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世界史

地中海世界一万五千年

  • 定价: ¥98
  • ISBN:978754116052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文艺
  • 页数:1页
  • 作者:(法)阿兰·布隆迪...
  • 立即节省:
  • 2021-09-01 第1版
  • 2021-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令西方媒体集体沉默,无滤镜讲述地中海世界大历史。
    ★不掩饰·不抹黑·新观点·新史料
    ★地中海世界的历史就是冲突、矛盾的历史,这里一万五千年都不曾完整统一过!
    ★读懂了地中海,就读懂了当今世界乱象。
    ★从15000年前到21世纪的今天,大视角解读地中海世界的演化逻辑,看透西方文明的兴衰密码与未来走向。
    ★当代地中海历史研究的代表性人物、法国多项国家级荣誉勋章的获得者阿兰·布隆迪,凝聚毕生心血的巨著。
    ★继费尔南·布罗代尔《地中海史》、大卫·阿布拉菲亚《伟大的海》后,又一具有突破性的地中海史经典。
    ★各章节开头附有相关的大事年表,历史脉络清晰明了。
    ★十一张原创地中海各时期地图,轻松掌握各帝国、民族、教派的分布区域。
    ★本书采用双封面设计,高级烫金工艺,细长开本精装锁线装帧,阅读更舒适,典藏更精美。

内容提要

  

    在本书中,阿兰·布隆迪采用其独一无二的梳理方式,完整重现了地中海世界从史前时代直到今日的历史发展过程。
    通过对地中海地区进行一万五千年时间跨度的研究,阿兰·布隆迪融会贯通东西方的观点,不仅将帝国的衰落、领土的冲突、近现代的政治和宗教紧张局势一一呈现,而且对文化、民族和社会各阶级对抗产生的裂痕进行了剖析。
    阅读本书,如同对地中海完成了一次深度的探索,读者能够清晰地看到,地中海在塑造和影响欧洲、中东和北非的历史进程中所起到的至关重要的作用。

目录

第一章  从普通的海洋到特殊的地中海
第二章  第一批移民
第三章  海民
第四章  地中海殖民开始:从铁器时代到腓尼基时代
1铁
2腓尼基的崛起
第五章  地中海,地缘政治的焦点
1希腊的觉醒
2迦太基的崛起
3希腊-波斯间的冲突
4“混乱中横空出世的亚历山大大帝”
第六章  强大的罗马
1罗马的崛起和希腊西部城邦的末日
2“迦太基必须毁灭”
3马其顿战争
第七章  我们的海
1导致共和国覆灭的政治游戏
2从罗马的扩张到帝国的分崩
第八章  地中海,从政治分裂到宗教统一
1罗马帝国的分配
2新的信仰
3帝国皈依基督教
第九章  大动乱
1民族大迁徙和西罗马帝国的末日
2地中海的伊斯兰文化
3伊斯兰教在扩张初期的迅速分裂
4倭马亚王朝和穆斯林扩张
5对基督教世界的影响
第十章  地中海新秩序的诞生
1大马士革的倭马亚哈里发国的末日
2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的逐渐衰落
3柏柏尔人的行动和统一西方的穆斯林的最后尝试
第十一章  千禧年,西方的觉醒
1马其顿王朝下的拜占庭复兴(867—1056)
2西方的崛起
3地中海的经济复苏
第十二章  基督徒的反击和穆斯林的抵抗
1罗马教会分裂
2西方的扩张运动
3从十字军的理想到地中海的经济控制
第十三章  商人们的凯旋
1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和君士坦丁堡的拉丁帝国
2伊比利亚半岛
3十字军理想的终结
4海洋共和国
5奢侈品与瘟疫
第十四章  欧洲的胜利
1陆上的野心:霍亨斯陶芬家族(Hohenstaufen)和卡佩家族(Capétiens)
2阿拉贡—加泰罗尼亚
3新的东方地缘政治及其影响
第十五章  新的对决
1法国在地中海的势力
2阿拉贡的扩张
3奥斯曼帝国
第十六章  法国人在地中海的统治
1法国,地中海的新势力
2路易十四的时代
第十七章  充斥着欲望的时代
1巴巴里摄政区的发展
2地中海的新势力
第十八章  喧嚣的年代
1从法国—突尼斯战争(1770)到西班牙攻打阿尔及尔
2美国独立战争的影响(1778—1783)
3奥俄对抗土耳其的战争(1787—1792)
第十九章  新时代的旋涡
1防御战与宣传战(1792—1800)
2法国和英国在地中海的角力
3奥斯曼帝国的动荡
第二十章  现代经济体的统治
1现代欧洲的诞生
2奥斯曼非洲和黎凡特的情况
第二十一章  殖民与地中海世界
1“合法瓜分”
2战乱中的地中海
3地中海新的地缘政治
第二十二章  民族主义时代和去殖民化时代
1军事冲突
2“二战”后地中海的政治形势
第二十三章  共产主义的影响
1阿拉伯革命后继无人
2极端主义者的机遇
3地中海,对抗的镜子
结束语
尾注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从公元前7世纪开始,腓尼基帝国的殖民步伐从黎凡特扩展到非洲。作为西部盆地上唯一政治稳定的大定居点,迦太基在当地拥有非凡的影响力,足够建立自己的殖民地并将自己的航海范围扩展至非洲海岸和欧洲的大西洋海岸。尽管如此,它和母国腓尼基的联系,即便是在后者成为附属国以后,也从未断过。虽然腓尼基出于促进贸易的目的,试图和迦太基和睦相处,但这位邻居似乎更倾向在西地中海实行帝国主义理念,这就必然会损害希腊人和日后罗马人的利益。这种理念驱使迦太基人穿越直布罗陀海峡,去探索非洲和欧洲最西端的海岸。
    以迦太基为主的“西腓尼基”首先沿着北非海岸,从苏尔特湾向今摩洛哥地区发展,并在大西洋海岸建立了基础据点。扩张的最初目的似乎是为了获取金属(锡和其他有色金属购自伊比利亚半岛 ,铁产自摩洛哥 )和进行少量的黑奴 贸易。很快,贸易站就成了生产和销售的中心。布匿人的城市继承了腓尼基人使用紫色染料的光荣传统。从古代的文献中可得知这是一种从名叫“骨螺”(murex)的贝类中提取的颜色,只有两种海洋腹足纲动物能够分泌染布用的黏液:提供推罗紫色的染料骨螺(bolinus brandaris)和提供水晶紫色的根干骨螺(hexaplex trunculus)。这种骨螺生长在布满礁石的海岸,必须采集大量的骨螺才能生产足够的染料 。另一种很快被开采和交易的自然资源是盐。盐和它的副产品腌货确实都有很高的交易价值。伊比利亚半岛是盐和腌货第一大产地,盐田只需要占领沿海地区即可获得,而获取腌货则需要和内陆腹地建立联系甚至占领相关地区。
    腓尼基人殖民时采取平等的态度与当地居民和睦相处,而在迦太基的霸权之下产生了融合腓尼基元素与当地文化精髓的“布匿”文化。这种文化赋予生活在苏尔特湾至太平洋之间的北非人共同的身份,并在迦太基消亡后很长时间内仍得以保留。在公元前6世纪的殖民潮中,迦太基的影响也扩散至西西里岛、撒丁岛和西班牙东部,于是这些地区也吸收了布匿文化。此时的迦太基处于鼎盛时期,但它并未打算直接实施政治霸权建立一个名副其实的帝国,而是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的领地。也正因如此,迦太基在公元前509年与罗马签署条约规定了两国的势力范围:迦太基拥有西西里岛的部分领土,基本垄断了撒丁岛的商业,以卡本半岛 为界,罗马人和他们的盟友只能在非常有限的条件下才能去地中海的另一边。
    希腊人也是在公元前6世纪开始向西地中海盆地扩张。公元前600年,弗西亚人(Phocaean) 建立了马西利亚(Massalia) ,随后便开始了对地中海西北部的殖民,建立的新城遍布利古里亚海岸、科西嘉岛、卢卡尼亚和西班牙西北部。但希腊人发展金属贸易的意愿让他们陷入与布匿人的竞争中。
    无论是腓尼基人还是迦太基人,都没有对希腊人进驻西西里岛、马耳他、撒丁岛和意大利半岛南部的活动施加任何阻力。但当希腊人闯入利翁湾和第勒尼安海时,布匿人再也无法坐视不理。面对弗西亚人的扩张以及他们以阿拉利亚 为基地进行的海盗行径,迦太基与贸易上深受弗西亚侵扰的伊特鲁里亚人建立了联盟。最终,科西嘉的弗西亚人战败 ,他们在这片区域的势力也被暂时削弱了。
    伊特鲁里亚人在与意大利中部两大民族结盟以后,对西西里岛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迦太基人和罗马人亦是如此。公元前580年,西西里的城市已成功与当地人建立了联盟并在马尔萨拉 (Marsala)击败了希腊人。公元前510年,迦太基人也已浇灭了希腊人在这座大岛上扩张的野心。在公元前5世纪的前二十五年中,西西里岛上所有的希腊城市几乎无一例外地选择僭主制政府 。为了扩张地盘,他们挑唆多利安人与伊奥尼亚人对抗。迦太基人打算在这场希腊人内部的纷争中坐收渔翁之利并控制富饶的西西里岛西部农业区,公元前480年,哈米尔卡一世(Hamilcar I)率领十万大军在希梅拉被叙拉古的僭主杰洛(Gelo)击败,自己也丢了性命。然而杰洛并未乘胜追击,只是要求迦太基赔偿了维修费用。总之,第一次希腊—布匿战争在政治上产生了一些影响:迦太基的君主体制被颠覆并被共和国取代,而叙拉古成了西西里岛上希腊人的中心据点。
    这场战争后的七十年内,迦太基再未染指西西里。它也借此机会休养生息,巩固其在西地中海的统治。在此之前,迦太基满足于被历史学家称为“布匿海岸”的地盘,具体是指一连串相距三十公里或四十公里的海港城市。经过希梅拉的惨败之后,它开始入侵内陆尤其是非洲腹地,由此诞生了混血种族——利比亚腓尼基人。公元前5世纪末,恢复元气后的迦太基已成为地中海的经济中心,其影响力辐射大巴利阿里群岛、撒丁岛、西西里岛西部和马耳他,这个非洲海岸的绝对统治者还在伊比利亚半岛上也拥有不少殖民地。不过后来这些殖民地揭竿而起反对布匿人的统治,迦太基也就失去了这片重要的银、铜的产地。于是它在大西洋沿岸(摩洛哥、塞内加尔)继续扩张,并着手准备向西西里发动新一轮的进攻。
    公元前409至前340年,第二次希腊—布匿战争爆发,对阵双方主要是汉尼拔·吉斯戈(Hannibal Mago) (及后来的希米尔科 Himilcon)和叙拉古僭主大狄奥尼西奥斯 (Dionysius I of Syracuse)。有好几次迦太基人都看到了成功占领西西里岛的曙光,但每一次瘟疫都使他们的努力付诸东流,步入公元前4世纪后,双方签署临时协定换来的短暂和平常常被零星的小规模冲突打破,而布匿人的影响仍被限制在岛的西南部地区。
    在公元前4世纪的最后十五年间,双方重回敌对态势,虽然并没有实质性冲突。叙拉古僭主阿加托克利斯 (Agathocle)入侵了布匿人在西西里岛上仅存的贸易站。吉斯戈之子希米尔科随即予以还击,成功控制了全岛并包围了叙拉古。第三次西西里战争将对抗推向了一个新高度,范围扩展到了地中海。阿加托克利斯决定将战火燃至非洲迦太基自己的地盘上,上岸后,他下令烧毁了战船以表示自己破釜沉舟的决心,虽然这样做他就没有一支能够攻击迦太基的舰队了。阿加托克利斯与正式依附于埃及托勒密一世(Ptolemy I)的昔兰尼加(Cyrenaica)结盟,双方约定:胜利之后,迦太基国土将属于昔兰尼加,而阿加托克利斯则统领西西里岛全境。迦太基则集结了西西里的部队,击退来犯之敌并守护了自己在西西里岛西边的地盘。但在公元前306年,迦太基还是不得不接受阿加托克利斯加冕西西里国王(Basileus)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