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世界史

回到罗马做主人(精)

  • 定价: ¥60
  • ISBN:9787559644817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231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回到罗马,一大波奴隶涌来,如何使用、驯养、管理?抑或者解放?
    虚虚实实、调侃戏谑之间,构建古今对话《出版人周刊》《纽约客》力荐,以生动和富有创造性的方式书写一个严肃的主题,一部充满学术洞见和深度的古罗马研究领域作品。

内容提要

  

    奴隶制是贯穿古罗马的核心制度。对罗马人而言,拥有奴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剑桥大学古典历史学教授、专攻罗马史的杰瑞·透纳先生,采用令人耳目一新的历史VR手法,将故纸堆中庞大艰涩的资料幻化成一位活生生的奴隶主马尔库斯·西多尼奥斯·法尔克斯,让他开口告诉我们公元1—2世纪罗马帝国中的贵族是如何看待与管理奴隶的。而透纳先生甘愿成为法尔克斯的评述者,为他的建议加上了文化背景、延伸阅读,并且对其中毫无建设性的观点提出不同意见,为感兴趣的读者提供可进一步挖掘原始素材。

媒体推荐

    杰瑞·透纳是剑桥大学的古罗马史学家,在社会史、文化史领域颇有建树,不断开拓罗马史研究的新课题和讲述罗马史的新方式。他虚构了马尔库斯·西多尼奥斯·法尔克斯这个角色。法尔克斯是位古罗马大奴隶主,除了奴隶制之外他无法想象有其他的生活方式和社会结构。
    《回到罗马做主人》是来自法尔克斯这位“上流人士”关于购买、使用、惩罚、驯养、解放奴隶的“心得”和“建议”,而《回到罗马做主人2》是他关于自己罗马贵族身份的认同、个人价值观以及对当时社会的观察。每章之后透纳附上评注。在虚虚实实、调侃戏谑之间,构建古今对话,令读者轻松地全面了解古罗马奴隶制度与社会结构。
    ——刘津瑜
    美国德堡大学古典系教授、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特聘教授

作者简介

    杰瑞·透纳,剑桥大学古典历史学教授,专攻罗马史,擅长将学术研究成功用轻松幽默的笔调写成大众易读的作品。

目录

作者寄语
评述者寄语
前言
第一章  做精明的主人
第二章  分工精细化
第三章  找一个合适的伴侣
第四章  谁救了自己的主人
第五章  惩戒与处罚
第六章  滥用酷刑
第七章  狂欢与作乐
第八章  牢记斯巴达克斯
第九章  渴望自由
第十章  获得自由之后
第十一章  更友好的对待
结语:再会!
延伸阅读

前言

  

    推荐序
    玛丽·比尔德
    BBC 纪录片《相约古罗马》主持人
    《星期日泰晤士报》十大畅销图书《罗马元老院与人民:一部古罗马史》作者
    之前我从来没见过马尔库斯·西多尼奥斯·法尔克斯,但是我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罗马有一大堆像他这样的人,坐拥许多奴隶,却从不会思考何为奴隶制。他们觉得奴隶制的存在正常至极,是社会中最自然的环节。但是罗马人对奴隶也有自己的想法,包括如何管理他们,怎样更好地向朋友炫耀自己的奴隶。奴隶会在背后反抗主人,这也是古罗马多次战役爆发的导火索。“所有的奴隶都是敌人”,罗马这句著名口号对法尔克斯来说再熟悉不过。在尼禄皇帝骇人听闻的统治期间,一个罗马富豪惨遭谋杀,凶手正是他四百名奴隶中的一个。很显然,这一事件让法尔克斯难以入眠,而作为惩罚,最终,那四百名奴隶全被判处死刑。
    我有点惊讶,法尔克斯和透纳的关系居然很好。法尔克斯是个贵族,但是透纳的家庭—据他说—却源自长久以来被英国贵族压迫的阶级(他告诉我,他的家族起源于“爱尔兰的土豆田”)。
    尽管这两人政治上有分歧,但我很庆幸他们合得来。当然,除了法尔克斯,古罗马还有各种各样的奴隶主,包括成千上万的小商贩和工匠,有的身边只有一到两名奴隶,他们中很多人自己也曾是奴隶,后来获得自由,有的还能和自己曾经的男女主人结婚。在法尔克斯的社交圈中有一些深受主人喜爱的奴隶秘书和私人助理,日子甚至比贫穷的罗马人过得好得多,后者只能靠日复一日在码头干苦力,或在广场售卖廉价鲜花来勉强度日。有趣的是,贫穷的自由人还会走上街头,为那被处死的四百名奴隶抗议(但严格来说,这判决是合法的),虽然没有成功。然而,本书还是会把着重点放在如何管理一大群奴隶上。
    作为现代人,我们很难了解自由民、奴隶、释奴之间的关系(其实当时的罗马人也很难理解),但却可以一瞥富裕罗马人对他们奴隶的态度,而倘若要探究罗马人视为骄傲传统的“奴隶管理学”,法尔克斯就是最值得信赖的向导。他正尝试向大家分享他的智慧,让大家有所受益,而他本人也颇有可学习之处。谢天谢地,时代在前进,但法尔克斯的书却可以提供一个最真实的视角,展现古代罗马包括整个帝国的基本生活面貌。如果本书出版在两千年前,一定会登上管理学书籍榜单之首。现代读者可能会对法尔克斯抱有偏见,但是在他轻松的措辞下,你们会发现法尔克斯不是一个彻底的坏人,至少按照他的时代的标准来说,不是。
    2013年10月于剑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如果雕塑家想要创造一件珍品,他就得先找到最符合心意的那块石料。所以作为奴隶主也应该明白,只有找到最具优秀本质的人,才能塑造出一个上进、勤劳、听话的奴隶,因此在市集上多花费心思,找到最好的奴隶尤为重要,你要确保他们无论是生理上、心理上,还是道德上都纯洁无瑕。在此,我将指导你如何进行挑选奴隶这一困难卓绝的工作。
    头一桩事,上哪儿去买奴隶?很多人会告诉你去罗马广场,在卡斯托耳神庙后面有一个奴隶市场。但是你最好别听他们瞎说,那里出售的只是最低等、最劣质的奴隶。要想购买更优品质的奴隶,你得到万神殿附近的选举广场,去找那儿的奴隶贩子。尤其当你正物色一名性情温顺的奴隶男孩,或者希望买到帝国境内具有异域风情的奴隶,甚至是国外(如埃塞俄比亚)的奴隶时,这些类型都可以在那里找到,不过你必须直接问奴隶贩子是否有把一些特殊的类型藏在摊子后面。他们总把最好的奴隶藏在大众看不到的地方,留给最高贵的买主。如果你有需要,还可以毫不费力在那儿找到被阉割的男孩,虽然理论上这种买卖是被法律禁止的。
    奴隶有两种合法的来源:战俘和女奴生下的后代,但实际上还有其他沦为奴隶的途径。一些赤贫之人通过非法方式卖身为奴来偿还债务,或者卖掉其中一个孩子来养活其他孩子。人们经常把不要的孩子遗弃在城郊的垃圾堆旁,拾到者就把弃婴养大作为自己的奴隶,不过这样的奴隶严格来说还属于自由民。有时候奴隶贩子还可能从海盗手上买奴隶,全都是在偏远沿海地带劫掠来的成人和儿童。
    然而,倘若奴隶是我们军队抓捕的战俘,合法性则毋庸置疑。战俘能活下来,全依仗我们士兵的仁慈。罗马士兵们沉浸于战争胜利的狂喜,却没有大开杀戒,放过了这些战俘可悲的小命,只要他们甘心为奴,作为在军事上对抗我们的补偿。家境富庶的战俘在缴纳合意的赎金后就可以被放归回家,而剩下的战俘则需成为奴隶来报答我们的不杀之恩。
    我曾亲自参与攻陷一座位于罗马与波斯帝国交界处的小城。一开始,我们劝说居民和平归降,便可以饶他们不死,但这恩惠被居民拒绝了。于是我方发动了猛烈进攻,很快就用攻城槌破了城。占领城郊后,我军大开杀戒,不论是男人、女人,或是孩子,只要撞见就格杀勿论。大多数居民逃到了位于市中心的老旧城区,他们派出一名大使前来,请求我们手下留情,可之前正是这些人拒绝了我们给出的慷慨条件,真是愚蠢至极。后来双方达成协议,若有人能够交付价值相当于2000赛斯特斯的财物就可以被当场释放。有一万四千人用这种方式逃出生天,而剩下的一万三千人,加上我们找到的其他战利品,都被变卖了。
    我们的指挥官非常慷慨,将半数俘获的奴隶赐予我们,以犒劳我们在战役中的忠诚表现。他将剩下的奴隶卖掉,所得钱财用于为国家修建一座小神龛向神明还愿,感谢庇佑我军凯旋,剩下的钱就落人了他自己的口袋。当然,这里所提到的人数和金钱,比起尤利乌斯·恺撒等霸主在对外征战中所得到的战利品,简直微不足道。据说恺撒在高卢俘获了一百万名战俘作为奴隶,在他占领耶路撒冷后,当地的大批居民,可以说几乎整个犹太民族都成了奴隶。当图拉真大帝攻占达基亚时,好战的当地居民也遭此厄运。和他们一比,我们的胜利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不论是以何种方式,一旦成为奴隶就一定会被卖到之前我说过的奴隶贸易市场。奴隶一般会站在升起的展示台上,让潜在买主把他们看个清清楚楚。新到货的奴隶双脚会被粉笔涂白,至于其他的个人信息,比如他或她的出生地、性格,都会在颈部挂着的牌子上写明。
    P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