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孩子我完全相信

  • 定价: ¥49.8
  • ISBN:978752172629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315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我们的天真填满整个宇宙》全新升级改版,新增4万字。
    59个真实故事,168个闪亮时刻,带你看到童年的那些天真与美好。
    中西合璧亲子教育专家妈咪Jane黄静洁;童书作家、三五锄教育创始人粲然;《陪孩子走过小学六年》作者刘称莲诚意推荐!
    关于成绩、关于梦想、关于选择,关于家庭,关于早恋……一个个纯净温情的小故事,既关照孩子,又抚慰家长。
    童年会贯穿一生,并成为生命的底色。一个人在童年时得到过尊重、信任和关爱,成年后会活得自信而舒展。

内容提要

  

    《孩子,我完全相信》是知名教育博主王悦微《我们的天真填满整个宇宙》一书的全新再版。在书中,我们可以看到:她带孩子们一起为小鸟举办葬礼,感受生命的可贵;她默默关照离异家庭的小孩,公平地爱着每一个孩子;面对犯错的孩子,她在循循善诱的同时,不忘呵护稚嫩的心灵;面对焦虑的家长,她送上自己真诚的理解和建议……时下,国内教育问题频发。愿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大人,都能像王悦微老师一样,认真地倾听孩子,温柔地对待孩子。这样,当孩子长大以后,才能成为更好的大人。

媒体推荐

    一口气读完了!读得眼睛湿润,心中生出深深的感恩。家长最看不明白的是孩子,然而《孩子,我完全相信》却用一段段真实的故事,还原了童年淘气和少年傲气背后隐藏的一个养育真谛。我们必须捕捉合适的机缘才能做好教育这件事,王悦微老师记录了168个场景,道出了59个走进孩子内心的宝贵机缘。这些之于父母,便是万求不得的答案了。我敬佩王悦微老师,因为她让每个孩子都知道:这一次的成功者或许只有一个,但优秀者却有很多很多,其中包括你和我。
    ——中西合璧亲子教育专家  妈咪Jane黄静洁
    长久以来,教育的隔膜在家校之间或有产生,以至于许多人忘记了教育真正动人之处,在于人与人的互信。《孩子,我完全相信》这本书让我回忆起《窗边的小豆豆》和《夏山学校》。欣喜我们身边有这样乐于相信孩子的教育人,也欣喜有这样纯净温情的文字去呈现孩子“在教育中”的时光。读这本书,倾听孩子也听见一线老师的心声,始终去相信这个世界晦明不定却坚韧朝前的未来。
    ——童书作家,三五锄教育创始人  粲然
    小孩子的生命各自独特又同样可爱,只要他们被“如是”地看见、相信和尊重,内心的活力就会被唤醒,自然而然地绽放生命的光彩。我看到王悦微老师在书中描述的正是这一点,所以那些做她学生的孩子何其有幸。而这也正是我们学校教育的希望啊!
    ——《陪孩子走过小学六年》作者  刘称莲

作者简介

    王悦微,小学语文教师,班主任。职业教书,业余文青。新浪微博百万粉丝博主@我们1班王悦微。已出版作品《我们的天真填满整个宇宙》。
    她爱小孩儿,爱上课,爱教小学生写作文,特别特别爱做班主任。希望自己的学生们能永远记得童年的自己,这样他们就会懂得爱护小孩儿,尊重小孩儿,并且,他们的心中,会有一座永远美丽的花园。

目录

1  孩子星球  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
  想开法拉利的男孩
  “黑社会老大”阳阳
  轻轻坐在你身旁
  小鸟的葬礼
  来自不同星球的孩子
  送你一颗车厘子
  你看得见龙猫吗
  我喜欢坟墓,因为……
  我的爸爸没有了
  我不是怪小孩
  那个小孩和那只小狗
  王老师说
2  师生之间  最初的秘密和最软的梦
  奔奔,什么是浪漫
  墙上的“猪”
  糖豆,骗骗你啦
  粽子的战争
  游乐场的诱惑
  谁最漂亮
  老师被骂了
  窃听风云
  我遇见了一个幸福
  顶顶的勇敢者金牌
  王老师说
3  校园内外  送你一列绿皮火车
  竞选班干部的小秘密
  倔强的理由
  你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完美南瓜和烂南瓜
  睡不醒的孩子
  学币的故事
  可疑的星星
  仓鼠基金失窃记
  丢失的一百元
  玩耍也是要很认真的呢
  一个篮球引发的打架事件
  音乐的力量
  教育孩子,有时需要“教育机缘”
  小红花引发的一些思考
  王老师说
4  家校共育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别人家的爸爸
  永远不满意的妈妈
  姐姐的故事
  去你家坐坐好吗
  羞涩的小吃货
  意想不到的破坏者
  眼镜腿儿断了
  小嘉失踪记
  小林的新衣服
  十二岁男孩的梦想
  王老师说
5  家长信箱  谁都不是“熊孩子”
  陪你捕捉每一次好奇
  孩子是一面诚实的镜子
  马马虎虎的孩子
  不适应新环境的孩子
  不愿意打招呼的孩子
  不主动学习的孩子
  讨厌弟弟的孩子
  给焦虑的大人们
  如何培养孩子倾听的品质
  不喜欢看书的孩子
  受伤之后,继续奔跑吧
  我们需要在孩子面前展现出完美的父母形象吗
  二胎家庭,不要让孩子带孩子
  为什么孩子不听你的话
  王老师说
6  回忆点滴/  那些光芒闪烁的日子
  王老师说
后记

前言

  

    我做班主任
    上小学的时候,班主任是一位清瘦而慈祥的中年妇女,姓徐。有一天,她在教室里给我们放一首歌听,叫《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我听着很纳闷,心想,你就是你,我就是我,长大后我怎么就会成为你?
    那时候不会想到,有一天,我真的会成为一个小学老师,还做了班主任,就像徐老师那样。
    古诗里说,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果真是如此的。在我的小学阶段,班级里有个同学,眼睛患有残疾,几乎看不清东西,作业自然也写得乱七八糟。他的母亲智力残疾,无法妥帖地照顾他,所以他身上经常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年少无知的我们,给他起外号叫“脏猫”。有一天,这个同学跟人打赌,说能跳过那个粪池。结果,他跌了进去,裤子上沾满了粪便。我们大叫着跑开,嫌他又脏又臭。只有徐老师,她不嫌脏也不嫌臭,也没骂他一句,而是把他领到水龙头前,仔细地帮他擦拭,还拿来了自己儿子的裤子给他穿。
    这么多年过去了,徐老师蹲在水龙头前帮他擦裤子的情景,我还历历在目。再后来,我也遇到了这样的学生。他叫小彪,父母是外乡人,在菜市场卖菜,忙于生计。小彪也像我当年的同学那样,经常脏兮兮的,脸上还能看到早饭的内容。每次看到他脏,我都会给他擦脸,帮他剪指甲。做这些事的时候,仿佛也体会到了徐老师那时的心情。
    童年会贯穿一生,并成为生命的底色。一个人在童年时得到过尊重、信任和关爱,成年后会活得自信而舒展。从这点来说,小学班主任这份工作确实意义深远。
    一个班级就仿佛一个小小的王国,尽管孩子们也有淘气偷懒的时候,但整体来讲,这是一群目光纯净、是非分明的人。面对台下几十双如此澄澈的眼睛,你无法不对这些小小的灵魂心生敬畏,无法不谨言慎行,公平有加,因为你清清楚楚地明白自己作为老师,说出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在全身心信赖你仰仗你的孩童面前,有着多么重大的分量。
    刚工作的时候,热情澎湃,希望带出一个各方面都优秀的班级,但事与愿违,接手的那个五年级班级,学生并不服我,我连个卫生工作都管不好。在失望和痛苦中慢慢摸索,在漫长的时间里渐渐成长,我体会到,想带好班级,就要看得远大,做得细微。
    比如说从打扫卫生开始。
    卫生状态对一个班级的精神面貌和对学生的心理暗示是很大的。走到一间教室,窗明几净,干净无尘,一切都井井有条,学生在这样的氛围里学习、生活,油然而生一种秩序感、认同感。那么,如何管理好卫生呢?常规来讲,就是做好值日分工,让每个孩子都有活儿干,明确责任。然后,要教他们,指导他们如何又快又好地劳动。
    这些都是制订计划、动动嘴皮子的事,但我想说,真正的落实远不止这些。最要紧的,是身为老师的亲力亲为。“跟我上!”和“给我上!”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我带着孩子们一起劳动,手把手地教他们最有效率的劳动方法,最脏的角落,我亲自示范打扫,鼓励孩子们跟上。为了培养良好的劳动纪律,我没有叮嘱完他们就走,而是常常跟他们在一起,全程参与,让他们逐步养成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不去打打闹闹的好习惯。每次放学后的班级劳动,每半个月一次的大扫除,我都全部浸入。
    ……
    你自己得是醒着的灵魂,你才能去唤醒他人。
    我曾渴求师道尊严,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掷地有声的老师,但现实并不如人所愿,你越想对学生表现出一种威严,学生往往并不买账。我渐渐认识到,所谓威严,并不是以教师的身份强压学生,而是你自身的智慧、气度带来的认同。
    我在班级里开设老师信箱,鼓励每一个感到迷茫的孩子给我写信,敞开心扉,我也真心实意地给他们写洋洋洒洒的回信:我阻止学生的告密行为,告诉他们人要相互尊重,相互信任,而不能出卖同伴;我成立班级小法庭,试着把一些纠纷的处理权下放给学生,学生果然自己也有模有样地选出了陪审团和法官,学着来公平发言辩论,实现自我管理;班级里举行各种有趣的活动,“双胞胎日”、看望抗战老兵、上街义卖,孩子们在这些活动中得以体验童年的丰富,加深了彼此的合作,也更增进了对班级的感情。
    蔡元培在《教育独立议》里写道:“教育是帮助被教育的人,给他们能发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于人类文化上能尽一分子的责任,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种特别器具。”我在少年时有过很多伟大的梦想,要做文学家,要做科学家,却没想过,有一天能做孩子王。身为一介读书人,也难免有些家国天下的情怀,希望这平凡的一生能对世界有所意义。做小学老师,做班主任,就是在日常的琐碎细微里,看着孩子们一批批地成长起来,成为一个好人,一个智者,从而寻找到自己生命的价值。
    我曾从过往老师那里得到的,我也给予我的学生;我的学生,也必将传递给他们的学生。人类文明之所以能这样千百年来生生不息,就是因为这样代代传承,就是因为“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从这点来讲,班主任这份工作,真是有无上的荣光。

后记

  

    六年前,我写了《我们的天真填满整个宇宙》这本书,六年后的今天,在此基础上,我新创作一些内容,出版了这本《孩子,我完全相信》。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六年过去了,当年的科科、诗人宇、可可、大头妹等,都已经是风华正茂的大学生了。
    这六年里,我依然做班主任,依然教语文。坐在台下的面容变了,我接了新的班级,认识了新的小朋友。
    对我来说,工作的每一天过得既一样,又不一样。说一样,是这份工作的本质不变,班主任的日常,永远都是开心与烦恼交织,经常遇到失望,但永远充满希望;说不一样呢,因为孩子个体不同,教室里发生的故事不同,我也不能一直以老经验老办法去处理问题。这是一个很有挑战的事,但也很有意思。
    我还是喜欢写下这些平凡日子里的故事,既是记录孩子们的童年,也是记录自己的工作心路。海浪不断涌上来,拍打在岸上,想抹去那些沙滩上的足迹,但只要把它们写下来,就会一直被记得。
    被记得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也说不好。我有种模糊的直觉,我觉得这些感动过我的故事,这些关于孩子的真实案例,应该被更多的人知道,让更多的大人来了解童年,了解孩子。
    《孩子,我完全相信》一书是《我们的天真填满整个宇宙》的增补版。在保留原有内容的基础上,我加入了近年来写的一些新故事和新感想。
    书被印出来,被人买回家,作者和读者或许永远没有相见的机会,但此刻,我在江南冬夜的灯下写下这篇后记,想着未来某一天,某一刻,有一个陌生的朋友会在读完这本书后露出会心的微笑,便也忍不住微笑了。 希望你在这段穿越童年的阅读之旅中有所收获。 王悦微 2020年11月29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想开法拉利的男孩
    科科是一个很典型的小男孩,黑黑瘦瘦的,也不高,坐在班级的第一排。之所以说他典型,是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影视剧或小说里的男孩子就是这样的:不爱学习,总是被留下来补作业:顽皮、淘气、打架、欺负女孩子,总是受伤:总是被批评,总是不改正。
    尽管总是被批评,而且被备门功课的老师轮番批评,科科却是班里笑得最开怀的小孩。我仔细观察过,他笑起来,从头到脚都在颤抖,笑得极其投入,嘴巴张得很大很大,所有牙齿,包括那颗被蛀掉的大牙,都露出来了。那个样子,很像一匹马。
    他在班里有个外号,叫疤脸。顾名思义,就是脸上有很多伤疤。既有久远的幼儿园时代留下来的,也有新添的:既有跟别人打架得来的,也有自己摔伤的。好在这些伤疤都比较浅淡了,影响不大,他整体上看起来还是比较帅气的。  他最明显的那个伤疤在脸颊上。一年级时,某天中午,他偷偷独自去学校操场的双杠上玩。别人都是挂在杠上荡一荡,他倒好,也不知道怎么爬上去的,颤颤巍巍地站在了双杠上,想秀下杂技。结果一个没站稳,摔下来了,满嘴都是血,号啕大哭着来找我。教学楼走廊上都是他的血,送到医院,缝了好几针,整个脸颊都摔坏了,真是太可怕了。一直到现在,同学们在遇到“一件难忘的事”这类作文题时,还会纷纷回忆起科科的那次重大受伤事件。
    经历过这样的险境,其他的伤就无足挂齿了。比如他最近新添的那道伤口,在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我问他:“是不是又跟别人打架了?”他满不在乎地告诉我:“是啊,他们四个打我一个!我把他们都打趴下了!所以我还是划算的!”
    与老师们和女生们的评价标准不同,科科在男孩群里还是很有号召力的,大概是男性与生俱来有对野性和力量的崇拜吧。他手下也有一帮“小弟”,他们搞了个“地下黑社会车队”。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唬人,其实就是一群未满十二周岁不被允许骑车上街的男孩子,只好到某小区的地下室去骑自行车而已。科科把这看作很荣耀的事,在周记本里得意地向我描述:“我是老大,开业那天,我们点起了火柴,当作开业的焰火。为了补充能量,所有成员都必须交零食上来,我来保管。因为我是队长,所以我可以尽情地吃。”
    听说后来另一拨男生也成立了类似的车队,但人员比较少。两个“地下黑社会车队”之间有过冲突,因为其中某一个队员叛变,科科队长要求前去惩罚叛徒,收拾对方。他们也带了武器去的,就是在学校附近小摊上买的巴掌大的塑料刀枪。
    这样霸气威风的“黑社会老大”,到了我面前,也是唯唯诺诺,叫留下补作业就补,不敢逃走,平时偶尔叫他帮我倒个垃圾,他还欢天喜地。这样想想,我这个老师才是本班最大的霸主呢,哈哈哈。
    实际上,我很喜欢科科,他真的是个绝顶聪明的小孩。语文课上,其他学生不会的问题,抛给科科,往往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好答案。
    第一次发现这点,是在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下午,正是春末,空气里弥漫着花香,我心血来潮,文艺心情发作,在黑板上写了一句词:“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让学生一起读。读完以后,我随口问他们:“谁能来说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本来也没期待学生能说出什么来,还小呢,十岁都不到。没想到科科举起手来,说:“你前几天不是说过吗,以前读书的时候坐在你前面的男孩子,你过了十几年又碰到了,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大胖子。我觉得这就是流光容易把人抛。”
    没想到他的悟性这么好,我大感惊讶,久久地回昧着他的答案,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小孩。
    因为留了心,所以越发能发现这个小孩的不平凡之处。他很有经商头脑,利用自己中午能出校回家吃饭的便利,帮中午在校吃饭的学生带零食,收代购费,代购三次收一块钱。如果是好朋友,就不收钱,只要代购来的饮料给他喝一口就可以了。学校搞跳蚤市场,他去卖啤酒瓶盖子,很快就卖完了。他的方法是这样的:在盖子上贴时新的动画片贴纸,专门挑一年级的学生去卖。他还跟好朋友搭伙卖,圈着一年级的小孩一唱一和,五毛钱卖两个瓶盖,一块钱卖四个,还送一个。
    有这样的经济头脑是好事,不过就代购的事,我还是找他谈了话。学校里不准吃零食,这个是校规。但单纯就代购一事而言,应该禁止吗?同学之间,代购能不能收钱?说实话,我也没想明白。我们的教育中,似乎一直很避讳小孩对钱感兴趣,强调相互帮助、奉献之类的,总觉得小孩视金钱如粪土才是高尚的。但对赚钱感兴趣的小孩,难道就不是好小孩吗?大人都希望小孩长大以后有挣钱的本事,却从小不允许他研究挣钱的方法,这难道不是错位吗?
    唉,我也搞不懂了。
    科科的理想是发财,做大老板,开法拉利。思想品德课上,当他大声说出自己的梦想时,其他学生都笑起来。
    “很好,有梦想是好事,祝你成功!”我对他说。
    他最近有篇作文发表了,是他的考试作文,我帮他发给了杂志社。他得了五十块钱的稿费,这是他的第一桶金,他去买了一大罐牛肉干粒,请全班同学吃。所有的学生都兴高采烈,还一起鼓掌谢了他。他高兴极了,眼睛闪闪发光,小黑脸涨得红红的。
    “你懂得分享,而且还这么慷慨,”我对他说,也对全班说,“你一定会是个很棒的大老板!”
    我对他满怀信心。
    P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