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民间文学

中国神话故事

  • 定价: ¥24
  • ISBN:978754102100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美术
  • 页数:150页
  • 作者:聂作平
  • 立即节省:
  • 2002-02-01 第1版
  • 2013-01-01 第2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神话是原始先民在社会实践中创造出来并口耳相传的,它的内容涉及到自然环境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既包括世界的起源,又包括人类的命运,努力向人们展示“自然与人类命运的富有教育意义的意象”。    《中国神话故事》精选了中国神话故事数十篇,每篇故事都根据情节配以精美的插图,把中国经典神话故事演绎得形象生动。本书由聂作平编著。

内容提要

    从大的角度看,中国神话算得上丰富多彩、蔚为大观。如果按地域区别,可以划分为西方昆仑神话、东方蓬莱神话、南方楚神话及中原神话。如果按神话的内容区别,则可分为开天辟地、人类起源、超级洪水、发明创造等几个大的板块。《中国神话故事》精选中国神话故事数十篇,每篇故事都根据情节配以精美的插图,把中国经典神话故事演绎得形象生动。
    《中国神话故事》不但读起来优美动人,而且还蕴含着深刻的道理,令人回味无穷。本书由聂作平编著。

作者简介

    聂作平,四川富顺人,作家。《精英会》总策划,《中国国家地理》资深撰稿人、十周年文章贡献奖获得者。著有《历史的B面》、《历史的耻部》、《1644:帝国的疼痛》、《天朝:1793-1901》、《一路钟情:走出来的人生美景》等。《历史的耻部》与吴思的《血酬定律》同获新浪网、当当网“2003年度最有价值图书”。

目录

盘古和女娲
倒霉的混沌
天梯与昆仑山
神农尝百草
黄帝战蚩尤
无头巨人刑天
仓颉造字
祝融取火
杜康酿酒
蚕神螺祖
彤渔氏与筷子
龙凤呈祥
年的来历
共工之乱
颛顼的儿孙们
夸父逐日
尧:逆境中的明君
后羿射日
好青年舜
以德报怨
悲剧英雄鲧
大禹治水
在禹和他的妻子
舜帝禅让
终北国
孔甲养龙
望帝化鹃
盐王詹渔夫
钱王射潮
门神由来
财神:最有人气的神祗
雷公电母
借尸还魂
无把葵扇
十试吕洞宾
月光下的爱情故事
龙女拜观音
牛郎织女
麻姑献寿
月下老人
泰山石敢当
妈祖:航海保护神
中秋溯源
十二生肖
六和填江
劈山救母

前言

    巴尔扎克曾经断言: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与此类同,神话则可以看做是一个民族的密码。正如我们通过希腊神话,可以依稀看到远古希腊人对自由、人性的追寻一样,通过中国神话,我们同样可以发现若干我们华夏民族的心路历程。
    神话是原始先民在社会实践中创造出来并口耳相传的,一种天真的解释和美丽的向往。
    它的内容涉及自然环境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既包括世界的起源,又包括人类的命运,努力向人们展示“自然与人类命运的,富有教育意义的意象”。
    从大的角度看,中国神话算得上丰富多彩、蔚为大观。如果按地域区别,可以划分为西方昆仑神话、东方蓬莱神话、南方楚神话及中原神话。如果按神话的内容区别,则可分为开天辟地、人类起源、超级洪水、发明创造等几个大的板块。在此,我们以后一种划分为例,略作说明:
    开天辟地。所有的神话的源头都直接指向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这个世界的本原,即世界是怎么来的。神话作为先民朴素世界观的体现,它不可能给出一个符合现代科学的理由,它只能将世界的生成解释为神或英雄的伟大功业。在中国神话里,盘古因其开天辟地而成为最重要的大神。
    人类起源。在解释了世界是如何来的这个命题之后,所有神话要回答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人是如何起源的?同样,我们知道的所有神话体系都毫不犹豫地将它交付给了那些隐身于天穹的神。女娲这位人首蛇身的女神,抟土造人的发明者,她是中国神话体系中仅次于盘古的英雄。并且,她的母性更使先民将她看做是自己的守护神,比冷面的盘古要多一分亲和力。
    超级洪水。令人惊讶的是,大多数神话甚至包括《圣经》这样的宗教奥义书,都无一例外地记载了一场可怕的超级洪水。这就使人相信,远古时我们的先人曾真正地经历了一场让他们吃尽苦头的大洪水,这场洪水是如此之大,以致成为记忆中的一种密码,一直流传到了我们这里。
    发明创造。虽然据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人民却只是一些模糊的面孔,历史没法记住他们,历史只记住了那些英雄,神话更是如此。在中国神话体系中,黄帝统治期间似乎是个黄金时代,因为众多的发明创造都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仓颉造字、嫘祖养蚕、杜康酿酒……
    总之,中国神话作为远古历史的回音,它真实地记录了中华民族童年时代面对世界的瑰丽幻想和面对险恶自然环境的顽强抗争,以及由此而形成的步履蹒跚的足印。
    但是,我们也看到,由于华夏民族向来都是讲究实际的,骨子里对神话之类充满幻想的东西总是显得不太热心,就连孔子也说过“不语怪力乱神”的话,这样,与希腊神话相比,中国神话至少有以下几个相形见绌的地方:
    第一,没有一个完整的神话体系。希腊神话中,以奥林匹斯山为中心,天神、海神和冥神各司其职,相互之间有着较为严密的衍生关系。或者说,希腊神话有一个成型、成熟的系统,但中国神话却没有。在中国神话里,神仙世界其实也是混乱无序的,有时候甚至是自相矛盾的。比如在远古的传说中,神农、黄帝等人分别统治着不同方位的天空,后来却又冒出一个玉皇大帝,我们搞不清楚神农等人如何与这位闯入者和平共处。
    第二,神话与仙话相互杂糅。与神话不同,仙话主要讲述的是如何通过修炼而后得道成仙的故事,在希腊神话中没有这种对应的东西。仙话对神话的改写,很大程度上是道家的杰作。比如黄帝,在神话中他是一个半人半神式的英雄,有着多姿多彩的人物个性。可是在经过改写之后,到了仙话里,黄帝却成了一个白日骑龙飞升上天的修行者,这使得神话中所蕴藏的精神力量大打折扣。
    第三,中国神话散失严重。中国古代神话的原始状态是十分丰富的,但经过历史潮水的无情冲刷,能够保存到今天的,大多只是一些零碎的片段。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除了神话向来没有受到文人的重视之外,神话的历史化,则是另一个重要原因。所谓神话历史化,就是把神话看成是历史传说,通常的做法是把天神下降为人的祖神,并把神话故事当做史实看待,构成了一些虚幻的始祖以及他们的发展谱系。
    尽管如此,中国神话仍有着它独特的魅力,许多神话故事早就在民间一代一代地薪火相传,一些神话还成为典故和熟语,被赋予了更为强大的生命力。作为口头文学的发轫,中国神话故事对中国文学产生过重要的影响,比如《诗经》和《楚辞》这两部先秦文学之大成者,便有不少篇章受到了神话的影响,有的本身就是神话的翻版。同时,中国神话还直接开启了志怪小说的大门,而志怪小说则是真正意义上的小说的开端。从这一角度上看,中国神话功莫大焉。
    2002年6月5日于成都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在只有想象才能到达的古代,人和神之间的距离不像今天这么遥远。那时候,有不少天梯作为天堂和人间的通道而存在,如果谁有足够的耐心和好运气的话,他完全可能从人间一步步地走到神仙们居住的天堂。
    昆仑山是天帝在人间的陪都,上面就有一道天梯,但一般的人根本不可能接近昆仑山,因为这座神山四周被弱水环绕,而大名鼎鼎的弱水,连鸟儿身上最轻柔的羽毛也会沉下去。
    昆仑山这座天帝的壮丽行宫,由五座城池和十二道辅城组成,四周用白玉栏杆围绕着,每一面有九口井和九道门,正门面向东方。每天早晨,太阳的第一缕光首先照射到这里,然后再分发到人间。这座门由神兽陆吾把守,陆吾又叫开明兽,长着人面虎身,有九个头。这座宫里住着许多红色的凤凰,她们是天帝的仆人,负责看管各种日用品。
    在这座宫的制高点,生长着一株高四丈的神稻,以神稻为中心,周围分布着珠玉树、沙棠树和琅歼树。琅开能结出美玉,一个个都有珍珠大小,宫中的凤凰就把这些美玉当做开心果享用。琅歼树由一位名叫离朱的天神看守,他有三颗头六只眼,三颗头轮流值班,所以一天二十四小时他总是有四只眼睛是睁着的。
    在神稻不远处,生活着一种叫视肉的奇怪生物。这种东西长得像一块牛肝,肉的正中是一只小眼睛,没有四肢,也没有骨头,它的肉总是吃不完,割了一块马上就会重新另长一块出来,也不知道痛,所以是神仙们最理想的家畜。
    在整个昆仑山上到处生长着一种烧不完的树,不论风吹雨打,它永远燃着熊熊的烈火,从来不熄灭,火焰所发出的光正好用来为昆仑山各个宫殿的照明和取暖。
    在这些火中,生长着一种比牛还大的老鼠,它们毕生都生活在火里,一离开了火,就像鱼儿离开了水一样立即就会死去。这种老鼠身上的毛足有几尺长,可以剪下来织成衣服,这种鼠毛织的衣服不需要洗涤,即使弄脏了,只要放到火里烧一下就会洁净如初,所以人们称它为火浣布。
    以昆仑山为中心,周围的山上也是神仙们的居所。其中西王母住在昆仑山西北面的玉山,其丈夫东王公则住在东北面,中间隔着不太远的距离。
    昆仑山诸城中,最大的城叫增城,共有九重,每一重之间的高度是一万一千里又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其中最上面的那座城,一共有四百四十道城门,每个城门宽四里。城中最大的宫殿叫倾宫,占地几十里。最美的那间宫室叫旋室,它是用玉石砌成,而且能够随心所欲地向着各个方向转动。
    在四百多道城门中,有一道门叫阊阖门,也就是西门。西门外有一座菜园子,黄水绕着这块菜地流淌三周之后,仍归回原处,自古以来里面的水就不增也不减。黄水又叫丹水,凡人如果能喝一口,就能长生不老,西王母的不死药,就是用黄水作为主要材料配制而成。
    从增城的第九重再沿着天梯往上爬,就是凉风山,凡人若是能够到达这里,不必服什么长生药也可以不死。再上去一万一千里又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叫做悬圃山,凡人若是能够到达这里,不但能长生不老,且还会拥有呼风唤雨的神通。从这里再往上一万一千里又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名叫上天,那儿是天帝的常住之地,只有神仙才有可能到达,凡人是做梦也没有可能的了。
    凡人要想通过天梯上天,的确是困难重重,但毕竟还是有来往的可能。而从另一个角度讲,凡人上天不易,但天上的神仙下凡就很方便了。这样,往往有一些神仙经不住人间荣华富贵的诱惑,就偷偷下凡,搞得天帝很是恼火。
    后来,著名的恶神蚩尤也通过天梯下到人间兴风作浪,把黄帝的江山搞得一片混乱。黄帝好不容易平息了这场乱子,将江山传给颛顼。颛顼觉得人与神的界限不严格,天梯的存在纯属动荡因素,遂命重和黎两个巨人将天梯弄断,叫人上不了天,神也下不了地。
    重和黎各伸出一只大手,一个把天往上托,一个把地往下压,这么一来,天和地之间的距离增大了,原来刚好够得着的天梯便短了许多,再也没有神或人能够通过天梯自由地来往了。
    自从天梯弄断以后,凡人再也上不到天堂,但神仙却偶尔还有机会降临人间。P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