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奇域笔记(8奇异骏马图)

  • 定价: ¥29
  • ISBN:978755972488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页数:213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这一次,给“奇域”古董旧货店德高望重的夏小蝉掌柜发来邀请函的,是美国纽约的华裔少年亚瑟,据他透露: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难得展出的唐代韩干名作《照夜白》竟是赝品!小蝉与冯川慷慨赴约,然而,随着他们深入观察大都会特展中的展品时,却发现越来越多的宝物疑云重重!广胜寺壁画、昭陵二骏、罗汉还有皇帝礼佛石雕……三人如同牵线木偶,被幕后的神秘怪盗戏弄得团团转。惊心动魄的都市追击之后,怪盗终于显出原形,而怪盗这一系列作为背后的动机,竟源于数十年前的一段国宝流失海外的往事:这些从中国流失的国宝到底经历了怎样艰辛的历程?又为何再次被盗?

内容提要

  

    来自美国纽约的华裔少年亚瑟给“奇域”发来邀请函,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难得展出的唐代韩幹名作《照夜白图》可能是赝品!小蝉与冯川慷慨赴约,却发现越来越多的宝物疑云重重!广胜寺壁画、昭陵二骏、辽代三彩罗汉、皇帝礼佛石雕……三人如同牵线木偶,被幕后的神秘怪盗戏弄得团团转。惊心动魄的都市追击之后,怪盗终于现出原形,而这一系列“阴谋”背后的动机,竟源于多年前国宝流失海外的往事……

作者简介

    邹凡凡,射手座,B型血。一个泪点比较低、笑点比较奇特、颇富侠义心肠的人。
    这个人挺会念书的,中学混迹于南京外国语学校,大学保送到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商学院,英语明明很不错却一跺脚跑到法国去,一直念成了女博士。
    她很喜欢看世界,有时候靠腿跑,在不同大洲不同国家的古旧市集淘淘宝、在城市里逛逛博物馆、在乡间住住民宿、在山野水泽邂逅邂逅动物;有时候靠脑补,让书籍把她带往那些任何交通工具都到达不了的时空。
    一个奇域中的旅人,讲述着奇域的故事……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白眼照夜白
第二章  天各一方
第三章  一夜之间
第四章  魅影
第五章  海上霹雳
第六章  消失的地平线
第七章  集齐十尊罗汉可召唤答
第八章  获胜者:第三方!
第九章  骏马,又见骏马
第十章  附加题
第十一章  答案
第十二章  没有结束
尾声
奇域文博小课堂
后记:将未来赋予历史——我们的奇域

后记

  

    将未来赋予历史——我们的奇域
    我父亲是一位古董爱好者,曾绍亲自去大报恩寺施工现场挖掘,挖回来一堆残破的砖瓦,瓦上有见尾不见首的五趾龙。小时候我经常翻检他的收藏,幼小的心灵会不由自主变得沉静、肃穆。后来我到了巴黎,巴黎的大街小巷有数不完的古旧市集,看到那些精美古朴的杯子、盘子、首饰、玩具、书籍……眼睛完全不够用,我总是像打翻了油瓶的老鼠一般兴奋。
    在巴黎,我念的是商校。有一门课,老师布置作业,让大家设计一个创业项目。我交上去的报告是开办一个网上古董旧货店:www.ziland.com,店名Ziland,中文翻作古色古香的“奇兰斋”。其实我的梦想,我最爱干的事儿,就是开家小店,买卖美好的器物,然后每天结账之后坐着数钱。
    现在大家看到了,我的小店开起来了,在我的笔下,仍然叫Ziland,只不过中文名变成了“奇域”——域,既指代时间,也指代空间,我可以让小主人公经手现实生活中根本摸不到的宝贝。一切都像冥冥中的注定,唯一没实现的好像只是坐着数钱那部分了。
    创作“奇域笔记”系列,我首先是想写一个让读者喜爱、能一口气从头读到尾的故事。在我所有自封的头衔当中,我最喜欢的,除了“古董贩子”,就是“说故事的人”了。我的故事,节奏感、画面感比较强,这大约与我儿时的阅读习惯有关系。可以说我是最早一代吃漫画书长大的孩子,那时有各式连环画,有《丁丁历险记》,有海量日漫,这些漫画长久印刻在我和我的同龄人心里。我希望,许多年后,夕阳下,晚钟里,对于那些已经白发苍苍的小读者们而言,会有“奇域笔记”的零星画面在他们脑海中倏忽闪过,年少的热血与激情再次燃起。 然而故事不是一切。我不仅想写冒险,更想写有情怀、有内涵的冒险,写有文化的冒险。 回望学生时代,我最差的科目之一就是历史,只比政治略强一点。那些冰冷数字构成的年份,那些非黑即白的成王败寇,那些关于农民起义的意义长篇累牍的论述……常常令我欲哭无泪。我一直在想,历史,是否可以更鲜活、更生动、更美?大江东去,名将枯骨,最终沉淀下来的有形之物便是感动过我幼小心灵的、凝聚了时光的古物,它们的意义何止仅限于“器”?一幅古画难道仅仅是墨与纸的碰撞?一只瓷瓶难道仅仅是黏土加热到了1400度? 从南京外国语学校,到北京外国语大学,再到欧洲居住的十余年,我一直在急急忙忙地学英语、学法语,我去罗浮宫、大英博物馆,去乌菲兹美术馆、大都会博物馆,渐渐触碰到西方艺术史中的精髓,如迷雾散开,开始看到物件背后的历史与文明的脉络。但直到最近两三年,我才突然意识到:我自身的、中国的文化呢?那时的我,对达·芬奇如数家珍,却不知道宋朝的范宽。 所以“奇域笔记”系列的创作是我在文化上的一次回归。 这时候我才发现,在达·芬奇的画面前,我会觉得:哇,好牛啊!但是在范宽的《溪山行旅图》面前,除了牛之外,还会有一些更深刻更亲切的东西,我知道那是流淌在自己血脉中的东西。写“奇域笔记”之《奏乐的陶俑》时,我去巴黎专门陈列东方文物的吉美博物馆,在唐朝那些形形色色的乐舞俑、女子马球俑、胡人俑面前,仿佛真的听到大唐猎猎的风声,完全不夸张也不是矫情,那种开阔与浩大,如同李杜的诗篇,让我热泪盈眶。 我特别赞同的一段话是这样说的:“中国传统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就是对审美的贡献,我们的祖先创造了一种极为了不起的美学传统,这种美学体现在中国的书法、绘画之中,在宫室、桥梁和器皿之中,也在围棋之道中,但更多是在中国的诗词歌赋。” 这就是我想写的,我想写出围棋之道、诗词歌赋、书法绘画、宫室桥梁器皿的美。我在法国亲眼看到过这样的美学教育,从幼儿园时期去罗浮宫寻找一幅画、做一个游戏开始,从用废品搭建米罗的雕塑开始,从制作康定斯基风格的贺卡开始,从学习数学课本上凡·高的画开始……无所不在。 那么我呢?我想从“奇域笔记”系列开始。 前几天,我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帖子,发帖人贴出古希腊雕塑拉奥孔,以及中国的长信宫灯和击鼓说唱俑,满怀轻蔑地说,同样是公元前1世纪的作品,中国和古希腊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看完之后,我很无语,我觉得不仅是我,恐怕19世纪的塞尚、20世纪的毕加索都不会同意这样的说法。我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让小读者们了解自身文化,同时对异域文化产生好奇,既不盲目自大,更没有理由妄自菲薄,从而成为真正具备世界眼光的中国人。 正如我在“写给孩子的名人传”创作谈中所写的那样:“如果不了解这个世界的古往今来,如何能够爱它?了解得越多、越深入,便越有机会成为一个正直、宽容、善良的人,而少掉许多的无知、焦虑与狭隘,如同站在山巅眺望远方,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无限坦荡。” 我深信,在这份中国之美面前,你是会爱上它的,所谓的爱国从来都不应该是口号似的空话。而对于美的感受,结果往往是善,写作与教育一样,其最终所导向的,应当是一种良善。 站在山巅眺望远方,还意味着不同领域的知识间的融会贯通。一提到古董、历史、传统文化,许多人会觉得陈旧,仿佛闻到一股霉味儿,眼前浮现出手拿洛阳铲乱挖的盗墓贼,还有其他子虚乌有的迷信……“奇域笔记”系列不是这样的,它很新,不仅有各门各类的知识,有高科技甚至黑科技,也有现代思维对于历史的理解与阐释。在本系列的开篇,责编所拟的引语很到位:用年轻的方式讲述古老以通往未来。碰巧前几天看到一位考古学家的TED演讲,他提到:We’d like to put afuture to our past。这句话因此成为我这篇后记的标题:我所尝试的,正是给我们的过往一个未来。 以上便是我在创作“奇域笔记”系列的过程中的一些想法与感受。写这几本书,让我与小主人公们一样,得以拓宽生活的广度与宽度,往返于最奇妙的时间与空间——如果不是写作,如何能够做到这一切?对此我心怀感激。我想,儿童文学就是我们共同的“奇域”,让我们在其中一同冒险,尽情飞翔。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白眼照夜白
    (一)
    以幼时的玩伴、成年后的贴身侍卫的身份,冯川‘‘见证”唐玄宗李隆基从爱打马球的翩翩少年,成长为杀伐决断的君王,开启一代盛世,又渐渐白了鬓发。
    这天,李隆基、冯川正在后花园玩弹棋,有宫人来报,说王维求见。这王维可是位俊俏才子,能写诗、会画画,年轻时就经常往来宫中,可以说是二人的好友,李隆基忙说有请。
    一会儿,王维雄赳赳气昂昂地大步而来,他不是一个人,身旁还有位三十来岁年纪、面容清瘦的男子,青衣小帽,略显清高。
    王维开门见山:“皇上好!冯哥好!皇上,向您推荐个人才!”手指身旁男子,“就是他,他叫韩斡!”
    李隆基问:“韩先生何才之有啊?”
    王维娓娓道来,说韩斡是蓝田人,本是酒肆的快递小哥。“几年前,他来我家送酒。”王维说,“我一时有事脱不开身,就让他在院子里等一会儿,等我去验货——你们知道我对酒的品质要求很高。”
    李隆基说:“知道,你是鉴酒大师。”
    王维说:“等我终于从屋里出来,眼睛还没落到酒坛子上,就发现地上多了一匹马!”
    “马?”
    “是的!快递小哥韩斡等得无聊,居然拿根树枝在地上画画,画了匹马!”
    李隆基的目光唰的一下转向韩斡,冯川知道李隆基最喜欢马了。
    “不用我说,你们也猜到了!那马虽笔法稚拙,却飒爽有生气,不像有些画家画的,简直死马一匹……我立刻让他辞职,资助他学费,让他去和曹霸学画!”王维说。
    曹霸是开元年间首屈一指的画家,李隆基很喜欢他,封他当将军,贵族们也都极力追捧。
    “看来你不仅是鉴酒大师,也是鉴人大师,嘿嘿。”李隆基说。
    “学了这些年,是时候出师了。今天臣特意带本人来向皇上推荐一下,看能不能把他招到宫里。”王维说。
    李隆基哈哈大笑:“国运隆盛,御厩骏马四十万,正愁画马的不够多!韩斡,你明天就来上班吧,试用期三个月!”
    韩斡这才第一次开口,不卑不亢地说了句:“遵旨。”
    两个多月后,李隆基想起韩斡试用期就快结束,画却还没见到一幅,就让冯川去看看怎么回事。
    大画室里,宫廷画师们排排坐,正在临摹,韩斡却不在其中。冯川一问,便有人讪笑:“他呀,大概又跑去马厩了。”
    冯川只好去马厩找,找了半天才找到韩斡,他正对着一匹马痴痴地看。那养马的奚官是西域胡人,高鼻深目,大络腮胡,一见冯川,立刻把他拉到一旁吐槽:“冯哥,这人好怪——他不是画家吗?每天都来看马也就算了,刚才竟说要搬来马厩和我同住,铺盖都带来了!”
    又过了数月,韩斡交出了他的第一幅作品《牧马图》。
    画上正是胡人奚官,赶着一黑一白两匹骏马:奚官轻拉缰绳,腰插马鞭,气定神闲;二马眼神灵动,像在进行无声的交流。它们壮硕的风姿让人不得不感叹:这是大唐才有的马啊!
    此画一出,再没人质疑韩斡的怪才,都说韩斡画马,已和曹霸不分伯仲。只有奚官喜忧参半,既为自己的英姿跃然纸上得意非凡,又为如今画家成堆前来看马而烦恼。
    许多年后,宋徽宗用他的瘦金体在《牧马图》上题下“韩斡真迹,丁亥御笔”八个字,外加“天下一人”的花押。
    盛世既开,远方臣服,不仅有大量商贾和打工人从西域潮水般涌来,连国王都纷纷派出使者求亲。这不,大宛的宁远国王又一次派来使者,李隆基便安排了和义公主去和亲。山水迢迢,等护送公主的卫士们回来,到李隆基面前汇报情况,李隆基的眼睛都直了。
    P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