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纳兰容若词传(人生是一场绚烂绽放)

  • 定价: ¥42
  • ISBN:978756807015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华中科技大学
  • 页数:258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人一生要经历的痛苦、挣扎和遗憾,都能在他的人生里找到对应。
    纳兰迷不容错过的诚意之作。若你懂了他,就会懂得他诗词里的孤独与深情!
    诚邀知名插画师@老胡画画手绘封面插图。
    随书附赠纳兰容若诗词可临摹手帖1册+精美书签1枚!

内容提要

  

    他是文学史上最深情的男人,他度过了一季比诗歌更诗意的生命,所有人都被甩在了他橹声的后面,以标准的凡夫俗子的姿态张望并艳羡着他。但谁知道,天才的悲情反而羡慕每一个凡夫俗子的幸福,尽管他信手的一阕词就波澜过你我的一个世界,可以催漫天的焰火盛开,可以催漫山的荼蘼谢尽。
    本书是一本集人物传奇和精美诗词于一体的美文传记,以经典诗词为经,以传奇人生为纬,钩织出纳兰容若灿若烟花般的一生,世人羡其高贵血统,显赫身份,灼灼才华,他却视若浮云,自称“我是人间惆怅客”,终其一生,他想要的只是“一生一代一双人”却不得,生命就是时时处处的遗憾,若你懂了他,就能读懂他诗词里的哀愁与深情。

作者简介

    令知益,编辑,青年作者,热爱诗词歌赋,善读古今人物,愿以写作慰藉灵魂,以阅读烹煮生活。她的文字以细腻见长,独具韵味,善于捕捉美好,创造灵性,诉尽世间情怀。著有小说《等闲东风渡》《荷花浮影乱春秋》等。

目录

第一章  初世·不是人间富贵花
  血脉里的荣光
  走不出的无罪童年
  胸纳幽兰,神容略若
  白纸黑字间的行走
  不惹阡尘的执着
第二章  萌芽·倚阑无绪不能愁
  韶华如梦问流年
  朦胧潇潇里
  被感情拉扯的灵魂
  莫疑情真,莫叹意微
  拔下希望的翅膀
  一座绝爱的城
第三章  寻光·若问生涯原是梦
  乌衣门第里的落寞儿
  惺惺相惜英雄气
  迟到的《柳枝词》
  一转身,一辈子
  一朵爱情的罂粟花
第四章  情丝·一生一代一双人
  不该开始的开始
  一往深情起
  只愿与君长相依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第五章  心殇·人生那不相思绝
  黄泉碧海的两端
  洛水之神
  斩不断,割不舍
  蜿蜒纸上的爱
  思念的苦役
第六章  残泪·多情自古原多病
  当岁月被拉长
  欲话心情梦已阑
  触摸不到的爱人
  失衡的婚姻
  被唤醒的柔情
  一生一世一彼岸
第七章  离哀·一朵芙蓉著秋雨
  那年梅花落满头
  眉间锁住的情
  相看好处却无言
  当痴情散落天涯
  溯不回的时光
第八章  尽头·人生若只如初见
  自送别,心难舍
  坠落深渊的灵魂
  岁月静好,却是穷途
  残存的幽幽墨香
  何处是归途
  纳兰心事几人知

前言

  

    滚滚红尘里,他是一株清兰,只想远离俗世的喧嚣;情爱世界中,他是痴情男儿,唯愿与心尖上的她白头偕老;诗词天地间,他用文字将自己的思绪展现得淋漓尽致。
    他是纳兰容若。这个名字带着深情与诗意,足可以在三百年的时间里温柔着岁月,倾倒无数后人的心。短暂一世,生于纸醉金迷,殒于最美芳华,他的笔端始终饱蘸着赤子之情,将一生的喜悦与遗憾凝练为动人的词句,镶嵌在时光的琥珀里。词人手中的那根红线,一端系着笔,另一端牵着心,写尽了人间的寂寞与悲伤。
    他是家中长子,理应承担起家族的兴衰。于是他发奋苦读,考取功名,在朝廷获取一席之地,只因这是他作为长子的责任。为此他一生都在努力学着如何长袖善舞,努力让自己成为纳兰氏族的中流砥柱,延续家族的辉煌。
    他是顶天立地的丈夫,尽自己所能许诺妻妾一生安稳。那些温暖的时光中,他所牵挂的唯有三人,她们带着不一样的明媚色彩,灿烂了他的青春时光。传言中的表妹该是一抹朱红,惊艳了他的情感世界,那是如罂粟花一样的女子,带着危险的毒,让他染上了爱情的瘾,一生也难以戒掉;倾尽一生的卢氏是一抹漾粉,他与卢氏的惊鸿相见,耗尽了他一生一世的爱恋,最终卢氏香消玉殒,带走了他全部的炙热,让他从此拒绝开启爱情的心扉;而在他人生后期相依为伴的沈宛则是一抹淡淡的青色,让他在枯败寂寞之后,看见了希望萌发的新芽,自此有了善待人生的理由。
    只可惜,最终他努力想要护佑一生的爱人,却无法长相厮守;只可惜,天道不公,他的真心总在含苞待放之时就残酷凋零;只可惜,那些他放在心底疼惜的人,全都离他而去,无法相伴,或许他本就是孤单的命格。情深不寿,三年的美好,让纳兰容若用了一生去追忆。
    他古道热肠,喜爱结交一切志趣投合的朋友,从不自恃身份高贵。他曾助力好友解救含冤多年被流放宁古塔的囚徒,这件事让他在京城名声大噪。他安慰着每一个失意归乡的挚友,替他们拂去官场失败后的阴影,真心希望他们可以安放理想,一生顺遂。
    他是一身赤胆的贵公子,也是钟情山水的寻常客。他能在官场的浊水中傲然而立,也能在山林间与三两好友搭建属于他们的世外桃源。
    只可惜,多情的他,却一生为情所累。他的词、他的人,安慰了那么多的挚友,却唯独不能疗愈自己。一个总是会轻易看穿他人苦难,并能恰到好处将其安慰的人,一定经历了不少悲伤吧。他可以替世人倾诉忧愁,却始终无法跳出羁绊自己的牢笼,他不是全然没有勇气,只是难以逃脱命运的捉弄。
    容若的一生充满变数。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属于他自己的时间寥寥可数,却格外珍贵。
    年少时期的童真,是燕衔春泥的美好,一点点垒就有关未来的畅想,那时一切都是未知,一切也充满了希望。
    初入官场的懵懂,是蜘蛛结网的艰辛,一丝丝吐露着人际交往的复杂,绞尽脑汁的周旋,让他深感疲惫。
    永失所爱的悲痛,是杜鹃啼血的刻骨,一声声鸣叫,让他泣泪如血,找不回那个完整的自己。他的悼亡之作已登峰造极,积累的高度很难再有人可以超越,于是他累了,他一生都在说爱,一生都在言情,一生都在怀念。
    一个人的三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哀愁有几许,被伤得就有多深。“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是他对故乡深深的依恋;“红笺向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是他对爱情的深情;“真无奈,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是他痛失所爱的悲痛。惆怅满布,字字句句,弥漫开来的悲伤渗透他的一生,也让他的生命在悲情的渲染下,匆匆谢幕。极致的情感牵扯着人们敏感的神经,于是,当爱妻早亡,旧梦难圆,当挚友分别,无处倾诉的时候,一篇篇哀伤感怀、清丽婉约的佳作便成了纳兰容若短暂生命中的主旋律。
    纳兰容若去了,或许他早就去了。在预见自己未来的黑暗时,他的思想就去了;在看见自己的妻子卢氏驾鹤西去时,他的心就去了。只一个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空壳徒留人世。纳兰容若去了,他终于去了。显赫的仕途、优越的家境终究无法安抚他那反复结痂的心,他终于摆脱了红尘俗世的烦扰,去奔赴属于自己的纯白信仰。
    人间自古就不缺多情种,可纯情赤诚如纳兰容若者依旧寥寥难寻。他的心事流淌在时间的长河中,朴素安宁地等待着有缘人的翻阅,而在这场延续了百年的品读中,又有谁会在词中,与他不期而遇,共同开启一段美丽的旅程,徜徉山水,纵横天地。闭目掩卷,这一次,要与他在梦中相遇。在梦中,他依旧眉眼微弯,淡然不羁,如此,轻轻诉一声:别来无恙。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浮生若梦,我们总是循着历史的节奏一路向前,却不曾回首望一望远去的碎影。时光流转,我们一路匆匆前行,往事渐行渐远。
    偶尔也会无奈,纵然那些记忆中所有回不去的良辰美景都是举世无双的好时光,然而却不是所有的好时光都能永远不变。终究,失去与告别,才是生命永恒的主题。
    三百多年的时光悄悄流逝,又是一季初春,又是一年初始,百转千回,兜兜转转之后,往事再次叩响了时间之门。
    倏忽问,空气中仿佛弥漫着清兰的芬芳,暗香幽幽,沁润着记忆的碎片,将它们拼凑成了往日的画卷。拨开眼前的朦胧,画卷里的男子温润如玉,风度翩翩。而关于他一切的美好都源自于那血脉里延续的荣光和命运的宠爱。
    浮光掠影的角落里,一道明亮的光芒照亮了夜晚,也照亮了东北一条叫作叶赫的河流,让那个叫作叶赫那拉的部落呈现在世人的眼前。
    聪慧的古人为了部落繁衍与发展,想出了联姻的办法。他们互相牵制,也互相依赖。然而随着欲望和野心的不断蔓延,即便是同属女真一族,各个部落也开始了残忍的骨肉相杀。激烈的你争我夺之中,爱新觉罗·努尔哈赤一军崛起,一度征服了建州五个部落。
    万历十六年,努尔哈赤迎娶了叶赫部贝勒金台石的妹妹孟古哲哲。四年之后,孟古哲哲为努尔哈赤诞下了第八子皇太极。此后,努尔哈赤的势力日益扩大,并不断扩张自己的部落。
    直到万历四十四年,此时的努尔哈赤已经攻占了大部分女真部落,并建立了后金,成了大汗。
    回溯那个遥远的后金时代,野心勃勃的努尔哈赤将目光聚集在了叶赫部。他率领后金军队攻入了叶赫城中,剑拔弩张,在叶赫部贝勒金台石自焚身亡之后,叶赫那拉氏的一切都成了历史。
    国破家亡,贝勒金台石之子叶赫那拉·尼雅哈只能带领子民逃离曾经最熟悉的土地,颠沛流离的日子让他们看不到尽头。何时才能安稳,他们不知道,何处才能落脚,他们也不知道,对于未来的日子,他们一无所知。
    伴随着恐慌与艰辛,叶赫那拉·尼雅哈带着剩下的叶赫部落迁徙到了建州。在一次攻陷北京的战争中,尼雅哈因为立下了汗马功劳,被封为骑都尉,世袭罔替。
    仕途自此平坦,安稳的时光渐渐驱散尼雅哈心中曾经国破家亡的悲痛,生活中,妻子与儿子的陪伴也让他感受到了温暖。
    天聪九年十月初十,叶赫那拉·尼雅哈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个儿子,取名为明珠,字端范,叶赫那拉氏,满洲正黄旗人。
    门第的荣耀,让明珠延续了叶赫那拉氏的显贵。身为清朝八大贵族之一,叶赫那拉氏与爱新觉罗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婚嫁的年纪,纳兰明珠迎娶了英亲王阿济格之女,因此从辈分上看,纳兰明珠还应是康熙皇帝的堂姑父。
    家族的显赫让纳兰明珠在官宦之路上一直顺风顺水。康熙初年,纳兰明珠开始担任侍卫、治仪正,不久之后便升迁为内务府郎中,在康熙三年,纳兰明珠被提拔为内务府总管,随后担任弘文院学士,也开始参与国政的商议讨论。
    从刑部尚书到加封都察院左都御史,再到任兵部尚书,纳兰明珠在仕途上一路高升。在经历了平定三藩、治水抗俄等事件之后,纳兰明珠更是得到了康熙皇帝的称赞,也赢得了人们口中“相国”的美称。
    流淌着叶赫那拉氏的英雄血液,纳兰明珠也真真正正如同一颗明珠一样,璀璨而夺目。
    作为叶赫那拉氏的后人,纳兰明珠想要延续家族的荣光,所以身为臣子的他竭尽所能辅佐皇帝,造福百姓。与此同时,他在家庭中的角色便显得没有那么强烈。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