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吴湖帆与周鍊霞

  • 定价: ¥68
  • ISBN:978710114765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华书局
  • 页数:224页
  • 作者:刘聪|责编:马燕
  • 立即节省:
  • 2021-01-01 第1版
  • 2021-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是一部文史考证之作。作者通过对各种文献的解读,梳理并还原出著名画家吴湖帆和周鍊霞在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中的一段情感经历。尤其对《佞宋词痕》中作品的分析,使我们得以走进吴湖帆的内心世界,并为我们更多了解两位艺术家的晚年生活和艺术创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本书是一部文史考证之作。作者通过对各种文献的解读,梳理并还原出著名画家吴湖帆和周鍊霞在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中的一段情感经历。尤其对《佞宋词痕》中作品的分析,使我们得以走进吴湖帆的内心世界,并为我们更多了解两位艺术家的晚年生活和艺术创作,提供了全新的视角。

内容提要

  

    吴湖帆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师级人物,也是著名的收藏鉴赏大家,被公认为“海上画坛盟主”。然而,对吴湖帆的晚年生活以及他和女画家周鍊霞的交往,因材料有限而少为人知。本书从吴湖帆《佞宋词痕》入手,搜罗材料,详加考证,一步步梳理还原出吴湖帆、周鍊霞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一段恋爱故事。这让我们得以走进艺术家晚年的情感世界,并一窥他们在艺术上所取得的不凡成就。

目录

前言
一  从《佞宋词痕》谈起
二  文字订交
三  红罗荐酒
四  分浅交亲
五  上元梅影
六  三场约会
七  中秋夜雨
八  清梦缠绵
九   碎心如剪
十  词痕出版
十一  唱予和汝
十二  结茅南陵
十三  重理残稿
十四  风吹雨打
十五  多病多愁
后记

后记

  

    这不是一部风月八卦之书,而是一本文史考证之作。考证的内容,是近代画家、词人吴湖帆和周鍊霞的恋爱故事。
    今天,对艺术家的生平经历,尤其是情感经历的研究,早已成为艺术史研究中的重要一环。可以说,如果不走进艺术家的情感世界,我们其实很难真正理解他们的艺术创作。孟子曰:“诵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正是这个道理。
    何况,即便单纯索隐吴、周之情事,本身也是一件极有兴味的事情。作为画家、词人,吴湖帆、周鍊霞哀乐过人,他们恰恰是晋人所说“情之所钟,正在我辈”者。而吴湖帆当年又有意将这段恋爱故事,发之为吟咏,寄之于翰墨,这必然会引起后世读者无穷的兴趣。本书的写作,其实是一系列探谜揭秘的过程,是作者根据吴湖帆词中留下的种种线索,通过一个个考证,还原出一段隐藏了六十多年的情感故事。
    不过,用“词”这一传统的文学作品作为考证的依据,本身仍是一件充满争议的事情。明末清初,黄宗羲提出可“以诗补史之阙”的同时,王夫之就认为“夫诗之不可以史为,若口与目之不相为代也……”(见《薑斋诗话》)逮至近世,在陈寅恪撰写《元白诗笺证稿》,试以文学作品来补充纠正历史记载的不足之后,钱锺书却不以为然,批评说“不能天真地靠文学作品来供给历史的事实”(见《宋诗选注》序)。
    不能否认,“以诗证史”的研究方法确实有着先天缺陷。除文学作品本身的夸张和想象外,古典诗词的多义性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今人解诗,以意逆志,这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还原诗人之本意呢?古人云“诗无达诂”,良有以也。不过,其他史料也都不可避免会存在种种不足。比如,日记在撰写时就不免经过精心修饰,有预备留给后人看的嫌疑;回忆录中则常常充斥着不靠谱的回忆;而看似语无顾忌的书信,也不排除有信口开河、夹带私货的可能……而作为考证材料的诗词,如就可信度而言,其实未必会比其他材料差。所以说,“以诗证史”的关键,不在“诗”,而在“证”。研究者对材料的判断和使用,才是更重要的因素。何况,在考证当事人情感经历的特殊情形下,词往往还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词,作为传统文学之一种,与“载道”之文和“言志”之诗不同,它一向就有抒写“闲情”的传统。从北宋的欧阳修到清代的朱彝尊,一段段隐秘难言的幽微情事,恰恰是通过一首首遣兴抒怀的小词,而流播于后世。在士大夫看来,这些虽是“累德”之行,却不妨又是填词的好材料。可以说,词中所写虽不完全等同于客观之事实,但词中记录的却恰恰是词人更为真实的心理感受。(正如西方印象派画作虽看似背离了传统的写实,但其追求的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更为真实的视觉感受呢?) 因此,从《佞宋词痕》中梳理出一条男女主人公情感发展脉络的同时,作者特别注意这条脉络与其他文献能否相互印证,与情感发展的自身逻辑和通常情理是否有所抵牾。对词作的解读,务必求训诂之依据;然对事态的发展,也不妨作合理之推测。希望既可免胶柱鼓瑟之讥,又可避附会穿凿之嫌。 本书撰写,所引词作,原则上以《佞宋词痕》十卷本为准,插图手迹,仅供对照。书中部分篇章,承严晓星先生、陆灏先生、郑诗亮先生不弃葑菲,曾刊于《掌故》与《上海书评》。材料、图片,多承梁颖先生、祝淳翔先生和王叔重先生提供。在此一并致谢。一书虽成,错漏不免,然数年心血,尽抛于斯,庶几可使吴湖帆和周鍊霞的恋爱故事为世人所知,则幸甚矣。 有情人未必终成眷属,谨以此书献给这个世界上曾经彼此相爱过的人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从《佞宋词痕》谈起
    近些年,随着陈巨来《安持人物琐忆》的热销,女画家周鍊霞又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在陈巨来笔下,周鍊霞除姿容秀美与惊才绝艳外,她和吴湖帆的恋爱故事,也终于浮出水面,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不过,《安持人物琐忆》因掺杂了太多的虚构和想象,虽然生动有趣,却近乎小说家言,不能让人尽信。那么,吴湖帆和周鍊霞的关系究竟如何?他们两人又曾经发生过哪些故事?
    2012年,笔者著辑《无灯无月两心知——周辣霞其人与其诗》出版。囿于当时所见材料,书中对吴、周二人的关系论述不多。但在之后的数年里,笔者有幸又见到吴、周交往的种种新材料,同时对吴湖帆的词集《佞宋词痕》也进行了比较系统的研读。最终发现,其实在《佞宋词痕》的背后,就隐藏着吴、周二人相识相恋的一段故事。可以说,《佞宋词痕》正是揭秘吴、周恋情的一把钥匙,无论要钩沉吴、周二人的故事,还是要考证他们的关系,我们都必须从《佞宋词痕》谈起。
    今天,常见的《佞宋词痕》有两种影印本,一是1954年梅景书屋五卷本,二是2002年上海书店十卷本(后又再版)。除此之外,《佞宋词痕》还有七部手稿本存世。其中五部现庋藏于上海图书馆,分别题作“佞宋词痕第二册”“甲午词稿”“佞宋词痕刻后稿甲午起”“佞宋词痕乙未年起底稿卷七”“佞宋词痕卷十”。另外两部则出现在2014年匡时公司的秋季拍卖会上,一部题作“佞宋词痕卷九”,另一部题作“癸巳”。
    在上述九个版本中,1954年梅景书屋五卷本是吴湖帆生前的唯一刊本。这一版书前有冒广生、叶恭绰、汪东三篇序言,序言后是瞿宣颖、向迪琮、杨天骥、孙成、文怀沙、龙元亮、潘承弼、孙祖勃八家题词。正文为正编五卷,后附补遗六首、潘静淑著《绿草词》一卷、周觫霞抄外编《和小山词》一卷。书末有冒效鲁跋文一篇。五卷本的《佞宋词痕》在编排上有一个特别之处,即不按词的创作时间编年,却别出心裁,以词的内容题材分卷。
    卷一所收多是与吴氏家庭及其个人历年游踪相关的词作,其中不少来自作者旧刊的《梅影书屋词集》。卷二全部是题书画碑帖及其他文物的词作,体现了吴氏以填词代题跋的创作特色。卷三为交际酬答的词作,如祝寿、追悼或为友人作画题词等,是作者与时流交游的见证。卷四、卷五多为次韵之作,从内容上看,这两卷似乎没什么分别,会不会只是因为创作时间的不同,才被分为四、五两卷呢?
    2016年,笔者在上海图书馆翻检《佞宋词痕第二册》手稿时,发现此稿正是1954年五卷本出版前的底稿之一,只是其中的词作还是以时间顺序抄录,尚未按内容分卷。不过,很多词牌上已分别标有“2”“3”“4”“5”等阿拉伯数字。稍加查检,即知这是相应的词作后来被收入影印本卷二至卷五的意思。除题书画碑帖的词全部标“2”,与友朋酬应的词全部标“3”,其他词作则看似很随意地标“4”标“5”,两个数字或前或后,貌似无规律可循。但是可以看出,手稿内的词作因是按时间顺序抄录的,所以卷四、卷五绝不会是依时间顺序来简单划分的,二者一定有其他分卷的依据。
    经反复研读,笔者认为这个依据就是周鍊霞。正编五卷中,除有四首词作写明与周鍊霞相关外,其他未点出周觫霞的名字,但能考证出与周鍊霞有关的词作,大约还有四十首(考证的依据各有不同,俟后文详述),竞全部收人卷五,在卷五中占到七成左右,而在卷四中却一首也没有发现。虽然我们尚无法证明卷五中的每一首词作都与周鍊霞有关。但是,既知卷四、卷五必有分卷的依据,而卷五中绝大部分词作又与周鍊霞有关,那认定卷四、卷五分卷的依据就是周鍊霞,当然是最合情理也是最合逻辑的推测。
    之前,卷五中一些看不出与周鍊霞有关的作品,后来随着各种新证据的发现,也一一证实了它们与周鍊霞的关系。比如,卷五中的《清平乐·上元》,在《佞宋词痕第二册》手稿中,题序“上元”后还有“访紫宜”三字,“访紫宜”虽已被墨笔勾去,但仍清晰可辨。又比如,卷五中的《醉花阴·题画》,在保利公司2014年秋季拍卖会上,我们发现原来是吴湖帆在周鍊霞《清夜吟诗图》上的题词;而卷五中的《菩萨蛮》,在朵云轩2014年春季拍卖会中,也出现在周鍊霞所画的《仕女图》上,同样为吴湖帆所题。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