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秋葵/百部红色经典

  • 定价: ¥49
  • ISBN:978755965018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215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秋葵》是作家萧也牧的作品集,主要展现的是老区人民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真实再现在党的领导下,工农战士为实现革命解放事业不畏艰险、敢于进取的风貌,是我们学习先辈优秀品质,发扬红色精神的文化宝库。
    萧也牧,是新中国城市小说的开创者,也是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家。他的作品风格朴实无华,语言干净洗炼,所作故事看似平淡无奇,却有很强的感染力。也由于自身较强的文学性,为大批文学工作者所喜爱。
    “百部红色经典”系列丛书为发扬红色传统、传承红色基因专门设计,收入作品皆为名家名作,旨在重温红色经典,缅怀先烈,传承革命精神,弘扬爱国主义。

内容提要

  

    《秋葵》为萧也牧的小说集,包含《秋葵》《连绵的秋雨》《张老汉跳崖》《地道里的一夜》等多篇短篇小说。《秋葵》讲述了抗战期间,战地医院护士秋葵,秘密藏匿和保护生病的八路军战士“我”——老白的惊险故事。《连绵的秋雨》回忆了战争年代,部队医院医务员李小乔带三位伤病员转移、脱险的情节;两位年轻女兵肩负重任,勇敢无畏,显示了革命战士的高尚品格。《张老汉跳崖》的张老汉和日寇同归于尽,萧也牧的作品主要展现的是老区人民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在党的领导下同敌人搏斗的事迹,以及对敌斗争中历尽艰苦、英勇奋斗、不怕牺牲、前赴后继的精神;叙述了亲切的军民关系。

媒体推荐

    萧也牧是一位文化名人,对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中的小说创作与文艺编辑工作,都做过出色的不可取代不可磨灭的贡献。
    ——浩然 作家
    (萧也牧的作品)反映生活的多彩多姿,既能正视血泪、悲壮、惨烈、落后和感伤,但又是英勇、坚强、艰苦、壮烈、乐观、上进乃至智慧和幽默居于主导的支配的地位,这就是萧也牧作品中的主要倾向。其反映的生活面是这样,塑造的人物形象也是这样。并且他的人物群像也还是多姿多彩,甚至每一个人物的思想、性格又都不是一音定调,而大多也是色泽斑斓多样的。
    ——康濯 作家

作者简介

    萧也牧,原名吴承淦,又名吴小武,作家,浙江吴兴人。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后考入临汾山西民族革命大学,在晋察冀边区,先后担任《救国报》编辑、《前卫报》编辑、铁血剧社演员、宣传队干事、记者等。194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张家口铁路分局工人纠察队副政委。后曾在华北《时代青年》负责出版工作。新中国成立后,曾在中共中央宣传部工作,后调中国青年出版社任编辑、文学编辑室副主任。著有《秋葵》《山村纪事》等。

目录

秋葵
连绵的秋雨
我和老何
识字的故事
母亲的意志
携手前进
海河边上
爱情
小兰和她的伙伴
掀帘战
拿炮楼
过封锁沟
王二栓
张老汉跳崖
“我是区长!”
地道里的一夜
罗盛教

前言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全面展现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中华民族辉煌的发展历程、取得的伟大成就和宝贵经验,集中体现中华民族的文化创造力和生命力,北京联合出版公司策划了“百部红色经典”系列丛书,希望以文学的形式唱响礼赞新中国、奋斗新时代的昂扬旋律。
    本套丛书收录了近一百年来,描绘我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艰苦奋斗、开拓创新、改革开放的壮美画卷,充分展现我国社会全方位变革、反映社会现实和人民主体地位、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讴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100部文学经典力作。
    本套丛书汇集了知侠、梁晓声、老舍、李心田、李广田、王愿坚、马烽、赵树理、孙犁、冯志、杨朔、刘白羽、浩然、李劼人、高云览、邱勋、靳以、韩少功、周梅森、石钟山等近百位具有代表性的中国现当代著名作家。入选作品中,有国民革命时期探索革命道路的《革命的信仰》《中国向何处去》,有描写抗日战争的《铁道游击队》《敌后武工队》《风云初记》《苦菜花》,有描绘解放战争历史画卷的《红嫂》《走向胜利》《新儿女英雄续传》,有展现新中国建设历程的《三里湾》《沸腾的群山》《激情燃烧的岁月》,有寻找和重建民族文化自信的《四面八方》,也有改革开放后反映中国社会现状、探索中国道路的《中国制造》,同时还收录了展现革命英雄人物光辉事迹的《刘胡兰传》《焦裕禄》《雷锋日记》等。
    本套丛书讲述了丰富多样的中国故事,塑造了一大批深入人心的中国形象,奏响了昂扬奋进的中国旋律。这些经历了时间检验的文学作品,在艺术表现形式、文学叙述方式和创作技巧等方面都具有开拓性和创造性,作品的质量、品位、风格、内涵等方面都具有很高的水准,都是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作品,很多作家的作品都曾荣获“五个一工程奖”“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国家图书奖”等奖项。
    为将该套丛书打造成为集思想性、艺术性、时代性为一体,展现新时代文学艺术发展新风貌的精品图书,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成立了由出版界、文学艺术界的资深专家和学者组成的编辑委员会。他们从文学作品的历史价值、文学价值、学术价值、现实意义等维度对作品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读和筛选,吸收并借鉴了广大读者的意见与建议,对入选作品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与综合评定,努力将“百部红色经典”系列丛书打造成为政治性、思想性和艺术性和谐统一的优秀读物,向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这一光荣的日子献礼!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秋葵
    一九四三年秋天,敌人调动了十万人马到根据地里来“扫荡”。当时我正害大病,病症很奇怪:不发作,并不怎么严重,一发作,随时随地就会突然昏倒,弄得我四肢无力,疲弱不堪。转移起来,得有人扶着,情况紧张了,得有人背着,成了累赘。更可虑的是拖了好久,没法静心休养,病总不见轻。经过几年的战争,我们摸到了敌人一条规律:敌人的兵力不足,每当它到根据地里来“扫荡”的时候,对游击区就控制不住了。医生看出我的病一时好不了,决定把我送到行唐县游击区去休养。护送我的是个女护士,名叫秋葵。她的家在行唐
    县贾良村,离敌人的炮楼只二里地。
    秋日的天气变幻无常。秋葵正领着我走到离贾良村不远的大道上,忽然天空乌云密集,雷声隆隆,眼看有一场大雨。这时候,忽听得背后传来嘈杂的响声,不知道是敌人的骑兵来了,还是敌人抢粮的大车回来了。秋葵一把抓紧我的胳膊,一弯腰钻进了道旁的青纱帐里。一阵狂风紧钉着我们追进来,吹得遍地的高粱前仰后合,穗头直碰地皮。黑漆漆的天空裂开条条雪亮的大缝,瓢泼似的大雨直浇下来。我刚站住脚,冰凉的烂泥一下陷到脚背。天地上下左右晃动着,好象脚下不是土地,而是浮沉在波浪上的一排竹筏。秋葵拦腰把我抱住了。我只觉得脊梁上一阵麻木,眼前闪出点点金花,天旋地转,身子渐渐地往下沉,象是掉进了无底的深渊。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有人在我耳边喘气。突然觉得脖子上,脊梁上很热,头上出了汗,我伸手去揩,才发觉两条胳膊被什么东西夹住了,一动也不能动。
    “再躺一会儿吧,刚才你昏过去了。”
    原来我躺在秋葵的怀里。挣扎着站起来,脊梁上还觉微温。一阵冷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冷颤,象是从生火的屋里猛一下走到雪地上。
    秋葵出了口长气说:
    “真吓死人!”
    冷不丁地,她差点儿没大声嚷起来:
    “哎哟!你看,这不是块石头吗?怎么刚才连影儿也没瞅见!”
    她站在我的背后,双手扶着我的肩膀往前走,这才知道地上到处是汩汩的流水。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坟墓,也不知道这块墓碑为什么倒下了。我和秋葵背靠背坐在墓碑上。
    雨已经住了点。墓碑下有只蟋蟀断断续续地“瞿!瞿!”叫着,打破这长夜的寂寞。秋葵时而按按我的脉搏,时而摸摸我的前额,自言自语地说:
    “雨停了,天亮了,到了家,什么也不怕了。可怕就怕……”话突然煞住了,她用手摇摇我的肩膀,“你瞧,天上那颗星星多亮啊!你瞧得见吗?”
    这使我联想起一件事来。
    还在神仙山上的时候,有一回我退烧以后,忽然两眼模糊得不分黑白,吓得她当着我的面放声哭起来。后来,我的眼睛好了,她还是不放心,每天都要来试试我。她竖着指头问我:“几个?”有一次,她离我丈把远,我也能数清她竖着几个指头的时候,她是那样兴奋,悄悄地去通知我们病号队的每个同志,还特地跑去告诉房东大娘,似乎要让每一个人都分享她的快乐。
    我抬眼瞧瞧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星星在哪里呢?可是我还是说:
    “唔,瞧见了,这可瞧见了!”
    “你说说有几颗星?”
    “有好些呢!”
    “嗳,可惜一颗星也没有。……”
    我赶紧对她说,我并没有瞧见星星,我是骗她的。她怎么也不信,只是叹气。
    天空越来越黑,我和秋葵默默地坐在墓碑上,迎接暴风雨后的黎明,直到从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声鸡啼。
    她听着,连呼吸都显得急促起来,用胳膊肘使劲碰了我一下,压低了嗓音急急地说:
    “你听,你听!这是我家三条腿在叫明哩!天天它叫了D一声,旁的鸡才跟着叫哩。……”
    她说着站起来,使劲摇晃着坟前那棵小白杨树,滴滴答答摇落了一树的水珠。
    我问那只鸡为什么叫“三条腿”。
    她说,那只鸡还没拳头大的时候,有天晚上,鸡窝门没关严实,来了一只黄鼬,一口叼住它一条腿儿往外拖。我娘从黄鼬嘴里救了它的命,用布把伤腿包扎好,暖在炕头上。它伤好了,腿拐了,走道象支着根棍子一样,我们就给它取了个外号,叫“三条腿”。
    “三条腿”拐是拐,跑得可不慢。有一回,前庄炮楼上下来两条“黑狗”,见了“三条腿”,堵住东西两头,那个追呵,追了一条街,可是连根鸡毛也没逮住,“三条腿”还是跳墙跑了。从此它学了乖,穿黑衣服的再也到不了它跟前。
    “它见了你,也准得拔腿就跑。你信不信?”
    她从“三条腿”又说到她家那只老母鸡。老母鸡下蛋背着人。谁也不知道它把蛋扔在哪里了。有一回,她上树捋杨叶,才发现了麦秸堆顶上有一大堆蛋。
    “你瞧,我这件袄就是卖了鸡蛋买的。”
    她见我听得入神儿,老不言语,忙问:
    “你听我说话累不累?”
    呵!她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禁不住笑起来。
    这时候,鸡叫声此起彼落地响成一片,已经听不出哪是“三条腿”的声音了。她轻轻地出了口长气说:
    “天真亮了!”
    太阳冒过高粱尖,青纱帐里浮起一片雾。她折了根秫秸,刮掉了糊在身上一片一片的泥,在水坑里洗了洗脚,又洗了洗鞋,把鞋晾在树叉上。她拢了拢一头漆黑的头发,从挎包拿出块包袱皮,把湿被子包成包,挎在胳膊弯里,往前走了几步,回过头来问我:
    “象不象串亲回来?”
    她抬头瞧瞧太阳,回到我跟前说:
    “再陪你坐一会儿吧,一小会儿。”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