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无数梅花落野桥(精)

  • 定价: ¥49
  • ISBN:9787521209556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作家
  • 页数:291页
  • 作者:乔叶|责编:田小爽
  • 立即节省:
  • 2021-06-01 第1版
  • 2021-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乔叶是一个充满触感的人,内心的丰富鼓满她想象的翅膀,看山不止于山,看水不止于水;随性而为,真情率性;行旅中人,放松、放空、放下,这是一种状态,所以常有独异的发现,这才是身心享受,读之,能深切地感受得到。
    本书中这些作品,不仅记录了她这些年行走于千山万水的足迹,以及一路的所见所悟,更从一名女性作家的细腻视角,重新解构了人间万物、人与自然、生命的寻常与不凡之间的逻辑与关系。乔叶的散文创作功底扎实,文字风格恬淡自然,充满智慧的诙谐,感情朴素平和,读来给人宁静温暖的美感。

内容提要

  

    《无数梅花落野桥(精)》是著名作家乔叶的一部经典旅行美文集,全书分为5个主题,收录散文名篇,主要精选于她在《世界日报》上开辟的专栏“叶游记”,其中有多篇曾入选高中语文阅读分析和高中语文试卷。

作者简介

    乔叶,河南省修武县人。中国作协会员,河南省作协副主席。出版小说《最慢的是活着》《认罪书》,散文集《深夜醒来》《走神》等作品多部。曾获庄重文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北京文学奖、人民文学奖、中国原创小说年度大奖以及首届锦绣文学奖等多个文学奖项。2010年,中篇小说《最慢的是活着》获首届郁达夫小说奖以及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目录

在万山想象
  和杜甫一起看山
  博格达的存在
  冰川上,冰川下
  天蒙山的虚和实
  中年崂山
  在万山想象
  观音山七记
永不消失的河流
  飞云江的云
  定海,定海
  塘河的灯
  顺着湄江河的波流
  到海里去
  大雨后,去黄河边吃鱼
  雁鸣湖的好
  泸沽湖的花
  身边的邛海
  洞头的海故事
  永不消失的河流
在风中行走
  甘南乡野的花
  平凉看树
  香蒲草的旅程
  在风中行走
  在槐园怀想
  汝州的诗与远方
  看梨花,想其他
  窖池和酒
  大地怀姜
  两种水晶
  朱砂记
无数梅花落野桥
  丝绸课
  双凤的密码
  在云里喝茶
  这些石头
  吴堡笔记
  大芬的色彩
  徐州的徐
  无数梅花落野桥
  扬州如梦令
  永康知福
  伊犁的那些金
以路之名
  敦煌日记
  以路之名
  南宗孔府记
  伊犁河边的锡伯人
  片段
  大理日记(六篇)
  一杯白茶
  香樟木少年
  双城记
  北方、南方和远方
跋  当旅行成为一种习惯

后记

  

    跋当旅行成为一种习惯
    旅行于我而言,现在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这种习惯的形成,是写作带来的重要福利:都是采风活动。采风就是工作,工作就是采风。食住行都不用考虑,只跟着主办方定好的行程走就是了。
    这些年走的地方很多,新疆的戈壁、沙漠和雪山,内蒙的草原、森林和河流,秀美之江浙,大美之青藏,粗犷美之东北,浩渺美之南海……走的地方越多,就越是觉得这个世界真大啊。
    世界越大,我就越小。越小的感觉就越好。
    好在哪里呢?
    我是一个不重要的人。在我生活的地方,我似乎是重要的,是重重关系网上的一个结点,许多事仿佛都缺我不可似的。这真是一种幻象。事实是我离开后,以我为结点的那个世界依然在很好地运行着——那张网经常会漏的,漏了就会有补的。网依然在。铁打的网,流水的结点。“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这种认识是很残酷的,多次认识反复认识之后就感觉不到了残酷,有什么可残酷呢?不过是常识。
    我是一个很轻微的人。重要的人在旅行的时候也是重要的,不重要的人在旅行的时候就更不重要。在名为采风实为旅行的过程里,免不了要在各种场合露一下脸,露脸的时候免不了需要排一下序。序首绝不会有我,接近末梢处倒常常是我的熟地。在序首和末梢之间,我所做的就是鼓掌,微笑,至多只是说几句话占用一两分钟时间,打个浅浅的酱油。甚至连酱油都不想打的时候,还可以随便找个借口逃会。上个网啊,找服务员聊个天啊……此时就会有一种羽毛的轻盈感升腾起来,也因此特别惬意。 我是一个很陌生的人。平素的生活圈里,走到哪里都是熟人,虽然没做什么坏事,可是碰到熟人,就不免敷衍应承,问候寒暄,亦不免因此油然生厌,心生不爽,所以我一年也不逛几次街,更不逛超市。而旅行的时候,便干干脆脆地做了一个再纯粹不过的陌生人。一个人故意落着单,摘摘花,踢踢草,招招猫,逗逗鸟……看着孤零零的,很可怜的样子吧,可我的舒服我知道。这个时候,随便做点什么都是好的呢。 我是一个很沉默的人。日常的语境里,虽然也常常不想说话,可若是太沉闷就会让别人生疑惑,有歧义。唯有旅行的时候,我想少说话就少说话,想不说话就不说话。不和蔼可亲,不善解人意,不随声附和,不凑趣逢迎。我成了一个各色的、别扭的女人,也成了无比简单的我自己。 不重要的,轻微的,陌生的,沉默的……这种状态中的我,旅行就不仅是新鲜,不仅是长见识,而是真正的放松、放空、放下——我是多么喜欢这种状态中的自己啊。这才像我呢,这才是我呢。享受着这种喜欢,看什么风景就都成了好景。 当这样的旅行成为一种习惯,和自己独处也便成为了一种习惯。我无比由衷地觉得,这真是一种好习惯。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和杜甫一起看山
    近些年,没少去巩义。每次去巩义,都是因为杜甫。如今诗歌之事似乎日渐繁盛,巩义作为诗圣杜甫的故里,与文学相关的活动也就越做越多,于是每到春暖花开之时,我都有机会到杜甫的诞生窑前行一下注目礼,而那时节,那座小院子里的枣树正好开始挂果,一颗颗结实的枣子被阳光照耀着,青润,稠密,饱满。用手抚摸一下,有着微微的暖。我曾尝过一颗,有着淡淡的甜。
    杜甫诞生的那座小土窑稳稳地嵌在山崖的怀抱里,看着极为简素平常。朋友们说,这是本地最普通的民居样式,无数百姓都曾住在这样的土窑里,他们童年的时候也都曾住过。这让我有了隐隐的羡慕之心。自小生长在平原,对于住窑洞便只能是一种想象。虽然曾在陕北住过窑洞,可这窑洞是河南的,是杜甫住过的,如果住起来,还是不一样的吧?
    今年的重阳佳节前夕,因为有巩义的朋友邀请去涉村镇赏红叶,便趁此机会夙愿得偿。朋友说晚上就可以住窑洞,只是不是土窑,而是石窑,“反正都是窑洞嘛”。
    也对。
    下了高铁,黑夜中向山中行进。一路上弯道盘旋,车灯照不到的地方,是广大的黑暗。走着走着就有些茫然,不知道还要走多久。忽然前面出现了一方开阔之地,灯光高高低低地闪烁着,并不强烈,很是温柔,仿佛是召唤你回家的低语。后来得知这个地方是涉村镇北庄村的一处民宿,叫石居部落。
    就是这里了。
    所谓石居,指的就是石窑。可真是实实的石啊,哪里都是石。门口的路是石径,房间里的石墙有一米多厚,在石墙上凹个石槽,放个摆件,功能就相当于装饰柜了。落地挂衣架倒不是石头,是实木,那浑然天成的造型分明是取了小树的一小截,只刷了一道清漆而已,仔细闻一下,还能闻到树脂的芬芳呢。
    床也是实木,可能是怕我们冷,还准备了电热毯,暖暖地开着,让我躺上去就不想起来。辗转反侧着,微微兴奋着,简直不想睡了。可是不知不觉地,还是睡着了。这里的夜静极了,没有一丝声息。
    ——果然符合我的想象,像是回到了母亲的子宫。
    清粥小菜的早餐之后,便上了山。其实已经在山上,所谓的上山,是向山的更高处。本来可以坐车通过隧洞,朋友们说,过了隧洞到了山那边就可以看到特别美的景致。巧的是隧洞那里正修,不能过车,要想到那边去,只能爬那要高到天上的台阶。可是人到中年,作为一个膝盖不争气的人,我最抵触的事情之一便是爬台阶了。于是便赖皮着、迁延着、解构着朋友们的各种鼓励:锻炼身体?不爬这些台阶也可以锻炼的呀。高处风光好?嗯,坐在这里想象出来的风景更美丽。你看看前面,老的小的都上去了,不羞愧吗?羞愧啥呀,能者多劳嘛。
    “杜甫也爬过这山!”
    是了,算起来,这里离杜甫的诞生窑只有几十里吧,可是也是很近的了。少年杜甫,确实也应该爬过这座山吧。
    突然就觉得有了动力。
    涉村镇的山都属于嵩山。中岳嵩山,人文厚重,这么多年累积下来,形成了自庙堂到民间的丰富层级。嵩阳书院所依的太室山,少林寺所依的少室山,都是她的骄傲巅峰。
    P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