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透资/财经小说系列/中国专业作家作品典藏文库

  • 定价: ¥59.8
  • ISBN:978752052878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248页
  • 作者:丁力|责编:薛媛媛
  • 立即节省:
  • 2021-07-01 第1版
  • 2021-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庞大企业的轰然倒塌,往往都跟过度“透资”有关。
    莫言、邹静之、唐达天联合多位知名企业家倾情力荐!
    丁力被称为中国具有爆发力的金融文学的领军人物!沉浮商海几十年幡然上岸变身高产作家!绝无仅有的非凡人生运诸笔端写成精彩故事!
    本书不仅是一本可读性极强的好小说,同时它也是一本散户认识庄家及大盘操作的感性读物!
    这本幽默风趣,充满悬疑的股市小说,不仅能使您充分享受现代金融市场过山车般的刺激和愉悦,还能让您清楚地了解最前沿的投资理论与操作实践。

内容提要

  

    本书以新颖的角度、惊心动魄的故事引领读者进入中国股票的内幕。散户炒股其实是与庄家博弈。由于信息不对称,受伤的总是散户。本书是一面透视镜,照出庄家的手段和上市公司的本质,堪称商场实战手册。作者以其沉浮商海几十年的经历,游刃有余地塑造了一系列的商海人物,人物个个形象鲜活,心理描写细腻,对话生动可亲,还带有一定的幽默色彩,故事情节波澜起伏,引人入胜,可读性很高,可以称之为一部文学佳作。

媒体推荐

    丁力的小说栩栩如生地描摹出当代都市社会光怪陆离的浮世绘,可贵的是他一直对笔下形形色色的商场人物保持着一种平等、深切的人文关怀……
    ——莫言  著名作家
    好看,好玩,好戏!丁力所写的众生相正是我们每天遭遇的现实。
    ——邹静之  诗人、剧作家
    丁力的小说让我想起加拿大作家阿瑟·黑利。从事写作之前丁力一直处在中国商界的最前沿,他所感受的生活比作家体验的生活更真切,因此,丁力财经小说的高产和畅销并非偶然。
    ——南翔  深圳大学文学院副院长  教授、作家
    丁力小说的特点是“干货”丰富,真能从他的书中获取有用的财经知识和做人哲理。他在追求畅销的同时,保持文学性,故不仅出版畅销书,亦不断在文学期刊上发表小说。
    ——唐达天  畅销书作家

作者简介

    丁力,安徽人,居深圳。工程师,一级作家,深圳作协副主席,吉首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1984年芜湖市重大科技成果奖。1988年安徽省自然科学奖。1991年下海深圳,任港资厂主管、台商秘书、科技园总经理助理、民营投资公司总经理和上市公司高管。2001年开始写小说,出版《跳槽》《商场官场》《高位出局》《职业经理人手记》《为女老板打工》等长篇小说30余部。2007年度中国书业商业图书新人奖,2013年第六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奖。中国科协会员。中国作协会员。

目录

《透资/财经小说系列/中国专业作家作品典藏文库》无目录

前言

  

    虽然我的深圳作协副主席要等换届才能免去,但我实实在在是一个已经办理退休手续的人。为准确核算我的退休工资,社保部门把我的档案翻了一个底朝天,结果发现我的初级、中级职称是助理工程师、工程师,但副高、正高职称却是文创二级、一级,它们准确无误地记载了我从一名专业工程技术人员向作家转变的过程。
    我认为工程师和作家的本质一样,都是“创作”,只不过区别于侧重“工创”还是“文创”而已。科学家的任务是发现自然规律,工程师则利用这些规律创造发明出有利于人类健康与进步的新产品新技术,这和文学理论家与作家的分工一致。对于我1988年获得安徽省自然科学奖,我认为是当时没有严格区分“科学”与“技术”的结果,好比如今仍然有人认为作家就该是“文学家”一样。可我真的不是“文学家”,只是特别善写而已。1990年我原单位冶金部马鞍山钢铁设计研究院举办科技成果展,我一个人展出的论文和著作超过全院2000多名工程师的总和,这并不表明我的专业水平力盖群雄,而仅仅是因为我特别善写,这也可以解释2001年我卸任上市公司高管后,为什么能突然成为“高产作家”。
    善写主要是遗传。我很小就记得父亲一天到晚在写,更记得当年父亲为如何藏匿小说书稿而流露出的焦虑与恐惧。尽管由于时代局限,父亲写了一辈子的书却没有出版一本,但他善写的基因却遗传给了我。自2003年正式成为“坐家”以来,我平均每年在省级以上纯文学期刊发表四个中短篇,正式出版三部长篇,至今为止,已正式出版长篇小说和中短篇小说集五十部。但此情景到2020年似乎戛然而止,并非我失去了写作的兴趣与能力,而是如今的出版业遭遇了空前的窘境,我手上已经积压数本书稿了,还写吗?
    正当我打算放弃长篇小说创作而只为杂志社写中短篇甚至只写散文随笔的时候,得知中国文史出版社打算精选我的七部小说再版,只是版税可能不如首版那么高,问我能不能接受。我不敢相信这样的好事正好砸到我头上。我打电话给周思明老师,他和我一样,特别善写,我们并称深圳的“二高”,我是高产小说家,他是高产评论家,“一天不写就难受”,所以我们虽然私下交往不多,但彼此视为同道人,并且我相信作家是常年埋头拉车,而评论家有时会抬头看路,所以这种类似天上掉馅饼的事,我首先向周思明求证。
    “真的。”周思明非常笃定地说,“肯定是真的。”
    “为什么?”我问,“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最近接到北京一家文学研究机构的电话,他们约我写一篇有关‘创业文学’的综合评论,还特别提到了你,说你的。小说无论以前叫老板文学、商情文学还是财经小说,现在都归类为‘创业文学’,这说明,在中国改革开放四十余年之际,创新和创业被提到更高的位置,这时候他们不再版你的小说再版谁的?”
    我信了,赶紧签订再版合同。
    这次再版的七部小说《高位出局》、《透资》、《上市公司》、《职业经理人手记》、《生死华尔街》和《苍商》、《赢家》,其中前五部的初版均在清华大学出版社,《高位出局》、《透资》(《高位出局2》)和《上市公司》(《高位出局3》)都上了当年的畅销书排行榜,其中《高位出局》还获得中国书业2007年度“最佳商业图书·新人奖”。其实我2001年底发表小说处女作,2002年辞职专门当“坐家”,2003年开始出版长篇小说,因此到2007年也已经不能再算“新人”了,他们之所以颁此殊荣,大概是该书多次加印,累计发行量比较大的缘故吧。
    清华大学出版社一般只做专业书,如电子计算机之类,能一下子出版我的五部长篇小说,是因为他们把我的小说归类为“财经小说”,如此,我的长篇小说又可被列为“财经类图书”,从而符合他们的出版范畴了。
    从年龄上说,我的创作比较晚,来深圳之前是冶金部马鞍山钢铁设计院的工程师,但思想比一般的工程师活跃。1991年,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全面推进,我似乎看到了成为“大老板”的希望,于是辞职下海,投身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和中国市场经济最成熟的城市——深圳,先后拼搏十一年,其间还去过海南和武汉,一度也似乎已经成为“大老板”,先经营七家娱乐城,后出任金田华南投资公司董事长,在广州有二十三家连锁超市、一个灰狗巴士公司和两个地产项目。2000年上市公司新的财务制度落实后,金田集团退市,我的“事业”因之归零。此后也应聘民营投资公司总经理或证券机构操盘等,但终究不适应再“打工”的生活。为了延续自己的“老板”梦,我开始写小说,心里想,当不了大老板,还不能写大老板吗?于是,一口气创作出版了十几本书,内容都围绕着“老板”,所以我的小说起初被称为“老板文学”。后来《金潮》杂志发表文章,分析我的创作现象,称我是“中国最具爆发力的金融小说作家”,于是我的小说又成了“金融小说”。再后来,山东师范大学选择研究我的创作作为硕士研究生的论文专题,论文称我的小说为“商情文学”。最近,著名高产评论家周思明则告诉我,中国社会科学院下属的《中国文学批评》杂志将我的小说归类为“创业小说”。但我自己更认同清华大学出版社的“财经小说”定位。
    这七本书中的故事都是虚构的,但其中的人和事都是有生活原型的,甚至有些就是我自己的经历,有些是我身边同事或朋友的经历。比如《高位出局》当中的王艳梅,原型是金田退市后我当“坐家”前为其打工的女老板。那段时期我是动荡的,也是迷茫的,除了给王艳梅这样的民营企业老板当总经理之外,也有过证券公司和机构操盘经历,这段时间虽然不长,但给我的冲击却是前所未有的——原来公司可以这样运作!原来他们是这样当老板的!原来股市的内幕是这个样子!我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这种震撼激发了我用小说的形式披露这些内幕的冲动,于是直接把这种自己的经历与感受写在《高位出局》《透资》《上市公司》《职业经理人手记》等小说中,其中《高位出局》中最长的那个故事曾经以《股市内部消息》的题目,发表在《中国作家》杂志2004年第6期上。
    虚构成分最多的是《生死华尔街》,因为彼时我还没有去过美国,更没到过华尔街,写华尔街只能靠虚构。创作这部小说的直接动因是想用小说的形式揭示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内幕。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牛玉秋老师评价说:“在阅读《生死华尔街》之前,我始终没搞懂‘次贷危机’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了丁力的《生死华尔街》,我不但自己明白了,而且还能给别人讲解美国的‘次贷危机’了。”
    《苍商》写的是几个湖南人闯深圳的故事。这也是有生活原型的。我虽然是安徽人,但1977年恢复高考后,我从安徽考到了湖南,班上同学有一半是湖南人或毕业后留在了湖南,他们大都分在湖南各地的冶炼厂,所以,小说中刘劲龙来深圳之前于冶炼厂干的那些事以及他昂首挺胸走出冶炼厂大门南下闯深圳的场景,在我当时写的时候,脑海中呈现的就是我们班同学“刘劲龙”的形象,所以才让读者感觉这个人物很具体、很真实、很生动。
    《赢家》写了打工青年麻近水的故事。一看这个“麻”姓,就知道是湘西少数民族人,也因我兼任吉首大学教授,经常去湘西首府吉首市,并且湘西人客气,每次去,作为湘西少数民族人的田茂军院长都带我领略当地风俗,所以在后来创作《赢家》时,不知不觉就把“麻近水”设计成了主人翁。
    麻近水的故事令人心酸。不仅因为他得了尿毒症,更因为他为之打工的老板与他是同期的考生,考分不如麻近水,却因为是大城市的城市户口而被录取,考分更高的麻近水却名落孙山。好在麻近水不屈不挠,最终凭着自身的努力终于在深圳站稳脚,成为真正的“赢家”。
    这七部小说中,主人翁与我本人真实经历最接近的是《职业经理人手记》,该书也被称为“中国第一部本土MBA教材”,我也因此被邀请到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讲课。回想自己一辈子没能成为清华的学生,却当了一回清华的老师,也算是文学给我的莫大奖赏吧。
    2018年作家出版社出版我的长篇小说《图书馆长的儿子》,细心的读者又给我留言:“原来这个才是真实的你啊!”其实都不是,小说源于生活,又不等同于生活,《职业经理人手记》和《图书馆长的儿子》中的主人翁确实都有我自己的影子,但又不完全是我自己经历的真实写照,否则,怎么会有两个“我”呢?
    丁力
    2020年12月13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
    聂大跃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收购“岳洲稀土”。他甚至对自己的综合素质产生了怀疑,怀疑凭自己的经济实力和对资本的驾驭能力只能从事产品经营,根本就不适合介入资本运作。他想起了家乡岳洲的一句土话——没有那么大的头,就不要戴那么大的帽子。他现在的情况比这还糟糕。没那么大的头戴那么大的帽子最多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而他现在的处境比活受罪要严峻百倍。由于大举透资,他所面临的直接压力就是被证券公司强行平仓,而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他就立刻破产。对于一个白手起家逐步壮大起来的民营企业老板来说,有什么情况比企业面临破产更糟糕呢?
    聂大跃恐惧了。是那种心里突然被彻底掏空一样的恐惧。这种恐惧二十年前他曾经历过一次,现在又出现了。
    二十年前,聂大跃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和同学一起去二十里之外的矿上玩。玩着玩着,他们对矿上的水塔产生了兴趣。于是,几个同学打赌,看谁能爬到水塔顶上。最后,聂大跃爬上去了。站在高高的水塔顶上,接受同学们的欢呼与祝贺,十里矿区一览无遗,还能远远了望岳洲县城,那份感受,是站在地面上的同学无论如何都体味不到的。但是,当他享受完这一切之后,却发现自己下不来了。
    水塔呈圆形,下面略粗,上面略细,但是,在接近塔顶的时候,塔体又突然粗了一圈。聂大跃他们刚刚学完虹吸现象,知道粗出的部分是水塔的蓄水池。而无论是下面的塔身还是上面的蓄水池,外面都有梯子,是那种镶嵌在塔身上的钢筋梯子,所以,爬上去并非不可能。第一节梯子离地面很高,超出他们能够着的高度,可只要搭个人梯就能上去,而只要够着第一节梯子,就可以一直爬到接近塔顶了,但是,在接近塔顶的时候,由于头顶上蓄水池比脚下的塔身突然粗了许多,麻烦了。其他同学就是爬到这里被挡了下来。聂大跃在这里也被阻挡了一下,也差点退了下一来。他当时停顿了一下,仔细观察和思考了一下,尝试着再攀上一节梯子,使双手收到了胸前,然后,用左手紧紧地抓住胸前的梯子,腾出右手往上伸,抓住上面蓄水池外面的第一节梯子,抓紧,抓牢,用力往里收,再松开下面的左手,抓住右手握住的那节梯子。当他两只手同时抓住蓄水池外面那节梯子的时候,他的整个身子是向外仰的。这时候,双脚已经不受力,和没有踩着梯子的感觉差不多。当时,聂大跃紧张了一下,不过,他挺过来了。聂大跃有手劲,几乎完全凭着双臂的力量又往上攀了两节,终于让双脚站在了蓄水池的梯子上,登上了塔顶,这才有了接受欢呼和登高望远。可是,当他下来的时候,这招不灵了。主要是他的脚没办法在下面的梯子上踩踏实。而如果他不能在下面的梯子上踩踏实,他就不能松开上面的手,否则,肯定是一个仰面倒栽下来,后果不堪设想。聂大跃浑身肌肉高度紧张,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试探了几次,没成功,而且,腿肚子打抖,根本使不上劲。下面的同学也早已停止了欢呼,吓得连声也不敢出了。
    那一刻,聂大跃恐惧了,极度的恐惧,有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他强迫自己排除杂念,克服恐惧,咬着牙,重新爬上塔顶,但这一次感觉比刚才上来的那次艰难多了,仿佛每一节都有生命的危险。好不容易重新爬上去,一屁股坐上面,号啕大哭。
    二十年之前,小小年纪的聂大跃就亲身体会到了上山容易下山难,并且深刻理解了什么叫高处不胜寒,按说教训深刻,他再也不会犯类似错误了,没想到二十年之后,同样的错误换一种方式又犯了一次。
    二十年前,尽管一向标榜自己勇敢的聂大跃被吓哭了,尽管他在同学们面前彻底丢脸了,尽管他被工人师傅臭骂了一顿,尽管矿上扬言要把他们扣下让学校来领人,尽管矿上的工人威胁说他们行为将被写进个人档案,影响他们终生,但是最终,他还是被矿上的工人安全地救了下来,而今天,还有人能站出来救他吗?还有谁能救得了他吗?
    今天这种局面是聂大跃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的。当下市场的热点是资产重组,而“岳洲稀土”是典型的重组概念股,这些天一直涨得很好,几乎天天涨停板,偶尔几次受大盘回调影响,加上重组消息毕竟没有最终落实,“岳洲稀土”也出现过回调,但每次回调都是新资金抢筹的好时机,所以每次都能重新收复失地,第二天重整旗鼓,卷土重来,继续飙升,像这样连续三天天天跌停的情况,还从来没有发生过,特别是这种情况发生在重组合同正式签订,第一笔资金已经到位的情况下,更令聂大跃百思不得其解。
    聂大跃现在有些后悔大举透资了,因为如果没有大举透资,那么不仅每天的资金损失少一半,而且也不会担心被别人强行平仓。
    他妈的!
    聂大跃心里骂了一句。不知道是骂证券公司,还是骂市场,或者干脆就是骂他自己,但毕竟已经骂了,尽管只是在心里骂,并没有骂出口,却也立刻感觉舒服许多。他没想到在心里暗暗地骂脏话也能让人出气,难怪那么多人戒不掉国骂呢,敢情国骂还有这功能。
    出气之后,聂大跃心情就平和许多,就对自己的行为甚至券商的行为都表现出一定程度的理解。
    是啊,聂大跃想,我不透资行吗?不透资,第一我没有足够的资金控盘,“岳洲稀土”是升是跌,是升多少还是跌多少,完全不受我的控制,那不更加乱套?第二,如果不透资,我能在二级市场上获利这么丰厚吗?而如果不靠二级市场获利丰厚,我哪里能有那么多的资金填补“岳洲稀土”这么大的窟窿?如果再考虑到方方面面的灰色开销,考虑到正式接手“岳洲稀土”后的技术改造和激活经营资金,那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所以,透资是必须的,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透资,凭他一个并不出名的民营企业要收购“岳洲稀土”绝对是不可能的。所以,尽管现在面临严峻处境,但当初的透资并没有错。
    那么,证券公司是不是就错了呢?
    聂大跃采用换位的方式重新思考了一下,感觉证券公司也没有错。证券公司之所以要给客户透资,无非是满足客户贪婪的需要。当然,他们自己也得利益。一方面,透资越多,客户的成交量就越大,证券公司的交易费收入就越高。另一方面,透资是需要支付利息的,而证券公司透资给客户的利息,肯定高于证券公司支付客户保证金的利息,如此,除了增大交易费之外,证券公司在利息这块也能吃一点差价。但是,平心而论,透资是有风险的。客户赚了钱还好说,反正账户掌握在证券公司手里,不管客户情愿不情愿,证券公司都能及时收回自己的本金和利息,但是,股票投资是高风险投资,谁能保证透资的客户只赚不赔?而一旦客户亏损,不但把客户自己的资金亏进去了,而且连证券公司透资给客户的资金也亏进去了,账上钱不够偿还证券公司透资的本金和利息了,他们掌握客户一个空账户有什么用?如果那样,那么多少证券公司都破产了,谁还开证券公司?哪个证券公司还敢透资给客户?所以,当初在进行透资的时候,就有明确协议,一旦客户发生亏损,亏损到一定程度,剩余资金可能不足以偿还证券公司透资的本金加利息的时候,证券公司为保障自己的利益不受侵害,有权强行平仓。
    这些情况聂大跃当然是知道的。当初他在要求透资的时候,证券公司把这些道理都是讲得非常清楚,而且透资协议也是白纸黑字这么写的,所以,聂大跃当然明白这些道理。不过,明白是一回事,心疼是另外一回事,当这种情况真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聂大跃还是一百个不情愿,一万个不甘心。关键是,他实在想不通,既然自己已经公布了重大利好消息,为什么“岳洲稀土”不涨反而跌;为什么一开盘就在跌停板的位置上挂了足够量的卖单,封得死死的。这时候即便真有人见义勇为,敢顶风买进,成交的也是前面的挂单,轮不到他聂大跃出货。这样,聂大跃手中的“岳洲稀土”就一股也抛售不掉,而如果抛售不掉,他就没有两千万现金向岳洲市国资办支付,那么,按照收购协议,就是他的岳鹏实业违约,岳洲市国资办就可以按协议规定宣布收购失败,一千万首期资金罚没,还要承担其他的相关责任,其后果丝毫不亚于当年在水塔上脚下并没有站稳而上面双手松开。
    聂大跃再次感到了恐惧。是那种比二十年前在水塔上下不来更可怕的恐惧。
    是谁有这么大的筹码能够在跌停板的位置上挂这么大的买单呢?聂大跃想。又有谁能知道我急需要在二级市场上抛售股票获取现金来支付岳洲国资办呢?这两个疑问一叠加,就只能一个人可以做到。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