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突围/百部红色经典

  • 定价: ¥49
  • ISBN:978755964882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202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是电影《集结号》原着作者杨金远经典军事力作,知名导演冯小刚、黄健中倾情推荐,曾荣获福建省第22届优秀文学作品奖一等奖。作品描写了一个抗日英雄的传奇一生,再现一段光辉灿烂的峥嵘岁月,革命战争波澜壮阔的战火硝烟。既有主人公从一个普通的农家孩子在战争的洗礼、人生的突围中成长为一位优秀的人民解放军指挥员的传奇人生历程,又真实展现了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改等中国一系列波澜壮阔的历史。

内容提要

  

    《突围》主人公陈池龙,是一个出生在福建农村一个普通农家的孩子,从小随父亲学做木工活,然而,一场父母为之定下的婚姻却改变了他的命运,妻子未过门时就被同村的无赖糟蹋,为了报仇,陈池龙怀着简单的想法参加了革命,一次次战争的洗礼,使他逐步成长为人民解放军中一位优秀的指挥员。人生的遭遇,岁月的变迁,使他不但在革命战争中经历着一次次突围,他的人生,他的思想,他的心理也在经受着一次次的突围……
    本书是杨金远经典长篇军事题材力作,冯小刚评价此书“这部作品所描写的不仅仅是战争,更重要的是,讲述了一个真正感动人的故事,有一群活生生的人物”。

媒体推荐

    很显然,金远先生在这部作品中所构筑的小说世界,既有对人性弱点的解析,也有对世俗人生的批判,他试图把人们引向人性真、善、美的纯净境界。我们从中也能够深切地感受到作家灵魂的颤动。可以这么说,《突围》是我近年阅读的小说中最具超前意识的一部作品,在平淡中见其真谛。
    ——黄健中(导演)
    我就不把这次突围当成突围,当成什么?当成进攻,向敌人进攻。……我要死也要死得像个爷们,我不能这样窝窝囊囊的死了,要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面对强大的敌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
    ——都梁(作家)

作者简介

    杨金远,作家,福建莆田人。1976年入伍,1982年退伍回地方工作,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200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至今已发表文学作品200多万字,并多次被《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等刊物选载。连续两届荣获福建省政府百花文艺奖,五次荣获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奖。多部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著有《突围》《下南洋》《官司》等。

目录

《突围》无目录

前言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全面展现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中华民族辉煌的发展历程、取得的伟大成就和宝贵经验,集中体现中华民族的文化创造力和生命力,北京联合出版公司策划了“百部红色经典”系列丛书,希望以文学的形式唱响礼赞新中国、奋斗新时代的昂扬旋律。
    本套丛书收录了近一百年来,描绘我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艰苦奋斗、开拓创新、改革开放的壮美画卷,充分展现我国社会全方位变革、反映社会现实和人民主体地位、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讴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100部文学经典力作。
    本套丛书汇集了知侠、梁晓声、老舍、李心田、李广田、王愿坚、马烽、赵树理、孙犁、冯志、杨朔、刘白羽、浩然、李劫人、高云览、邱勋、靳以、韩少功、周梅森、石钟山等近百位具有代表性的中国现当代著名作家。入选作品中,有国民革命时期探索革命道路的《革命的信仰》《中国ra何-处去》,有描写抗日战争的《铁道游击队》《敌后武工队》《风云初记》《苦菜花》,有描绘解放战争历史画卷的《红嫂》《走向胜利》《新儿女英雄续传》,有展现新中国建设历程的《三里湾》《沸腾的群山》《激情燃烧的岁月》,有寻找和重建民族文化自信的《奠基者》,也有改革开放后反映中国社会现状、探索中国道路的《中国制造》,同时还收录了展现革命英雄人物光辉事迹的《刘胡兰传》《焦裕禄》《雷锋日记》等。
    本套丛书讲述了丰富多样的中国故事,塑造了一大批深入人心的中国形象,奏响了昂扬奋进的中国旋律。这些经历了时间检验的文学作品,在艺术表现形式、文学叙述方式和创作技巧等方面都具有开拓性和创造性,作品的质量、品位、风格、内涵等方面都具有很高的水准,都是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作品,很多作家的作品都曾荣获“五个一工程奖”“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国家图书奖”等奖项。
    为将该套丛书打造成为集思想性、艺术性、时代性为一体,展现新时代文学艺术发展新风貌的精品图书,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成立了由出版界、文学艺术界的资深专家和学者组成的编辑委员会。他们从文学作品的历史价值、文学价值、学术价值、现实意义等维度对作品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读和筛选,吸收并借鉴了广大读者的意见与建议,对入选作品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与综合评定,努力将“百部红色经典”系列丛书打造成为政治性、思想性和艺术性和谐统一的优秀读物,向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这一光荣的日子献礼!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1
    一九三七年,闽中的局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闽中地区是国民党在福建的统治核心,蒋介石把闽、赣两省划分为十二个“绥靖区”,由中央军分兵把守。闽中地区属“第十一绥靖区”,由第九师第二十五旅旅长张琼率部驻守。但国民党的主要力量被调往第十一次“围剿”的前线,后方相对空虚。何况这时的闽中已经建立了相对稳固的游击根据地,并成立了闽中特委,原先的福清和闽中两支游击队分别被整编为闽中工农游击队第一支队和第二支队,周映丁出任第二支队支队长,李铁任政委。在中共闽中特委的领导下,红第一支队和红第二支队以各自根据地为依托,采用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斗,互相策应,四处游击。他们在当地动员群众,成立农会,发动农民开展抗捐、抗税、抗租、抗粮斗争。为了保证“四抗”运动顺利开展,红第二支队首先打击那些欺压群众、民愤较大的地主、土豪、劣绅,使农民得到了实际利益,更加拥护共产党和红军游击队,纷纷加入贫农团、少年儿童团和民族自卫团等革命群众团体,从而把闽中游击战争推向了高潮。
    陈池龙就是在这种形势下参加红军游击队,成为红军游击队里的一名战士的。
    实际上,陈池龙在参加红军游击队前曾有过犹豫。和他的木匠手艺比起来,他想不出参加红军游击队有什么好。恰恰这时,他的父亲陈觉苍因得了一场暴病撒手归西,这对陈池龙来说实在打击太大了,从此他对木匠手艺就再也提不起劲儿来。相反,他整天要面对的除了媳妇九红,还是九红,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陈池龙参加红军游击队的动机其实非常明确,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向土匪王世吾报仇。
    陈池龙参加革命的介绍人恰恰是红第二支队支队长周映丁。说起来周映丁跟陈池龙还是半个老乡,周映丁的妻子陈秀珍跟陈池龙是同乡,都是龙潭村人。正因为是老乡,陈池龙便没有完全把周映丁当红军游击队的领导看,有一大半,他把周映丁当成了乡里人。他把周映丁拉到一边问:“老周,咱们也算是同乡了,咱们也不说客套话,有件事你得实话告诉我,你说,革命还管不管像王世吾那样的土匪?”
    对陈池龙的情况,周映丁多少也知道一些。周映丁便说:“当然管,为什么不管?”
    陈池龙问:“怎么管?”
    周映丁说:“改造他们!消灭他们!”
    陈池龙说:“你说的都是实话?”
    周映丁说:“当然是实话。”
    陈池龙一听笑了,说:“老周,你这话我信了!这个革命我参加定了!从今往后,你让我往东,我不往西,我生是革命的人,死是革命的鬼!但有一点你得答应我,有一天,我一定要亲手干掉王世吾。不报此仇,我陈池龙誓不为人!”
    周映丁却觉得陈池龙的世界观有问题,立足点太低,胸怀太狭隘了。像许多喜欢说大道理的那类干部一样,他忙说:“不对!不对!参加红军游击队不单单是为了报个人的恩怨私仇,而是要解放全人类。知道吗?”
    “解放全人类!”陈池龙说,“先干掉他娘的王世吾,再解放全人类。”
    参加了红军游击队,陈池龙果然作战非常勇猛。陈池龙被编在红第二支队二团六营三连,枪支不够,有相当一部分战士只发给一把大砍刀。陈池龙刚来队上,自然只能分给大砍刀,但他已经很知足了。他把大砍刀磨了又磨,刀片磨得很亮,刀刃锋利得只轻轻一抹脖子,脑袋就可跟身子分家了。
    平时没有仗打,陈池龙就拿大刀砍树脖子。山上有的是树,都碗口般粗,陈池龙挥起大刀,一刀一棵树,有时一口气能连着放倒十几棵树,一茬茬碗口般粗大的树木就像人脖子一样在陈池龙的刀下纷纷滚落到地上。断口处流出来的汁液,在陈池龙的眼里,分明就是王世吾断脖子流出来的血,散发出醉人的腥气。
    有了这身本事,陈池龙愁的就是没仗打,一天不打仗,就觉得生活非常没趣。那时候,他就会跑去找周映丁,缠着周映丁给下战斗任务。周映丁却总是说:“不急不急,你还怕没仗打呀?”
    陈池龙说:“就是没仗打呀,还能不急?”
    周映丁笑了,说:“别到时真的来仗打了,你又怕了。”
    陈池龙火了起来:“谁怕了?怕死还来当什么鸟兵?”
    让陈池龙不能理解的是,既然没仗打,为什么不把部队拉去剿匪,把王世吾打他个稀巴烂!
    五月份,部队接到命令,准备参加对国民党中央军的运粮伏击战,然后把粮食送往根据地,接济各游击部队。根据上级命令,团参谋长马超负责指挥这场战斗。伏击小组由二十名精英组成,可这二十人里却没有陈池龙。陈池龙不服气,立马跑去找马超,吵着问为什么不让他去,马超说:“这次战斗事关重大,你刚来部队,没有什么作战经验,以后再说吧。”
    马超原先不是没有考虑过陈池龙,陈池龙作战勇敢,一点儿也不怕死的精神早已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问题是陈池龙勇敢有余,理智不足,不是一名真正意义上的优秀士兵。况且这种战斗需要的是巧取,而不是强攻,稍有不慎,就可能给战斗带来失败。马超不考虑让陈池龙参加伏击自然有他的道理。
    陈池龙更加不服气起来,说:“打仗还要什么经验?打仗先要勇敢,然后再说经验。你经验再丰富,胆小怕死,不敢跟敌人交战,仗还能打赢吗?”
    接下去不管马超如何解释,陈池龙就是听不进去。马超被他纠缠不过,只好让他参加伏击战。
    战斗是在翌日上午九点整打响的,结果在那之前部队出了一件事。当敌人的车队才刚刚进入伏击圈,参谋长马超还没发出战斗命令,一个战士因为紧张已经先搂动扳机走了火。霎时敌军已经发现碰上伏击,赶紧调过火力向伏击部队发起猛攻。双方于是开始激烈交火。
    敌军事先已经意识到在运粮途中可能会遭游击队伏击,五辆运粮车他们派了整整一个排的兵力负责押车,用的又都是一些精良的武器。而游击队里除了参谋长马超和几个骨干游击队员手里有几支枪外,大多数战士的手里都和陈池龙一样拿的是大砍刀。双方一交战,游击队哪里是他们的对手;一阵强火力过后,游击队这边几乎就哑了,听不到枪声响了。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