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保重

  • 定价: ¥39.8
  • ISBN:978755966412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423页
  • 作者:大冰|责编:龚将
  • 立即节省:
  • 2022-08-01 第1版
  • 2022-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大冰阔别三年,书写全新故事,小蓝书系列收官之作;
    写作十年,认真剖白和自省,起底自己的出身,讲述自己的家人和故乡。
    十年写作生涯,坦诚剖析自我。长达6万字《胶东往事·三部曲》,是直面自己的卑微,是人到中年的自省,是一场艰难的反思与追寻。
    决绝书写《十年》后记,感恩千万读者十年陪伴。
    大冰:我曾紧握过你们当中百万人的手,曾看完过无数条你们的回馈留言,我知道你们当中太多人一年一本地读着这套小蓝书去当兵或求学、成家和立业、结婚又生子,从少年到青年,或从青年步入中年……希望你过得好。感恩十年,诸君不弃,予我以倾听,赠我以温饱体面。

内容提要

  

    一如既往,讲述那些凡尘琐事、凡人微光、烟火凡间。工人的女儿、唱歌最好的女科学家、独臂少年与盲人弟弟、神奇的一家人与传奇的忘年交……
    全书21万字,讲述那些凡人微光、烟火凡间。工人的女儿、唱歌最好的女科学家、独臂少年与盲人弟弟、神奇的一家人与传奇的忘年交……小蓝书系列七本书自此收。官,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世间没有不散的相伴,不必遗憾小蓝书的完结。
    本书特为看书不方便的读者行个方便,开放播音版权,一起为他们行个方便。

作者简介

    大冰,野生作家,说书人。
    百万级畅销书《乖,摸摸头》《阿弥陀佛么么哒》《好吗好的》《我不》作者。
    中国作家榜“年度畅销作家金奖”得主。
    新京报“年度致敬作家”。
    “年度畅销作家”。
    “年度作家榜华人作家”。
    ……
    作为横空出世的畅销书作者,大冰是个传奇。
    当下的文学圈,没有人比他的身份更跨界,没人比他的人生更多元,没人比他的故事更丰富。
    他曾是山东卫视的首席主持人,在《阳光快车道》中陪伴你长大。
    他曾是浪荡天涯的流浪歌手,一人一鼓,十余年间,边走边唱,行遍天涯。如今,他是民谣推手,把原创民谣和民谣音乐人送上更光亮的舞台。
    他是科班出身的油画师,也是一个业余皮匠、业余银匠。
    他玩民谣、玩手鼓,也玩命,是一个数度大难不死的老背包客。
    他在拉萨、厦门、西安、丽江、大理、成都、重庆、西塘、济南开酒吧,收留过数以百计的底层歌手,是资深西藏拉漂,资深滇西北游侠,不靠谱的酒吧掌柜。
    ……
    他是个野生作家,也是个说书人,继超级畅销书《乖,摸摸头》《阿弥陀佛么么哒》之后,他漂到了南极,写下了《好吗好的》;2017年,他又带着他的亲生读者大梦,一路北上邂逅北极光,写下了《我不》,今年,他又带着他淬火重生的大姑娘——《你坏》向你说声:你好!她有一张圆圆的脸,因为重写和复原,她比从前胖乎了很多,是不留遗憾的完整版。
    大冰是个孩子气的老男孩。他会自费摆流水席请读者吃饭,会自费包场请读者看电影,会在签名时动不动就给读者签“酒吧免单”,他会背着吉他忽然间出现在某一个城市的某一个读者身边,请他吃一顿烛光晚餐。2018年,他还要任性地把送你的1000场免费音乐会变成1300场!
    他说:纸价飞涨,关于书的定价,我尽力了,望理解。
    他说:当读者就好,别当粉丝,喜欢书就好,没必要喜欢叔。
    他说:如果这所有一切的故事全都没有遗憾的话,那这一场青春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说:过不去的就搁着,忘不了的就记着。又能怎样,还能怎样,就这样吧,总要接着活。
    他说:如果你和众人不一样,那就不一样。如果你和世界不一样,那就不一样吧。
    他说:嘴是你的,命是我的。我若自洽,你奈我何。

目录

工人的女儿
胶东往事(上)
胶东往事(中)
胶东往事(下)
骄傲
上海西康路12月故事
生而为人
一点真心
一千句废话
还没死
小方便
稀有品种
保重
末日书店
十年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讲一个重厌女孩的故事给你听。
    我选择线性叙事,记述她和她家人的今昔,白描一场命运之海中的寻常泅渡。她并没有耀眼的成就、跌宕的人生、显赫的出身,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工人的女儿。
    (一)
    女孩生在1997年的重庆市垫江县砚台镇,那里接壤着乡野,举目可见炊烟和远村。
    她在啤酒厂宿舍长大,杂院平房,工友住满四邻,她妈妈是啤酒厂工人。人人都夸她妈妈会挑老公,她爸爸是水厂工人,很帅,老宣传画里工人阶级的标准长相,有棱有角南人北相,身高一米八几。或是基因的缘故,女孩成年前身高便有一米七,重庆出美女,她是典型重庆美女中拔尖的那一类,打小众人便惊异于她过人的秀丽,却无人给出过去当演员、当模特的建议。
    我曾不止一次地假设,若命运稍稍公平,现今的女孩应有怎么理所应当的人生。或会盛开在秀场上吧,穿梭在从米兰到东京的T台上,或被人熟知在屏幕中,无数拥簇者关注着她的一笑一颦。又或许她恬静在平淡里,做着一份文员的工作,爱好慢跑或瑜伽,偶尔在小红书发发探店自拍,朋友圈晒晒旅行,像许多正值青春的女孩一样,因收获旁人对其容颜和身材的赞许而微微欣喜。设想只能是设想,无力从源头处改变既成的现实,这是无须慨叹的规律,就
    像无常才是命运。命运善嫉,不容圆满,像个无聊的熊孩子,随机伸手捉起玩具,只是胡来并不爱惜,越精美的越要扯碎了班断了才尽兴,他知他是主宰者,无有制衡,一切尽可玩弄。我不能说命运对这个女孩尤为狠心,在他眼里无有男女老少之分,众生平等皆可糟践,只要他愿意。谅我浅薄,只能如此归因……我又岂不明白命运实虚,存不存在犹未可知。女孩车祸时只有3岁,被拿走的是一整条右腿,在刚刚学会奔跑的年纪。灾祸降临于阳春三月,那日亲友齐聚,妈妈杀鸡备宴,开膛后诧异,鸡居然没肠子,后来她总说是个恶兆,当时就心里怦怦跳,感觉不吉利。杀鸡那会儿,恰逢女孩放学,家里忙,爸爸和爷爷抽不开身去幼儿园接,奶奶腿脚慢,没拉住蹦蹦跳跳的孩子,路口大拐弯处野花摇曳,超速的大货车疾冲而来,车轮碾过小小的人儿,右小腿当时就没了。出事那天,恰逢爸爸的生日。女孩被第一时间送进垫江县医院,伤情太过惨烈,医院没有条件收治,亲友们拦了辆面包车送女孩去重庆的大医院救命,带着已近粉碎的残肢。女孩后来说,面包车上的几个片段,构成了她人生最初的记忆。这世界赠予她的第一个印象是剧痛,疼晕厥又疼醒来,循环接替,没有哭的力气,苏醒的间隙她问妈妈,没等到回答复又昏迷过去。第二个印象是幅画面,她感觉自己飘在天上,看得清移动的车灯和白色的车顶,车厢里爸爸木呆呆抓着头发一动不动,随着颠簸摇来摇去,妈妈紧抱着一个血团,血浸透了酒厂的天蓝色工作服,像打翻了墨汁,大片的黑。女孩焦急地喊,用力扑扇胳膊想靠近,忽然间疾速下坠,眼前一黑,已在妈妈怀里,额头上有滚烫的热泪不断流下,流进她的嘴角,却是尝不到任何滋味。
    从垫江县到重庆现约2小时车程,当年高速未通,盘山道颠簸多坑,饶是拼了命赶路,抵达西南医院时4个钟头已过去。主治医师告知延误了最佳时机,已出现感染症状。爸爸跪下磕头,一米八几的汉子声泪俱下,自杀般将脑袋往水磨石地面上不停撞,恳求医生把女儿小腿保住。却已不是能不能保住小腿的问题,包括膝盖和大腿在内都需尽快截肢,即便截肢了也不一定能活,医生说:并非医院不想尽力,娃儿太小了,虚弱得很,要做好随时没了的心理准备。
    P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