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月夜城墙根/长安文心书系

  • 定价: ¥42
  • ISBN:978722413636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陕西人民
  • 页数:151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月夜城墙根/长安文心书系》收录了孙见喜老师的散文和随笔,也是孙见喜老师十几年文字的梳理和归结。其中多篇已在各报纸杂志发表过。散文写作,对于孙见喜先生来说“意味着种艺术生命的存在方式”。孙见喜的文学创作“具有学者的气息、故乡的情结和炼字的匠心等诸多鲜明特点。”

内容提要

  

    从《月夜城墙根/长安文心书系》这部散文集可知孙见喜的人生睿智与哲人的洞见。正如文中所述“城墙根下的世道人心,在美如水墨的白松皮间飘落。”,期待读者用想象力去捕捉文字背后的美与悲。书稿堪称散文上乘之作。

作者简介

    孙见喜,陕西商洛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评论家协会理事。当世为贾平凹立传第一人。出版各类著作十几部,代表作品:长篇小说《山匪》,小说集《望月婆罗门》,散文集《小河涨水》、《浔阳夜月》、《孙见喜散文精选》,长篇纪实文学《贾平凹之谜》、《贾平凹前传》(三卷),评论集《〈浮躁〉评点本》、《孙见喜评论集》等。《山匪》荣获2009年陕西省首届“柳青文学奖”。

目录

卖艺西门口
商州的灯
丹凤的水
骑在爷的脖子上
曲江唐韵
清明雨
西部的咏叹
三原写风
礼泉散记
耀州阿姑
柞水观天
旬阳意境
佛坪纪事
镇安游记
古原即景
寻凤记
翠华云水
雨后荆山塬
周原晨晖
香溪鸟语
垛囗圆月
子夜钟楼下
北广场抒怀
西安城墙与数据时空
月夜城墙根
终南三弄
雨中走秦汉
兴善寺小径
峡的遐想
桥山柏
难忘罗公砭
商州扁担
商州糊汤
商州扁食
故乡有个打儿窝
龙驹寨开埠三百年记
静村
村变
太白山风物记
西秦酒中仙
后记

后记

  

    我的散文大约有这么几个层次,一是纯散文也就是狭义的散文,《小河涨水》(1993年)、《浔阳夜月》(2001年)、《跪拜胡杨》(2013年)这三种集子中的大部分篇章即是,我追求散文语言的纯粹,书面文字的精致,艺术境界上的标高就是《小石潭记》《岳阳楼记》《滕王阁序》这类经典范文。有青年作者说:“孙老师,读了您的这些散文,我们都不敢写了,这样的文字我们弄不了啊!”我说:“不敢写不对,慎重写才对。轻率为文无所讲究不对,对文字有了敬畏感再下笔才对。”因为精致和考究,一段时间里我的这类散文受到读者的喜爱,也引起了一些评论家的关注,还有五十多篇被选入高考题库和作文类教辅读物,这也是上海《新民晚报》和天津《今晚报》在20世纪90年代及以后岁月连续刊登我散文的原因,有几年《文汇报》的文艺副刊也喜欢选用我的这类散文,这类散文的代表性作品有“村系列”“风光系列”等。除了这种植根于书面文字的传统根基之外,还有一种写法就是口语写作,这种写法不少名家也在采用,网上散文大量的即属此类。我建议过不少青年作者,走此路同样可以获得好收成。我也写了不少这类散文,《孙见喜散文精选》(1999年中国台湾出版)、《西部的咏叹》(2016年)这两种散文集中的篇章基本上属于此类。近二十年来,“大散文”因为贾平凹的提倡和《美文》杂志的推动,也受到读者的喜爱,我自己在这方面也积累了不少创作实践,此次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月夜城墙根》就是这方面的收获。选入这本集子里的作品,偏重于纪实,讲究可读性,且篇幅一般较长,这也是该社编审张孔明先生同我讨论选编思路时的一个要求。 需要说明,这六种集子里的有些篇章重叠入选,是因为编者和作者特别不舍,而这些作品也确实符合几种编辑思路。还要感谢青年学者孙立盎,在繁忙的教学和研究之外,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帮我筛选作品并分析对比各篇之差异以保证这个集子在总体面貌上与出版者的思路相切合。 孙见喜 2019年2月1日于西安双仁府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卖艺西门口
    西大街拓宽拆迁的那一年,雨多,沿街要拆迁的店铺,都支了帐篷处理商品。我冒雨到西门外去访友,路过花花绿绿的货摊子,经不住“拆迁大出血”叫卖声的诱惑,便加入了“拾便宜”的人流。东西真是便宜,猪八戒戴的和尚帽穿的黑袍子脚上统的软靴子外加一把塑料耙子,原本一百二十五元的价钱现在才卖二十五元。摊主问我便宜不便宜,我点了头,他就动员我买,我说我又不耍社火不演戏,他说你试这袍子的面料多软买回去当睡衣穿也合算呀!我说我图了便宜出了洋相就不合算了。他说你这人想得太多成不了大事不买了就闪开。
    雨丝儿如长发飘拂,我心里痒痒儿的,忍不住又往前边走去,记得一个朋友说他的真皮挎包就是在地摊上用二十元买的,我也就有了某种幻想。前边的摊子上,一把诸葛亮用的鹅毛扇六元钱,摊主给我扇着凉风,问好不好,我说好是好可家里办公室都有空调电扇买来用不上。摊主说,嗨,你一手背操着一手扇着凉风走到钟楼盘道上警察都不敢挡。我说警察一般不招惹拿扇子的,可像你说的那样儿招摇过市恐怕街上的人都躲开了。他说那是为啥,我说人以为二杆子过来了。正说着忽听前边有了笛声,就急步赶去,才见是乐器店大甩卖,一把铜轴二胡一百一十元,盒装套笛七支才卖八十元。见我凝目,摊主就把一支笛塞到我手里,我吹了一下说音不太准。他头一歪说,你还知道音不准,看来是个行家了!就又把一支洞箫递到我手上,我说洞箫我喜欢。在所有的民族乐器中,洞箫是我的最爱,我收藏洞箫四十年,家存的,从单节箫到九节箫、从A调到G调我是全的,我甚至还自制过加键箫,但凡要向重要朋友回赠,洞箫是我的传统礼品。在西安文化界,已故散文家李佩芝、健在的评论家费秉勋、大作家贾平凹、才大气粗的青年作家方英文,等等,他们家里都有我赠的洞箫。看着这么多长短粗细花色各异的洞箫,我的心动了。摊主说,这是上海的,这是苏州的,这是四川的,原本都是二三十元的,现在一律卖六元,只收个零头。我问有渭南产的吗?我知道渭南出产笛子,一般厂家,能制笛就能制箫,我一直想见识一下陕西本地的洞箫。摊主说,渭南能制箫?你是“花搅”渭南人吧?不想与他争辩,就说你把苏州的都挑出来让我选一支。他一支支地取,我一支支地吹试,温柔的雨中飘出绵软的乐音,我身边聚了不少行人。最后选中一支,音色柔美而准确,但外形犹感不足。我闭一只眼一边从箫的顶端沿轴线瞄着,一边说,这支箫的末节有点儿弯。摊主说,行啦行啦你少给五毛钱算啦。见我仍做遗憾状,摊主又说,不说啦五块钱给你真真是卖柴火棍儿哩。
    头上淋着雨,我心里很舒服,仿佛新识了一位可人的女友。骑车走到西城门,雨大了,不得不下车到城门洞避雨。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