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李家庄的变迁(1944-1946)/赵树理小说选

  • 定价: ¥45.8
  • ISBN:978751713071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言实
  • 页数:239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作为“山药蛋派”创始人,赵树理的小说结构完整,情节跌宕,富于地方色彩,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赵树理的小说在人物语言的口语化、大众化和通俗化,为现代文学语言带来了新的革命,开创了文学语言新的时代,以塑造“地地道道的中国农民形象”而闻名于世。

内容提要

  

    本书是赵树理作品经典选集。这本书收录了他的小说代表作《来来往往》《孟祥英翻身》《李家庄的变迁》《福贵》等名篇,完整地向读者展现了“山药蛋派”创始人、一代“语言艺术大师”赵树理温和而有善意的幽默,以及他笔下所呈现的平凡质朴的老百姓生活日常,再现二十世纪农村社会的风土人情。

作者简介

    赵树理,山西沁水人。中共党员。毕业于山西省立长治第四师范学校。一九三七年参加抗日工作。历任高小及初中教师,山西阳城县新编八区区长,《黄河日报》路东版编辑,《中国人报》、新华书店、《新大众报》编辑。一九四九年后历任《工人报》记者,全国文字工作者协会常委、创作部负责人,《说说唱唱》编辑、副主编,北京市文联副主席、创作部长。全国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协第一、二届理事,中共第八届代表大会代表,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一九三三年开始发表作品。一九五二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盘龙峪》《三里湾》《李家庄的变迁》,中篇小说《李有才板话》,短篇小说《小二黑结婚》《福贵》《“锻炼锻炼”》《邪不压正》《传家宝》《卖烟叶》,鼓词《庞如林》《石不烂赶车》,文学剧本《万象楼》《打倒汉奸》,报告文学《孟祥英翻身》,以及《赵树理文集》(四卷)等。

目录

1944年
  来来往往
  孟祥英翻身
1945年
  地板
  李家庄的变迁
1946年
  催粮差
  福贵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来来往往
    前半年旱得太久,旱地里的玉茭都没有长出胡子来,立秋以后下了雨,人们都把它拔了改种荞麦。可是水地和旱地不同,水地里的玉茭还和往年一样,长得一人多高,豆角秧(蔓子)缠在玉茭秆上,还是绿腾腾的。
    有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提了个小篮,到一块水地里摘豆角。他才走进地里四五步,外边就看不见里边有人了。这孩子姓王叫金山,他的爹娘都是村干部——爹是农救会主席,娘是妇救会宣传委员。他虽然才十二三岁,却十分能干,差不多抵半个大人做活。这天吃过午饭,村里开干部会布置救荒工作。爹娘都去开会,打发他来摘豆角预备晚上吃。
    有些豆角挂在玉茭秆上,比他高得多,他一根一根斜攀着摘。才摘了两三条秧,忽然看见一条秧头垂下来,叶子背也都朝了天,明明白白是断了。他想:“这怎么能断了?虫咬了吗?”从上往下一检查,是从根上离地一二寸的地方断了的,下边的断头还流着水。拿住两个头往一处对还对得上,不是虫咬,一定是人踢断了,地上还有脚印。他独自埋怨:“这是谁干的?平白无故来地里做什么?”他一边念叨着,一边把这条死秧上的豆角连大带小地摘下来。摘完了还回头看了几次,觉着十分可惜。他又往前摘了几条秧,远远又看见一条秧发了灰,又是秧头拖着地,叶背朝天了。仔细一端详,也和刚才那一条一样,又是人踢断了的。一条还觉着可惜,何况两条?他低声骂着,又把上边的豆角连大带小一齐摘下来。可是他刚一抬头,接连着又是一条。他气极了,就骂出来:“他妈的这是个谁?进地里来做什么?”他骂完了,正预备去摘这一条死秧上的豆角,远远听见当地里有人答话说:“金山你骂谁?我在你地里拔几棵苦菜,也犯不上挨你的骂呀?”这一来冷不防吓了他一跳。虽说庄稼长得太密看不见人,他却从话音里听出来是本村驻军里一个勤务员名叫张世英。既然听懂了,他就喊道:“张世英,是你呀!你来看你踢断了几条豆角秧!”因为脸朝着当地喊,又看见远处几条豆角秧也好像发了灰。他干脆连豆角也不摘了.一边往前走,一边数着断了的豆角秧——“……四条——五条——六条——七条。”不大一会儿,已经看着张世英穿着红缨草鞋的脚。他说:“张世英,你来!咱们一同数一数你踢断了几条豆角秧!”张世英说:“你不要讹人,我一条也没有踢过!”金山说:“除过你就没有人来,难道豆角秧还会自己断了?”说着已经走到跟前,拉住张世英的手说:“你来看看!一共七条!你一条一条都看看,看我是说瞎话不是?”张世英甩开他的手道:“不论几条都不与我相干,我一下也没有踢!”金山说:“我又没有说叫你赔,你为什么推得那么干净?只有你一个人在地里,不是你是谁?咱去叫你指导员说说!”说着就把张世英拉住。张世英比他大两岁,自然吃不了亏,把手猛一甩,脱出身来说:“扯淡!没有踢就是没有踢,你讹得住谁?你到指导员那里问一问,看俺说过瞎话没有?”说了提起箩头就往地边走:“不叫俺在你地里拔,俺到别处拔去!”
    金山这孩子受不得屈,见张世英不认账,提起箩头扬长走了,他也就提起篮子跑回来,连家也不回就去找指导员。他才走进指导员住的院子,就一边走一边喊:“指导员,指导员!你们的张世英在俺地里拔菜,踢断了俺七条豆角秧不认账,俺拉着拉着他就跑了!”赶走到屋子里话也说完了。指导员又问了一下在地里的详细情形,就向他说:“你回去吧!一会儿他回来我给你问一下,要真是他踢断了,叫他赔你们!”金山说:“俺又不是叫他赔,只要他把理说清!明明是他踢断了的,他还说是我讹他!”指导员笑了笑,摸着金山的头说:“好孩子,你认理很真!我一定能给你问清楚!你先回去吧!”金山也就回去了。
    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