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世界史

英国王室百年传奇(温莎王朝的荣耀与丑闻)

  • 定价: ¥72
  • ISBN:978751461734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画报
  • 页数:240页
  • 作者:编者:(英)菲莉帕...
  • 立即节省:
  • 2021-06-01 第1版
  • 2021-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萤火虫”系列历史读物网罗中外历史发展长河的各个时期,用海量的精美图片、丰富的一手资料、扣人心弦的历史故事、业内专家的深入分析、逗趣的主题专栏和轻松幽默的文风,带你领略人类历史的方方面面。在信息爆炸的当今时代,“萤火虫”系列图书将为你点亮纷繁复杂的知识,轻松、愉快地捕捉历史的精彩瞬间!
    本书是其中的《英国王室百年传奇(温莎王朝的荣耀与丑闻)》分册。
    从有形的权力到无形的荣耀,一个现代王朝如何坐稳江山。
    20世纪的世界瞬息万变,君主制从世界的主流变为例外,一个个国王被推翻,而英国温莎王朝却屹立不倒,女王“超长待机”。事实上,一百多年以来,英国王室一直在努力跟上时代,他们放弃了巨大的权力,却承担起重要的责任。在国家处在危难之时,王室鼓舞了民众的斗志,凝聚了全国的力量,虽然君主的实权逐渐消散,但依然赢得了人民的拥戴。
    当爱情与丑闻从深宫走到聚光灯下,王室的无奈与谁说。

内容提要

  

    20世纪初,大英帝国达到了鼎盛,米字旗覆盖了世界五分之一的土地,但这也是它盛极而衰的起点。在20世纪硝烟弥漫的战争与风起云涌的革命中,各国君主政权纷纷垮台,英国失去了霸主的地位,帝国治下的领地也先后独立。面对新时代的挑战,一个新的王朝——温莎王朝登上了英国历史的舞台,它顺应历史潮流做出一系列改变,让王室进入了新的角色。经过乔治五世、乔治六世等几任国王的努力,温莎王朝赢得了国民的尊敬,稳固了它在英国的王权,时至今日仍然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王室之一。
    本书将带您领略这个王室家族不同寻常的历程。您不仅会看到丑闻和流言蜚语如何威胁君主政权,也会看到爱情和自我牺牲如何影响王朝命运……

目录

英国王座上的德国人
萨克森-科堡-哥达王朝
  萨克森 - 科堡 - 哥达王朝
  臭名昭著的威尔士亲王
  爱德华七世登基
  死去的继承人
温莎王朝的诞生
  新王朝的黎明时刻
  一位平凡的国王
  神秘的王子
  令人绝望的继承人
  恋爱中的伯蒂
  “我们四个”的幸福之家
  并不平静的驾崩
  公众之爱,个人之殇
  声名狼藉的一生
  国王的演讲
  从空袭到胜利:乔治六世的背水一战
温莎王朝的新纪元
  后继有人
  王子、纳粹及破碎的家庭
  恒久之爱
  希望王子
  乔治六世病逝
  玛格丽特公主的禁忌之恋
  幸福与荣耀
温莎王朝的未来
  下一代
  帝国终结,英联邦诞生
  走向未来的百年老店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英国王座上的德国人
    联合王国最辉煌也最传统的华丽气派的体现,无疑是英国王室——坐在它顶尖上的人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是一个世界性标志,不但代表现在的王室,也象征一代又一代世袭的统治和特权。然而,即使看上去好像没什么比伊丽莎白二世和她的子孙后代更能体现英国,也不难听到对王室批评的声音,指责温莎王室是一群运气非凡的德国人,攫取了英国王座而且赖着不走——而他们压根儿没这个权利!
    几个世纪前,若有人声称是投机取巧的德国人窃取了英国王位,当然有理有据,但事到如今,这样的说法还站得住脚吗?关于几百年前德国人该不该坐上英国君主宝座,涉及家族宿怨、宗教分歧和光荣革命等;而抗议现在的温莎王室更德国化而非英国化,其中真相又是什么?为了准确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一直追溯到1 7世纪,回到那段国家骚动不安、王室争权夺利的震荡时期。
    德国人之所以能登上英国王位,要从1 688年说起,像当时许多事情一样,也是因为宗教分歧。尽管国王詹姆士二世在英国国教的环境下长大,但他私下皈依了罗马天主教,而1 5年以后他加冕称王。尽管入教时他不是国王,但他继承王位后,就要成为英国教会领袖。詹姆士担心,他的真实信仰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十多年来他一直保守秘密,坚持定期出席英国圣公会的各项仪式。
    詹姆土的真实信仰公开后,举国哗然。尽管他同意他的两个女儿玛丽和安妮加入英国圣公会,但是轮到他的儿子和继承人詹姆士(威尔土亲王)时,他却不愿意做出妥协。威尔士亲王在罗马教会接受了洗礼,因此至少下一代统治者仍将是天主教徒。对于虎视眈眈的新教徒贵族来说,这可是个干载难逢的机会。他们立即请出国王的女婿奥兰治亲王(威廉三世)和他的妻子玛丽,向英国索要王权。
    威廉来到英国,准备迎接一番恶战,但詹姆士二世对胜利充满信心,拒绝了同样信仰天主教的法国王室的军事支持。然而,当威廉和他的军队在英国登陆时,他们惊喜地发现,赶来与其会合的不仅有詹姆士的另一个女儿安妮,还有新教徒士兵——他们毅然宣布倒戈,不再支持他们的国王,转而为奥兰治而战。
    结果,詹姆士二世剑未出鞘、炮没出膛就败下阵来。光荣革命之后,英国结束了短暂的天主教徒统治;随着新任新教徒君主登上英国王座,詹姆士只能投奔法国避难,客死他乡。威廉和玛丽都不是德国人,但是这场政变不仅将他们推上王位,也把王位继承顺序重新做了排定。他们主持通过的《权利法案》明确规定,绝不允许任何罗马天主教徒再坐上英国国王的宝座。这就一下子排除了50多位原本合法的王位继承人,而一些排名远远靠后的则递补了上来。
    威廉和玛丽没有任何子嗣,他们的继承人安妮也没有。年轻的威尔士亲王因为他的信仰被逐出继承人之列,他也丝毫未表示出希望皈依英国国教的意思。这就意味着,接下来的继承人只能来自旁支的后代。正巧,在德国的汉诺威就可以找到这样一个旁支,而那里的选帝侯夫人索菲娅(未来的乔治一世的母亲),正饶有兴致地观望着英国的人事动向。
    索菲娅是詹姆士一世的外孙女,伊丽莎白·斯图亚特的女儿,更关键的是,她是一个新教徒。理论上讲,她是排在安妮公主之后的第二顺位王位继承人。安妮只有二十几岁,正跟他的丈夫,丹麦的乔治王子,把创造子嗣当作头等大事来抓呢。尽管她起初的六次怀孕皆以悲剧收场,但还是很有可能生下一儿半女。假如她有了继承人,索菲娅的排名就要往后推。索菲娅衷心希望那种情况出现,在这个时候,她压根儿没指望能戴上王冠。
    安妮和乔治真的有了一个孩子,他们的儿子威廉王子,格洛斯特公爵,生于1689年7月。谁都希望这个孩子的出世能够保证英国王室的血脉传承。然而,这位小公爵一出生就体弱多病,到1700年7月就夭折了。安妮和乔治再无其他子嗣。而在汉诺威,选帝侯一家开始认真打起了主意。临近70岁生日之际,索菲娅忽然发现王冠触手可及。尽管安妮比她年少35岁,但连续七次怀孕已经严重影响了她的健康。随后的年头里,安妮又经历了十次怀孕,都没生下孩子,却把身体搞得更加衰弱。
    新教徒继承人名单以惊人的速度缩短,直到站在索菲娅和王位之间的只剩下威廉和安妮。尽管如此,索菲娅还是相信安妮不会先她去世。不过,她开始为她的儿子乔治运筹帷幄,她知道总有一天他会接过大任。当然,还有一点小麻烦,就是那些被光荣革命推到一旁的罗马天主教继承人。在法国,那个“老觊觎者”——詹姆士-斯图亚特,威尔士亲王——不甘心悄悄退出,身为天主教徒的他坚决要夺回他认为自己合法拥有的王位。日后,斯图亚特的儿子查尔斯(人称“小觊觎者”或“英俊王子查理”),继续高举他父亲的大旗——就是他,在卡洛登(CLJlloderl)一役中,把詹姆士王权的支持者们带进了灾难性的背水一战。
    1701年,议会通过《王位继承法案》,首次正式承认汉诺威家族有权继承英国王位。法案特别指出,如果威廉(玛丽已于1694年去世)和安妮再无其他子孙,那么索菲娅或其身后下一位继承人将从汉诺威返回英国执政。考虑到双重国籍问题,法案还包括一项条款:任何外国裔君主不得动用英国军队保卫他国,除非英国利益也遭侵害。另有一项条款(乔治一世甫一登基即将其废除)规定,若无议会明确许可,君主不得踏出英国之外。
    P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