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岁月可当歌

  • 定价: ¥51
  • ISBN:978754731822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东方出版中心
  • 页数:352页
  • 作者:邓传理//黄圣依|...
  • 立即节省:
  • 2021-06-01 第1版
  • 2021-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这是生于知识分子家庭的两代女性的成长故事。家人之爱,朋友之谊,选择与坚守,勇敢和探寻,生活中的百般滋味,每个人都能寻得共鸣。岁月有泪有笑,回忆是一首永恒的歌。
    传理人生阅历丰富,坦然面对生活中的风雨,也欣然接受种种际遇,把握自己的命运;作为母亲,重视对女儿的教育,给予她长久而耐心的陪伴,在细致观察的基础上,培养她的特长,发掘她的优势,同时尊重女儿的个性和选择,给了女儿向上生长的力量。父母和子女之间相知、共情,而非控制、交易,孩子的健康成长是母爱的最好印证。豁达人生,自有天地。
    收录黄圣依少年时的日记和童年照片,回顾其演艺道路的起点。青春年少时的梦想,还在为之奋斗吗?愿有人始终如一地爱你,尊重你的选择,肯定你的努力,愿有人会对你说:“为你闯荡世界的勇气,为你展翅高飞的志向,我由衷地自豪。”

内容提要

  

    本书系《新民晚报》前资深编辑邓传理及其女儿黄圣依合著的文集,从“不宠无惊过一生”“小松植平原,他日自参天”“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三个部分,主要以传理的视角分别记录了作者童年及下乡插队的经历、女儿的成长日记、祖辈记忆等。女儿黄圣依首次公开在外求学时与母亲的信件,反映了母女之间深厚的情感交流。作者的文字平实质朴、真诚动人,记录了从个体到家族及至整个时代的变迁,是一份可贵的历史素材。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倾情作序。

媒体推荐

    邓传理的父亲邓友金是我的舅舅,在经济界,他是我的前辈,同样是一个经济学家。但传理和我的母亲邓季惺一样是一个新闻工作者。因此,家族史中的我们,有很多的相同点。
    ——吴敬琏
    我和传理二十多年前结缘于《新民晚报》副刊的《卜日谈》栏目,那时我刚从电影学院毕业不久,我们是同代人。翻阅这本浸透了她丰富人生的书,那些老上海弄堂、花园洋房、弥漫着烟火气的生活场景,就从记忆中浮现出来。
    ——李少红
    这不仅仅是一位女性的自传,也不仅仅是一对母女的故事,从中你可以触摸到一个时代,和岁月也不曾使之褪色的情感。
    ——杨澜
    每个人的岁月都可当歌,缺少的可能就是发现美的眼睛。这不是一本明星书,而是一个知识分子家族的近代画卷。
    ——樊登

目录


  推荐序  吴敬琏

  自序一  邓传理

  自序二  黄圣依
一  有宠无惊过一生
  来到人间
  上海新村
  礼拜堂里的幼儿园
  《万卡和卞卡》
  黑白世界
  纸头人与小人书
  艺术启蒙
  小学生活
  从乒乓到京剧
  电视的诱惑
  我的五舅舅
  舅舅们的婚礼
  市二女中
  我的小伙伴
  糠饼事件
  响应最高指示
  插队南浔
  全部家当
  突发变故
  当上计分工
  农村分红
  水与电
  养蚕学问
  种田洗衣
  茶与熏青豆
  南浔小吃与百间楼
  情感任天然
  下乡归来
  拜师学书
  新疆之行
  成家立业
  弄潮股市
  荆棘之路
  走进晚报
  赵伯伯赠书
  远赴美国
  福兮祸伏
  物尽其用
  生活中的启迪
  雪城大学
  相逢何必曾相识
  美国打工
  异国他乡的伙伴
  故土重逢
  归去来兮
二  小松植平原,他日自参天
  好的起点
  断奶以后
  邓邓两岁了
  邓邓要回家
  跳动的旋律
  乌南幼儿园
  高安路第一小学
  少年宫情结
  难圆的梦
  缺失的角色
  徐汇中学
  不到长城非好汉
  走进交大附中
  高中生活
  航天夏令营
  夺魁大奖赛
  情系北影
  给女儿的信1
  给女儿的信2
  给女儿的信3
  宝宝日记(节选)
  面对新的挑战
  交大附中的学习生活
  电影学院的日子里
  儿时的启迪
  邓邓日记(节选)
三  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
  父母爱情
  爷爷与保路运动
  外公和外婆的恩怨
四  似是故人来
  永恒的怀念
  心祭
  将爱埋得更深
  爸爸和黄苗子夫妇
  李玉茹与她的女儿
  孔令朋的《今生今世》
  姜桂之性,到老越辣
  丰子恺与《猎人笔记》
  元宵佳节忆陈振鹏先生
  我所认识的曾彦修
  画家陈小翠
  高本乐伯伯
  《不夜城》主话金融
  《申报》经理马荫良
  似是故人来
  秦瘦鸥与《晚霞集》
  华美的丽调

前言

  

    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很欣赏诺思教授在《制度、制度变迁与经济绩效》一书中提出的路径依赖的理论。在我近一个世纪的人生旅程中,能结合中国正在经历的一个伟大的变革,来谈中国的经济改革,谈一个家族的兴衰的历史,我觉得很有意思。
    邓传理的父亲邓友金是我的舅舅,在经济界,他是我的前辈。同样是一个经济学家。但传理和我的母亲邓季惺一样是一个新闻工作者。因此,家族史中的我们,有很多的相同点。但是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息息相关,这就是个人命运的历史局限。
    中国正在经历一个伟大的变革,是一个重大的制度变革过程。这种过程具有路径依赖的特征是不言而喻的。这就是说,第一,初始的体制选择会提供现存的刺激和惯性,因为沿着原有的体制变化路径和既定方向往前走,总比另辟蹊径要来得方便一些。第二,一种体制形成以后,会形成某种在现存体制中既得利益的压力集团,这种集团一般来说会力求巩固现有制度,而不管新的改革是否较之现存体制更有效。我们的目标是清楚的,具体措施的大方向也是正确的,可是只要在初始的路径选择上有一些细微的差异,在往后的发展中,它就会按本身的逻辑,偏离原来的目标。这就是俗话说的“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所以我们如果发现了路径偏离,就要尽快地采取措施,加以纠正。
    我的母亲去世二十六年了,她创办了《新民报》(《新民晚报》前身),并在抗日战争期间创造了《新民报》五地八版的辉煌,她的一生是以一个企业家的姿态实现自己的人生追求。传理是我们家唯一一个在改革开放以后进入上海报纸发行量最多的《新民晚报》社工作的人,她的报人经历和我母亲的紧密相连。
    知识得以贯通,即获得“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快乐。正因为有这样的体验,我愿意为本书作序,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向读者推荐,另一方面,也希望有更多的作者来做与之相类似的工作,起抛砖引玉的作用。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来到人间
    1951年10月26日,我出生在上海淮海路常熟路口的一家私人医院,后来这个地方属上海市卫生防疫站。据说我出生时,正当螃蟹上市时节,外婆打电话让妈妈去啖蟹。可能是贪嘴吃多了的缘故,妈妈甚至还没经过几次产前的阵痛,我便匆匆地来到了人间,为我接生的狄医生在出生证上按下我的小脚印后,用毛笔革草地写上了“邓妹妹”三个字。
    我叫邓传理,这个名字在我出生之前,父亲就为我起好了。父亲告诉我,名字寄予了父辈的追求,所有名词里面,他最欣赏的是“规律”与“真理”。对一个学经济的人来说,人生最为追求、期盼的便是“规律”,但把它用在名字中就有点不妥。我们的排行是“传”字辈,我有一个姐姐,如果她叫“传规”,那我就得叫“传律”,当然叫“传律”也未必不好,可“传规”就不好听了。所以他讲第二个选择就是用“真理”二字,我姐叫“传真”,我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名字就叫“传理”——尽管这个名字似乎缺点女性的味道,而且初听起来,还以为我家里是信教的呢。
    我姐姐出生在香港,她有个英文名叫Bessy,是我三姨取的。我出生在上海,于是父母把我出生证上的“妹妹”算作我的别名。当时的医院不像现在妇产科医院那样有出生孩子的评分记录,但从父母为我保存的出生证上的小脚印看,出生时我是十分健康的。
    顺产的妈妈和我很快出院回到了家里。我家在高安路16号,上海市委宣传部的西面。高安路的家是一个三房一厅的房子,按当时的标准,似乎是有点宽敞了。家里有爸爸、妈妈、姐姐、我以及两个阿姨。一个阿姨叫阿英,是我的奶妈,另一个阿姨我们叫她陈姐,是我们家的老保姆。其实陈姐姓贺,是个吃素念佛的女人,她是宁波人,年轻的时候丈夫就去世了,自己没有孩子,在我舅舅还很小的时候她就来到了我外婆家,后来又来到了我家。我们家有一排转弯的窗子,小时候的我,总爱和姐姐一起趴在临窗的沙发上,看每天早上十点钟宣传部的人升旗和做广播体操。
    那时妈妈要去中苏友好协会办的夜校读俄语。刚解放的上海英语不时兴了,所有追求进步的人都开始学习俄语。夏天一到,妈妈总会在地上铺一张席子,妈妈躺在中间,我和姐姐一人躺在一边,听妈妈用俄汉双语给我们朗读普希金的诗歌。印象最深的是《金鱼和渔夫》的故事:“从前有一个老公公和一个老婆婆……”爸爸最喜欢看我的保留节目,我会穿着妈妈为我们姐妹俩做的同样款式的黑色海虎绒大衣,摇头摆尾地表演小黑熊走路。
    那时爸爸在永安纺织印染公司总管理处工作,妈妈还没参加工作,偶尔和邻居、时任上海市副市长的赵祖康的夫人一起做做电弄工作,由于我和姐姐还小,这样的活动参加得也很少。外婆家就在咫尺之遥的上海新村,我姑妈邓季惺的一家那时也在上海。姑妈是《新民报》的总经理,她的儿子、我表哥吴敬琏正在复旦大学经济系读书。那时经常有很多姑妈的朋友、爸爸的同学、父母家的亲戚以及其他文化人来我们家聊天聚会,很是热闹。
    上海新村
    我小时候的生活充满了欢乐,爸爸在年龄比较大的时候才有了姐姐和我,所以格外喜欢我们。也许他原有的抱负都没有实现,所以他人过中年以后,很重视对姐姐和我的培养。
    每个星期天,妈妈的兄弟姐妹都会相约一起出去吃点心和购物,常去的地方是陕西路到瑞金路段的淮海路,最常去的店是老大昌、复兴、蓝村等。吃过点心后,阿姨、舅舅就会去看场电影,我和姐姐也总会挤在他们中间。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