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狂恋你

  • 定价: ¥45.8
  • ISBN:978755945898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1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32亿+积分,12万+收藏!
    高人气双向救赎甜宠文!
    恣意张扬少年歌手×佛系神颜刺青师!
    二十岁的林清野鲜衣怒马,难以靠近。
    可阿喃朝别人笑一下,他不屑一顾却嫉妒发狂。
    我想拉你入地狱,却又奉你如神明。

内容提要

  

    平川大学有两个传奇。
    年少赢得金曲奖的林清野,顽劣放纵,网络上批评不绝,却粉丝如潮,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被誉为“平川之光”的校花许知喃,人间初恋,温暖善良。
    两人天差地别,互不相识,直到某天一次意外,关系天翻地覆——
    林清野坐在台阶上,指尖捻着一支烟,笑得痞气又散漫:“阿喃,你跟了我吧。”
    大家感慨,许知喃真是空长了一副神颜,最终还是栽在了林清野手上。
    可没有人知道他爱她痴狂。

目录

第一章  刺槐乐队,林清野
第二章  嗯,我想你了啊
第三章  我瞧着你最近姻缘不顺
第四章  阿喃,你给我纹个身吧
第五章  逐梦前女友
第六章  他深埋多年的秘密被抓住了
第七章  之前在一起过,现在在追她
第八章  那你也拿个冠军吧
第九章  你的生日礼物我赢回来了
第十章  我也爱你啊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刺槐乐队,林清野
    六月份的梅雨让整座城市都闷沉沉的,雨刚停,地面湿漉漉。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坐在桌子前的少女说,声音很静,“我建议你再考虑一下,这个纹身纹上后你以后会后悔的。”
    这家开在平川大学对面的刺青店,每天都有很多大学生光顾,只不过大多数人的目的并不是刺青,而是这刺青店的店主——许知喃。
    刺青店店门口的木板牌上只写了“刺青”两个字,没有店名,外面砖墙墙沿摆着一排几十个空酒瓶,上面都是些英文符号。
    店内暗色为主调,灰白黑三色,墙上画着许多龙飞凤舞的图腾,一面CD墙,一张沙发床上摆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工作桌旁的架子上则是些刺青颜料以及密封包装的线圈式旋转式纹身机,还有几本非常厚重的书。
    没有多余修饰,野蛮张扬,非常男性化的装潢。
    只是店主却和这店内的环境很不贴合。
    许知喃长得漂亮,而在这漂亮之上最突出的就是纯,将艳丽和清纯两种矛盾融合得极好。
    高马尾,巴掌小脸,一双清凌凌的鹿眼,皮肤白皙,这会儿穿着条简单的纯棉连衣裙,露出线条优美又利落的锁颈,底下是一双匀直纤细的长腿。
    面前摆着一张纸,是对面那个男生带来想让她在自己肩膀上纹的内容。
    内容很简单,正是她的名字——许知喃。
    字体很漂亮。
    又一个借着来刺青泡妞的顾客。
    这男生是体育生,一身发达肌肉,听她那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跟听咒语似的,笑了声,侧着身子坐在她对面,吊儿郎当的。
    “嗳,我真是认真的,哪有上门的生意还不做的啊。”
    许知喃抬眼,看着他,认真提醒道:“这是我的名字。”少女声音软糯又清澈,眼尾延伸开,微微上翘,莫名的勾人。
    那男生不由失神,盯着看了片刻,才侧头轻咳一声:“可这就是我想纹的内容。”
    “……”
    “学姐,我是真喜欢你的,这纹身就是我对你的心意!”他慷慨激昂,自我感动。
    许知喃神色不变,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又走回木桌前:“我不会给你纹这个的,你要是真想纹就去找别的店纹吧。”
    这意思就是你爱纹不纹,反正我不给你纹。
    简直是冷酷无情。
    偏偏还顶着一张又乖又纯的脸,让人发不出半点火,跟个哑炮似的。
    那男生憋屈地走了。
    刺青店门口的风铃响了又响,男生刚走,又进来个女生。
    赵茜吹了声口哨:“阿喃,刚走出去的那大块头不是咱们学弟吗,又来找你干嘛啊?”
    赵茜和许知喃是室友,如今大三,据赵茜了解,这大块头比她们小一届,已经追了许知喃一年了。
    “纹身。”
    赵茜挑眉:“纹了?”
    “没有。”许知喃觉得心累,“他要纹我的名字。”
    赵茜“嚯”一声,竖起大拇指:“可以啊,看着挺憨,这操作搞起来还挺猛的。”
    许知喃受不了地拍了她一下:“操作也很憨。”
    赵茜鲜少见她说这种话,这张脸说出这样的话有种难以言喻的违和感,顿时笑着瘫在沙发上。
    许知喃回到座位,继续画一个客户微信联系她要的纹身图,等她笑完了才问:“你怎么来我店里了?”
    “闲着没事儿呗。”
    赵茜一点不拘束,从小冰箱里给自己拿了听可乐,咕咚咕咚灌了一半,舒服地“哈”一声。
    “对了,晚上去不去酒吧?”
    许知喃拿着画笔的手一顿,抬眸:“去酒吧做什么?”
    “听说今晚林清野会去,最近不是小道消息说他那乐队要解散了吗,正好他这马上就大四毕业了,听说有要进娱乐圈的意思。”
    赵茜重重拍了把沙发,“他这种传奇人物,一进娱乐圈爆火以后可是想见都见不到了!机会难得啊!”
    许知喃细眉微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赵茜拉着她手撒娇道:“去吧去吧,陪我嘛。”
    “姜月呢?”
    “她这不是准备考研呢吗,天天泡图书馆,不会出来的。”
    许知喃便答应了。
    平川大学有两个传奇人物。
    一个是许知喃,靠脸,凭借这张脸一举获得“平川之光”的校花称号,美术设计专业,又因为顶着一张纯到极致的脸在校外开了家刺青店平添几分传奇色彩。
    另一个就是林清野。
    可他们这两个传奇压根不是一个量级的,林清野才是平川大学真正的传奇。
    16岁组了乐队,18岁拿下金曲奖,却没意愿进娱乐圈,始终在酒吧驻唱,可依旧粉丝如潮,挡都挡不住。
    如今正临近期末周,刺青店生意一般。
    画完刺青图案后发给顾客,确定满意后约下时间,许知喃简单收拾了下便跟赵茜一块儿出门。
    外面天色已经黑了。
    许知喃将店门上锁,跟赵茜一块儿往“野”走——林清野驻唱的酒吧。
    她们到的早,酒吧里人还不多,放着舒心的轻音乐,两人挑了个看舞台视角不错的角落位置。
    酒保往许知喃身上多看了两眼,将酒单递过去。
    舞池Queen赵茜酒量惊人,给自己点了B52轰炸机,许知喃不爱喝酒,只照着酒单点了杯低酒精度的鸡尾酒。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酒吧里的人多起来,连着灯光音乐都变化,刺眼的镭射聚光灯从高处劈开来,音乐声震耳欲聋,鼓点抵着胸腔一起震动。
    逐渐进入夜生活的状态。
    “走走走!我们去跳舞!”赵茜原地蹦起来,一听音乐就嗨,纤细的手臂笔直举过头顶。
    许知喃求饶:“不行不行,你自己去吧。”
    “咱们都大三了阿喃!”她把最后一口酒灌下肚,眯眼,“真不去?”
    “不去。”她笑着摇头,坚持。
    “你说你,在别人身上刺青那样子多帅啊,这会儿又乖得很。”
    赵茜撂下这话,兴高采烈地踩着高跟鞋进了人群拥挤的舞池,没一会儿许知喃便找不到她人了。
    刺眼的镭射灯在酒吧内来回扫,大家的情绪被轮番掀起。
    许知喃窝在沙发,抬手轻轻揉了揉耳廓。
    虽然也不是头一回来酒吧,可还是觉得有些不习惯。
    她模样长得好,在灯光下五官更显精致,气质还和这儿大多数的女生不一样,没一会儿她就已经拒绝了几个前来搭讪的男人。
    好在这酒吧正规,拒绝后不会再多做纠缠。
    忽然间,方才被音乐占据的酒吧被高亢的尖叫欢呼声再次点燃,那群漂亮女孩儿纷纷抬着手臂拼命摇晃,看向舞台。
    许知喃坐在角落,寻着大家的视线一同看过去。
    干冰机将舞台弄得雾蒙蒙。
    从后面走出来几个人,为首的穿着一件白衬衫,灯光穿透而过,勾勒出藏在里面的宽肩窄腰,站在最前,捏住话筒架。
    他轻咳一声,话筒发出一些噪音,而后一个清冷的男声透过话筒传出来。
    “——刺槐乐队,林清野。”
    尖叫声掀翻天。
    许知喃心砰砰跳。
    不知是被音乐声震的还是怎么。
    尖叫声一直持续了十几秒才消停一些,台上少年又补完最后三个字:“晚上好。”依旧冷冰冰的,倒像是例行公事。
    许知喃从那些摇晃着的手臂间隙中终于瞧见了他的脸。
    单眼皮,棱角分明,眉骨深邃,喉结凸出,从衬衫领口露出一段锁骨。
    冷白皮,黑发,现在在光束下泛着蓝,看上去清冷却痞坏。
    前奏响起,他架起吉他,脚尖跟着节奏轻点地,一串好听的旋律从他嗓子里低低传出来,清澈干净,又有种韧性。
    许知喃拿起桌前的那杯鸡尾酒,静静听他唱。和周围那些女生蹦着晃动手臂的女生不一样,她更像个旁观者。
    忽然,光束下的少年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目光直直朝她看过来。
    两道视线越过中间众人,在空中交汇。
    许知喃一愣,迅速收回,故作镇定地喝了口手里的鸡尾酒,却又辣了嗓子,捂着嘴剧烈咳嗽起来。
    台上的少年下巴一低,修长骨感的手指划出一道转音,嘴角往上提了提。
    模样很坏。
    “啊啊啊啊啊啊!太帅了太帅了!”赵茜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尖叫感叹着坐回到许知喃旁边,“真的!平大有林清野一天,全校男生都得黯然失色!!”
    她激动得滔滔不绝:“阿喃,泡他!都是平大的人,肥水不流外人田!”
    许知喃黑睫飞快扇动了两下:“啊?”
    “算了算了。”赵茜很快又自我否定,“这样的,咱们还是白嫖养养眼就好了,真被林清野这样的人盯上,估计最后连骨头都不剩。”
    她又往许知喃脸上瞥了眼,也不知道脑补一通什么,啧啧出声,“你这样的乖乖女啊,不可能是他的对手的。”
    “……”
    歌曲中间一段小高潮结束,林清野站在台上,张开双臂,仰着下巴,灯光打下来,他笑得很痞,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底下的欢呼尖叫。
    许知喃扯了扯赵茜的衣服:“挺晚了,我们回寝室吧。”
    “行,我先去趟厕所。”
    许知喃拿上钱包,先去吧台前付钱。
    “28号两位吗,已经有人给你付过钱了。”酒保看着单子说。
    许知喃一愣:“没弄错吗?”
    酒保笑:“错不了。”
    “那……请问是谁帮我们付的钱?”
    “我们刚刚换班,我也不清楚。”酒保合上酒单,“欢迎下次光临。”
    赵茜上完厕所跑过来:“怎么了?”
    “没什么。”许知喃摇了摇头,“走吧。”
    走到酒吧外都能听到里面澎湃的响声。
    一曲结束,那些漂亮姑娘们齐声喊着——
    “林清野!”
    “林清野!”
    “林清野!”
    ……
    已经晚上十点,天空零星挂着几颗星星,身后酒吧的夜生活正式开始,酒吧里外像是两个世界。
    许知喃属于酒吧外面的这个世界,里面于她而言像是异世界。
    忽然,她手机震了一下,收到一条短信。
    [清野哥:晚上来我这吗?]
    这手机就是连通这两个世界的通道。
    赵茜走了几步便发现许知喃没有跟上来,回头看。
    小姑娘低着头看手机,手机屏幕的光打在她挺翘的鼻梁上,透着点淡淡的粉蓝色,然后细眉微微拧起来。
    “阿喃?”赵茜问,“怎么了?”
    “没什么。”
    许知喃将手机摁灭在胸口,脚步滞了滞:“我突然想起来我店里还有个事儿,你先回寝室吧。”
    赵茜皱眉,不太赞同:“这么晚了。”
    许知喃随口扯了个理由:“我早上的那个顾客,对刺青图案不太满意,我要重新去画一下,画板还在店里。”
    “真不用我跟你一块儿去?”
    “不用了。”许知喃笑了笑,“到寝室后记得给我发条信息。”
    “行。”赵茜跟她道别,“你早点回来,注意安全啊。”
    六月初的天,下过雨,底下有些坑坑洼洼的小水坑。
    许知喃的刺青店离酒吧不远,十几米远,她跑回到刺青店,开锁进店,才又重新捞出手机给林清野发信息。
    [许知喃:现在吗?]
    [清野哥:嗯。]
    [许知喃:你不是还在酒吧吗?]
    [清野哥:出来了。]
    许知喃看着短信愣了会儿神,才又回了个“好”。
    捞起木桌旁一个水粉色的双肩包,装了本书还有个水杯进去,便重新锁上门出去了,再次往酒吧方向去。
    远远的,她就看见了林清野,站在酒吧侧门,身量挺拔。
    夜风忽然大了,浓云后一弯冷清清的月亮。
    林清野戴着副口罩,头上压着顶帽子,五官下颌线条棱角分明,肩上背着个吉他包,懒洋洋地倚在墙边。
    许知喃静了静,抬手拨被风撩乱的头发,脚步慢下来。
    看着林清野扯下口罩,露出一截冷白的手腕,上面青色脉络清晰,而后从兜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叼进嘴里,两颊微陷,烟头火光猩红。
    他呼出口烟,察觉到视线,侧头看过来,从帽檐下露出一双漆黑的眼睛。
    然后夹着烟的手往上抬了抬,示意她过来。
    与此同时,天变,刚刚还放晴了一会儿的天忽然又开始下雨,雨点噼里啪啦地砸下来,许知喃来不及发愣,迅速跑过去。
    酒吧侧门顶上有一块屋檐,很窄,两人挤在一块。
    刚才拨顺的头发又被吹乱了,露出她光洁漂亮的额头,她抬手压着头发仰起头来,去找林清野的眼睛。
    “清野哥。”她轻声问:“刚才那个酒钱是你帮我付的吗?”
    “嗯。”他弹了弹烟灰,应得漫不经心,“来这里怎么没跟我说一声?”
    “临时跟朋友决定过来的。”
    夏天的雨下得又急又快,毫无预兆,许知喃出来的急,伞忘在店里了。
    “你有带伞吗?”她问。
    他笑了声,嗓音含着烟:“没。”
    “啊……”许知喃有点忧愁地看着从屋檐上成串坠下来的雨点。
    “跑?”他问。
    许知喃愣了愣,这么大的雨啊,跑回去估计都要湿光了。
    小姑娘犹豫又犯愁,肩上还背了个双肩包,她脸不是瘦到没肉的瓜子脸,只是骨架小,其实还有些婴儿肥,看着便更纯了。
    林清野看她片刻,脱了外套。
    他把燃到一半的烟咬进齿间,捏着她肩膀把人拽过来,外套披到她身上,垂眸,拉链拉到顶。
    而后直接拉上许知喃的手腕就跑进雨幕里。
    许知喃猝不及防,轻呼一声,要迈开腿才能勉强跟上他的步子。
    没回林清野住的公寓,就近回了他的工作室,离酒吧不远,穿过一条小巷就能到。
    只是这小巷路面凹凸不平,跑回去一路上踩了不知多少个小水坑。
    积水飞溅起来,打在许知喃露着的小腿上,有些凉。
    小巷穿堂风呼啸而过,许知喃身上穿着他那件外套,长度到大腿中段,倒也不会觉得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