一国家的形成与隋唐国家的建立几乎同时,其间的意义有必要进行更加深入的挖掘。在这两个世界“相遇”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历史奥秘呢?
    面对这一疑问,我们可以从中国世界的角度提出两个问题:第一,隋唐帝国的出现在中国史的发展中具有怎样的意义;第二,日本统一国家的形成对于中国世界而言又有怎样的历史意义。这两个问题的交汇点,就是能够发现“相遇”意义的地方。
    内藤湖南的时代分期理论
    在解答这一问题的过程中,内藤湖南(1866—1934)的时代分期理论极具启发性。他的《中国上古史》(《内藤湖南全集 第十卷》,筑摩书房)是大正十年(1921)前后在京都大学的讲义,书的开头就写道:“余所谓东洋史者,乃中国文化发展之历史。”也就是说,湖南将东洋史的范畴设定为中国文化的发展史,其地理范围以帕米尔、青藏高原为中心向四方展开,除去印度、中亚、西伯利亚三处,剩下的地方就是所谓的东亚。湖南认为,这一区域的文化基本没有受到来自外部的影响,就如同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依靠自身的文化力量形成了一部有机而连续的历史。湖南将东洋史看作一部世界史,那么这部世界史又是在怎样的逻辑下发展演进的呢?
    湖南认为,首先中国内部产生的文化具有朝着四周辐射的运动方向。其次,这一辐射促进了四方“蛮夷”的文化自觉,从而对中国内部发生反作用。这一作用与反作用不断较量的结果,就生成了文化层面上的时代特色。
    具体而言,东洋史依据时代特色可以划分为“上古”“中世”“近世前期”和“近世后期”四个时期。所谓“上古”,是从文明开幕到东汉中期的时代,也就是中国文化形成并向周边辐射的时代。然而,这样的文化对外发展到东汉后期至西晋时期一度中断,这就意味着东洋史从“上古”向第二阶段“中世”过渡。“中世”是指五胡十六国到唐代中期,周边民族的势力波及中国内部,也就是反作用的时代。这一潮流的顶点,就是唐末五代的混乱期。关于第三、第四阶段的“近世前期”和“近世后期”,该书没有做任何的说明,不过从湖南的其他著述来看,那恐怕是前两个阶段中作用和反作用相互统合的时代。从周边民族来说,这是征服王朝的时代;从汉族的角度而言,则是复古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时代。
    对于湖南的上述时代分期理论,一直以来都受到很多批评,相关的评论在战后变得更加活跃,本书中只能省略了。不过,湖南的独特构想有其颇具启发性的地方,那就是将中国社会的历史发展,理解为以中国社会为中心的东亚世界史的发展。中国史不是孤立的汉族的历史,周边民族的发展也是其密不可分的组成部分。中国社会的内部发展必然波及周边民族的世界,而后者的民族发展也会对中国社会产生历史性的影响。
    本书的课题
    如果这样的观点可以成立,隋唐帝国就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二个高峰期。中国历史在创造秦汉帝国这一最初的高峰后达到了极限,继而发生方向上的转变,其在第二阶段的发展方向上达到的顶点就是隋唐帝国。生成第二方向的重要契机,就是中国周边民族的勃兴,即第一阶段国家的形成。中国第二阶段统一国家的建立与周边世界第一阶段统一国家的形成,就这样被时代的线索紧密联系在了一起,这是当时历史的两个侧面。
    这样看来,隋唐帝国和古代日本的“相遇”绝非偶然。正文中将会提到,隋唐帝国形成的第一步是在公元3世纪迈出的,那正是日本出现最初的古代国家形态—邪马台国的时代。7世纪后期,唐朝、奈良朝日本、统一新罗三足鼎立,真正可以称作东亚世界的历史世界就是在此刻形成的。
    这是所谓隋唐世界帝国中的重要一环,那么将这些国家联系在一起的历史线索究竟是什么呢?本书的课题正在此处,只不过是在中国史的框架内加以考察。中国社会曾因秦汉帝国的解体而面临分崩离析的命运,随后又以隋唐帝国的形式重新得以统一,是什么样的原理引导了这一系列的进程?阐明这一问题,将成为思考东亚世界形成意义的重要线索。
    

后记

  

    谷川道雄先生是日本著名的汉学家,在20世纪70年代,他曾提出了“豪族共同体”理论,一石激起千层浪,极大地影响了日本的六朝隋唐史研究,直到今天也是各种讨论的对话基础。谷川道雄本人也成为京都学派自内藤湖南、宫崎市定以来第三代的代表学者,是当代中古史研究最重要的旗帜性人物之一。
    谷川道雄在大学时代立志于唐代史研究,当时日本刚经历了战败,战后的中国史学界正亟待重新认识中国历史,在关于中国历史时代分期的激烈争论中,对隋唐属于古代还是中世存在截然不同的看法,谷川道雄本来也受到这些思潮的影响,但他逐渐对学术界和自己的研究产生了不满,经历了苦恼的反思后,他认为应首先思考“隋唐帝国到底是什么”的问题,于是将研究对象上溯至六朝时期,希望追根求源地探索唐朝的“形成,,过程。他的研究并不套用欧洲历史发展模式,特意从生产方式出发考察经济关系,而是将关注点放在处于社会底层的民众身上。强烈关注民众的动向、关心民众在政治发展过程中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这可以说是谷川道雄史学风格最为突出的特点。
    作为一本写给一般读者的通俗小书,本书的视角虽然比较天然地集中于政治史,但并非单纯探讨王朝的更替,而是试图将历史的走向作为从皇帝、官僚、贵族、军团,到胡汉下层民众乃至外部东亚世界等广阔群体的复合结果,作者的目光也常常注视着在史书中常被作为一个整体、一笔带过的民众。在他看来,“没有民众的积极作用,隋唐帝国便不可能出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序章 隋唐帝国与东亚
    中日两个世界的相遇
    7世纪前期,正当日本大步迈向统一国家之际,中国大陆处于隋唐王朝的时代。无论圣德太子的施政,还是大化改新,都试图通过引进隋唐的文物和制度,从而实现日本的国家统一。必须承认,这一时期中日两个世界的关系极为密切,甚至更确切地说,如果没有中国文明,也就不会有日本统一国家的形成。因此,谈及日本古代国家的形成时,隋唐文化对日本的影响是无论如何不可回避的话题。不仅如此,在民族国家黎明期受到的强烈影响,对塑造今后的日本社会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顺着这一思路,日本统一国家的形成与隋唐国家的建立几乎同时,其间的意义有必要进行更加深入的挖掘。在这两个世界“相遇”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历史奥秘呢?
    面对这一疑问,我们可以从中国世界的角度提出两个问题:第一,隋唐帝国的出现在中国史的发展中具有怎样的意义;第二,日本统一国家的形成对于中国世界而言又有怎样的历史意义。这两个问题的交汇点,就是能够发现“相遇”意义的地方。
    内藤湖南的时代分期理论
    在解答这一问题的过程中,内藤湖南(1866—1934)的时代分期理论极具启发性。他的《中国上古史》(《内藤湖南全集 第十卷》,筑摩书房)是大正十年(1921)前后在京都大学的讲义,书的开头就写道:“余所谓东洋史者,乃中国文化发展之历史。”也就是说,湖南将东洋史的范畴设定为中国文化的发展史,其地理范围以帕米尔、青藏高原为中心向四方展开,除去印度、中亚、西伯利亚三处,剩下的地方就是所谓的东亚。湖南认为,这一区域的文化基本没有受到来自外部的影响,就如同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依靠自身的文化力量形成了一部有机而连续的历史。湖南将东洋史看作一部世界史,那么这部世界史又是在怎样的逻辑下发展演进的呢?
    湖南认为,首先中国内部产生的文化具有朝着四周辐射的运动方向。其次,这一辐射促进了四方“蛮夷”的文化自觉,从而对中国内部发生反作用。这一作用与反作用不断较量的结果,就生成了文化层面上的时代特色。
    具体而言,东洋史依据时代特色可以划分为“上古”“中世”“近世前期”和“近世后期”四个时期。所谓“上古”,是从文明开幕到东汉中期的时代,也就是中国文化形成并向周边辐射的时代。然而,这样的文化对外发展到东汉后期至西晋时期一度中断,这就意味着东洋史从“上古”向第二阶段“中世”过渡。“中世”是指五胡十六国到唐代中期,周边民族的势力波及中国内部,也就是反作用的时代。这一潮流的顶点,就是唐末五代的混乱期。关于第三、第四阶段的“近世前期”和“近世后期”,该书没有做任何的说明,不过从湖南的其他著述来看,那恐怕是前两个阶段中作用和反作用相互统合的时代。从周边民族来说,这是征服王朝的时代;从汉族的角度而言,则是复古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时代。
    对于湖南的上述时代分期理论,一直以来都受到很多批评,相关的评论在战后变得更加活跃,本书中只能省略了。不过,湖南的独特构想有其颇具启发性的地方,那就是将中国社会的历史发展,理解为以中国社会为中心的东亚世界史的发展。中国史不是孤立的汉族的历史,周边民族的发展也是其密不可分的组成部分。中国社会的内部发展必然波及周边民族的世界,而后者的民族发展也会对中国社会产生历史性的影响。
    本书的课题
    如果这样的观点可以成立,隋唐帝国就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二个高峰期。中国历史在创造秦汉帝国这一最初的高峰后达到了极限,继而发生方向上的转变,其在第二阶段的发展方向上达到的顶点就是隋唐帝国。生成第二方向的重要契机,就是中国周边民族的勃兴,即第一阶段国家的形成。中国第二阶段统一国家的建立与周边世界第一阶段统一国家的形成,就这样被时代的线索紧密联系在了一起,这是当时历史的两个侧面。
    这样看来,隋唐帝国和古代日本的“相遇”绝非偶然。正文中将会提到,隋唐帝国形成的第一步是在公元3世纪迈出的,那正是日本出现最初的古代国家形态—邪马台国的时代。7世纪后期,唐朝、奈良朝日本、统一新罗三足鼎立,真正可以称作东亚世界的历史世界就是在此刻形成的。
    这是所谓隋唐世界帝国中的重要一环,那么将这些国家联系在一起的历史线索究竟是什么呢?本书的课题正在此处,只不过是在中国史的框架内加以考察。中国社会曾因秦汉帝国的解体而面临分崩离析的命运,随后又以隋唐帝国的形式重新得以统一,是什么样的原理引导了这一系列的进程?阐明这一问题,将成为思考东亚世界形成意义的重要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