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成长的山峰

  • 定价: ¥78
  • ISBN:978752052327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404页
  • 作者:群山|责编:金硕
  • 立即节省:
  • 2021-01-01 第1版
  • 2021-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20载呕心沥血之作,重温土家花样年华。
    是幸福、是无奈,是痛是伤,是喜是悲,身在其中就像回归自己的过往。
    这部小说读来像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一样让人倾心,是幸福、是无奈,是痛是伤、是喜是悲,身在其中就像回归自己的过往。

内容提要

  

    这部小说主要反映了20世纪七八十年代土家族少年儿童的成长历程,分上篇和下篇。上篇主要写主人公15岁之前的生活;下篇写主人公3年高中生活。虽然主要描写山区土家族中小学师生的生活,但从侧面反映了我国改革开放前后农村所发生的沧桑巨变,并力图揭示“学校小社会、社会大校园”的主题,塑造向上的民族形象,呼唤坚韧的民族精神。

作者简介

    群山,网名花树映天;在人民日报、《作品与争鸣》、中央人民广播电台、《2012年中国微型小说精选》等报刊台书中发表诗文、小说200万字,并有百篇获“孙犁文学奖”散文优秀奖、天津市作协征诗一等奖、全国梁斌小说奖小小说类第一名等有奖征文奖120余次;著有“全球首部诗散文作品集”《行走之树》等。

目录

上篇  起伏的悲欢
  大树有深根
  家住谢王村
    第一回  父母生儿女  山月共天地
    第二回  亲情加友爱  姊妹多兄弟
    第三回  代代同一源  何必两相看
    第四回  校园小社会  社会大校园
    第五回  人生如电影  最红是领巾
    第六回  考试警顽愚  烈火炼真金
    第七回  下孝上也慈  无憾为老死
    第八回  血浓终胜水  小子幸有知
  泪洗中小学
    第九回  小溪入小河  新地唱新歌
    第十回  自强者自强  缺德者缺德
    第十一回  身大做人鬼  人微志不微
    第十二回  热泪洗伤痛  雏鹰展翅飞
  血染五洲河
    第十三回  小河永奔流  手足情深厚
    第十四回  黑暗小人心  光明在前路
    第十五回  一人献青春  一人显专横
    第十六回  恶师是豺狼  奸舅是畜生
    第十七回  人大生爱意  不为利卖身
    第十八回  世道多艰险  晴空起乌云
    第十九回  黑手遮手眼  几人离人间
    第二十回  最恨心灵暗  走过是晴天
下篇  心灵的漩流
  第一回  依稀醒来存旧梦  炎凉世道有新朋
  第二回  看人归去洒热泪  东山再起振雄风
  第三回  刺骨大雪扑面来  纷纷扬扬地上白
  第四回  乌云惨淡人心寒  欲破层云飞天外
  第五回  老师无智空有心  学生孤苦难做人
  第六回  刚刚脱得无名苦  转眼又陷污泥坑
  第七回  走入人生最低谷  绝不屈身做奴仆
  第八回  痴狂人写痴狂苦  高墙终成脚下土
  第九回  正邪双方摆战场  冷看鸡狗花花肠
  第十回  胸怀博大微微笑  何必奸盗埋祸殃
  第十一回  多少英雄重振作  几人沦落终成悲
  第十二回  理想之歌放光辉  扬眉吐气斩魔鬼
  第十三回  深情厚谊暖如春  忘恩负义寒似冬
  第十四回  千言万语留旧梦  痴心痴意终落空
  第十五回  鬼头鬼脑遭报应  正大光明得顺风
  第十六回  青梅竹马最知音  哪防小人起妒心
  第十七回  姐弟朋友心心连  母女哥妹情情牵
  第十八回  主动退让过独木  高考两科遇大难
  第十九回  重担卸落马蹄轻  不知人间多风云
  第二十回  大梦醒来东流水  收获时节秋风劲
  尾声  山高地阔天月明
后记
再版后记

后记

  

    前前后后20余年,涂上这最后一个字,我真想流泪,因为心中充满感动。
    早在高中毕业时,即心灵饱受磨难后,我就有心创作这部书,且在读大学时开过几次头,均因笔力太嫩而搁浅;直到1993年,在县文化部门工作两年多时,觉得可以写了,于是整理出20多万字素材;1994年用了约200天时间,一鼓作气写出60万字小说初稿;1996年狠狠删减一半还多,1998年和2006年又先后仔仔细细修改两次。
    2011年初,我又静下心来,于年关放长假时,再次着手修改上部。4月中旬至5月下旬,我曾就本书上部初稿电子版向两三个行家请教。一个回言:“体裁新颖,不同于一般的流行小说,主题较深刻;文字谈不上优美,但自有一种凝练淳朴的风格;有些场景颇诙谐,让人感同身受。”另一个回信:“大作语言精炼,文笔流畅,故事情节引人入胜,人物性格鲜明,实在令人佩服。”还有一个说,她很喜欢,特别期待读到下部。正是他们的鼓励,督促我夜以继日地将下部又修改了一次。
    就在2012年暑期前夕,我儿子小学毕业,顺利升入民办中学。此前6年,善良憨厚的他又像我小时一样,受到一些调皮同学的恶毒攻击;比我更加不幸的是,其中竟然有几个女生,比男生更甚地攻击他;而他幸运的是,有饱受磨难的我不时给他讲这部“诗小说”中的故事,从旁支着,让他经常化险为夷。他一直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或卫生委员。坐在他屁股后面的一个男生很调皮,因他管过这个男生的“闲事”,故常给他找碴。他去给老师报告,老师非但不管不理,还嫌他“告状”了。他很恼火,无可奈何,向我倾诉。我给他出主意,讲了具体方案,要让老师不被动,不反感,而是主动来解决问题,会好办得多。果然不出所料,翌日,他放学回到家,喜气洋洋地告诉我,这天自习课,老师站在教室门口,望着外面;那个男生见有机可乘,就习惯性地小声骂他;他立刻按照我说的方法,不再去报告老师,而是义正词严地大声呵斥那个男生;老师闻讯而来,问明情况,当即将那个男生狠狠“熊”了一顿。以后,那个男生在他面前就老实了。 儿子小学最后一期,我让他专注于学业,不再参与竞选班干部。哪知,他的同桌——一个势利眼的女生来招他了。她曾经学习成绩极差,先前看他是班领导,就极力巴结他。他中了糖衣炮弹,帮助她的成绩突飞猛进。现在,她看他没当领导了,又很少再有时间辅导她学习,为讨好新领导,就经常攻击他。一天,我给他买了新圆规。她抢去看,不慎把它摔坏。他提出,要她赔偿。她耍赖,不赔。他为与她重修旧好,没再坚持要她赔。哪知她认为他软弱,变本加厉地欺负他。这天他实在是忍无可忍,“这辈子”第一次动手打同学——打了她一耳光。她立刻反击,将他脸上抓伤。老师处理时,认为是她先挑事儿,是他先动手,都不对,将两个各打五十大板——都批评了。他很委屈,向我哭诉当初“不晓得她是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不知以后该怎么办。我又根据“策略地长大”的人生经验,告知他具体办法——以后,内心做好不要她赔圆规的准备,但这只是思想上的,口头上绝不松动“损坏东西要赔,天经地义”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道理,只要她再“讨嫌”,就拿出破圆规要她赔。果然,一旦她有风吹草动,他就按我教的去做,她再也不好意思对他“那个”了。 然而,我们都没想到的是,前面所说的那个调皮男生见我儿子的圆规坏了,竟主动借自己的圆规给他用。 儿子小学毕业时,我曾告诫他,上中学寄读后,那些筋筋怪怪的事儿将比小学时还要多(这3年来,果然如此),而我又不在他身边,就要靠他自己的智慧一一化解。 低矮的木板屋或逼仄的土墙,升级成高大宽敞的楼房;窗明几净了,人心却被社会污染,严重走形,甚至大变样…… 确实,校园并非净土。这些年来,媒体不是常常报道吗——教师过度体罚学生致死,教师常常简单粗暴、不问青红皂白地教育学生,还有小学校长带女生开房,更有男教师长期禽兽不如地强奸女学生;许多学生在老师面前装作良善的羔羊,乃至拍尽马屁,而在老师背后、同学面前,则倚仗身体高大结实,或凭借老师对自己学习成绩好的偏爱,做对同学人身攻击或恶语相向的豺狼。这也督促我夜以继日地将这部作品修正完毕,以早日面世,让好学生读到后,吸取经验教训,尽量有效地排除干扰,专注于学业;让不良师生读到后,知道干坏事会被详尽记录,并公之于后世,而羞于害人,或收敛一些。 虽然故事所处的时代已过去近三十载,但如今低分、高分仍然是学生的命根,中考、高考依然是家长的困扰,师德的好坏还是学校的主宰,教育的成败永远关系病态或健康的未来…… 2014年,我又将全部初稿电子版发给各个年龄层次的网友看,得到他们的如潮好评。射手座女孩的眼眸告诉笔者:“文章真的很不俗,好看,读到后面就越发觉得韵味无穷。”若念轩大发感慨:“一直以来,都会多多少少有过这样的念头吧?将自己,以及身边人的成长之路,通过蚌孕珍珠一般,将其凝炼、凝炼、再凝炼,尽心尽力绘制成一片每个人多少都能找到些影子的天空,可惜无奈无果。是耐性的不够,抑或是文字的稚嫩,再或者是不够曲回的情节?若不知道,一直都是。直到看见群山的文,如此带着熟悉的气息慢慢在眼前展开的画卷,不知不觉中眼眶已微红微热。几十年的坚持,你就这么带着不可思议,完成了常人望而却步的传奇。我们感叹的同时,亦只能在一旁自叹不如了吧?”温泽曦说其“文笔踏实,娓娓道来,情节‘有嚼劲’,耐人寻味,比干篇一律普通的文章要出彩。文章恢弘大气,颇有大家风范”,如果有机会,就推荐将其改编成影视作品。大柳对本作有深深的认同感:“我也是土家族,读作者的文章,很多情节感同身受。有种久违的踏实感觉,没有那些浮华无趣……” 2015年上半年,我又对本著做了微调,受到中国文史出版社的青睐,得以如此堂而皇之地面世。衷心感谢! 总之,这部小说面世后,如果小朋友读了,或哭或笑,受到不少启发,在学习和生活中少走弯路;大朋友读了,能多一点爱心,尽量多做一些于己于人有益的事—— 若这部历经20年打磨、苦心孤诣的作品,能为你们的前行补充正能量,我就能得到辛勤劳动后的最大慰藉。 群山 2015年7月15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大树有深根
    说出来吓你一跳。虽然我是地地道道的土家族人,但我祖先是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东晋丞相谢安,就是那个皇帝到他家都要向他家人鞠躬的谢安。
    公元318年,大地主王导帮助司马睿统一中国南方,建立东晋王朝。373年,丞相谢安开始执政。谢安读过许多书,经历了许多事,雄才大略,治国有方,委派侄子谢玄训练一支精锐新军,号称“北府兵”。
    383年8月,统治中国北方的大秦天王苻坚从长安起程,率步兵60万、骑兵27万、骑兵卫队3万,浩浩荡荡,直奔南方而来,大举伐晋。晋廷君臣大都心惊胆寒,谢安却沉着冷静,胸有成竹地调兵遣将,“运筹帷幄于千里之外”,他弟弟谢石、儿子谢琰、侄儿谢玄则在前线指挥。最后,赫赫90万秦军竟被区区8万北府兵打得落花流水。苻坚逃回北方,不久吐血而死。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淝水之战”。“草木皆兵”“投鞭断流”“风声鹤唳”这些成语,都来源于这次战争。其中一次著名战役——谢玄在八公山下的草丛、树林中安排一支小小的马队,跑来跑去,荡起漫天烟尘;苻坚的队伍误以为是一支庞大的敌军,吓得不敢冲过去,失去战机,反让谢玄取得最终胜利;这事被时人津津乐道地总结为“草木皆兵”。
    要知其详情,请各位读者去看史书,我这里不多说。我想说的是,并不是我想高攀祖先的荣耀——无论我的祖先多么显赫,这个世界都不会多给我什么;和大家一样,我只是我,只有靠劳动创造,才会有美好生活——他们是丞相或将军,我只是一个在这里诉说自己成长故事的普通人。
    我更想说的是,我的青春岁月就像我祖先们指挥的那场战争奇迹,历经磨难的心灵一次次跌入谷底,又一次次跃上高峰,高唱着悲壮、坚韧的曲调,冲出四面楚歌、草木皆兵的重围。
    而且,如果我不在这里交代几旬,后面第一章中一个梦境就没有出处。
    据我家谱书记载,谢安、谢玄逝世后,不知过去几朝几代,中国大地上一直风风雨雨,历经无数变故。谢氏后代中,有一支人马从淝水辗转来到澧水,在岸边一个叫“谢家塔”的地方建起如今还矗立着的谢家祠堂。
    谢家塔一展平阳,地肥水美,有“隔河两宰相,五里一秀才”的美誉。那时,能读书的人少之又少,有这个口碑很不容易,更不用说“隔河”就能出两个宰相,可见当时当地读书风气之浓厚。
    清朝康熙年问,谢家塔发洪水。有一条谢家硬汉,他父母、妻子均在洪灾中丧生,只有他和他的两个小儿幸免于难。他就挑一担竹筐,一边筐里放一个小儿,从平原爬上高山,来到长乐县永茂司长进乡的五洲河岸,安家落户。100多年后,他的子孙遍布五洲河两岸。我们这些子孙尊称他为“进山公公”。
    且说当时,进山公公的第五代玄孙——我的太爷爷带领一家人,从河下搬上七峰山(因山顶矗立七座山峰而得名)长丰寨的山腰王家湾居住。先前,王家湾只有一户王姓人家。据王家谱书记载,他家祖先正是王导。自从搬来谢家人,王家湾改名为“谢王村”。
    谢王村山大人稀,土地贫瘠。平原、丘陵地带来的客人形容说:“竖起的坡,挂起的田。每天一出门,鼻尖就能碰到山。”但,这里一年四季风景如画,春天树树映山红耀人眼,夏天习习凉风吹人衣,秋天累累果实逗人爱,冬天熊熊柴火暖人心。
    谢王两家住的是当地土家吊脚楼,喝的是清凉泉水,饮的是浓浓绿茶,唱的是山歌,吃的有苞谷、洋芋、麦子和红苕,还有桃、柿、板栗、石榴、核桃、枇杷、野草莓、葵花子、猕猴桃……
    太爷爷奋斗一生,挣下一笔令人眼红的家私。他过80岁大寿时,大宴来宾三天。第三天晚上,待客人散尽,他把三个儿子——我大爷爷、爷爷、幺爷爷——叫到跟前,将财产三五一十五,平均分给儿子们。哪知幺爷爷贪心重,领受过自己的一份,还想霸占分给我爷爷的一块好地。太爷爷一直宠爱幺爷爷,软劝硬逼,要爷爷让地。爷爷不买账,死活不松口,幺爷爷就去请来他干爹。他干爹是当时当地一位头面人物,来了就威逼爷爷让地。三天三夜后,这位大人物磨破嘴皮子,毫无作用,最后抱着一线希望,换上另一种口气,哀求爷爷:“你是哥哥,他是弟弟,你就把这块地让给兄弟吧!”
    爷爷鼻子里“哼”一声,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好,算了!”
    就这样,那块好地转归幺爷爷所有。
    确实,爷爷他们三兄弟中,爷爷最有个性,他年轻时,很调皮。偏偏他们三兄弟的亲娘死得早,不久太爷爷就为三个儿子娶了一个后娘。后娘对三个儿子十分吝啬,将一些好吃好喝的都用一个大柜子锁着。一次,趁她外出,爷爷扭开柜子上的锁,将里面的好东西偷出来,和大爷爷、幺爷爷分吃干净,然后偷偷笑着,听后娘整整骂了三天。
    爷爷成家后,养成一个怪习惯——每天鸡叫就起床;春夏天刚亮明,他已从外面割一回青草回家;太阳蹿上山尖一两尺高时,他割的第三回青草又背回家,这时一到家,必须按时开饭,否则就会大发脾气;无论冬夏白昼长白昼短,每天总要吃齐三顿饭,少安排一顿或多吃一顿,他都会大光其火。
    爷爷胆量惊人。一次他出去办事,经过离家约1里远近的一个小山湾时,看到路边开垦出的田里站着一只老虎。它静静地打量他。他不紧不慢地对它说:“畜生,我俩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惹你,你也不惹我。我走我的路,你去干你的事……”口里说着,脚下不停,大摇大摆地走过去,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当天,他办完事回来,大吹特吹。他的独生子——我父亲那时才十五六岁,有些不信,就邀上几个伙伴,毛着胆子到小山湾里一查,果然发现田里有几个深深浅浅的老虎脚印。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