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经 济 > 工商管理 > 企业经济

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精)

  • 定价: ¥58
  • ISBN:9787508683898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307页
  • 作者:(美)萨提亚·纳德...
  • 立即节省:
  • 2018-02-01 第1版
  • 2018-0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精)》是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的管理沉思录和对未来技术的预言书。微软曾是互联网时代毫无争议的霸主,但是因为大公司病等原因,不幸错失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很多机会。在智能时代,凭借智能云、小娜等技术和服务,微软再度崛起,受到全世界的瞩目。萨提亚指出,面对日益依赖智能设备和在线服务的社会,混合现实、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将彻底改变我们的工作与生活方式。在新的商业环境下,组织和个人都要重新发现核心价值和认知,勇于自我刷新,重新定义使命,最大限度利用技术所带来的机遇。萨提亚是比尔·盖茨之后微软的变革者。被上任短短三年时间,微软的市值翻番,本书复盘了作者的管理实践并总结了作者的核心管理思想,即任何组织都要定期刷新;组织要赋能个体,个人要保持终身学习,保持同理心。在本书中,萨提亚特别分析了中国的科技与经济状况,对中国企业的发展给出了建议和展望。

内容提要

    互联网时代的霸主微软,曾经错失了一系列的创新机会。但是在智能时代,这家科技公司上演了一次出人意料的“大象跳舞”。2017年,微软的市值已经超过6000亿美元,在科技公司中仅次于苹果和谷歌,高于亚马逊和脸谱网。除了传统上微软一直占有竞争优势的软件领域,在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领域,微软也获得强大的竞争力。通过收购领英,微软还进入社交网络领域。
    自萨提亚·纳德拉2014年接任首席执行官以来,微软的市值翻番,超过了互联网泡沫以来的高点。《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精)》全景回顾了萨提亚的变革路径,如在硬件Surface电脑上的投入,在混合现实、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三大领域的战略布局等;系统总结了他的核心管理思想,即任何组织和个人,达到某个临界点时,都需要自我刷新。为了迎接智能时代的挑战,他提出自我刷新的三个关键步骤:拥抱同理心,培养“无所不学”的求知欲,以及建立成长型思维。

媒体推荐

    每一种新技术都会带来新挑战。我们如何帮助那些被人工智能助理和机器人取代工作的人?用户会相信人工智能助理提供的所有信息吗?如果人工智能助理在工作方式方面给你建议,你会接受吗?
    《刷新》之所以有价值,原因就在这里。在直面难题的同时,萨提亚也对如何利用技术所带来的机遇给出了一个路线图。另外,他在书中还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引人入胜,各种精彩语录很可能超乎你的想象。
    比尔·盖茨
    阅读萨提亚的这本书给人以很大启发。我热情地向中国读者推荐这本叙述平实、富有哲理、着力现实、心怀未来的书。
    钱颖一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
    萨提亚具有超乎寻常的能力,能迅速对复杂的事物抽丝剥茧,直触本源,同时又能耐心地引导团队。这种兼具深入浅出、化繁为简和团结他人、以同理心领导公司的能力实属罕见。
    沈向洋 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微软人工智能及微软研究事业部负责人

作者简介

    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
    微软CEO,自2014年上任以来,带领微软积极转型,三年时间使微软市值翻番,增加3000亿美元,达到17年以来的高点。
    1992年加入微软,曾先后领导过微软企业部门和消费业务部门,亲手打造了全世界受欢迎的搜索引擎必应等明星产品。
    纳德拉出生于印度的海得拉巴,现居美国华盛顿的贝尔维尤。他持有电机工程学士学位,以及计算机科学与企业管理硕士学位,已婚,育有三个子女。业余时间,纳德拉喜欢读诗和追踪板球动态。

目录

序1 比尔·盖茨
序2 钱颖一
序3 沈向洋
01 从海得拉巴到雷德蒙德
02 领导力的刷新
03 新使命、新动力
04 文化复兴
05 是敌是友?
06 超越云端
07 信任等式
08 人与机器的未来
09 实现人人获益的经济增长
后记
关于作者
参考资料与延伸阅读

前言

    比尔·盖茨
    我认识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已经有20多年了。我们初次相识是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那时我是微软首席执行官,他从事服务器软件方面的工作。服务器软件在当时还是一个刚刚起步的业务,我们采取了一个长期发展策略,这带来了两方面的好处:一是给公司增加了一个成长引擎,二是培养了很多新的领导者,他们现在管理着微软,其中就包括萨提亚。
    后来,他变换工作方向,转而打造微软世界级的搜索引擎。这之后,我们在工作上的互
    动更加频繁。我们已经落后于谷歌(Google),我们起初的搜索引擎团队正在追赶。扭转乾坤的人中就有萨提亚。他是一个谦逊、有远见和务实的人。他既能针对策略提出有见地的问题,也能与核心工程师融洽相处。
    所以,在出任微软首席执行官之后,萨提亚很快就把自己的印记烙在了公司的方方面面,对此我一点也不奇怪。
    正如本书书名所表明的,他并没有与过去完全决裂:当你在浏览器上点击“刷新”按键时,页面上的一些内容仍保持不变。但在萨提亚的领导下,微软已经改变先前完全以Windows(“视窗”)为中心的策略。他赋予公司大胆的新使命。他总是处于一种对话状态,不断与客户、顶尖研究人员和高管沟通交流。而至关重要的是,他在一些关键技术上加大投入,比如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等,这将会打造一个全新的微软。
    这是明智的策略,不仅对微软如此,对任何想在数字时代取得成功的公司也是如此。计算机产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复杂。时下,除了微软之外,还有很多大公司在从事创新性工作,比如谷歌、苹果(Apple)、脸谱网(Facebook)和亚马逊(Amazon)等。前沿用户遍布世界各地,而不仅仅独在美国。对大多数用户来说,个人计算机(PC)也不再是他们唯一的或者说主要的计算设备。
    尽管计算机产业变革迅速,但我们现在仍处于数字革命的起步阶段。以人工智能为例:想一想,在处理日常琐事、安排会议和支付账单等常规活动上,我们花费了多少时间?未来,人工智能助理会知道你在工作、有10分钟的空余时间,然后协助你完成待办事项中优先事务。人工智能将会让我们的生活更有成效和更具创造性。
    创新还将改善生活中的其他很多方面。这也是我在盖茨基金会主要的工作。盖茨基金会致力于减少世界上严重的不平等现象。数字追踪工具和基因测序已帮助我们几近消灭脊髓灰质炎,它将成为第二个被彻底根除的人类疾病。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等国家,数字货币让低收入用户第一次能够储蓄、借贷和转账。在美国各地的课堂,个性化学习软件可以让学生们自主掌握进度,让他们把注意力放到需要提升的技能上。
    当然,新技术一定会带来新挑战。我们如何帮助那些被人工智能助理和机器人取代工作的人?用户会相信人工智能助理提供的所有信息吗?如果人工智能助理在工作方式方面给你建议,你会接受吗?这正是这本书价值非凡的原因。在直面难题的同时,萨提亚也对如何利用技术所带来的机遇给出了一个路线图。另外,他在书中还引人入胜地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各种精彩语录很可能超乎你的想象;书中甚至还包括他深爱的板球运动方面的一些体会。
    我们应该对未来保持乐观。这个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好,进步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这是一本极具思想性的指导书,引领我们迈向令人兴奋、充满挑战的未来。

后记

    “我为什么存在?”
    “我们的机构为什么存在?”
    “跨国公司在这个世界上的角色是什么?”
    “数字技术领导者的角色是什么,特别是在当今世界把科技作为推动增长的一个关键因素的时候?”
    这些问题困扰着我,促使我写下了这本书。为了寻找答案,我走上了一条求知和内省之路,想要找到我对社会可以有怎样的独特贡献,以及如何重新发现微软的灵魂,界定我们作为一个全球性公司的角色。它们引导我每天把同理心和伟大创意结合起来,以便真正有所建树。希望我在这条道路上经历的事情和教训,可以对你的生活和工作有一些帮助。
    我也希望这些重要的问题可以引发政策制定者、商业领袖和技术专家的对话。在当今世界,人们的意见经常出现严重分歧,而更加巨大的技术、经济、人口甚至气候变化正在临近,所以我们必须重新界定跨国公司的作用和领导力的作用。从自动化、贸易到经济机会、公平和信任这样的领域,美国和欧洲的反全球化运动,比如“英国脱欧”和民粹主义政治运动,已经引发了一些重大问题和关切。
    经济学家理查德.鲍德温(Richard Baldwin)是《大融合》(The Great Convergence)一书的作者,他写道,如今最富庶的国家中有一种反全球化情绪,其根源是它们在全球总收入中所占的份额从1990年的70%急剧下降到这20年来的46%o换句话说,像美国、法国、德国和英国这样的富裕国家在全球总收入中所占份额大幅下降。低收入和信息技术相结合,大大降低了创意传播的成本,这意味着中国和印度这样的国家在全球总收入中所占的份额已经大大增加,而富裕国家的占比回落到1914年的水平,因此在一些地方引发了反全球化的情绪。鲍德温预测,当远程呈现和远程遥感机器人(如Holol_,ens)的价格变得亲民的时候——有了它们,员工就无须出国去提供服务了——我们将迎来全球化的第三波浪潮。
    就在本书即将付印的时候,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和他妻子、普林斯顿大学杰出的经济学家安妮·凯斯(Anne Case)发表了一篇文章,称那些没有大学学位、在生活中常常处于劣势的美国白人,在死亡率、健康和经济福利上可能也遭受了不利影响。事实上,两人的研究发现,中年白人的死亡率和发病率增加用教育背景而不是经济状况来解释更加行得通。这种状况,以及鲍德温的调查结果,至少是在部分上推动了如今的反全球化情绪,所以现在是时候对我们的公共教育和公共卫生问题进行反思了。
    当然,目标是为所有人做大蛋糕。通用电气的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2016年在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一个演讲中,提到了当今跨国公司的作用。他回顾了在自己30年的职业生涯中跨国公司扮演的角色。在这段时期,全球极贫人口减少了一半,技术创新大大改善了医疗卫生条件,降低了能源成本,并且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把人们连接起来。然而到了今天,伊梅尔特指出,大公司(和政府一起)被视为失败者,无法应对当今世界的挑战。作为对此的回应,伊梅尔特宣布,通用电气打算转型。由于更加平等的局面对企业和社会都更有好处,通用电气计划采用一个旨在帮助全球平……官,我们要为股东提供最好的回报率。但我也认为,一个公司的规模越大,公司领导者在考虑世界、公民和长期机会方面的责任也就越大。如果你不考虑世界各地日益严重的不公平现象,不尽力帮助改善每个人的状况,那么你也不会有太多稳定的业务。 我们通过聚焦在多个战略和支持团体上来实现这一目标,利用我们的核心业务来发挥积极的社会影响力,提高个人生产力,我们通过在可持续发展性、可访问性、隐私和安全上投资以及慈善事业来确保我们负起了社会责任。微软的慈善机构是世界上最大的企业慈善组织,每年为各种各样的慈善项目提供逾10亿美元的捐款,这些项目包括传授编码和计算机科学等数字技能,提供经济实惠的互联网接入方案和人道主义援助。我们提出了“云惠天下”(A Cloud forGlobal Good)的愿景,倡导为所有人提供经济机会的目标,并推进和这个目标有关的政策。事实上,本书的所有收益都会投入这些事业中。 我在本书中写道,首席执行官即CEO中的“C”意味着担当文化的监护人。毕竟,这件事需要归结到人的身上。它是数以千计的人每天做出的100万个决定的总和,其宗旨是帮助员工在微软实现自己的个人使命。不再是微软雇用员工,而是人在雇用微软。当我们将十几万人的心态从员工转变为雇主时,可以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呢?我们的全部目的就是造出可以帮助别人做事情的东西。在世界各地无数企业和组织中,我们的服务是不可替代的工具。微软公司里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我们的资产组合,可以想象它可能会对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问题带来的任何影响。我们提供了资源,无数人可以用它来创办一个比自身更长久的事业,无论创办的是小企业、学校、诊所,还是为数百万人提供就业岗位和机会的巨型企业。 这种文化需要成为一个缩影,成为我们希望在微软之外创建的那个世界的缩影。开发者、制造商和创作者可以在这个世界里获得非凡的成就。但同样重要的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最好的自己,在这个世界中,肤色、性别、宗教、性取向的多元化会获得理解和支持。当我听到同事表达一种只可能源自同理心的见解时,或者是当某个人把微软当作个人激情和创造力的平台而取得了产品上的突破时,我知道我们正在正确的轨道上前进。 “刷新”是什么意思?我建议你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请在你的组织中开启这场对话,或在你的社区中开启这场对话。请与我分享你学到的东西,我也会继续这样做。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马克思、梵文学者以及板球英雄与我的童年
    我是1992年加入微软的,因为我一直想去一家以改变世界为使命的公司。现在已经过去25年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微软发起了个人计算机革命,而我们的成功是具有传奇性的:在之前的一个世代,微软可能只有一个竞争对手,即IBM(国际商业机器公司)。但在遥遥领先所有对手多年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然而并不是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创新被官僚主义所取代,团队协作被内部政治所取代。我们落后了。
    在这些混乱时期,一名漫画家将微软的组织系统描绘成敌对帮派结构,大家相互用枪指着对方。漫画传递的信息很明白。作为一个在微软工作了25年的老兵,一个百分之百的局内人,这幅漫画反映的问题确确实实困扰着我。但更让我感到苦恼的是,我们自己人却接受了这种现实。当然,在过去的多个工作岗位上,我也经历过一些类似的不和谐情况,但我从不认为它们是无法解决的。所以,在2014年2月被任命为微软第三任首席执行官时,我对公司员工表示。重塑企业文化将是我的首要任务。我告诉他们,我将不遗余力地清除创新障碍,让公司重新回到先前的轨道上:继续以改变世界为己任。当我们将个人热情与更广阔的目标结合起来时,微软就会处于最佳状态:Windows、Office、Xbox、Surface、服务器和微软云,所有这些产品都已成为帮助个人和组织打造梦想的数字平台。这些都是了不起的成就,而且我知道我们还能做得更多,员工也渴望做得更多。我希望微软文化具备这样的天性和价值。
    在出任首席执行官之后不久,我就决定在我所主持的重要会议上做一个试验。每个星期,我的高级管理团队(SLT)成员都会聚在一起,就重大机遇和困难决策进行评估、讨论和辩论。高级管理团队由部分极具才华的人组成,包括工程师、研究人员、管理人员和市场人员。这是一个多元组合,成员有男有女,各有不同背景,他们加入微软是因为他们热爱技术,并且相信他们的工作会给世界带来改变。
    当时,该团队成员包括佩姬·约翰逊(Peggy Johnson).曾在通用电气公司军用电子事业部担任工程师,亦在高通公司做过高管,现为微软业务开发方面的负责人;凯瑟琳.霍根(Kathleen Hogan),曾在甲骨文公司担任应用开发者,现为微软人力资源方面的负责人,同时也是和我一起改变公司文化的搭档;库尔特·德尔贝恩(Kurt Delbene),一名微软老兵、经验丰富的业务负责人,在奥巴马政府期间曾离开公司,负责政府网站Healthcare.gov的相关工作,后又返回微软,担任公司战略方面的负责人;陆奇,曾在雅虎工作10年,持有20项美国专利,担任微软应用和服务业务的负责人;首席财务官埃米·胡德(Amy Hood),曾在高盛公司担任投资银行家;公司总裁兼首席法务官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曾是科文顿和柏灵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在这家有着近百年历史的事务所中,他是第一个要求公司为自己配备个人计算机,并将其作为人职条件的律师,那时还是1986年;斯科特·格思里(Scott Guthrie),从杜克大学毕业后即加入微软,后接替我担任微软云和企业业务的负责人;凑巧的是,微软Windows和设备方面的负责人特里‘迈尔森(Terry Myerson)也毕业于杜克大学,他毕业后创建Interse公司,这也是最早的Web软件公司之一;首席营销官克里斯·卡波塞拉(Chris Capossela),从小在波士顿北区长大,家里经营意大利餐馆,从哈佛学院毕业后即加入微软,比我早入职一年;凯文·特纳(KeVin Turner),沃尔玛的前高管,担任我们的首席运营官,并负责全球销售业务;沈向洋,卡内基一梅隆大学机器人专业的博士,负责微软著名的人工智能与研究事业部,也是计算机视觉与图像领域的世界级权威。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