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李清照传(半生是梦落花成雨)

  • 定价: ¥42
  • ISBN:978756804458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华中科技大学
  • 页数:244页
  • 作者:夏墨|责编:陈心玉
  • 立即节省:
  • 2021-06-01 第1版
  • 2021-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李清照是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才女”之称。
    她有旷世的婉约才情,写尽闺阁女儿态;她有铁血的豪放风骨,喊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她的爱情“并非没你不行,而是有你更好”,她的婚姻“琴瑟和谐,愿为君洗手作羹汤”,再婚被骗“宁可坐牢离婚也绝不妥协”,轰动朝廷内外。
    本书便是一本关于她的集人物传奇和精美诗词于一体的传记书籍。

内容提要

  

    她是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前半生享尽荣华喜乐,后半生尝尽人生疾苦。她出生于书香门第,天资聪颖,悟性极高,她是宋朝及至中国文学史上一流女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她以绝世的才情,浪漫的柔情,爱国的豪情,成就了“千古第一才女”的美誉。
    本书是一本集人物传奇和精美诗词于一体的独特传记,作者以女性特有的温柔细腻的笔触,一一铺陈出千古才女李清照的传奇一生。从误入藕花深处的少女时代,到出嫁后与丈夫异地时的相思及闲愁,再到晚年时期的凄风苦雨,人生的河流之上,她独乘轻舟,飘洒自如,活出了最真实的自己。

作者简介

    夏墨,生来识得墨香,以文为魂,以字为命。主要作品风花雪月是民国系列《最痴张爱玲传》《最奇吕碧城传》《最美陆小曼传》《最暖林徽因传》《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三毛》《一顾倾城:顾城的美丽诗世界》《情丝:现代诗中的美丽与哀愁》《我的顾城,我的海子》。

目录

卷一  待字闺中的才情,如藕花般清丽出尘
  美的青春,正含苞待放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才华傍身,不如懵懂
  繁华的他乡,是初的清愁
  群花姹紫嫣红,不如一枝清丽出尘
卷二  再美的风景,抵不过一个正当好的人
  缘,妙不可言
  纯粹的爱,掺了杂质
  嫁给你,是我此生娇羞的模样
  女为悦己者容
  好的爱情,是我在闹,你在笑
卷三  忧愁挂眉端,相思藏心底
  噩梦,若只是梦,该有多好
  被亲的人寒了心
  是该理解,还是该原谅
  若时光重来,愿与你一夜白头
  牛郎织女,不见鹊桥
卷四  隐居,过安逸的人生
  若你向我靠近,我便向你狂奔
  政治哪有读书有趣
  内心丰盈,粗茶淡饭也有滋味
  女人无法割舍的,除了爱,还有青春
  从此,我与你之间,只剩等待
卷五  逍遥的你,可知我的孤寂
  十八岁,远得像前生
  热闹的地方寂寞
  你来,我在;你不来,我便去寻你
  爱与尊严,哪个更重要
  万水千山踏遍,终是空
卷六  灾难中,更能看清一个人
  夫妻本是同林鸟
  乱世,他是的家
  乡愁是难挨
  浪漫与现实,都是残忍
  当爱变成耻辱
卷七  情怀如水,催下千行泪
  一转身,便是一辈子
  爱与恨,都定格在今生
  思念的,还是旧人
  漂泊的旅程,是余生的宿命
  流言比死亡更可怕
卷八  此处心安是吾乡
  疾病,不是残忍的捉弄
  他的爱情充满算计
  自由的代价太惨烈
  把人生当游戏,似乎更自在
  我与你,共赴来生

前言

  

    每一次品读李清照的诗词,总是沉醉于她用词的清新绝美,感同身受着她的离愁与别绪。古时文人总是轻视女子,觉得女子的诗词不过是无病呻吟,无非是闺中小事。李清照的词,却总是在字里行间韵味流转,因为她词中的每一个字,都能轻易地直击读者的内心,撩动起每一个人埋在心底最深处的情愫,感受着她坎坷不平、极具传奇色彩的一生。
    她并非生来忧愁,在长大之前,她也曾拥有许多更甚于常人的欢乐。只可惜,一种叫作“爱情”的东西,成为李清照成长的分割线,她就如同童话故事中为了爱情将鱼尾换成双腿的小美人鱼,忍受着锥心剧痛,却落得凄惨的结局。
    曾经她也是一名天真无邪的少女,父亲为她创造出无忧无虑的生活,用万卷藏书晕染着她秀外慧中的气质。爱情本应是人生中最美好的篇章的开始,可惜,在李清照的生命中,爱情却意味着悲惨的降临。从她为他假装倚门嗅青梅的那一刻开始,愁云惨雾就黯淡了她生命的底色。
    有些人的婚姻,从没得到过上天的祝福。若不是这段看似美满的婚姻,年少的李清照又怎么会知道,最亲的人,往往伤你最深?当她含泪写下“炙手可热心可寒”,世人便已经知道,对于某些虚无缥缈的感情,她从内心深处已经不再相信。
    一场伴随着离别的婚姻,又能有多少欢乐可言?成为心爱的人的妻子,却以分隔两地为代价,对于任何一名女子而言,这样的爱情都是残酷而又惨烈的。清照只能将对爱人的思念化成一篇篇辞章,倾诉着自己无处可寄的忧愁。
    人们感叹她的红藕香残,心疼她的花自飘零水自流,也欣慰着她终于盼到的团圆一刻,与他携手隐居,在生命中留下一段赌书泼茶的温馨记忆。只可惜,好景不长,他走上他的仕途。他们最终分别,再也没有重逢,因为生死二字,将他们分隔在阴阳两端。
    清照最终还是成了一名孤独无依的女子,她没有子女,只有另一段以欺骗开始、以牢狱之灾结束的短暂婚姻。揭下爱情伪装的婚姻,是那样丑陋,这让清照从此对爱情彻底绝望,情愿与诗书相伴,了却余生。
    词与酒,爱与伤,是李清照人生的写照。她的每一阕词,都浓缩了她人生中的某个片段,将这些片段串联起来,便是她令人唏嘘的一生。
    如果可以,她宁愿不要“才女”的头衔,来换得一生的安稳。她多希望自己的人生只停留在“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的年代,那样,她可以用一生的时间,只做一个明快得生命中仿佛从无阴霾的少女。
    如果她有机会选择,或许也希望后人能了解她更多的故事。太多人只知她的欢喜与忧愁,却不知她的寂寞与豪情。
    古时女子,有几人能活得如李清照般纯粹?她爱得炽烈,恨得彻骨,或许,正是这样的个性,成为她忧愁的根源。古来多才女,却不是人人都像清照这般黑白分明。只可惜,这个世界注定无法非黑即白,太多浑浊的世事,无论当局者还是旁观者,都无法真的分辨清楚。
    纯粹,究竟是优点还是缺点?无须后人评说,李清照自己便将这份纯粹坚持了一生。“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或许就是她与这浑浊世界进行的最后的抗争,她的喜与悲,从来都无须刻意掩饰,永远那样纯粹地呈现在世人面前,从不加以矫饰。她的纯粹,便是她的倔强,贯穿了她的整个人生。
    只可惜,这个纷繁的世界,终究没能留给她一片净土。哪怕是她生命中那最后一块没有被战火摧残的土地,依然没能让她找到真正的安稳。李清照的悲欢,早已无处倾诉,唯有凝聚在词中,向后人倾吐。
    有人说,李清照的一生是艰难的,我却觉得,她的一生,是坚忍的。痴情女子,古来有之,能像清照这般将痴情与才情凝聚一身的,恐怕别无他人。
    “庭院深深深几许”,她的庭院,终究是凄冷的,她的身影,也终究是孤寂的。锦瑟流年,曾记录下她刹那的欢愉,她将那些短暂的快乐封存在心底,为自己搭建了一处心灵的世外桃源。唯有心思纯净的女子,才能用文字描绘出如此美好的初心。
    我们能从李清照的词中读出她的苦痛,却永远无法了解,像她这样纤弱的女子,是从何时起种下了家国之梦的种子。她的浩然正气不输男子,甚至比男子更强。她鄙夷战乱中出逃的丈夫,当着他的面说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豪言壮语。那同样也是她对侵略者与当权者悲壮的控诉,就连山河都为之动容。
    李清照的后半生是与孤寂为伴的,又似乎“孤寂”就是她人生的结语。半生飘零,晚景凄冷,她还是不愿意让自己的纯粹遭受一点玷污。纵然青丝已染霜华,她还是倔强如初。原来,女人的清高与风骨,从来都不会被时间侵蚀。
    我们并不知道,在与这个世界告别的刹那,李清照是否还愿意和那个曾经深爱的人重聚。我们只能期望,她的来生,平安喜乐。
    读到这本书的最后一页,你便能知晓,正是因为她内心的柔婉与刚毅并存,才能以一篇篇绝美的辞章感动世人。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故事的开篇,一切都带着岁月静好的模样。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在阳光下酝酿着一场绽放。故事的主人公,已经准备好与这个世界开始一场邂逅。不知她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是否叮嘱过自己应如寻常女子般娴静内敛,无论世界如何对待,她都要以最温暖的姿态去应对。
    人总是生来善良,温暖如头顶的一抹目光。然而风雨总是无法预知,哪怕再娇艳的花朵,在数不尽的风雨中也会变得倔强。于是,我们的女词人便成了后来的模样,一个集倔强与哀愁于一身的女子,一个为情痴守到让人心疼的词人。
    那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初夏,一阵舒爽的夏风刚刚拂过齐州I童丘(今山东章丘)的明水湖畔。那湖水波光潋滟,正以最惬意的姿态迎接一整个季节的美好,那澄澈的湖水,像极了刚刚诞生的那名女罂纯净的双眸。
    初临人间,她便拥有了令大多数世人都羡慕渴望的人生。幸福环绕在她的身畔,爱她的父母许她一世无忧。他们愿意将最好的疼爱给予她,让她的人生如同一湖春水,安详宁静,波澜不惊。
    可惜,愿望终归只是愿望,再平静的湖面,若是狂风骤起,也会激起数不清的涟漪与波澜。或许,喜忧参半,才是真正的人生,既能体会艳阳高照的明媚,又能享受细雨温润的缠绵,甚至可以从冬目的凛冽中品尝人生的至苦,这样的人生,才能不称之为单调乏味吧?生命的意义,也许正在这一苦一乐当中。
    那是一段太平盛世,北宋的百姓经历了太久的安稳,早已不知纷争的滋味。仿佛整个世界原本就是这样清净无扰,每个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一隅之地,享受着岁月给予的美好馈赠。繁华的汴京,那是北宋王朝的京城,当时的人们如果从未来过京城,便无法知晓那是怎样一番车水马龙、物贸民丰的锦绣场景。
    也许,看看当时曾活跃的著名文豪,便可知晓那个年代的鼎盛:苏轼、王安石、司马光、曾巩、张耒、晁补之……他们用自己的文笔与风骨,留下了一首首不朽名篇,似乎将他们每一个人单独描摹,便能延伸出一段段令人津津乐道的佳话。
    然而,他们并非故事的主人公,真正与主人公有关的,是一位名叫李格非的北宋名士。
    北宋时期的齐州章丘,也就是如今的山东章丘,便是李格非的故乡。从父祖辈开始,李家就颇有盛名。自幼,李格非便是一名聪敏警俊之人,对于经学颇有研究,曾是北宋著名词人、政治家韩琦的门下士。宋神宗熙宁九年(公元1076年),李格非高中进士,成为冀州司户参军、试学宫,之后又晋升为郓州(今山东东平)教授。然而,相较于宫职的晋升,他更倾心于著述,并因此声名远扬。
    因为宋代有兼职兼薪制度,当时的郡守见李格非生活清贫,便萌生了让他兼任其他官职的想法,然而廉洁清正的李格非却断然谢绝,将自己的文人风骨表露无遗。
    这位满腔才情却不为金钱与官职所动的李格非,便是故事主人公的父亲。出生在这样一个书香门第,受这样一位风骨高雅的父亲的熏陶,她的一生,便注定会谱写一段流传千古的佳话。
    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了春末夏初那万里无云的宁静蓝天。在李格非听来,那仿佛世界上最美妙的歌声,在歌颂着一个美丽生命的诞生,又在庆贺他成为一名父亲。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一见这个期盼了整整十个月的孩子,无论男孩还是女孩,他都已经酝酿好了高雅别致的名字。
    当稳婆掀开门帘,李格非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稳婆告诉李格非,夫人诞下一位千金,然而她脸上的笑容带着些许的歉意.仿佛是因为她的过错,让这位儒雅的学士错失了一次拥有儿子的机会。
    但李格非的脸上,却流露着满满的激动。他是文人,不是俗人,无论儿子还是女儿,都将成为他此生最疼爱的珍宝。
    ……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