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赢家/财经小说系列/中国专业作家作品典藏文库

  • 定价: ¥52
  • ISBN:978752052873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235页
  • 作者:丁力|责编:薛媛媛
  • 立即节省:
  • 2021-07-01 第1版
  • 2021-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不止生意场上的激烈博弈,更多的是人性的考验与较量。
    莫言、邹静之、唐达天联合多位知名企业家倾情力荐!
    丁力被称为中国具有爆发力的金融文学的领军人物!沉浮商海几十年幡然上岸变身高产作家!绝无仅有的非凡人生运诸笔端写成精彩故事!
    本书围绕着麻近水的生与死,人性中的天使和魔鬼跳出了绚丽的舞蹈。

内容提要

  

    本书讲述了同样的高考成绩,农村考生麻近水只能回乡务农,而城市考生曾伟力和石建南却顺利地上了大学。三个人在深圳走到一起:干部家庭出身的石建南是调干来的,后来成了老板;城市平民曾伟力孔雀南飞,当上职业经理人;麻近水只能是农民工。公司裁员时,麻又患上尿毒症,生命垂危。作为职业经理人的曾伟力尽管对老板唯命是从,但对待裁员裁掉麻近水的指示却非常犹豫,因为麻近水如果能保住职位,就能继续享受公司办的社保,否则只能走上绝路。

媒体推荐

    丁力的小说栩栩如生地描摹出当代都市社会光怪陆离的浮世绘,可贵的是他一直对笔下形形色色的商场人物保持着一种平等、深切的人文关怀……
    ——莫言  著名作家
    好看,好玩,好戏!丁力所写的众生相正是我们每天遭遇的现实。
    ——邹静之  诗人、剧作家
    丁力的小说让我想起加拿大作家阿瑟·黑利。从事写作之前丁力一直处在中国商界的最前沿,他所感受的生活比作家体验的生活更真切,因此,丁力财经小说的高产和畅销并非偶然。
    ——南翔  深圳大学文学院副院长  教授、作家
    丁力小说的特点是“干货”丰富,真能从他的书中获取有用的财经知识和做人哲理。他在追求畅销的同时,保持文学性,故不仅出版畅销书,亦不断在文学期刊上发表小说。
    ——唐达天  畅销书作家

作者简介

    丁力,安徽人,居深圳。工程师,一级作家,深圳作协副主席,吉首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1984年芜湖市重大科技成果奖。1988年安徽省自然科学奖。1991年下海深圳,任港资厂主管、台商秘书、科技园总经理助理、民营投资公司总经理和上市公司高管。2001年开始写小说,出版《跳槽》《商场官场》《高位出局》《职业经理人手记》《为女老板打工》等长篇小说30余部。2007年度中国书业商业图书新人奖,2013年第六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奖。中国科协会员。中国作协会员。

目录

《赢家/财经小说系列/中国专业作家作品典藏文库》无目录

前言

  

    虽然我的深圳作协副主席要等换届才能免去,但我实实在在是一个已经办理退休手续的人。为准确核算我的退休工资,社保部门把我的档案翻了一个底朝天,结果发现我的初级、中级职称是助理工程师、工程师,但副高、正高职称却是文创二级、一级,它们准确无误地记载了我从一名专业工程技术人员向作家转变的过程。
    我认为工程师和作家的本质一样,都是“创作”,只不过区别于侧重“工创”还是“文创”而已。科学家的任务是发现自然规律,工程师则利用这些规律创造发明出有利于人类健康与进步的新产品新技术,这和文学理论家与作家的分工一致。对于我1988年获得安徽省自然科学奖,我认为是当时没有严格区分“科学”与“技术”的结果,好比如今仍然有人认为作家就该是“文学家”一样。可我真的不是“文学家”,只是特别善写而已。1990年我原单位冶金部马鞍山钢铁设计研究院举办科技成果展,我一个人展出的论文和著作超过全院2000多名工程师的总和,这并不表明我的专业水平力盖群雄,而仅仅是因为我特别善写,这也可以解释2001年我卸任上市公司高管后,为什么能突然成为“高产作家”。
    善写主要是遗传。我很小就记得父亲一天到晚在写,更记得当年父亲为如何藏匿小说书稿而流露出的焦虑与恐惧。尽管由于时代局限,父亲写了一辈子的书却没有出版一本,但他善写的基因却遗传给了我。自2003年正式成为“坐家”以来,我平均每年在省级以上纯文学期刊发表四个中短篇,正式出版三部长篇,至今为止,已正式出版长篇小说和中短篇小说集五十部。但此情景到2020年似乎戛然而止,并非我失去了写作的兴趣与能力,而是如今的出版业遭遇了空前的窘境,我手上已经积压数本书稿了,还写吗?
    正当我打算放弃长篇小说创作而只为杂志社写中短篇甚至只写散文随笔的时候,得知中国文史出版社打算精选我的七部小说再版,只是版税可能不如首版那么高,问我能不能接受。我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正好砸到我头上。我打电话给周思明老师,他和我一样,特别善写,我们并称深圳的“二高”,我是高产小说家,他是高产评论家,“一天不写就难受”,所以我们虽然私下交往不多,但彼此视为同道人,并且我相信作家是常年埋头拉车,而评论家有时会抬头看路,所以这种类似天上掉馅饼的事,我首先向周思明求证。
    “真的。”周思明非常笃定地说,“肯定是真的。”
    “为什么?”我问,“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最近接到北京一家文学研究机构的电话,他们约我写一篇有关‘创业文学’的综合评论,还特别提到了你,说你的。小说无论以前叫老板文学、商情文学还是财经小说,现在都归类为‘创业文学’,这说明,在中国改革开放四十余年之际,创新和创业被提到更高的位置,这时候他们不再版你的小说再版谁的?”
    我信了,赶紧签订再版合同。
    这次再版的七部小说《高位出局》、《透资》、《上市公司》、《职业经理人手记》、《生死华尔街》和《苍商》、《赢家》,其中前五部的初版均在清华大学出版社,《高位出局》、《透资》(《高位出局2》)和《上市公司》(《高位出局3》)都上了当年的畅销书排行榜,其中《高位出局》还获得中国书业2007年度“最佳商业图书·新人奖”。其实我2001年底发表小说处女作,2002年辞职专门当“坐家”,2003年开始出版长篇小说,因此到2007年也已经不能再算“新人”了,他们之所以颁此殊荣,大概是该书多次加印,累计发行量比较大的缘故吧。
    清华大学出版社一般只做专业书,如电子计算机之类,能一下子出版我的五部长篇小说,是因为他们把我的小说归类为“财经小说”,如此,我的长篇小说又可被列为“财经类图书”,从而符合他们的出版范畴了。
    从年龄上说,我的创作比较晚,来深圳之前是冶金部马鞍山钢铁设计院的工程师,但思想比一般的工程师活跃。1991年,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全面推进,我似乎看到了成为“大老板”的希望,于是辞职下海,投身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和中国市场经济最成熟的城市——深圳,先后拼搏十一年,其间还去过海南和武汉,一度也似乎已经成为“大老板”,先经营七家娱乐城,后出任金田华南投资公司董事长,在广州有二十三家连锁超市、一个灰狗巴士公司和两个地产项目。2000年上市公司新的财务制度落实后,金田集团退市,我的“事业”因之归零。此后也应聘民营投资公司总经理或证券机构操盘等,但终究不适应再“打工”的生活。为了延续自己的“老板”梦,我开始写小说,心里想,当不了大老板,还不能写大老板吗?于是,一口气创作出版了十几本书,内容都围绕着“老板”,所以我的小说起初被称为“老板文学”。后来《金潮》杂志发表文章,分析我的创作现象,称我是“中国最具爆发力的金融小说作家”,于是我的小说又成了“金融小说”。再后来,山东师范大学选择研究我的创作作为硕士研究生的论文专题,论文称我的小说为“商情文学”。最近,著名高产评论家周思明则告诉我,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中国文学批评》杂志将我的小说归类为“创业小说”。但我自己更认同清华大学出版社的“财经小说”定位。
    这七本书中的故事都是虚构的,但其中的人和事都是有生活原型的,甚至有些就是我自己的经历,有些是我身边同事或朋友的经历。比如《高位出局》当中的王艳梅,原型是金田退市后我当“坐家”前为其打工的女老板。那段时期我是动荡的,也是迷茫的,除了给王艳梅这样的民营企业老板当总经理之外,也有过证券公司和机构操盘经历,这段时间虽然不长,但给我的冲击却是前所未有的——原来公司可以这样运作!原来他们是这样当老板的!原来股市的内幕是这个样子!我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这种震撼激发了我用小说的形式披露这些内幕的冲动,于是直接把这种自己的经历与感受写在《高位出局》《透资》《上市公司》《职业经理人手记》等小说中,其中《高位出局》中最长的那个故事曾经以《股市内部消息》的题目,发表在《中国作家》杂志2004年第6期上。
    虚构成分最多的是《生死华尔街》,因为彼时我还没有去过美国,更没到过华尔街,写华尔街只能靠虚构。创作这部小说的直接动因是想用小说的形式揭示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内幕。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牛玉秋老师评价说:“在阅读《生死华尔街》之前,我始终没搞懂‘次贷危机’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了丁力的《生死华尔街》,我不但自己明白了,而且还能给别人讲解美国的‘次贷危机’了。”
    《苍商》写的是几个湖南人闯深圳的故事。这也是有生活原型的。我虽然是安徽人,但1977年恢复高考后,我从安徽考到了湖南,班上同学有一半是湖南人或毕业后留在了湖南,他们大都分在湖南各地的冶炼厂,所以,小说中刘劲龙来深圳之前于冶炼厂干的那些事以及他昂首挺胸走出冶炼厂大门南下闯深圳的场景,在我当时写的时候,脑海中呈现的就是我们班同学“刘劲龙”的形象,所以才让读者感觉这个人物很具体、很真实、很生动。
    《赢家》写了打工青年麻近水的故事。一看这个“麻”姓,就知道是湘西少数民族人,也因我兼任吉首大学教授,经常去湘西首府吉首市,并且湘西人客气,每次去,作为湘西少数民族人的田茂军院长都带我领略当地风俗,所以在后来创作《赢家》时,不知不觉就把“麻近水”设计成了主人翁。
    麻近水的故事令人心酸。不仅因为他得了尿毒症,更因为他为之打工的老板与他是同期的考生,考分不如麻近水,却因为是大城市的城市户口而被录取,考分更高的麻近水却名落孙山。好在麻近水不屈不挠,最终凭着自身的努力终于在深圳站稳脚,成为真正的“赢家”。
    这七部小说中,主人翁与我本人真实经历最接近的是《职业经理人手记》,该书也被称为“中国第一部本土MBA教材”,我也因此被邀请到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讲课。回想自己一辈子没能成为清华的学生,却当了一回清华的老师,也算是文学给我的莫大奖赏吧。
    2018年作家出版社出版我的长篇小说《图书馆长的儿子》,细心的读者又给我留言:“原来这个才是真实的你啊!”其实都不是,小说源于生活,又不等同于生活,《职业经理人手记》和《图书馆长的儿子》中的主人翁确实都有我自己的影子,但又不完全是我自己经历的真实写照,否则,怎么会有两个“我”呢?
    丁力
    2020年12月13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
    麻近水来深圳这么多年,终于悟出一个道理——城里人和乡下人不是一种人。这主要表现在他们对事物的看法上。城里人和乡下人的很多看法是不一样的,甚至相反。比如说天气。城里人把不下雨的天说成是好天,把下雨天说成是坏天,乡下人正好反过来。
    麻近水来自湘黔交界的山里坪。行政区划属于贵州,但文化影响却偏重于湖南。追根溯源,他们的祖先在江西,为躲战乱,一步步退到这里。在漫长的迁移过程中,并没有经过贵州,倒是跟湖南结下了难解之缘,对湘楚文化的认同也就不奇怪了。
    听老爹说,麻近水身上就有湘楚人的血脉,故天资聪颖,若加雕琢,必成大器。后来,麻近水果然走出大山,来到深圳。
    如今的山里坪已经是在山下了,但以前不是,以前在山顶上,故而,山里坪又有上坪和下坪之分。下坪就是现在的山里坪村,上坪过去叫岩坪,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上去了,留给人们的只是一种记忆,外加一些美好的传说。
    人们关于岩坪的传说,最神秘最富传奇色彩的当属天浴。其实天浴不仅仅是传说,而是确有其事。麻近水就经历过,并且至今记忆犹新。
    具体哪年哪月他记不清了,但麻近水记得是夏天。
    那年夏天的一个下午,麻近水和堂姐在坪崖边摘救命粮。救命粮是一种可以充饥的野生果实,遇到荒年,是可以救人命的,所以叫救命粮。但麻近水那天跟他堂姐摘救命粮不是为了救命,而是吃着好玩。大约坪上这样吃着好玩的小孩不止他们两个,所以,崖边跟前的救命粮早已被摘完了,他们必须摘更远一点地方的。于是,堂姐用一根带弯钩的竹竿把树枝拉到崖边,然后把竹竿交给麻近水,让麻近水双手握紧,拉牢,不要放手,等堂姐确定麻近水握紧拉牢之后,她才松开手,腾出身子,去崖边摘救命粮。头两次并不成功,等堂姐挪到崖边,站稳脚,伸手摘救命粮时,却发现本来已经被拉到崖边的救命粮又退回到外边一点,于是,只好放弃。老爹说过,摘救命粮的时候,一定不能把手伸得太长,要不然,就要得罪天神,救命粮就变成夺命粮了。两次失败之后,堂姐不摘了,坐在崖边,背朝麻近水,不说话。麻近水知道自己错了,于是摘了一根马尾草,躲在堂姐的后面,悄悄地掏她耳朵。堂姐笑了。
    重新开始。这一次麻近水憋足劲,双腿叉开,左腿伸前,右腿抵后,又往手心吐了两口吐沫,来回搓了几下,握紧,拉牢,果然,堂姐够着了!
    突然,“龙王爷送水了!龙王爷送水了!哐、哐、哐!龙王爷送水了!哐哐、哐哐!龙王爷送水了!哐哐哐!哐哐哐!”
    堂姐愣住了。
    麻近水愣住了。
    “龙王爷送水了!”堂姐说。
    “送水了!”麻近水说。
    麻近水说着,就感到鼻子尖挨了一滴水。呼啦,俩人放开竹竿和树枝,撒腿就跑,飞跑,各自往自己家跑。
    坪上突然一阵寂静,大家顾不得说话,紧张地往外面抢东西,抢锅碗瓢盆,抢一切可以盛水的东西,沿屋檐一溜排开,接雨。过了一会儿,雨真的大了,盛水的东西也排好了,不知是谁领的头,坪上的人又陡然欢呼雀跃起来。先是在雨中一阵疯跑,嬉笑着打骂着疯跑,然后很快分成两堆,男人向南,女人向北,背靠背,迅速脱光衣服,使劲地在身上搓着。
    这种风俗就叫天浴。天浴是岩坪人的盛大节日。那时候麻近水小,不能算男人,起码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男人,但也不能算女人。于是,他不用面朝南,也不用面朝北,而是可以继续跑,疯跑,乱跑,光着屁股满场跑。当麻近水跑到堂姐面前的时候,堂姐双臂抱在胸前,双腿夹紧,身体向前弯曲,似乎在努力让大腿和小肚子之间的地方藏进去一些。
    “走!快走!”堂姐吼。怒吼。像撵狗。
    “嘿嘿嘿……哈哈哈……”麻近水笑。大笑。如得天宝。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