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经 济 > 工商管理 > 公共关系、社交

非暴力沟通

  • 定价: ¥49
  • ISBN:978750809522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华夏
  • 页数:190页
  • 作者:(美)马歇尔·卢森...
  • 立即节省:
  • 2018-08-01 第1版
  • 2018-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著名的马歇尔·卢森堡博士发现了神奇而平和的非暴力沟通方式,通过非暴力沟通,世界各地无数的人们获得了爱、和谐和幸福!
    当我们褪去隐蔽的精神暴力,爱将自然流露。
    著名的马歇尔·卢森堡博士发现了一种沟通方式,那就是《非暴力沟通》。依照它来谈话和聆听,能使人们情意相通,和谐相处,这就是“非暴力沟通”。

内容提要

  

    著名的马歇尔·卢森堡博士发现了一种沟通方式,依照它来谈话和聆听,能使人们情意相通,和谐相处,这就是“非暴力沟通”。
    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人,也许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和“暴力”扯上关系。不过如果稍微留意一下现实生活中的谈话方式,并且用心体会各种谈话方式给我们的不同感受,我们一定会发现,有些话确实伤人!言语上的指责、嘲讽、否定、说教以及任意打断、拒不回应、随意出口的评价和结论给我们带来的情感和精神上的创伤,甚至比肉体的伤害更加令人痛苦。这些无心或有意的语言暴力让人与人变得冷漠、隔膜、敌视。
    《非暴力沟通》能够:
    疗愈内心深处的隐秘伤痛;
    超越个人心智和情感的局限性;
    突破那些引发愤怒、沮丧、焦虑等负面情
    绪的思维方式;
    用不带伤害的方式化解人际间的冲突;
    学会建立和谐的生命体验。

作者简介

    马歇尔·卢森堡博士,由于在促进人类和谐共处方面的突出成就,2006年他获得了地球村基金会颁发的和平之桥奖。卢森堡博士早年师从心理学大师卡尔·罗杰斯,后来他发展出极具启发性和影响力的非暴力沟通的原则和方法,不仅教会人们如何使个人生活更加和谐美好,同时解决了众多世界范围内的冲突和争端。

目录

译序
前言
第一章  让爱融入生活
第二章  是什么蒙蔽了爱?
第三章  区分观察和评论
第四章  体会和表达感受
第五章  感受的根源
第六章  请求帮助
第七章  用全身心倾听
第八章  倾听的力量
第九章  爱自己
第十章  充分表达愤怒
第十一章  运用强制力避免伤害
第十二章  重获生活的热情
第十三章  表达感激
后记
附录:非暴力沟通模式
编后记

前言

  

    我曾以为,我的一生将致力于对生命的痛苦作出反应。后来,我发现,这过于沉重、过于灰暗。如果我只看到痛苦,我的心难免会被乌云所笼罩,被绝望所吞没。在徘徊中,终于有一天,我发现,我的人生可以对生命的美丽作出反应。当我看到了美——自己、他人以及其他生命的美,我心中充满了柔情,也找回了生活的热情与活力。这个转变,我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卢森堡博士发现的非暴力沟通模式。
    我对非暴力沟通感兴趣始于2005年底。当时,一位朋友给我带来了《非暴力沟通》一书的英文版,并告诉我作者卢森堡博士希望能有中文版。我原以为这只是一本提高语言修养的书,没怎么放在心上。可开始读后,却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后来,我在给卢森堡博士的信中写道:“开始时,我并不指望能学到多少东西。可是,读完这本书后,我发现,我激励自己的方式无意中促成了自我憎恨。由于认为自己‘应该’做到许多事情,我不停地指责自己、命令自己、要求自己。这不可避免地导致内在的分裂与不满。而非暴力沟通提醒我倾听内心中不同的声音,以及它们所反映的需要——这促进了自我理解和内心的和谐。”
    兴奋之余,我写信给代理该书版权的美国出版社表示愿意翻译此书并联系出版。隔天,我就收到了该书英文版编辑、非暴力沟通培训师吕靖安女士的来信,她表示愿意校译我的翻译。此后,我就在靖安的指导下,展开了对全书的翻译工作。
    这本书的翻译过程中,我还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特别是第一章,先后有十几位朋友帮助润色及推敲关键词的翻译;其中有位朋友还在电话中帮我逐句校译。此外,一些读过译稿的朋友,也来信表示鼓励。我的朋友杨瑞在信中说:“你的翻译已经产生了现实效应。我觉得第九章很不错,把它发给了一位好友。碰巧,她的上司最近老找她工作上的岔子,是一个40多岁的男人。她把第九章(爱惜自己)转发给他,据说他现在在电话里跟她讲话安静多了。我很希望这本书能帮助更多的人安静下来。使用暴力的人其实是因为他们内心的宁静遭到了破坏,所以他们才会用暴力的方式维护或寻求心灵的和平。这或许是暴力的蝴蝶效应吧。”
    这本书的翻译前后历时近两年。为了深化对非暴力沟通的理解,我于2006年9月前往澳门协助靖安为澳门善牧会提供培训,并于同年12月前往印度参加卢森堡博士主持的非暴力沟通国际培训。善牧会的服务对象是处于困境中的妇女,它为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提供临时住所、短期工,并成立妇女互助中心为单亲家庭提供帮助。善牧会负责人狄素珊修女在信中介绍了为什么她们对非暴力沟通感兴趣:“近几年,我们开始为单亲家庭中的孩子提供培训,这些孩子经历了家庭暴力,我们想帮助他们学习别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大约是一年前,我们决定继续预防暴力的努力。通过互联网,我们查询了世界各地相关的培训项目,直到发现非暴力沟通。它看起来简单而且可行——正是我们所要寻找的。”
    可以说,没有这么多人的帮助、鼓励以及相关的培训,我很难顺利完成翻译。当然,更重要的是非暴力沟通本身的魅力。换一句话说,是非暴力沟通吸引了我们参与翻译工作。非暴力沟通提醒我们人性是相通的——虽然每个人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或许不同,但作为人却有着共同的感受和需要。这样,在发生矛盾和冲突的时候,运用非暴力沟通,我们将能专注于彼此的感受和需要,从而促进倾听、理解以及由衷的互助。
    人们常说:“爱能使心灵的创伤痊愈。”我深信,爱的能力取决于审美能力。我衷心祝愿,《非暴力沟通》中文版的出版能够有助于我们发现生命的美与力量,不仅使我们内心的创伤痊愈,而且还能使我们人际关系中的创伤痊愈。

后记

  

    我曾经问舅舅为什么他能那么体贴人。他很高兴听到这个问题,想了想,然后回答说:“因为我有很好的老师。”于是,我就问,“你的老师是些什么人呢?”他接着说:“你外祖母就是我最好的老师。你和她生活在一起时,她已经病得很重了,所以你不太了解她过去的生活。不知道你母亲是否告诉过你,在大萧条时期,有个裁缝师傅失去了工作和房子,你外祖母请他一家四口搬过来和她一起住了三年?”我知道这个事情。当母亲第一次提起时,我十分惊讶,因为外祖母家的房子很小,她有九个孩子,我无法想象她怎么安置裁缝一家!
    朱利叶斯舅舅又提到了其他几件事情。我告诉他,我在小时侯就听过这些故事了。接着,他问我:“那你妈妈和你说过耶稣的故事吗?”
    “谁?”
    “耶稣。”
    “没有,她没和我提起过。”
    这个故事是舅舅在死前给我留下的珍贵礼物。有一天,有个人来到外祖母家的后门讨要食物。这是很平常的事情。虽然外祖母很穷,但邻居们都知道,她会给每个乞讨的人食物。这位先生蓄着胡须,头发杂乱蓬松,衣裳破旧,脖子上用绳子挂着一个小树枝编成的十字架。外祖母请他到厨房吃东西,在他吃饭的时候,她询问他的名字。
    “我名叫耶稣。”他回答说。
    “你姓什么呢?”
    “我是主耶稣。”(外祖母的英语并不太好。我的另一位舅舅伊西多尔后来告诉我,在他走进厨房的时候,外祖母对他说“这是主先生”。)
    接着,外祖母又问他住在哪里。
    “我没有家。”
    “哦,那你今晚准备住在哪里?天很冷。”
    “我不知道。”
    “那你愿意住在这里吗?”
    他住了七年。
    外祖母的话语总是那样地亲切。她并没有去想这位先生的过去。如果她那样做,也许她会认为他是个疯子并赶他走。恰恰相反,她想到的是人们的感受和需要。如果他们饥饿,就给他们食物;如果他们没有住处,就给他们提供睡觉的地方。
    外祖母生来就是一个非暴力语言的使用者。她喜欢跳舞,我妈妈记得她常说:“如果你还会跳舞,你就不要行走。”所以,我用一首怀念外祖母的歌来作为本书的结尾。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当我运用非暴力沟通与他交流,我不再觉得受伤,也没有退缩,而能倾听和领会他的情感。我发现,这个与我结婚28年的男人,内心原来那样痛苦!在我参加[非暴力沟通]研讨班前的那个周末,他甚至提出了离婚。长话短说,幸亏非暴力沟通挽救了我们的婚姻,否则,今天我们不可能一起来到这里……我试着体会他的感受,说出我的需要,听取不中听的回答。他来这里不是为了讨我欢心,我来也不是为了他的幸福。我们学着成长、接纳和爱,只有这样才能各得所愿。”
    ——圣地亚哥研讨班参与者
    还有人用非暴力沟通改进工作。一位教师写道:
    “在特殊教育的课程中,我使用非暴力沟通大约已有一年。有些学生具有表达困难、学习障碍和行为问题,但也能运用非暴力沟通。比如,有位学生在教室中吐痰、咒骂、尖叫,并用铅笔戳走近他课桌的同学。我提醒他:‘请换一种方式表达。使用长颈鹿语言。’(在一些研讨班中,长颈鹿形状的木偶,被用作解释非暴力沟通的教具)他立即站起来,看着本想指责的同学,平静地说:‘你靠我这么近,我都要生气了!离我的桌子远点好吗?’另一个学生也许会说:‘没问题!我忘了你不喜欢这样。’
    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会有挫折感。我想知道,除了和谐与秩序,我还需要什么。我投入大量时间备课,可为了管理课堂,无法好好讲课。这也影响了其他学生的学习。当他再次发作时,我开始告诉他:‘我很看重学习。请认真听讲好吗?’也许,一天中要提醒他一百次,但他一般都会重新开始认真听课。”
    ——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的一位教师
    一位医生写道:
    “在行医时,我经常使用非暴力沟通。一些病人问我是不是心理学家,因为医生通常并不关心他们的生活方式以及对疾病的态度。非暴力沟通帮助我敏锐地觉察他们的需要,了解特定的时刻他们需要听些什么。这对改善与血友病人和艾滋病人的关系特别有用——此类医患关系常常受到强烈愤怒和痛苦的冲击。在过去的五年,有位患艾滋病的妇女接受了我的治疗。最近,她提到,我努力帮她寻找生活的乐趣,是她得到的最大帮助。非暴力沟通功不可没!在过去,一旦得知病人患了致命的疾病,我就心灰意冷,难以真诚地鼓励他们拥抱生活。通过运用非暴力沟通,我开拓了视野,找到了新的沟通方式。它与医疗活动相辅相成,我真是喜出望外。随着更频繁地投入非暴力沟通之舞,我更加热爱工作,并深得其乐。”
    ——巴黎的一位医生
    还有些人把非暴力沟通运用于政治上。法国的一位内阁成员去看妹妹时,注意到妹妹和妹夫的沟通方式和以前很不一样。听了他们对非暴力沟通的介绍,她深受鼓舞,于是提到下周她需要代表法国,就有关认养程序的一些敏感问题,与阿尔及利亚进行谈判。尽管时间很紧,我们还是请了一位讲法语的培训师去巴黎配合那位内阁部长。后来,她认为,新学习的沟通技巧对谈判的成功有突出的贡献。
    P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