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政治法律 > 政 治 > 世界政治

文明的阴暗面(娼妓与西方社会)

  • 定价: ¥32
  • ISBN:978751173173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央编译
  • 页数:219页
  • 作者:(英)乔治·莱利·...
  • 立即节省:
  • 2017-01-01 第1版
  • 2017-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乔治·莱利·斯科特著秦传安译的《文明的阴暗面(娼妓与西方社会)》是研究西方社会娼妓问题的专著,从广阔的历史视野,阐述了旧约时代以来娼妓问题与社会的关系,以批判的态度在道德、法律等层面论述了这一负面现象对社会发展的影响,这有助于我们深入了解这一文明的阴暗面。本书材料丰富,立论扎实、严谨,是一部严肃的学术著作。

内容提要

  

    乔治·莱利·斯科特著秦传安译的《文明的阴暗面(娼妓与西方社会)》可以说是第一部讲述西方社会娼妓问题的专著——从广阔的历史视野,全方位讨论了这一古老行当对于社会乃至人类文明的道德和法律意义。

作者简介

    乔治·莱利·斯科特(George Ryley Scott,1886~1954),英国历史学家、社会学家、人类学家,英国动物学会院士,皇家人类学研究所的成员,同时服务于英国公共健康事业。一生著述颇丰,写了很多关于健康、刑法等方面的著作。本书是其代表作。

目录

第一部分  文明之痛
  第1章  “非法的性交”
  第2章  被社会遗弃的人
  第3章  祭坛上的牺牲
  第4章  成为娼妓的原因
  第5章  变态者
第二部分  卖淫的历史
  第1章  把女人视作公共财产
  第2章  神庙的女儿
  第3章  基督的仁慈
  第4章  公共妓院·热浴室
  第5章  一种必要的“恶”
  第6章  罪恶许可
  第7章  妾和“姘妇”
第三部分  令人憎恶的营生
  第1章  妓院与暗娼
  第2章  业余妓女
  第3章  上帝之惩
  第4章  人贩子和皮条客
  第5章  女里女气的男人
  第6章  短命的努力
  第7章  半心半意的伪善
  第8章  健康和道德之间
  第9章  乱交
人名、地名、译名索引

前言

  

    几年前,因为另一部作品的关系,我有机会深入挖掘跟卖淫有关的文献材料。我吃惊地发现,对于这一具有深远意义的社会现象,在现时代尚未有人进行过全面深入的研究。只有两部作品可以称得上是“全面深入”的,这就是桑格和拉克鲁瓦的著作。然而毫无疑问,这两部著作都已经过时了。桑格死于1872年。拉克鲁瓦的两卷本著作出版于1851年。今天,这两部卷帙浩繁的作品差不多只剩下历史价值了。
    另有一些更现代的作品,但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用支离破碎的、怀有偏见的研究,来处理卖淫这一特定现象,或者是卖淫与其他社会因素的关系。在很多情况下,这些作品都是直接由一些社会团体(或在它们的资助下)出版,为的是促进这样那样的社会改革,或旨在补救某种社会弊端。结果,它们在基调和处理方式上都不加掩饰地成了宣传材料。它们研究卖淫这个课题的途径,并不是一种直接的途径——更确切地说,是把卖淫作为一种社会罪恶来加以考量,是作者在对某个更有价值的问题进行考察或研究时不得不把它包括在内的一个对象。这种态度,使得整个研究都变了味,也极大地削弱了作品的力量和价值。
    个中的缘由不难找到。卖淫是一个令人尴尬的课题,人们总是要么完全回避讨论这个话题,要么就把它和某个更值得嘉许的社会课题或社会改革结合起来,借以证明这种研究是正当的,或者把它作为一个幌子。英国人阿克顿1857年在为自己的著作撰写序言时,转弯抹角、假装正经地进行了一番辩解。美国人桑格为自己的《卖淫史》写了一篇导言,堪称诡辩的杰作。法国人拉克鲁瓦在作品杀青的时候,对是否要让自己的大名出现在扉页上,不免大费踌躇,最终还是以“皮埃尔·杜福尔”为笔名出版了这部作品。即使是在如今这个老于世故的年头,当作家们令人吃惊地很少顾忌的时候,大多数写作者也还是不愿意处理一个依然被普遍视为“风味不佳”的题材。
    于是乎,任何时候拿起一本书,只要发现它的序言里充斥着借口或辩解,我就会立即对书和作者产生偏见,这或许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我无法消除自己脑子里的印象:一个采用此类策略的作者,想必既不敢充分地也不敢大胆地处理自己的题材。
    在提交这份卖淫研究的时候,我没有为它寻找任何借口,也没有提出任何辩解。无论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我和那些热心改革的、说教的、假正经的社团或协会没有任何联系。我相信,对于一部综览整个卖淫领域的作品来说,需要的不是一本正经地戴上改革家或道德家的有色眼镜,而是要用科学观察者的那双不带偏见的眼睛。
    乔治·莱利·斯科特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随着文明和家长制的出现,这样的事情就变得简直无法容忍了。但是,对大多数男人来说,认识到提供临时的爱情伴侣构成了一个快乐之源,于是在很多文明的国家,为客人提供高级妓女就成了一种惯例。我们在中世纪的德国及其他国家的习俗中看到了这样的证据,这个习俗就是:给予到访的王室家族成员自由进入城市妓院的特权。1434年,西吉斯蒙德国王在访问乌尔姆的时候,他就是在妓女们的簇拥下穿过了城门。在16世纪,任何访问瑞士苏黎世城的外国使节都受到热情的款待,在餐桌上陪伴他的,不仅有本城的官员和他们的妻子,而且还有从本城妓院里精心挑选来的妓女。尽管此类性质的任何事情在今天都是不被容忍的,但还是有很多的实例,甚至就在最近这些年里,在某些外国城市,每当召开会议的时候,总是会为客人提供特殊的便利,让他们能够接触到妓女,当局对这一做法明显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与英国人关于堕落和羞耻的观念同时出现的是,这样一种观念牢固地建立起来了:每个妓女都必定是一个心智最弱的女孩,在很多情况下,实际上离低能儿相去不远。俄罗斯性学权威塔诺夫斯基持有这样一种观点:职业妓女是心智上的退化,这是她们的遗传结果,跟发育受阻或发育不全有关。
    过去研究这个问题的大多数学者都得出了跟塔诺夫斯基有点类似的结论。在更现代的研究者当中,塔尔梅在他最新版的《爱情》(Love)一书中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心智缺陷是卖淫存在的原因。”
    然而,我的观点是: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些观点被极大地夸大了。因为他们的观点大部分是基于社会、道德和宗教工作者的研究材料,要么就是基于妓女感化院、监狱、改良所以及诸如此类的机构所做的统计数据。结果,这些观点都是从仅仅跟最底层妓女有关的材料中得出的,关于整体上的卖淫,它们给人留下了虚假的印象。始终有数量相当可观的心智和教育都很正常的妓女,任何一个人,只要他接触过更高阶层、更成功的女性,都会承认这一点。沃尔巴斯特博士在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说:“我们被告知,妓女在智力上低于正常水平。我曾在专业上跟很多妓女打过交道,并相信这个说法不是真的。”如今,不管事实是不是对人的胃口,妓女的智力和所受教育,丝毫不逊于那些从事大多数对女性敞开大门的工作的人。妓女阶层的受教育程度已经大为提高,其方式就像在其他任何行业一样。
    在考虑职业娼妓的时候,你必须始终记住社会对此类女性的态度。娼妓是被社会遗弃的人,受到社会中所有体面成员(既有男人也有女人)的贬低、嘲弄和谴责。经常光顾妓女并使她们能够生活下去的那些男人,无论他们在私下里抱持什么态度,在公开场合,他们总是嘲弄妓女。女人对娼妓的态度稍稍不同于男人。就女人而言,这种态度不纯粹是反感或轻蔑;她的反感带有对一个成功竞争对手的憎恨和嫉妒的味道。
    P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