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春意

  • 定价: ¥58
  • ISBN:978752052342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303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春意》是一部反映改革开放大潮中农家儿女进城打拼创业的长篇小说。主人公春风和得意兄弟俩,出身在湘南山区农村,他们不甘贫困的境遇,穷则思变,与命运抗争,从进城打工到选择自主创业,从个体小敲小打到开办房地产公司,成为当地企业名人,走过了艰辛的历程。市场经济的纷繁竞争、兄弟之间的个性差异,以及他们与来城务工的同乡女青年春梅、秀秀、飞梅之间的感情纠葛,构成了兄弟俩的种种矛盾冲突,“人性”的强点与弱点并存所带来的撞击,支配着人的性格特征与行为,呈现出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环境之间复杂多变的动感画面。小说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形象鲜明生动。

内容提要

  

    秀秀想躺一会儿,眯一下眼睛,想安安静静梳理一下春风与得意兄弟俩打架的事。她知道,他们兄弟俩迟早会有一场大战,只是迟早而已。听曾凡说,这件事还惊动了镇政府书记,二人的工作依然没做通,看来大战还会继续。想到此,秀秀睡意全无了,她下决心,要去立刻制止他们兄弟打架。

作者简介

    刘路一,原名刘焕甲,湖南桂阳县人。高中辍学后,当过代课老师、村党支部书记、乡镇水利员,现为郴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专业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非他不嫁》《九品村官》《山河恋》《我是老师》《杏坛魂》《陌路客》等十余部。先后在《芙蓉》《花城》《创作与评论》《湖南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失忆》《女大学村官》《追债》《那一年的爱情》《刀子》《骨殖》等中篇小说。

目录

《春意》无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春风第一个登上了东塔,嘴里唧唧吧吧响个不停,忽然从嘴里吐出一张糖纸。糖纸落在空中,一阵狂风卷来,糖纸像一片落叶飞向远方。
    春风听到一阵不明不白的嗡嗡声,他扭过头,见一群蜜蜂朝他这边飞来。
    “不会是鬼头蜂吧!”
    他躲闪一下,那群蜜蜂嗡嗡嗡己到了他的头顶。他站着不动。他知道自己嘴里嚼着糖,蜜蜂嗅到甜味自然被吸引过来。
    蜜蜂越来越多,在春风头顶上嗡嗡地转来转去。他不敢动,已经吓得胆战心惊。蜜蜂那嗡嗡声,像是唱着甜润悠长的歌声,又像是在等待着春风的回答。此刻他感到天旋地转,无数只蜜蜂似乎向他伸出火辣辣的尖手,又似乎很同情地说,你不是本地人,来平阳干什么?
    “真是见鬼了?”
    春风说出这话时,心里感到好笑。他明白:自打来到平阳创业,几年了,这是第一次上东塔。要不是听人说东塔是平阳八景之一,他是不会来的。的确如此,站在东塔,眺望远方,只见霞光万道交相辉映,远山田畴尽收眼底,感觉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这么一想,头顶上的嗡嗡声戛然而止。他抬头一瞧,那群蜜蜂像突然失了魂似的飞向天空。他这才缓过神来问道:“丕狗叔他们呢?”
    “在转塔啊,你不上去瞧瞧?”一个中年男人,丢下烟头朝塔喊道,“丕狗叔,下来。”
    “好!”那回音如同山那边传出来的歌声,穿云过林,然后探出一个头来,“我在这里。”那急切的脚步声,像是接到命令的战士一样迫不及待赶路留下的。
    “塔有什么好看,上去干吗?”中年人努努嘴说着,眼睛依然望着塔,不一会儿,便走过来,“春风哥,你不是下午两点要接待客人吗?”
    春风并不是他的本名。他大名叫刘三凤,是个女儿名字。按风俗,男人取女人的名字是有讲究的。为何第一个儿子要取个女儿的名字,这里只能随意讲讲,不能深究。因为父母第二胎想生个女儿,哪知事与愿违,第二胎又是个男孩子,父母不得不又把三凤改为春风,当时为这个名字在村里人面前还闹过笑话呢。
    春风抬头望望天空,天空蔚蓝蔚蓝的。他觉得时间还早,便顺着小路慢慢走着。
    东塔的小径上,微风习习,草木丛生,在秋日的阳光下流金溢彩。青年司机望着他往小路走去,便按了按喇叭。
    “刘兵,你告诉丕狗叔,这两天无论如何也要把蜜蜂的事处理好。”说到这里,春风停住了脚步。
    “刘总,两天的话可能做不到。”
    “怎么做不到?必须得做好!你知道吗,三河水库有人看中了,如果我们不抓紧时间动工,这个项目就会泡汤。你要打起精神,千万别像黑桃那样待在家里不想事。”
    黑桃,是春风喂养的一只猫。
    刘兵被春风说得很不自在,只低着头跟在春风后面走着。
    一阵旋风滚过草丛,一条草蛇飞奔而去,长长的腰身花花绿绿,在草丛中滑动着。
    “蛇,一条大蛇。”
    春风、刘兵吓得后退两步,只听到呼啸的风声,急忙追了上去。
    忽然呼啸声戛然而止,没有风,草丛笔直笔直的,像警卫士兵一样挺立在那里。春风与刘兵都不怕蛇,在老家时,他们经常一起抓蛇呢。现在碰上一条值钱的东西,心里早乐开了花。他们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棒各自寻找着,寻着寻着,却看到那条蛇盘起身子像一个蒲团样的一动不动地蜷缩在那里。
    春风看见蛇不动,心里有些打鼓,仔细看不像一条毒蛇,左看右看那是一条草鱼蛇,他伸手示意刘兵注意,做了一个抓蛇的姿势。
    “不是毒蛇,正合我意,晚上有顿好餐招待大家,抓——”
    蛇仿佛真的被抓住了,哪知那一声“抓”字出口,蛇已经呼啸飞奔而去!“怎么跑了?”春风那得意忘形的样子忽然变得有些失望。
    嗡嗡声呼啸而来,转眼间,几万只蜜蜂在空中旋转。
    与此同时,整个东塔岭上像被一团烟雾遮盖起来,蜜蜂呼啸起来!
    嗡嗡声像雷声闪电似的。春风、刘兵看得眼花缭乱,同时感到莫名其妙,那紧张的目光不知往哪个方向转。
    这显然是一件特别的怪事,东塔的山峰错落层叠,林木繁密,互相争奇斗胜,活像一幅雄浑壮丽的水墨画。在这个山山岭岭中,各种猎物层出不穷,今天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冒出那么多蜜蜂,让人惊恐万分。蜜蜂此刻飞上飞下东窜西窜,不分南北,一会儿挤拢一团,一会儿纷纷四散,在空中盘旋。
    突然蹿出一只大头蜂。大头蜂不像那些小蜜蜂,它飞得很慢很稳,似乎是一位久经沙场的空中老将。它飞向哪,蜜蜂就紧随它,仿佛整个东塔被蜂的叫声掩埋。
    叫声很乱,没有一点节奏感,大头蜂像从白云里挤了出来,显得透了一口气。忽然飞向高处,不知是接到了命令还是触碰到了什么,像狂风一样卷入空中。
    “呼”的一声,大头蜂又转了回来。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