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呼吸

  • 定价: ¥42
  • ISBN:978754477931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译林
  • 页数:329页
  • 作者:(美国)特德·姜|...
  • 立即节省:
  • 2019-12-01 第1版
  • 2019-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降临》原著小说作者,美国华裔科幻奇才特德·姜新结集。
    书中9个短篇,9集《黑镜》,融科幻的诗意与哲学的浪漫于一体:我所有的欲望和沉思,都是这个宇宙缓缓呼出的气流。  
    作者出道30年,仅17个短篇,却四获星云奖/四获雨果奖/三获轨迹奖/三获日本科幻大奖,此外还获得过英国科幻协会奖/斯特金奖/坎贝尔奖。
    奥巴马诚挚推荐:这是优秀科幻小说应该有的样子。《呼吸》让你思考那些大问题,更加感受到生而为人的温度。
     本书豆瓣万人五星好评。

内容提要

  

    华裔科幻奇才特德·姜作品新结集,内藏《商人和炼金术师之门》《呼吸》《前路迢迢》《软件体的生命周期》《达西的新型自动机器保姆》《双面真相》《大寂静》《脐》《焦虑是自由引起的眩晕》九篇作品。
    特德·姜是当代最优秀的科幻小说家之一,自1990年创作《巴比伦塔》至今,只出版了十七个短篇或中篇小说,却四获星云奖,四获雨果奖,三获轨迹奖,三获日本科幻大奖。他游走在科幻边缘,用全新的逻辑和符号,创建出一个个异世界,以一已之力辟出科幻新领域。他的作品融科幻的诗意与哲学的浪漫于一体,充满对人性的反思和对价值观的拷问。

媒体推荐

    没有宏伟壮丽的场面或时尚酷炫的高科技,但每一篇特德·姜的作品都通向科幻的*深奥义。
    ——宝树

作者简介

    特德·姜(Ted Chiang),美国华裔科幻作家,1967年生。毕业于布朗大学计算机专业,之后从事软件行业。自1990年发表处女作《巴比伦塔》至今,只出版了十四篇短篇或中篇小说,却让他捧回了包括星云奖、雨果奖、坎贝尔奖在内的几乎所有科幻大奖的奖杯。

目录

商人和炼金术师之门
呼吸
前路迢迢
软件体的生命周期
达西的新型自动机器保姆
双面真相
大寂静

焦虑是自由引起的眩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商人和炼金术士之门
    伟大的哈里发啊,穆斯林的领袖,匍匐于您的荣光之下是我的荣耀;在一个人的有生之年,他不可能奢望更大的福分了。我要向您讲述的是一个无比奇异的故事。若是熟悉其中细节,讲述者即使是单纯描述,也能重现故事发生时的奇异。对于能够被警示的人来说,它是警示;对于懂得学习的人来说,它富于教益。
    我的名字叫福瓦德·伊本·阿巴斯,就出生在这座城市,祥和之城巴格达。我父亲是位谷物商人,但我一生中的大半时间都在买卖精细织料,从大马士革进口丝料,从埃及进口亚麻,从摩洛哥进口镶金边的丝巾。过去我很富有,但内心总是骚动不宁,无论是购买享用奢侈品还是慷慨捐赠,都无法让内心平静下来。但现在,我站在陛下面前,钱袋里连一个迪拉姆都没有,却觉得宁静安详。
    世间万事万物,无不源自安拉。但是,如果陛下恩准,我想从我走进五金市场的那一天开始讲述我的故事。当时我需要买一件礼物,送给和我做买卖的一个人。有人告诉我,他似乎想要一只银盘。在市场里转了半个小时后,我发现这里的一个大店铺新换了东家。那家店的位置非常好,肯定要花大价钱才能买下店面。于是我走了进去,细看里面的货色。
    我从没见过这么多珍奇的货物。靠近门口的地方摆着一具天象仪,由七块镶银薄板拼成;一座靠水流驱动的时钟,每到正点都会发出悦耳的铃音;还有一只铜制夜莺,风一吹过便会啾啾而鸣。更里面的地方放着更奇妙的制品。我呆呆地盯着这些东西,像个目瞪口呆盯着杂耍艺人表演的小孩子。就在这时,一个老人从店堂后面的一扇门里走了出来。
    “欢迎光临敝店,尊敬的先生。”他说,“我的名字是巴沙拉特,能为您效劳吗?”
    “你这里出售的货色真是妙极了。我和全世界各个地方的人做生意,却从没见过这样的东西。我能问问吗,你是从哪里进的这些货?”
    “您的赞赏真让我受宠若惊。”他回答道,“您在这里看到的每一件东西都是我自己工场的出品,由我本人制作,或是在我指导下,由我的助手制作。”
    这个人竟然精通这么多不同门类的手艺,我不由得大为敬佩。我向他询问店内五花八门的制品,听他向我侃侃而谈占星学、数学、泥土占卜和医学。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我听得如痴如醉,对这个人的痴迷和敬佩之心像黎明的花儿一般盛开怒放。但最后,他提到了他的炼金术实验。
    “炼金术?”我吃了一惊,因为他看上去实在不像玩弄这类骗术的人,“你是说,你可以把廉价金属变成金子?”
    “我可以,尊敬的先生,但炼金术追求的并不是这个目的。”
    “那它追求的是什么?”
    “他们想提炼出金子,但成本一定要比从地下矿脉中开采来得低廉。炼金术有办法制造出金子,但这个过程委实太过艰难。相比之下,从大山底下开采出金子实在太容易了,就像从树上摘下桃子。”
    我笑道:“真是个聪明的回答。你是个学识渊博的人,这一点没人可以否认,可我还是觉得炼金术这一套不足取信。”
    巴沙拉特注视着我,想了想,“我近来做了一件东西,也许可以改变您的看法。这东西我从未示人,您是第一个。您有兴趣看一看吗?”
    “不胜荣幸之至。”
    “请跟我来。”他领着我走进店堂里面的一扇门。隔壁是间工场,摆放着许多我猜不出名堂的装置:一根根金属棒,上面缠着铜线,解开的话,这些铜线的长度可以够到天边;一块花岗石板浮在水银上,石板上安着许多镜子……巴沙拉特径直走过这些东西,连看都没看一眼。
    他领着我来到一个样子很结实的基座边。这个基座高齐人胸,上面立着一个粗大的金属环,直径有两掌张开那么宽,环身非常粗,看样子,就算是最强壮的男子汉,想搬动这个环也会非常吃力。那种金属是黑色的,黑得宛如夜色,但打磨得非常光滑,如果它不是这种颜色,一定可以当镜子使。巴沙拉特让我站在金属环的一侧,面对环身,而他自己则站在金属环的正对面。
    “请注意看。”他说。
    巴沙拉特将他的胳膊伸进环口。他站在我的右侧,但那只胳膊并没有从我左侧的环口钻出来,而是仿佛齐肘截断了一般。他上下挥动着半截胳膊,之后又抽回胳膊……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