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中国史

苦难辉煌

  • 定价: ¥79
  • ISBN:978752121025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作家
  • 页数:583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首版《苦难辉煌》未能面世的数万字内容此次得以全面呈现!增补数十处罕见历史细节!
    当下,为什么还要再度阅读《苦难辉煌》?以史为鉴,在新形势下,《苦难辉煌》所提供的历史信息,依然可以为今天的新难题提供丰富的启示。本书不仅是了解真实的中共早期党史必读书,更是了解中国的当下和未来的必读书。

内容提要

  

    20世纪在世界东方,最激动人心与震撼人心的,莫过于中华民族从百年沉沦到百年复兴这一历史命运的大落大起。在这一命运形成过程中,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联共(布)与共产国际、日本昭和军阀集团这四大力量,以中国大地为舞台,发生了猛烈碰撞。
    震撼世界的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正是这四股力量在中国大地思想冲突与实力较量的结果。
    只有深入了解中国共产党人走过的历程,才能深刻理解胜利的必然性。本书全景式的揭示和剖析了在错综复杂的政治环境下,中国共产党人在生死攸关之际通过万里长征的炼狱,通过严酷的围堵、不尽的跋涉、惊人的牺牲、无情的叛变形成的地狱之火,中国工农红军和中国革命浴火重生。中国共产党人以义无反顾的顽强、前仆后继的牺牲、不屈不挠的坚韧取得了革命的成功,从苦难走向辉煌。

作者简介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模范教师,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并代表国防大学赴美军院校讲学。兼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等多所院校兼职教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
    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新近出版的著作《苦难辉煌》被评价为“一部以全新的战略视野全方位描述中共党史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的著作”,引发较大社会反响,2010年4月中组部和中宣部联合向全国党员干部推荐。同年,当选为“2010中华文化人物”。2011年,《苦难辉煌》获出版界最高奖项“中国出版政府奖”。2012年,《浴血荣光》入选新闻出版总署“双百”出版工程首批重点出版物。

目录

第一章  地火
  第一节  孙中山的困惑
  第二节  钢铁斯大林
  第三节  谁人看中毛泽东
第二章  东方之梦
  第一节  一言难尽的一衣带水
  第二节  清水加饭团,酿成法西斯
  第三节  腾空而起的黑翅
第三章  岩浆
  第一节  领袖·思想·意志
  第二节  谁人发现蒋介石
  第三节  笔杆子,枪杆子
第四章  “围剿”
  第一节  李立三惊醒了蒋介石
  第二节  战场与战将(一)
  第三节  战场与战将(二)
  第四节  外国的月亮圆(一)
  第五节  碉堡——典型的中国特色
第五章  崛起
  第一节  来自海军中尉的刺杀
  第二节  大和民族的血祭
  第三节  流泪更疯狂
第六章  陷落
  第一节  外国的月亮圆(二)
  第二节  彭德怀·蔡廷锴·宋美龄
  第三节  突围——是苦难也是辉煌
  第四节  嬗变(一)
第七章  突破
  第一节  国民党不缺智商
  第二节  “朱毛确在军中”
  第三节  狭路相逢
第八章  湘江,湘江
  第一节  “老蒋恨我们比恨朱毛还更甚”
  第二节  就蒙一个蒋介石
  第三节  枪林弹雨中的一军团
  第四节  蒋介石仰天长叹:“这真是外国的军队了!”
  第五节  军人与政治
第九章  烈火真金
  第一节  嬗变(二)
  第二节  残兵·火种
  第三节  风火来去一陈毅
  第四节  万劫也复
第十章  瞩目大西南
  第一节  一石数鸟
  第二节  量变,质变
  第三节  中国出了毛泽东
  第四节  薛岳苦了王家烈
  第五节  刘文彩,刘文辉,刘湘
第十一章  苦难辉煌
  第一节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
  第二节  火中凤凰
  第三节  鲁班场,周浑元
  第四节  赤水不是逍遥津
  第五节  入滇,危局中的大智大勇
第十二章  大渡桥横铁索寒
  第一节  滔滔金沙江,军神刘伯承
  第二节  会理裂痕:无法回避
  第三节  永恒的青铜像
第十三章  阴间多云
  第一节  暗流
  第二节  残阳如血
  第三节  开裂的坚冰
第十四章  福兮祸所伏
  第一节  “张国焘是个实力派”
  第二节  毛泽东的三个九月九
  第三节  山丹丹花开
第十五章  历史与个人
  第一节  踌躇分水岭
  第一节  一句顶一万句
  第二节  个人决心中的历史,历史决心中的个人
第十六章  狂飙歌
参考书目

前言

  

    《苦难辉煌》2009年出版至今,发行量已逾百万。今天修订,首先为补缺、正误。本书涉及大量历史事件和众多历史人物,成稿年代资料不像今天这样丰富,查询也不像今天这样便捷。例如原书曾经描述国民党将领周浑元:“他是哪里人氏?他有一个什么样的军旅生涯?他在何处而终?此人跟着薛岳,长追红军两万余里,但来也无影,去也无踪。”就为这句话,书籍出版后众多读者来信来电,提供多种周浑元的资料,这一缺憾终得弥补。又如初稿曾以石原慎太郎为“九一八”事变灵魂人物石原莞尔之子,这一失误现在也得到纠正。再如强渡大渡河到底是几条船、是十七勇士还是十八勇士,当年安顺场先锋、红一师一团一营营长孙继先之子提供了其父留下来的珍贵资料,也使新版书的描述更为清晰准确。还有若干建议与修改,不再一一赘述。“众人拾柴火焰高”,《苦难辉煌》根据大家意见进一步修订,势在必行。衷心感谢每一位对本书提出批评建议的人!
    其次,增加、补充了对一些事件及人物的描述,使本书整体上更为丰满。
    最后,也想借此表达一下修订过程中的内心感受。
    中国革命从来不是一场被看好的革命,中国共产党也从来不是一个被看好的政党,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同样从来不是一条两边鲜花盛开、中间铺上红地毯的道路。过去如此,今天如此,今后恐怕也是如此。机缘、时运、窍门从来不属于这个事业。只有依靠不屈不挠的坚韧、义无反顾的顽强、前仆后继的牺牲。过去的革命如是,今天的改革依然如是。披荆斩棘,特立独行。
    海外一位“民运领袖”曾发出感慨:“我们犯的最大错误,是低估了共产党的韧性。”
    什么叫共产党的韧性?
    这种韧性又从何而来?
    党的韧性,从根本上说源于党人的韧性。近代以来,没有哪一个政治团体像中国共产党这样,拥有如此众多为了胸中的主义和心中的理想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义无反顾、舍生忘死的奋斗者。他们不为官、不为钱,不怕苦、不怕死,只为主义,只为信仰。他们在中华民族历史上展现了空前顽强的生命力和战斗力。
    《苦难辉煌》所揭示的,正是这种富含生命力、战斗力的坚韧之性。
    这支跨过万水千山的队伍,从出发那一天起就一直在演变:牺牲的,叛变的,出走的,腐败的……这种演变到今天也没有停止。新陈代谢,吐故纳新。“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队伍主体从未改变,一直在民族救亡、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坚守自己的时代担当。
    这就是这个党最大的韧性所在。
    她是胜利者。
    过去是,今天是。
    今后能不能也是?
    我们的思维,就此出发。
    金一南
    2015年2月25日于海南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历史不论多么精彩纷呈、多么惊心动魄,当活动于其中的那些鲜活的生命逐渐消失之后,也就逐渐变成了书架上一排又一排积满灰尘的故纸。
    静悄悄的图书馆内,靠角落那个书架上,有本如秋叶般枯黄脆裂的书,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10月重庆初版。翻到第195页,见一篇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12月12日的日记:
    ……凌晨五时半,床上运动毕,正在披衣,忽闻行辕大门前有枪声,立命侍卫往视,未归报,而第二枪发;再遣第二人往探,此后枪声连续不止……
    颇像一部拙劣惊险小说的开头。可以想见,当年写到这里,作者握笔的手定在不住颤抖。
    接着往下写:
    ……出登后山,经飞虹桥至东侧后门,门扃,仓促不得钥,乃越墙而出。此墙离地仅丈许,不难跨越;但墙外下临深沟,昏暗中不觉失足,着地后疼痛不能行。约三分钟后,勉强起行,不数十步,至一小庙,有卫兵守住,扶掖以登。此山东隅并无山径,而西行恐遇叛兵,故仍向东行进,山巅陡绝,攀援摸索而上……
    竟然连“离地丈许”的高墙也认为“不难跨越”,上墙之后未及细看又飞身纵下而跌入深沟,出逃之狼狈仓皇与求生之急切鲁莽,浑然一体。
    难以想象,这个越墙攀山身手不凡之人已年逾五十。
    他就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
    所记之事发生在1936年12月12日,史称“西安事变”。
    事变第二天上午,中共中央在保安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大多数人的意见是审蒋、除蒋。当天中午,毛泽东、周恩来致张学良电,14日红军将领致张学良、杨虎城电,15日红军将领致国民党、国民政府电,都是这个态度。
    事变第三天,苏联《真理报》发表社论:“毫无疑问,张学良部队举行兵变的原因,应当从不惜利用一切手段帮助日本帝国主义推行奴役中国的事业的那些亲日分子的阴谋活动中去寻找。”他们认为张学良是日本特务,事变乃日本阴谋所主使。
    日本政府则认为莫斯科同张学良达成了“攻防同盟”,张学良是苏俄工具。苏俄才是事变真正的后台。东京《每日新闻》发表社论:“中国中央政府如在抗日容共的条件下与张妥协,日本决强硬反对。”
    南京方面,何应钦调兵遣将要动武,宋美龄穿针引线欲求和,戴季陶摔椅拍桌、大哭大叫,连平日颇为持重的居正也用变调的嗓音呼喊:“到了今日还不讨伐张、杨,难道我们都是饭桶吗?!”
    凡此非常时期在中国政治舞台上立有一席之地的,无人是饭桶。
    量变堆积历史,质变分割历史。人们能够轻松觉出每日每时不息不止的量变,却不易觉出行将到来或已经来到的质变。
    1936年12月12日,当中国政治包含的量变已经足够时,所有各方便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猝不及防地推到了前台。
    历史来到十字路口。
    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苏联和共产国际、日本昭和军阀集团,都在既谨慎又顽强、既坚定又游移地探索自己真正的位置,表白着自己的立场,又修改着自己的立场。表白的同时又在修改,修改的同时又在表白。
    在华清池跌伤了腰腿的蒋委员长,更是一瘸一拐来到十字路口。
    事变大起大落,他也大起大落。先不屈不挠翻墙越院求生,后不管不顾躺在床上寻死;先当着张学良的面,明骂其受赤党指使,后又当着周恩来的面,暗示想念在苏联加入了赤党的儿子。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