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酸梅(附全新独家番外)

  • 定价: ¥42.8
  • ISBN:978755945134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346页
  • 作者:黄三|责编:张倩
  • 立即节省:
  • 2020-10-01 第1版
  • 2020-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夏藤是骄傲的,闪光灯下活着的人,生命里的每一寸都充满无限的可能。
    祁正是野蛮的,肆意生长的,他的血液里混着尘土,艳阳,和最狂妄的北风。
    关于十八岁,夏藤不记得人言,不记得黑暗。
    只记得那小县城里,祁正塞进她嘴里的那颗酸梅,
    硬而涩,酸的倒牙齿,她流泪,他就在旁边放声狂笑。

内容提要

  

    这是一部青春校园题材的小说,故事围绕因丑闻事件而陷入舆论风波的明星夏藤,来到偏远县城躲避风头并静心准备高考,与男主祁正相爱相杀的故事。起初,夏藤自身的光环与闪光灯下的优越感让她备受冷落,也因此受到不少以祁正为首的同学们的“欺负”。然而在与祁正相处,以及与江家兄妹成为朋友之后,就在她认为伤口逐渐愈合时,真正的恶意从网络世界蔓延到了现实。夏藤躲回老家的事被媒体发现,并开始新一轮的大肆造谣,她的生活再次被打乱,而这一次,她决定鼓足勇气去面对铺天盖地的恶意并证明自己的清白,始终陪着她的,是祁正。

作者简介

    黄三,起笔于世间百态,落笔时归于尘世。
    自此娱乐,哗众取宠,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立于灰处,自寻天光。
    代表作:《向生》《酸梅》

目录

第一章 小城
第二章 恶意
第三章 争锋
第四章 低头
第五章 荒野
第六章 心跳
第七章 风暴
第八章 山顶
第九章 反抗
第十章 崭新
番外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小城
    “什么是恶?凡是源于虚弱的东西都是恶。”——尼采
    火车驶入容城时,夏藤终于在一片颠簸之中苏醒过来。
    车内冷气开得很足,她虽裹着外衣,却还是睡得手脚冰凉。她坐起身,揉了揉发酸的脖子,看向窗外。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夜景飞快地向后流淌,灯影拉成模糊的长线,断断续续地蔓延向无尽的远方。
    车厢里弥漫着方便面和不同身体散发出来的味道,香与臭混杂,搅成一股奇异而闷重的气味。数不清有多少年没坐过火车了……这味道让夏藤有点儿犯恶心。她从枕边拿起保温杯,里边的水还热着,喝了几口,暂时压住了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
    广播里正在报站,还有二十分钟到达目的地。
    她从床底拉出行李箱,把洗漱包、充电器塞进背包里挎上肩,鸭舌帽盖住鸡窝似的头发,口罩一直兜在脸上,根本没拿下来过。镜片有些花了,她把黑框眼镜取下来,用衣服角胡乱抹了两把,又重新戴上。
    夏藤不是近视眼,一路上戴得极不舒服,刚摸了下,鼻梁处被压出来两个窝窝。
    一切收拾妥当,她看了眼时间。
    23:35。
    她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终于跨越千里,来到这个最边远的地方。等待她的,不知道该不该用“未来”二字形容。她曾经的未来是充满希望的,但现在不是。
    容城是这列绿皮火车的终点站。夏藤随着人流下了车。北风那个吹,呼啦呼啦的,无比生猛,差点儿掀翻她的帽子。夏藤条件反射,紧紧扶住帽檐低下头,心脏一阵敲锣打鼓,余光小心打量四周,没有人注意到她,她这才松了口气,自己简直神经过了头。其实这一路还算顺利,没什么人认出她。或许,不是人人都时刻关注那些媒体平台的。这是夏藤的新认知。
    她推着笨重的行李箱,耳机里放着重金属,音量开到最大,吵得她头昏脑涨,可以完全隔绝外界的声音。
    她跟着路标走,七拐八拐,终于在十分钟后找到了通往周边城市的大巴站台。
    显示屏上标注着各大巴的发车时间与目的地,夏藤眯着眼找,都快把显示屏盯出个窟窿,终于在最后一行看到通往昭县的车次。
    仅剩一班,十分钟后发车。夏藤买好票后便在站台上一路狂奔,跑到大巴跟前,刚准备放行李箱,工作人员合上车盖,冲她一摆手:“放满了。”
    夏藤一怔:“那我的箱子怎么办?”
    工作人员不耐烦地说:“什么怎么办?拎车上去啊。”
    她不再说话,提起行李箱,磕磕碰碰地上了车。
    她的座位靠窗,靠外边的座位上坐着个大妈,一直斜眼瞧着她,极不情愿地拢了拢腿让她进去。
    就这么几下,夏藤想跟她换座的想法马上消失了。行李箱搁在过道,大巴一拐弯,行李箱就往前滑溜,再一拐弯,又朝后滑溜,滑溜到最后,发出“咯嘣”一声,不知碰到谁了,那人嚷了一句:“这是谁的箱子啊,还要不要了?”
    夏藤也烦了:“就搁那儿吧,这我也控制不住啊。”
    一来一往,言语中夹枪带棒的。
    那人见遇到一个脾气冲的,“哼”了一声没再说话,车上也没其他人跟着凑热闹,或许是都太困了,疲倦笼罩着每位蔫头耷脑的乘客。
    这段插曲很快就被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淹没。
    晚上车少,司机把车开得飞起,下了高速后,道路明显变得不好走,一颠一颠的,磕得屁股疼。夏藤一直没睡着,挂着耳机盯着窗外看。高楼越来越稀少,建筑越来越落后,她的心情越来越诡异。
    大巴摇摇晃晃到达昭县时,已是夜里两点多。下了车,她第一时间找了个垃圾桶,吐了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这两天她基本没怎么吃东西,胃是空的,刚一抬头,垃圾桶四周扎堆的苍蝇让她没忍住又千呕了两下。
    她把水杯拿出来,喝了一口水,在嘴里咕噜了几下,吐了出来,然后用手背抹了把嘴,抬头看着眼前荒凉的景象。她从没见过这么寒酸的车站,又小又破,“汽车站”三个字牌立在黑夜里,萧条而老旧。路灯有气无力地散发出暗兮兮的黄光,出口处停的三轮车比汽车还多。
    三轮车是那种后边带车厢的,没看错的话,这似乎是这附近唯一可以载客的代步工具。因为夏藤看见有几个人轻车熟路地拎着箱子跨进那个车厢里,然后开始和车夫讨价还价。夏藤想象了一下自己抱着行李箱坐在三轮车上的场景,光想想就已经快窒息了。
    她打开手机,习惯性地叫车,界面半天都刷新不出来,最后弹出来一个让她检查网络设置的提醒。她看了一眼网络状态,没有ZIG,只有一个E。这个E,让她顿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叫不了车,她准备就近找个宾馆住下。
    夏藤拉着行李箱,滚轮碾在坑坑洼洼的石头路上,噪音巨大,拉得无比费劲。她好不容易走到最近的一家,门口立着一个脏兮兮的灯箱,上面印着四个大字:高兴旅馆。
    她的视线往旁边扫去,一连三家,全部是这种画风,一家比一家破,就差直接往窗户上贴“按摩”“洗脚”了。
    这里连家快捷酒店都没有。夏藤犹豫了,她甚至怀疑这些店能不能线上支付,因为她身上没带多少现金。而且,在这种地方睡一晚,可能会成为她这辈子的噩梦。在她发愣的片刻间,耳机里的摇滚乐变成了来电铃声,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陈非晚。
    她接通电话,没说话。
    “到了?”
    “嗯。”
    “没出什么事吧?”
    能出什么事?这话听得她不舒服,她把口罩往下移了点儿:“这里没人认识我。”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