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政治法律 > 政 治 > 中国共产党

红船

  • 定价: ¥78
  • ISBN:978754552026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地
  • 页数:633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黄亚洲著的长篇小说《红船》全景式描绘了从五四运动到井冈山会师这十年间的中国历史,以建党过程为主线,充分展现了这一历史进程的苦难与彷徨、寻觅与追求、荣光与梦想。
    读过此书,你才能更加体会我党诞生的艰难历程,才能进一步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对于“红船精神”的精辟阐释。
    本书适读人群:对党史、时政感兴趣的读者,对近代史感兴趣的读者,对纪实性文学有兴趣的读者。

内容提要

  

    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于嘉兴南湖的“红船”之上,中国革命的航船从这里扬帆起航。2005年,习近平主席首倡“红船精神”,他认为红船精神是中国革命精神之源。
    作为第一部以长篇小说形式再现中国共产党诞生历程的大型文学作品,《红船》是对这一精神深情而有力的阐释。本书着眼于大事,落笔于伟人,全景式描绘了1919年到1928年这10年春秋的中国革命史,反映了中国共产党从诞生、发展到壮大的历史进程和劈波斩浪的艰难与辉煌。
    黄亚洲以真实历史事件为依托,用透彻的领悟与妙笔塑造了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等百余位个性鲜明、命运迥异的历史人物,写他们在那个特定历史时期和革命洪流中的思索与进取、沉浮与抉择,重点描写了五四运动、中国共产党的诞生过程、国共第一次合作、北伐战争、中山舰事件、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井冈山会师等事件的前因后果,十年中的大事无一遗漏,脉络清晰而自然,是一部既具有文献价值,又富有思想内涵的长篇佳作。

作者简介

    黄亚洲,诗人、作家。现任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影视委员会副主任、《诗刊》编委。曾任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共十六大代表、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出版各类文学专著30余部,有长篇小说《建党伟业》《雷锋》等。长篇小说《雷锋》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日出东方》获国家图书奖。《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入选中宣部、中组部向全国党员干部推荐第九批学习读物。诗集《行吟长征路》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诗集《狂风》获首届屈原诗歌奖。电影文学剧本《R4之谜》《开天辟地》等15部作品被搬上银幕。电影作品先后获金鸡奖最佳编剧奖、华表奖、夏衍剧本奖,并在有关国际电影节上五次获奖。创作电视剧有《承诺》《张治中》《相煎上海滩》《上海沧桑》等,多次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金鹰奖等。曾获“首届中国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全国优秀电视剧编剧”称号。

目录

第1章  在水龙冲洗血迹的时候,可以把传单当作六月的雪花
第2章  郑重告诉儿子:监狱是研究室
第3章  因为你拥护真理,所以真理拥护你
第4章  驱张团悲怆入京,小骡车秘密出城
第5章  《共产党宣言》,是否就是行船的帆呢?
第6章  中国的天平,似乎正在向上海倾斜
第7章  红船!红船!
第8章  这个马林不懂中国,他不是马,是牛,比牛还牛
第9章  毛泽东刘少奇踩水车:必须同时两条腿
第10章  党首们在另一面党旗下宣誓
第11章  难啊,去欧洲才找到了中国共产党
第12章  交锋广州,党内如此硝烟弥漫
第13章  黄埔学员出枪操练,湖南农民押人游街
第14章  驶进谜团的中山舰
第15章  北伐军在上海一头撞上四一二
第16章  反抗,全国的枪和矛都在滴血
第17章  可以脱他的鞋,但取不了他的头
第18章  中国革命现在走进了山里

前言

  

    红船精神的小说体现——序黄亚洲长篇小说《红船》
    万伯翱
    作家黄亚洲的这部长篇小说,是他对1919年到1928年这十个春秋的中国革命史的文学把握。读毕,首先感到的就是重量与恢弘。
    概括、描述、判断这纷繁复杂的十载风云,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我们检索当代反映这一历史时期的长篇小说,还很难看见如此高屋建瓴的作品。
    这部小说先后重彩浓墨地反映了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中共上海建党活动、中共一大、中共二大、孙中山广州蒙难、中共西湖特别会议、中共三大、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发端与实施、国民党一大、黄埔军校建立、广东平叛、奇诡莫测的中山舰事件、北伐、上海清共政变、中共五大、武汉清共政变、中共八七会议、中共先后发动的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与广州起义、中共军队的三湾整编、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与朱毛会师,十年中这种种波澜壮阔的历史大事件,作者却通过一群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的活动,不急不缓地徐徐道来,既把历史脉络梳理得一清二楚,又把人物性格刻画得活灵活现,粗细线条交错,疏密节奏得当,六十余万字的小说读毕,不由叫人掩卷感叹,拍案称绝,这笔力功夫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如若用水墨绘画来形容,那就是又有写意又有工笔,两者兼济,很是耐看。
    记得几年前我赶去杭州,使劲把亚洲动员出来写长篇小说《雷锋》。我后来知道,他那时其实就在专注这一大段中国历史的文学把握,但他当时也被我的动员所触动,兴致勃勃随我跑了东北、湖南等地采访,并且以很快的速度写就了长篇小说《雷锋》,然后又埋首于他的对近代中国革命史的细心研读与细致描绘了。
    耕耘的精细,必导致收获的丰硕。
    必须指出,这部长篇作品在很大的程度上表述了中国共产党在上世纪20年代诞生、发展、壮大的历史逻辑,这段历史也正体现了从南湖起航的红船一路劈波斩浪的艰难与辉煌。总书记就曾系统地阐述过“红船精神”,他认为“红船精神”是中国革命精神之源,并将其内涵提炼为“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立党为公、忠诚为民的奉献精神”。
    通读这部作品,显然,字里行间的那种波卷浪急,体现的就是这种难能可贵的“红船精神”。
    这种精神,正是我们当前极其需要的。尤其是在全面推进深化改革的今天,牢牢把握“发展”这一时代主题,弘扬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显得多么迫切。我们今天仍然需要听见红船两侧激起的浪花,仍然需要速度与激情,尤其是需要进入深水区的敢于摸索敢于实践的勇气。而说到“立党为公,忠诚为民”,这种奉献精神在当代的继承与弘扬也应该是急切的。可以看见,在红船的惊涛骇浪的航线上,多少共产党人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坚持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的路线,用可歌可泣的自我牺牲践行了这一奉献精神。因此,只有牢记根本使命,坚持执政为民,党才能保持根本性质,才能始终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行进的船体才不会侧翻。
    字里行间,水声悠远。
    所以说,这部长篇小说所写的,还不光是十年风云,其意义一直延伸到了现在。
    作为亚洲多年的好友,我一直注意着他对中国革命史的小说把握,也一直为他的这种孜孜不倦所感动,他是我所见到的中国当代从事文学创作最为刻苦认真的作家之一。亚洲在成为浙江省作协主席之前,就是在红船侧畔的嘉兴担任嘉兴市作协主席的,他一直关注并且思考着中国近代史上的革命轨迹,试图从中找出历史发展的逻辑线索,也试图描述其中各色人等的鲜活与丰富,我不能不为他的执着点赞。
    甚至,我时刻准备着继续为他点赞,因为我知道,他的创作努力还在卓有成效地继续。作为诗人、作家、影视编剧,他一直在征途之中握笔奋斗着,这是他一生的形象。
    2016年3月19日于北京苹花书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919年暮春的那些梦境,怎么会如此诡谲!
    入得暮春,雨水充沛,陈独秀便一直多梦。梦乱且杂,伴鼾。有一次他还含含糊糊地说着梦话,甚至罕见地淌了口水,蓝花枕巾糊了一大块,硬是叫君曼掐人中掐醒。
    支撑着陈独秀梦境的那些圆木很坚壮,黝黑而粗粝,像他的个头,以至于相隔百年,他的梦境还没有坍塌,而被今天的读者洞察。
    圆木交叉着,顶端悬一口钟。钟什么形状,记不清了,他只感觉到是铜质的,音色如剑,有穿透力。龙华寺的法印和尚两年前对他说:尔命如钟。
    他一直弄不明白法印和尚指的是梵钟还是时钟。若说梵钟,他是不信的。他一直指佛国为虚妄之境,三宝则虽庄严但俱不足为信。若说是时钟,那就是一种流水的概念或者是历史的概念,大而无当的东西。
    陈独秀当时并未细问,同是安徽籍的法印和尚也未细剖。第二年陈独秀就受蔡元培之邀离沪北上,再也不去龙华踏青,当然更不知道法印和尚在他任教北京大学之后三个月就圆寂了。
    而他在1919年暮春的那些诡谲的梦境里,确乎是听见钟声的,一口小铜钟像是上岸的鱼一样翻着肚皮,不停地乱蹦乱颠。那是一种惊心动魄的声音。
    梦里的天空是法兰西的天空,暗颜色。准确地说不是天空而是屋穹,一个大厅,其经纬点应是巴黎。
    巴黎的凡尔赛宫华贵而压抑。由于梦境的缘故,陈独秀看不清大厅的边沿。一扇门他是看见的。他没经过那扇橡木门就发觉自己已置身于大厅吊灯的昏黄色之中了。他伸出手指,触到了那扇门,他觉得这两扇门坚硬得不成道理。
    门边站着的那两个戴圆形高帽的拉门人,他也看见了。他们长着与他一样的褐黄色的眼珠,胸前一排排的纽扣像黄金一样闪光。他还顺着两位拉门人的褐黄色的目光,看见了会议桌周遭一大圈模模糊糊的人。这一圈人大多穿着黑色的燕尾服,一把把大剪刀挂在屁股上。他们走起路来,剪刀就无声地工作,把空气剪成碎片。会议厅里的空气一下子都叫这些剪子主宰了,这也是很不成道理的。
    在听到铜铃声之前,陈独秀先听着剪子们的发言。发言很凶,残忍而又文质彬彬。但是这些出自枪管的残酷的声音很快就被一个女人的呼唤所取代了。
    “当家的,醒醒,你醒醒!”他听出来了,这是君曼的声音。
    接着就是人中被掐了一下。
    已经日上三竿,瓦楞上和院子里满是阳光。高君曼要陈独秀先喝点大米粥,再给他擦个身子——他的白衫子浸透了汗。
    高君曼告诉他,昨天夜里学生寻上门来的不少,说要拉起一个行动小组,响应陈先生对中国的“直接改造”,想听听先生的意见。
    陈独秀一时没有听清夫人的话。空气沉闷而潮湿。太阳亮晃晃地停在他的额角上。他有点气喘。
    陈独秀在这些令整个中国知识界都惊悸不安的日子里,不仅多梦,而且得了热伤风,热得厉害,每天早晨的衫子都是湿淋淋的。
    陈独秀在喝了一大碗热粥后,眼皮子打架,继续回床上做他的梦。他累,不想说话。
    高君曼说:“刮痧不顶用了,该给你拔拔火罐子。”
    陈独秀没有听见高君曼说的,而是继续听见了剪子们的话。那些乌黑的剪子,每一把都闪着两条细细的白色的光。
    有一把剪子从会议桌旁边站起来,用嚓嚓嚓的声音说:“我大英帝国的海军当时均集中于地中海,东部不免空虚。再说,德军又对我施行潜艇战略,我们不能不请日本相助。我也知道,我们当时所允酬谢日本之价,未免昂贵,但是,既然有契约在前,总不能成为一页废纸吧?而今战胜了德国,日本以实力援助战事,实功不可没。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