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婆娑大地

  • 定价: ¥49.8
  • ISBN:978754845736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哈尔滨
  • 页数:312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刘醒龙30余年散文作品精选!
    “纪实体散文”探源民族精神!
    从母亲河长江的海口到三江源,从各种水利考察站到三峡大坝等国家工程,从浔阳楼到杜甫的孤冢旧居,从文人八卦到千古文章,刘醒龙通过自己的所感所思,既有对民族精神的探源与回望,亦向我们展示了婆娑起舞的大地之美,更是刘醒龙对人生旅途的感悟与警醒的回望,及其对现代人陷入无根的精神家园的忧思,充满着一位文学赤子朝拜生命的虔诚和感动。
    “对话式沟通”激活古今历史!
    作为文学界里的思想者,小说家中的浪漫诗人,作者不仅对中华大地一往深情,而且对历史别有见解。整个风格延续了《诗经》的质朴纯美,自然哲理不输《瓦尔登湖》。阅读本书,您将在中华大地的俊美与灿烂历史中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
    “顿悟式感悟”启迪独立思想!
    走进刘醒龙的婆娑世界,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用大地之美,微尘之光,点燃生命之火,平凡人生,亦做自己的英雄。

内容提要

  

    《婆娑大地》收录了茅盾文学奖与鲁迅文学奖“双冠王”刘醒龙执笔30余年散文精品,包括游记、纪实体散文、个人经历与感怀等三个方面的文章,表达了作者对大地的热爱,对大好河山的欣赏,对故乡的坚守,对亲情的珍惜,对城市的反思,对文化与历史的独到见解,以及对这个不甚完美的世界极其完美的爱,蕴含着绵厚、细腻的情感。这些炙热的散文和他的小说一样,让我们看到,他总是执著、谦逊地行走于他的艺术世界中,总是能够避开流淌于生活表面的泡沫,看穿生活的真相,把人们的精神和灵魂真实地表现出来,用坚硬的抗争和如水的柔情给人以深深的感动。

作者简介

    刘醒龙,湖北团风县人,1956年生于古城黄州。现任湖北省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小说委员会委员。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代表作有中篇小说《凤凰琴》、《秋风醉了》、《大树还小》、《挑担茶叶上北京》等。出版有《寂寞歌唱》、《痛失》、《圣天门口》等长篇小说十一部,长篇散文《一滴水有多深》及散文集多部,中短篇小说集约二十种。曾获第一届鲁迅文学奖、第二届中国小说学会长篇小说大奖、第一届中国当代文学学院奖长篇小说大奖等。2011年,长篇小说《天行者》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目录

山水 青山绿水是我爱
  长江◎ 母亲河
  长江◎ 天子上岸我登船
  采石矶◎ 自公一去无狂客
  乌江◎ 乌江不渡
  醉翁亭◎ 醉翁亭遇王黄州
  水文站◎ 水的人文
  浔阳楼◎ 浔阳一杯无
  青云塔◎ 仁可安国
  洞庭湖◎ 又上岳阳楼
  汨罗江◎ 汨罗无雨
  汨罗江◎ 走读第四才子书
  观音矶◎ 怀念一九九八
  三峡◎ 真理三峡
  三峡◎ 迷恋三峡
  三峡◎ 一滴水有多苦
  九畹溪◎ 人性的山水
  合江◎ 合江荔枝也好
  通天河◎ 岩石上的公主
  金沙江◎ 虎族之花
  曲麻莱◎ 吉祥是一匹狼
  沱沱河◎ 上上长江
  南海◎ 我有南海四千里
  南湖◎ 重来
  赤壁◎ 赤壁风骨
  九寨沟◎ 九寨重重
  天堂寨◎ 高山仰止
城市 喧闹繁华亦有彩
  新疆◎ 走向胡杨
  贵州◎ 你是一蔸好白菜
  上海◎ 上海的默契
  广州◎ 唐诗的花与果
  武汉◎ 武汉的桃花劫
  武汉◎ 城市的故乡
  武汉◎ 城市的浪漫
  武汉◎ 城市的潇洒
  武汉◎ 城市的忧郁
  武汉◎ 城市的心事
  杭州◎ 给少女曹娥的短信
  哈尔滨◎ 为哈尔滨寻找北极熊
  石家庄◎ 剃小平头的城市
  西安◎ 蒿草青未央
  宁波◎ 滋润
  丽江◎ 在母亲心里流浪
  黄石◎ 水边的钢铁
  咸宁◎ 城市的温柔
  嘉鱼◎ 大功
  玉树◎ 任性到玉树
乡野 柳暗花明又一村
  江南◎ 茉莉小江南
  赣南◎ 新三五年是多久
  江油◎ 铁的白
  罗田◎ 天姿
  罗田◎ 灿烂天堂
  英德◎ 大巧若石
  涪陵◎ 涪翁至静
  凌云◎ 这温情是紧要
  二郎镇◎ 天香
  柘林湖◎ 一种名为高贵的非生物
  小孤山◎ 孤山二度梅
  胜利小镇◎ 白如胜利
  青藏高原◎ 会歌唱的高原
  苏北大平原◎ 因为杨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长江◎母亲河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我在日记中写下这样一句话:一起往崇明岛。到岛的东头,隔着岔江可看到对岸长兴岛上隐约的造船厂和正在建造的大军舰。原计划上近岸的观察站看看,不料赶上涨潮,从入海口里倒涌上来的水将去观察站的小路淹成一条水沟,旁边全是芦苇,只好在水边站一站、走一走。午餐在一处农家乐,有一道叫鱼煮鱼的菜大受欢迎,也就是将各样小鱼配上小蟹和小虾一起煮,味道极鲜美。还有小鱼鳑鲏,上桌一会儿就被抢光了。餐后,一行十人去瀛东公园转了一圈,以为可以看海,后来才知,崇明岛上根本看不到海,看到的都是长江。崇明岛上另有一样东西,是要惊掉一半中国人的下巴——长江源头的青藏高原上极为流行的藏药藏红花,竟然有百分之九十是种植于长江入海口的崇明岛上,剩下的百分之十零星种植于广西等地,但是没有一棵是种植在青藏高原上。
    这段文字是我对母亲河长江正式书写的原始。
    之前的几个月,我接到《楚天都市报》一位副刊编辑的电话,说有一个机会,可以将长江走透。
    听明白消息时,虽然知道自己将要耗时四十天,而且还要当一回“新闻民工”,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一边承诺相关事项,一边为接下来可能面对的困苦做简约设想。与对方探讨的时间不长,自己的设想更短。该探讨的还没有探讨完,我的设想就结束了:对于一个将长江作为母亲河的男人来说,有机会一步一步地从通达东海的吴淞口走到唐古拉山下的沱沱河,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而是所有梦想中,可以触摸,可以拥抱,最应该尽快付诸实施的。
    天下大同,万物花开,我最喜欢水。
    这些年,我去过世界上的很多角落,只要有机会一定会跳进当地的江河湖海之中畅游一番。一九九五年冬天,在克罗地亚的赫瓦尔岛上小住,客房后门就开在地中海边,风略微大一点,海浪就吹到窗户上了,又恰逢大雪,景致更加动人。那天傍晚我已经将泳裤准备好,只差几步就能跳入地中海,却被同行的长者拦阻住。他们说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我也觉得不能开他们的玩笑,于是就放弃了。过后一想,只要自己往地中海一跳,又能怎样呢,无非极快地回到岸上,回到房间里冲一个热水澡。话说回来,我从来不是一个极端任性的人,只要别人捧出真理,我就不会让真理觉得为难。不过,有了这次教训之后,我学会了不等别人拿出真理来,比如在俄罗斯的海参崴,在美国的洛杉矶,还有在祖国的南海,我已经将自己用那当地的柔情之水泡上了。
    在崇明岛上,面对万里长江最后的水面,我竟然忘了下水游泳这事。此时已是深秋季节,水上的男男女女已经穿上厚厚的棉衣。很明显这不是游泳的季节,也不是游泳的地方,我脑子里没有丁点与游泳相关的念头,只能表明自己太专注于从最远处流下来的一滴水,在与无以计数的水滴聚集成一条浩大的长江后,如何与大海相融合。
    一滴水无以成江河。那最远的一滴水只是个领头者,这样的领头者最重要的职责是与第二滴水合二为一,再与第三、第四、第五,直至数不胜数的水滴融合在一起。至于长江在哪里,长江的入海口在哪里,都不是第一滴水所考虑的。水是实在的,所以水总是往低处流,而不会好高骛远,不去想如何出人头地、高人一等。离开了这种实在,不可能有所谓最远的一滴水。那样的水滴,很可能被一只鸟叼了去喂给刚刚孵出来的小鸟,或者被一头小兽用舌头舔了去成为它排泄物的一部分,还有可能被一朵花承接下来滋润了姿色。许许多多的水滴汇成许许多多的小溪,许许多多的小溪汇成许许多多的大河。如果还只是一滴水,就想着要去大海,是轻浮而不是浪漫,不值得信任与托付。作为一条超级大河,只有出了三峡,经过洞庭湖和鄱阳湖,绕过芜湖、镇江和扬州,才将大海作为最终目标,这样的长江才是伟大而亲切的母亲河。
    我不知道自己第一次见到长江时的印象与感觉。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