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经 济 > 工商管理 > 企业经济

从0到1(开启商业与未来的秘密)(精)

  • 定价: ¥45
  • ISBN:9787508649719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260页
  • 作者:(美)彼得·蒂尔//...
  • 立即节省:
  • 2015-01-01 第1版
  • 2015-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彼得·蒂尔、布莱克·马斯特斯合著的《从0到1(开启商业与未来的秘密)(精)》一书是关于如何创建创新公司的,主要基于作者之一彼得·蒂尔作为PayPal和帕兰提尔公司(Palantir)创始人,以及Facebook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等上百家初创公司投资者的经验写就。
    本书要勾画的是“从0到1”的可复制基因,因此它的意义不仅在于提醒我们“从0到1”的重要性,而更重要的是分享彼得·蒂尔亲身实践过的可操作方式和可行路径。
    本书能给诸多拥有梦想,不甘于山寨模式而期待通过创造新价值去把握明天的创新者、创造者、创业者带来全新的启发和前行的动力。

内容提要

    PayPal创始人、Facebook第一位外部投资者彼得·蒂尔、布莱克·马斯特斯在《从0到1(开启商业与未来的秘密)(精)》中详细阐述了自己的创业历程与心得,包括如何避免竞争、如何进行垄断、如何发现新的市场。本书还将带你穿越哲学、历史、经济等多元领域,解读世界运行的脉络,分享商业与未来发展的逻辑,帮助你思考从0到1的秘密,在意想不到之处发现价值与机会。
    揭开创新的秘密,进入彼得·蒂尔颠覆式的商业世界:创新不是从1到N,而是从O到1;全球化并不全是进步;竞争扼杀创新;“产品会说话”是谎言;失败者才去竞争,创业者应当选择垄断;创业开局十分重要,“频繁试错”是错误的;没有科技公司可以仅靠品牌吃饭;初创公司要打造帮派文化。

媒体推荐

    彼得·蒂尔对青年人创业的强劲推动和支持,是全球创业大合唱里最强劲的声音,激发了世界各地的创业潮。《从0到1》中文版的推出,对中国投资人、创业者、政府机构、教育机构,都是一件喜悦和激动的事情。
    ——徐小平,真格基金创始合伙人
    这是一本把普通人变成创业者的进化指南。
    ——牛文文,《创业家》杂志社社长、创始人
    《从0到1》的成功,不仅仅在于彼得?蒂尔深入剖析了对于当代企业突围竞争红海至关重要的“大道”,更在于这本书凝练了他身经百战的智慧和经验精华。
    ——余晨,易宝支付联合创始人
    《从0到1》传达了前所未见、让人为之一振的新观念,教导人们如何在世界上创造价值。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脸谱网(Facebook)CEO
    彼得·蒂尔打造了多家异军突起的公司,《从0到1》展现了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特斯拉汽车(Tesla)CEO
    当一个有冒险精神的人写书了,务必要读一读。如果作者的是彼得·蒂尔,就要读两遍。但是保险起见,请看三遍。因为《从0到1》绝对是经典之作。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著有《黑天鹅》

目录

前言
第1章  未来的挑战
第2章  像1999年那样狂欢
第3章  所有成功的企业都是不同的
第4章  竞争意识
第5章  后发优势
第6章  成功不是中彩票
第7章  向钱看
第8章  秘密
第9章  基础决定命运
第10章  打造帮派文化
第11章  顾客不会自动上门
第12章  人与机器
第13章  绿色能源与特斯拉
第14章  创业者的悖论
结语  停滞不前,还是临近奇点
致谢
插图版权声明

前言

    改变世界的逆行者
    2014年11月上旬,我去爱尔兰参加了一个名为Web summit的网络峰会活动。之所以不辞劳苦去那里,是因为邀请我的组织者说,他们安排了我跟彼得·蒂尔同台演讲。这么近距离地接触硅谷创投教父的机会,我岂能错过!
    爱尔兰去是去了,但因为组织者的原因,我除了在舞台上远远地看着彼得·蒂尔演讲之外,跟他并无亲密接触。但我也并不遗憾,因为,彼得·蒂尔在我眼中已经超越了一个具体的人,而是一种精神和象征。他象征着美国异想天开、特立独行但又脚踏实地、从无到有的创新精神。这种人,如同乔布斯,死了依然活着,活着又何必着急见面?
    随着PayPal的创办,彼得-蒂尔开始登上硅谷创新的舞台中央。在PayPal卖掉之后,他和他的同事们——包括埃隆·马斯克在内的人称“PayPal黑帮”的一群哥们儿,重新出发,做特斯拉的做特斯拉,办领英(Linkedln)的办领英,而彼得·蒂尔选择做投资,创办了Founders Fund(创始人基金),开启了硅谷投资界的新格局。
    彼得.蒂尔闯入硅谷投资界,本身就以一个颠覆者的形象出现。他有一句非常著名的对硅谷投资者的批评:“We wanted flyingcars.instead we got 140 characters.”(我们需要能飞的汽车,但结果却得到了140个字符——指技术含量不高的推特。)他批评其他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为了谋求短期快速的利润,只敢投资轻量资本的创业,导致人类几十年以来在比特层面进步很大(互联网),但在原子层面进步很小(尖端科技)。他的标志性投资,做的是探索宇宙的火箭、取代人类的机器人、高层算法的人工智能、治疗癌症的药物、虚拟现实的沉浸设备等等。这里面有一些行业现在已经逐渐升温甚至炙手可热,但在当年彼得·蒂尔投资的时候是所有VC避之唯恐不及的重资产高风险行业。
    有一个笑话说,如果你发现路上所有的车都在违规逆行,那大概是你自己开反了。而彼得·蒂尔就像这样一辆车,他不仅一往无前、无所畏惧地逆向而行,还让路上所有其他的车困惑和怀疑是不是自己开反了方向。这就是为什么彼得·蒂尔的Founders Fund在硅谷资金规模并不是最大,历史也并非最长,但它的影响力却超越了国界与时代,直接照亮了世界与未来。
    在彼得.蒂尔所有被人称道的重大决策里,最让我敬佩的是他创办了旨在鼓励高中和在校大学生休学创业的“20 under20”项目。这个项目,每年选出20~25个20岁以下的青年天才,两年之内给他们10万美元去做他们自己最想做的创业项目。这个项目的官网上写着一句话:Some ideas can't wait.(有些创意实在不能坐等!)——确实,假如比尔·盖茨或马克·扎克伯格等到从哈佛毕业再创业的话,人类就不会有微软和Facebook,或微软和Facebook就不是比尔和马克的了!
    即使在美国这个崇尚自由的国家,彼得·蒂尔推出的这个“20 under 20”项目还是引发了巨大的争议。人们指责这个项目鼓励学生追求商业成功而偏离学业。哈佛大学前任校长萨默斯甚至说这是“10年来导向性最错误的慈善项目,它旨在贿赂学生抛弃学校教育”(I think the single most misdirected bit ofphilanthropy in this decade is Peter Thiel's special program to bribepeople to drop out of college)。
    但是,这个项目成立4年来,在美国以及世界各地引发了同样巨大的积极反响。麻省理工学院(MIT)在项目成立之初就热烈祝贺它的两个学生入选,并鼓励他们想回来随时回来。彼得.蒂尔要证明的是:人们除了高等教育之外,还有其他的成功路径。
    在该项目的网站首页,彼得·蒂尔引用马克·吐温的一句话来标明他的哲学:I have never let my schooling interfere withmy education.(我从来没有让上学这件事干扰我的教育。)通过这个项目(后来改名为“蒂尔奖学金”),彼得·蒂尔向传统教育和人才观发起了挑战。可以想象,假以时日,从这个项目里必将涌现出一批优秀的公司和著名的企业家,将在许多方面彻底改变人们对教育、对成长、对创业以及对人生的某些固有态度,推动社会更快速地进步,推动人生更自由地发展。彼得·蒂尔奉献给世界的,将不仅是一批伟大的公司和科技,还包括他这种站在人类发展高度来考虑问题的思想。
    作为中国天使投资人,我密切关注着彼得·蒂尔的各种投资和言论,并获益匪浅。他的这本新书《从0到1》在国外出版前,我就有幸先睹为快,看到了朋友从美国寄来的英文文稿。中信出版社及时推出中文版,对中国投资人、创业者、政府机构、教育机构,都是一件令人喜悦和激动的事情,希望彼得·蒂尔的创投思想与实践被更多中国读者所熟知。我也一直在考虑,在中国推动成立一个类似“蒂尔奖学金”的项目——也许考虑到中国特色,这个项目必须改名为“22 under 22”(22岁是大学毕业的年龄),一个以应届毕业生为主的创业奖励项目,想来不会引发一个馒头之类的血案吧?
    我以为我是一个思想领先的人……没想到,中国教育部在2014年11月颁布了支持大学生休学创业的政策。无论这个政策出台的背景是什么,彼得·蒂尔对青年人创业的强劲推动和支持,显然是这个波及全球的创业大合唱里最强劲的声音,激发了世界各地的创业潮,鼓舞了无数中国青年创业者。
    尽管取得了惊人的进步,但中国的创投事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个无奈的事实是:即使全球知名度已经相当高的阿里、腾讯、小米和京东,它们的产品在中国之外的用户依然微不足道。我在为彼得·蒂尔新书出版而高兴之时,不禁在想:中国何刚才能诞生像Facebook、谷歌、苹果、特斯拉这样征服全球的公司和产品呢?
    我希望这样的时刻早日到来。也许那个时候,彼得.蒂尔就会常常来中国参加各种网络峰会的活动。到时候,我会让部下给他发个请柬,说来中国吧,可以跟徐小平同台演讲,然后放他鸽子……
    徐小平,真格基金创始合伙人
    写于2014年圣诞夜

后记

    感谢吉米·卡尔特拉德帮我理清了此书的脉络。
    感谢罗布·莫罗、斯科特·诺兰和迈克尔·索拉纳,在斯坦福大学开设了这门课,才会有此书的诞生。
    感谢克里斯.帕里斯一兰姆、蒂娜·康斯特布尔、戴维·德雷克、塔利亚.克龙、杰里迈亚·霍尔在出版此书方面给予的指导。
    感谢每一位在蒂尔资产管理公司、创始人基金公司、Mithril公司和蒂尔基金努力工作,并表现出色的各位同人。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每当我面试应聘者时,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在什么重要问题上你与其他人有不同看法?”
    这个不绕弯子的问题听上去很容易回答,其实不然。它挑战智力,因为每个人在学校接受的知识都是已被肯定的,一定被人赞同。它也挑战心理,因为每个努力去回答的人都必须说一些他们明知道并不为众人认同的看法,这需要勇气。出彩的回答很少,相对于智慧,这些想法缺少的更是勇气。
    通常,我听到的回答都是这样的:
    “我们的教育体制存在弊端,亟待改革。”
    “美国是非凡的。”
    “世界上不存在上帝。”
    这些回答都不好。第一和第二个陈述可能是对的,但有许多人已经表示赞同了。而第三个只简单套用了常见辩论中一方的观点。好的回答应该按照下面这种模式:“大多数人相信X,但事实却是X 的对立面。”我之后会在本章给出自己的回答。
    那么,这个反主流的问题和未来有什么关系呢?从小处看,未来只是还没有到来的时刻的集合。但是真正使未来如此独特和重要的并非因为未来没有发生,而是未来的世界会与此刻不同。这样看来,如果我们的社会在之后100 年都没有发生变化,那未来就在100 多年之后。如果在之后10 年世界改天换地,那未来就触手可及。没有人能精准地预测未来,但我们知道两件事:世界必然会变得不同,但变化必须基于当今的世界。针对这个反主流问题的多数回答都是对现在的不同看法,而好的回答应该尽可能地使我们看到未来。
    从0 到1:进步的未来
    我们期待的未来是进步的。进步可以呈两种形式。第一,水平进步,也称广泛进步,意思是照搬已取得成就的经验—直接从1 跨越到n。水平进步很容易想象,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了它是什么样。第二,垂直进步,也称深入进步,意思是要探索新的道路—从0 到1 的进步。垂直进步较难想象,人们需要尝试从未做过的事。如果你根据一台打字机造出了100 台打字机,那就是水平进步。而如果你有一台打字机,又造出了一台文字处理器,那你就取得了垂直进步。
    从宏观层次看,可用一个词代替水平进步,即全球化—把某地的有用之物推广到世界各地。中国是全球化的范例,它的20 年计划就是成为今天的美国。中国已经直接复制了发达国家的有用之物:19 世纪的铁路、20 世纪的空调,甚至整个城市。也许这种复制可以使中国在建设道路上少走几步—比如,不用安装陆上线路,直接实现无线通信,但是,这依然是在复制。
    垂直进步也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即科技。近数十年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已经给硅谷冠上了“科技之都”之名,但科技不仅限于计算机技术。任何新方法,任何可以使事情更易完成的方法都是科技,这才是对科技的正确理解。因为全球化和科技是不同方式的进步,它们可能同时存在,也可能存在其中之一,或是都不存在。例如,1815~1914 年间,科技迅速发展,全球化也快速蔓延。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1971 年基辛格访华,科技发展快,但全球化速度缓慢。从1971 年开始,全球化加快,而科技发展只局限于信息技术领域。
    在全球化的时代,不难预见,在未来数十年中世界会更加一体化,更加趋同。甚至连日常用语都显示出我们在某种程度上认为科技时代已经结束,例如所谓的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划分,表明“发达”国家已经获得了能够获得的一切成就,而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只需要奋力赶上。
    但我并不认同。对于上文的反主流问题,我的回答是:大部分人认为世界的未来由全球化决定,但事实是—科技更有影响力。没有科技创新,也许中国能源产量在未来20 年会加倍,但造成的空气污染同样也会加倍。如果印度的亿万家庭也都像现在的美国家庭那样生活—只用现代工具,结果也将是对环境造成毁灭性的破坏。如果全世界都用同一种旧方法去创造财富,那么创造的就不是财富,而是灾难。在资源稀缺的今天,丢掉科技创新的全球化不会长久。
    历史进程中从不会自然出现新科技。我们的祖先生活在一成不变的零和社会,在那个社会中,成功意味着从别人手中掠夺财物占为己有。他们极少去创造新的财富来源,长远来说会导致物资匮乏,人们生活艰难。从原始农业生活开始,到中世纪有了风车、16 世纪发明了天体观测仪,人类社会上万年的时间仅有零星的进步,直到18 世纪60 年代蒸汽机出现再一直到1970 年左右,现代世界才突然经历了一连串的科技进步。最后的结果是,我们继承的社会比之前任一代人所能想象到的都更富足。
    没有一个世代像20 世纪60 年代末我们的祖辈和父辈那样希望这种进步可以持续,他们希望一周只工作4天,能源便宜到不需要计量,度假可以去月球,但这些只是想象。智能手机使我们忽略了周围,也使我们忽视了周围的事物有多陈旧:只有电脑和通信自20 世纪中叶取得了巨大发展。但这并不是说我们父母那一代对更好未来的期待是错的—他们只是错误地认为这种美好的未来会自己到来。今天我们面对的挑战是创造出新科技,使21 世纪比20 世纪更和谐、更繁荣。
     P003-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