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中国史

卑鄙的圣人曹操(第6部)/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 定价: ¥29.9
  • ISBN:978753995007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292页
  • 作者:王晓磊
  • 立即节省:
  • 2012-06-01 第1版
  • 2012-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灭袁绍统一北方,野心爆棚!
    有史以来最畅销、最真实、最鲜活、最完整的曹操全传。
    总销量突破150万册的经典历史巨著。
    即使你没有读过《卑鄙的圣人:曹操》《卑鄙的圣人:曹操2》《卑鄙的圣人:曹操3》《卑鄙的圣人:曹操4》《卑鄙的圣人:曹操5》,依然不影响你直接读《卑鄙的圣人:曹操6》!
    《卑鄙的圣人曹操(第6部)》(作者王晓磊)的故事独立又精彩!
    曹操去世1791年来,曹操本人最服气的曹操全传。
    一件件讲透,曹操收拾三国群雄的卑鄙、奸诈、狠毒计谋;
    一页页浸透,曹操体恤天下众生的柔情、仁义、圣人情怀。

内容提要

    历史上的大奸大忠都差不多,只有曹操大不同!
    曹操的计谋,奸诈程度往往将对手整得头昏脑涨、找不着北,卑鄙程度也屡屡突破道德底线,但他却是一个心怀天下、体恤众生的圣人;而且他还是一个柔情万丈、天才横溢的诗人;最后他还是一个敏感、自卑、内心孤独的普通男人。
    公元189年秋,曹操逃避董卓追杀,躲到老友吕伯奢家。吕家人磨刀杀猪款待曹操,曹操却疑心他们要谋害自己,断然砍杀吕氏全家;逃出门正好遇到吕伯奢打酒归来,问他猪杀好没?曹操惊愕中将热情的吕伯奢一刀捅死……
    翻开《卑鄙的圣人曹操(第6部)》,您将了解中国历史上这个独一无二的家伙,进入曹操尘封了两千年的精彩内心世界。
    《卑鄙的圣人曹操(第6部)》的作者是王晓磊。

作者简介

    王晓磊,男,天津人,曹操指定21世纪代言人。
    熟读现存关于曹操的所有史料中的每一个字,循着每一条蛛丝马迹,上下求索十余年,终于将1791年前的曹操,从品德到计谋到饮食到着装到大智慧到小毛病到说话的习惯语气,一一烂熟于心!并写出了这本迄今为止最真实、最鲜活、最完整的曹操全传。

目录

第一章  曹操接连重创河北军,袁绍性命垂危
第二章  后院起火,曹操休掉糟糠之妻
第三章  衣锦还乡,曹操大肆封赏乡亲父老
第四章  袁绍一命呜呼,曹操少了一个心腹大患
第五章  进军受阻,曹操退兵缓图河北
第六章  曹操假意征讨刘表,挑起袁绍二子争权
第七章  袁尚袁谭同室操戈,曹操坐收渔人之利
第八章  天子的反击,曹操被吓得魂飞魄散
第九章  旧疾复发,华佗治好了曹操的头痛
第十章  围城打援,曹操赶跑了袁尚
第十一章  策马夜谈,董昭怂恿曹操谋取天下
第十二章  邺城失陷,曹操攻破袁氏大本营
第十三章  曹丕抱得美人归,曹操赦免袁氏旧僚
第十四章  曹操哭袁绍,赢得邺城众人归心
第十五章  歼灭袁谭,曹操吞并冀青幽并四州
第十六章  移居邺城,曹操迈出代汉自立的第一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袁谭就在袁绍身边插手而立,望着父亲额头上渗出的涔涔汗水,他心里渐渐萌生出一种不祥之感,弯下腰低语道:“父亲,您这几日睡得不好,今天又没用早饭,是不是回帐歇息歇息?反正郭图已布置妥当,观敌掠阵之事交给孩儿代劳吧。”
    袁绍半个字都没回答,只是一个劲摇头。即便回到卧帐又岂能安稳入睡?只要一闭上眼,那个兵败的夜晚马上会浮现在脑海中,就算是山珍海味他也吃不下,五脏六腑都被愤懑之火填满了。袁绍这大半生可谓顺风顺水,公孙瓒勇冠三军、张燕一呼百应,可在他面前还不是死的死、逃的逃?所以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会糊里糊涂栽到曹操手里呢?前几天逢纪从邺城(今河北,临漳县西南邺镇,三台村迤东一带)赶来告诉他,那个战前三番五次阻止出兵、被他关进大狱的长史田丰,最近大放厥词,嘲笑他不听劝告功败垂成。袁绍二话不说就派人将田丰杀了——他可以面对一切艰难挑战,就是不能承受失败和屈辱。即便许攸反了、张邰降了、沮授死了、田丰杀了,可他桀骜的心绝不会动摇,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要与曹操斗到底,这场决斗不死不休。
    正在袁绍心急火燎之际,亲兵卫队闪开一条道路,都督郭图打马扬鞭奔至土丘之下:“启禀大将军,对岸曹兵蠢蠢欲动,似乎要渡河了。”
    “哼!”袁绍故意提高嗓门冷笑一声,“兵法有云,渡半而击之。今日本将军定要一雪前耻!”
    郭图刻板的脸上洋溢着固执的神情:“主公放心,我军三道防线固若金汤,曹贼不来是他的便宜,若来了我杀他个片甲不留!”扔下几句豪言壮语,便挥动令旗回转前阵了。
    袁谭与郭图甚是亲厚,平日尊其为师长,到这会儿仍不忘了美言几句:“疾风知劲草,国乱显忠臣。许攸那帮人皆是忘恩负义之辈,真正忠于父亲的还是郭公则啊!”
    袁绍似乎是得到了一丝安慰,习惯性地点了点头。
    审配、逄纪默然对视了一眼,虽然都没说话,但心里很清楚——这一仗可不怎么乐观。官渡之败丧师近八万,更有投敌的、逃亡的、流散的,现在勉强集结了七万士卒,虽说兵力上仍优于对手,但这些人既是败兵又是疲兵,还掺杂了不少百姓,恐怕一提起“曹操”二字就吓得腿肚子转筋了。袁熙、袁尚、高斡三位公子还在设法募兵支援,可远水难解近渴,仅凭眼前的实力能守住仓亭津就不错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打败曹操是想都不敢想的奢望。坚壁清野转战为守或许是上策,可袁绍满腔激喷硬要拼下去,有了田丰被杀的前车之鉴,谁还敢劝阻?可笑的是那位大公子袁谭和都督郭图,至今还做着席卷中原的美梦,幻想着能为将来继承大位积攒功勋呢。  兵法有云“朝气盛,昼气惰,暮气归”,午间是士兵最懈怠之时,但袁绍脑子里的弦却绷得很紧,数次传令吩咐懒散的士兵打起精神,不给曹军可乘之机。果不其然,双方僵持到了未时,曹操自上游河内郡调拨的船只顺流开至,曹军的先锋部队开始登舟抢渡啦。
    尖锐的号角声直冲云霄,打破了肃穆的河滩,曹军一整排快船好似浪头般向北岸席卷而来。郭图早已布置妥当,一挥掌中杏黄令旗,头一道防线的兵卒立时自鹿角后涌出,个个搭弓在手,射出遮天蔽日的箭雨。立于船上的曹兵也不是傻子,都手持长矛盾牌护体,蜷缩在船板上催促摇橹之人加快速度。也就是眨眼的工夫,七八艘船已扎到了对岸,后面的船只也冒着箭雨陆续跟上。曹兵挺着长矛扑上岸来,河北军弃弓拿枪堵住去路……喊杀声霎时震天动地,兵刃你来我往,但沿河作战防守方总是更占便宜。那些曹兵不是被剿杀在岸边,就是被逼回船上,郭图的布置似乎牢不可破。
    袁绍坐在土丘上,死死盯着战场,口中喃喃有声:“杀得好……给我杀!把他们斩尽杀绝!”可他没痛快多久,就觉喊杀声愈演愈烈,船队一排接一排又来了。曹军不停地摇橹,袁军不停地放箭,刚开始那些船还保持着队形,后来为了躲避弓箭纷纷散开,密密麻麻铺满了河面。战鼓声、喊杀声、兵刃声震耳欲聋,中箭的曹兵摇摇晃晃栽入滚滚波涛,被刺倒的袁军抓着河滩的泥沙发出最后一声惨叫,滔滔大河仿佛烧开了锅,攻守双方陷入恶斗。
    似这样的大阵仗,虽然靠兵力,但更要看士气。袁军前不久刚在官渡落败,今日虽占地利,但投入战斗的士兵不少是前番战败之人,哪还提得起气势。而曹操那边士气正旺,一鼓作气前仆后继,舟楫一拨接一拨,有些堵在后面的勇士耐不住性子,干脆跃到前面的船板上,迫不及待投入激战。经过半个时辰的激战,鹿角被掀出一道道缺口——河滩防线被攻破了。
    袁绍瞧得明明白白,气得直拍大腿。袁谭头一遭见父亲这般恚怒,赶紧宽慰:“曹贼不过一时得势,他们伤了那么多人,已是强弩之末,第二道防线绝对冲不过。”
    事情不像袁谭想的那么简单,曹兵涌上河滩气焰更加嚣张,尤其是曹营的各路将军也随之抢滩登岸,旌旗罗列铠甲鲜明,这本身就是一种震慑。匍匐在壕沟边的袁军,看到这般威武的敌人,不禁想起官渡惨败,想起被坑杀的七万兄弟,想起那些在乌巢被割了鼻子耳朵的同伴……立刻有人吓得扔下兵刃就逃!
    郭图坐镇大阵正中央,眼见自己的士兵临战脱逃,急忙挥舞令旗弹压:“回去!临阵脱逃者就地正法!”各部将领带着亲兵往来驰骋,呼喊了半天总算把士兵拦回战壕边。此刻曹兵也杀到了,攻者齐声呐喊迅如猛虎,守方巧借地利化险为夷,一场更激烈的战斗又开始了。
    袁绍凝视着僵持的战场,竭力压抑心头怒火。他从小受的是公侯世家的严格教养,讲究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更色,可是沉着矜持了五十多年,今天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呢?其实战场没有分出胜负,守住仓亭还是很有把握的,况且援军随时可能赶到,侥幸将曹军尽数歼灭在河北也未可知。但袁绍就是稳定不住情绪,双手随着隆隆鼓声剧烈颤抖着,连剑柄都握不住了。望着那合生忘死奋力拼杀的曹兵、望着那奋力招架坚守战壕的自己人、望着郭图手中舞得似车轮一般的令旗,还有头顶上那令人眩晕的烈日……袁绍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仿佛有个魔鬼窜进了身躯。他努力控制着情绪,但刹那间两面鲜明的旗帜突现在敌军阵营间——有一面旗帜写着斗大的“张”字,另一面则是殷红的“高”字。
    张邰与高览?!当年自己麾下的大将,竟反过来为曹操当先锋。堂堂四世三公河北霸主为何落得这般被动?人心何在天理何存!袁绍再也控制不住了,什么大将军的身份、什么公侯世家的威严,都见鬼去吧!他猛然站起来,想要咒骂、要唾弃、要呼喊、要打破他这一生的矜持伪装,但还未及说话,一口滚烫的鲜血就喷了出来!
    “大将军!”
    “父亲大人……”
    幸亏袁谭、逢纪及时搀扶,袁绍才没栽倒。他的手不再颤抖了,而是无力地抹了抹嘴角的血,隔了半晌才喃喃道:“不碍事……”
    诸心腹见他脸色惨白、嘴唇发青、浑身无力,额头的汗成股地往下淌——这还不碍事?逄纪脑子快,扫视一眼纷乱的战场:“主公,咱们先撤吧!”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