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又见小可怜/笑猫日记

  • 定价: ¥20
  • ISBN:978753329614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明天
  • 页数:157页
  • 作者:杨红樱
  • 立即节省:
  • 2018-01-01 第1版
  • 2018-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笑猫日记》系列是中国当代著名童书作家杨红樱女士的代表作。这套以中国孩子的现实生活为背景的系列童话故事,以一只会笑的猫为故事的讲述者,用日记体的写作形式,创造了动物与孩子共同参与、幻想与现实相结合的多层次的文学世界。孩子们既可以享受儿童文学的天真和趣味,也可以领略蕴藏在字里行间中的人生智慧和生活哲学,从而培养其坚韧、宽容、感恩、自信等品质,始终怀着一份对社会、对未来的美好情感和信念健康快乐地成长。
    因为小可怜,清明节成了我们家重要的节日。这一天,无论胖头、二丫和三宝有多么忙,无论他们在多远的地方,他们都要回到翠湖公园来给小可怜扫墓。我和虎皮猫也会来到小可怜的坟前,向她倾诉我们对她的思念。蒙蒙雨雾中,神情恍惚的我看见有一只神似小可怜的猫正远远地看着我们。等我清醒过来,想再看清楚一点,这只神秘的猫一闪即逝……
    《又见小可怜/笑猫日记》由杨红樱著。

内容提要

    这些从严冬写到金秋的故事,犹如温暖童年的“心灵鸡汤”,犹如陪伴你成长的“心情宝典”。相信你将会在幽默好玩、美妙温暖的文字中,发现一条连通现实和幻想的秘密通道,相信你会感动,会流泪,会哈哈大笑,会开始生命中最初的思考……
    《又见小可怜/笑猫日记》由杨红樱著。

作者简介

    杨红樱,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成都市文联副主席,曾做过小学老师、儿童读物编辑、儿童刊物主编,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有突出贡献的专家”。
    19岁开始发表儿童文学作品,现已出版童话、儿童小说五十余种。已成为畅销品牌图书的有:《杨红樱童话系列》、《杨红樱校园小说系列》、《淘气包马小跳系列》、《笑猫日记系列》,总销量超过6000万册。2011年推出的《杨红樱画本系列》,在国内外产生了强烈反响,被誉为“中国最美的童书”。
    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出版政府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奖项。
    作品被译成英、法、德、韩、越等多语种在全球出版发行。
    在作品中坚持“教育应该把人性关怀放在首位”的理念,在中小学校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多次被少年儿童评为“心中最喜爱的作家”。

目录

第三天  安琪儿来啦
这天傍晚  惨案发生在黄昏
第四天  打不死的小可怜
第五天  钟楼枪声
第六天  彩虹罩着小可怜
第七天  端午节的粽子
这天晚上  六盞心灯
第二天  从天堂回来的猫
有一天  细雨中的钟声
又一天  永远地幸福下去
这一天  美丽而忧伤的清明节
第二天  又见小可怜
又一天  猫有九条命
这天晚上  小可怜的坟墓
那一天  春游奇遇记
过几天  是谁在敲钟
又一天  最美村庄
这一天  亦幻亦真小可怜
第二天  买票敲钟
这天夜里  凶夜惊魂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是在小可怜的坟上看见的。”我说,“当时,虎皮猫正在给孩子们说,我们每天的生活,小可怜在天上都看得见,而我就在这时候,看见了一只猫。也不知为什么,就那么一眼,我就觉得……不,是肯定,肯定这只猫就是小可怜。”
    “笑猫老弟,你的感觉怎么跟我的感觉一模一样?”球球老老鼠的样子好认真,“我也是就那么一眼,确定那只猫就是小可怜。”
    我忙问球球老老鼠:“你在哪里看见小可怜的?”
    “说起来话长……”
    如果在平时,我都会要求球球老老鼠长话短说,但今天要说的是小可怜,他要说多长,我都爱听。
    球球老老鼠的叙述不放过任何细节:“昨天早晨,趁你和虎皮猫离开坟墓去衔白菊花的当儿,我悄悄把那盒高级点心放在了小可怜的坟头上。这时,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日夜思念的三宝,我心里一阵激动,蹦起几丈高,蹦到一棵大树的树杈上,卡在那里下不来了。我本来想叫你来救我,但我一看,你和虎皮猫一直在小可怜的坟边。我在树杈上能看见你们,你们却看不见我,因为树叶把我遮住了。这多好啊!我就在树杈上等三宝……”
    我想听的是小可怜,担心球球老老鼠说起三宝就没完没了,想打断他,可他正讲到兴头上,根本刹不住:“昨天从早晨到中午,雨一直下个不停,翠湖公园笼罩在朦朦胧胧的雨雾里。可三宝出现时,雨停了。我在高处看得远,他还在翠湖对岸,我就看见他了。他是衔着一枝金色的天堂鸟来的。紧接着,二丫和胖头也出现了。让我好奇的是,他们俩的嘴里衔的也是金色的天堂鸟。笑猫老弟,这有什么讲究吗?”
    还没讲到小可怜,真把我急死了。可我还不能马马虎虎地回答球球老老鼠的问题:“去年清明节,地包天来给小可怜上坟,她把一枝天堂鸟插在坟头上,那花真像一只振翅欲飞的鸟儿。地包天说,天堂鸟是可以飞到天堂的鸟,它可以把我们对小可怜讲的话,带给已经去了天堂的小可怜听。”
    “难怪我看见三宝把他带来的天堂鸟插在小可怜的坟头上,然后对着天堂鸟自言自语……多么富有诗意啊!”
    “我们另找时间抒情。”我必须将话题拉回到小可怜身上,“你是什么时候看见小可’冷的?”
    球球老老鼠说出了一个准确的时段:“就在虎皮猫说个不停的时候。我又听不见她在说什么,时间长了,不免东张西望,这一望就……”
    ”我也是在这时候看见小可怜的。”我又急着问球球老老鼠,“你看见小可怜在什么地方?”
    “在翠湖对岸的小树林里。”
    “天哪,我看见小可怜也是在那里。”我对球球老老鼠说,“如果说在见到你之前,我还怀疑昨天我是不是真的看见了小可怜;听你这么一讲,现在我可以肯定,昨天在小树林里一闪即逝的猫,就是小可怜。”
    ”你是现在才肯定,我是昨天看一眼就肯定,那只猫就是小可怜。”球球老老鼠接着讲昨天的事情,“我当时就想到小树林去,可我被卡在树杈上动不了。我的注意力一直在小树林那里,三宝什么时候离开的,我都不知道。
    “那么,你是怎么从树杈上下来的呢?”
    “当三宝不见了,你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么难过!难过也是一种激烈的情绪,也能让我蹦起来。”
    球球老老鼠从树杈树杈的踪影?
    这一天,我和球球老老鼠在翠湖公园进行了地毯式的搜寻。几乎是一寸一寸地搜遍了,还是不见小可怜的踪影。
    P12-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