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中国史

五代十国全史(Ⅲ朱温称霸)

  • 定价: ¥49.8
  • ISBN:978751438891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现代
  • 页数:305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唐宋间五代十国一百年大乱世全景图卷!
    表面上乱,实质是变!
    从衣冠缙绅门第自高到草莽天子轮流坐龙椅,从藩镇割据到区域统一,最后全国大一统!
    五代十国,中国历史上最彻底的乱世!
    绝非三国和十六国的翻版,乱得更精彩!

内容提要

  

    繁华盛唐,衣冠缙绅,终是狂澜难挽。
    “五代十国全史”全套八部,唐末五代通俗说史类作品,以史料为本,用缜密的逻辑分析和生动幽默的笔触,道尽这一纷争不断、波谲云诡的重要历史时期。重点叙述从唐末黄巢起义,到宋灭北汉的一百多年间(875—979年)发生的各种重大历史事件,包括黄巢起义、梁晋争雄、五代更替、十国兴起、赵宋统一等,详细解析其始末缘由,全景描绘唐宋间五代十国大乱世。
    本书系第三部《朱温称霸》。

作者简介

    麦老师,本名赵屏远,云南开远人。擅长历史通俗文写作,以及配套历史地图制作,天涯论坛认证写手。考证功夫扎实,文笔亦庄亦谐,作品融知识性与趣味性于一炉。著有《气吞万里:南朝第一帝刘裕大传》《历史真有故事·五代十国》等。

目录

第一章  投名状
  钜野之战
  莘县袭击
  投名状
  并吞郓、兖
第二章  帝落平阳
  逃离长安
  受困华州
  屠戮诸王
  醉游木瓜涧
第三章  逐鹿江淮
  大越罗平
  钱锣兴师
  吴越奠基
  淮南连败
  汴军南下
  清口之战
第四章  闽、楚开基
  竹林密谋
  王潮据闽
  蔡师入潇湘
  马王平湖南
  高郁治湘
第五章  一统两川
  彭州围城
  目标东川
  成汭搅局
  前蜀成形
第六章  清口之后
  反朱温密谋
  青山口之战
  朱、杨博弈
  李罕之叛变
  刘仁恭争霸
  第一次河东防卫战
  扫荡河北(上)
  扫荡河北(下)
第七章  长安宫变
  宦党废帝
  昭宗复位
  京城新秩序
  兼并河中
  第二次河东防卫战
第八章  朱温进京
  崔胤求援
  绑架昭宗
  朱温西征
  第三次河东防卫战(上)
  第三次河东防卫战(下)
第九章  兵围凤翔
  梁岐交锋
  围攻凤翔(上)
  围攻凤翔(下)
第十章  武勇都之乱
  青山之战
  徐、许兵变
  钱、杨联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钜野之战
    就在李克用做出艰难抉择、舍利取义之际,他的对头朱温,正在为了实际利益,毫不犹豫地将昔日的信义踩在脚下。乾宁二年(895)八月底,李克用亲率大军入关勤王的消息刚传到汴州,朱温立刻迫不及待地调集军队再次进攻郓州,大刀向结拜大哥的头上砍去。
    有四个月前李克用派来的沙陀援军撑腰,朱瑄决定出城迎战,赢了自然最好,就算输了,也可以借此向李克用申请更多的援助不是?
    朱温命大将庞师古设伏于梁山(后来的水泊梁山,此时尚未被湖水包围),自率前军进至大仇(今地不详),于九月十八日与天平、河东联军相遇,发生遭遇战。朱温装作没有准备,诈败诱敌,渐退梁山。
    河东将领史完府、何怀宝此前没与朱温交过手,以为宣武军在河南有善战之名,不过是因山中无老虎,岂是咱们沙陀铁骑的对手?所以他们跟在后边,紧追不舍,结结实实地撞进庞师古的埋伏圈,大败,史完府被擒,数百匹战马为宣武军夺走。何怀宝慌忙撤退,被朱温、庞师古一阵追杀。李克用派来的援兵基本上报销了。朱碹、何怀宝与落在后面的天平兵败回郓州,紧闭城门,坚守不战。
    朱温亲至郓州城下察看,发现朱碹果然不愧是自己的结义大哥,虽败不乱,郓州的城防竟然仍旧完好严密,于是决定不对郓州发起强攻,转个弯儿,南下攻向朱瑾的兖州。
    十月二十日,宣武大将葛从周包围了兖州,朱温则自率大军屯于中都,名为给葛从周做后继,实则静待朱碹出援,好尽可能将天平军主力消灭于野外。
    朱瑾自小就是以英勇善战著称的人,但这几年来,惨遭朱三的多次敲打,损失惨重,现在兖州的兵力已经太过虚弱,仅靠自身的力量已无法解围,他不得不寄希望于兄长了。
    谁知等了十五天,也就是王行瑜爬上邠州(今陕西彬州)城头,向李克用又哭又号,哀求饶命的那一天,朱瑾没有等来郓州朱碹的救兵,却等来了另一个兄长——齐州(今山东济南)刺史朱琼——向朱温献城投降的坏消息。兖州由此更显势孤力单。
    其实朱碹一听说朱瑾告急,就在做出兵救援的准备,论亲情,论时势,他都不可能见死不救。但问题是,“地主家也没余粮”,大哥家也没余兵,尽管朱碹再怎么用尽咬牙吃奶打哆嗦的气力,在保障郓州安全的基本前提下,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只挤出一万余军马。
    虽然这点儿军队似乎不足以打退朱老三,但朱老二的危机看来已经不能再拖延了。朱碹决定,不等了。他叫来了天平马步军都指挥使贺瓌(gui),对这位素有“天平军第一勇将”之称的汉子说:“这一万人马我就交给将军了,你要与河东来的何怀宝将军团结合作,务必救吾弟于危难!”
    由于和朱三弟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朱碹深知老三最喜欢玩围点打援这一招,又吩咐道:“虽然你们的任务是救兖州,但汴军势大,不必直接前往兖州,拿鸡蛋去碰石头,可引军出西南,出朱温大军之后,断其粮道,这样朱温必然回救,则兖州之围自解。”
    贺瓌点点头,但还是觉得心里有点儿不踏实:就算我军的围魏救赵之计成功,不也把火引到自己身上了吗?以久败后的这一万惊弓鸟之师,对付朱温的数万虎狼之众,还回得来吗?再想想:“对了,以往这样重大的军事行动,大帅总是亲临前线,这次您怎么不去了呢?”“嗯,这个,这个嘛,把这个任务,嗯,交给你,不是正对你的最大信任吗……”
    十一月十五日(王行瑜放弃邠州出逃的同一天),傍晚,在汴军中都大营,朱温突然接到了探马的急报:发现天平军队在朝待宾馆(今地不详,应在今山东菏泽附近)方向进军。朱温吃了一惊:朱老大也学聪明了,不来力攻,来智取了!
    如果情报及时准确,现在果断出击,胜率很大,但问题是:现在出现的敌军,是朱碹出动的主力,又或者仅仅是一只鱼饵,朱碹正在某个地方等着伏击自己?
    平常朱温遇到这类拿不准的问题,可以问问张夫人,以往即使朱温已经出师,只要张夫人认为不妥,派人送一纸书信阻止,朱温也会马上乖乖回去。而且实践证明,爱妻的判断往往比朱温更准确。但问题是,现在她不在。
    其实朱温这次也不太想让她来,因为他已经打听清楚了,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他已志在必得的兖州城里,结义二哥朱瑾的夫人也是一位绝色美女(在下不清楚,她是不是当年引发朱瑾抢夺泰宁事件的齐克让之女)。
    既然求不了夫人,朱温只好决定把判断权交给鬼神,他拿起算命先生的家什,给自己占了一卦,一看,运气还真不错,卦辞是“斩关”。朱温大喜,立即点起最精锐的骑兵数千,冲出中都大营,一头扎入苍茫的夜色,斩将夺关去也。
    时值冬夜,万木凋零,朔风凛冽,地暗天昏,黑云盖顶,星月无痕,一支宣武军和一支天平军,同时在齐鲁大地上摸黑强行军,仿佛九年前,雪夜争滑州的那一幕再度重演。
    由于天太黑,又没有卫星定位系统,双方都迷了路,谁知误打误撞,两军竞于天明时分,相遇于中都以西百余里的钜野。真是有缘百里来相会。一见天平军,朱温立即一马当先,亲率他麾下那群斗志高昂的精锐铁骑掩杀过去。
    因为屡败,天平军上至朱碹,下至每一名士卒,都多多少少患上了点儿“恐汴症”,这次贺瓌、何怀宝等大将依照朱老大的吩咐取道西南,就是害怕与汴军打硬仗,现在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和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与汴军遭遇,他们以为又中计了,无不大惊失色。
    很快,随着汴军骑兵的冲锋,双方的距离迅速缩短,汴军马槊尖上那雪亮的寒光已清晰可见,迎风招展的帅旗上,那个可怕的“朱”字更是夺人眼球。贺壤和他的手下见来将竟然还是对方的大BOSS,霎时连最后一点儿抵抗的勇气也丧失了,心中只剩下一个字:逃。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