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 定价: ¥25
  • ISBN:978751250098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国际文化
  • 页数:215页
  • 作者:韩寒
  • 立即节省:
  • 2010-09-01 第1版
  • 2010-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目前在韩寒主编的杂志《独唱团》中首度连载,这是韩寒预谋已久的一个系列,也是国内首度实际尝试“公路小说”这一概念的第一本——《1988》。
    首印量达到空前的70万册,韩寒称这是他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一部长篇小说,也首次开创了“公路小说”的新概念。

内容提要

    作品以一部旅行车为载体,通过在路上的见闻、过去的回忆、扑朔迷离的人物关系等各种现实场景,以韩寒本人对路上所见、所闻引发自己的观点。这场真正的旅途在精神层面,如果说似乎逾越了部分法律和道德的界限,但出发点也仅仅是希望在另一侧找到信仰。韩寒是“叛逆的”,他“试图用能给世界一些新意的眼光来看世界。试图寻找令人信服的价值”。

目录


前言

    这部小说完成在2009年至2010年之间,我从2009年的夏天就开始落笔,多事之夏,最终停滞。到2010年初的冬天继续开始,再停滞。一直到2010年的夏天,一样多事之夏,但?成了1988。1988是里面主人公那台旅行车的名字。本来这本书就叫《1988》,序言是——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不料期间日本的村上先生出了一本《1Q84》,我表示情绪很稳定,但要换书名。又是几经周折,发现再无合适。就好比在孩子要出生之前,你已经为她想好了名字,并且叫了一年,忽然间隔壁邻居比你早生了一个和你叫了差不多名字的小孩,你思前想后,发现其实你内心已经无法更改。最后她还是叫《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如果有未来,那就是1988——我也不知道。
    故事在书的末尾告一段落,不知道它是否能有新的开始。我从?没有用这种方式和文字写过小说,仿佛之前的一切准备都是为了迎接她。在过往,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好准备,我是否能这样去叙述。但是在这个凌晨,我准备好了,让我们上路吧。以此书纪念我每一个倒在路上的朋友,更以此书献给你,我生命里的女孩们,无论你解不解我的风情,无论我解不解你的衣扣,在此刻,我是如此地想念你,不带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空气越来越差,我必须上路了。我开着一台1988年出厂的旅行车,在说不清是迷雾还是毒气的夜色里拐上了318国道。这台旅行车是米色的,但是所有的女人都说,哇,奶色。1988早就应该报废了,我以买废铁的价格将他买来,
    空气越来越差,我必须上路了。我开着一台1988年出厂的旅行车,在说不清是迷雾还是毒气的夜色里拐上了318国道。这台旅行车是米色的,但是所有的女人都说,哇,奶色。1988早就应该报废了,我以废铁的价格将它买来,但是我有一个朋友,他是1988的恩人,他居然修复了1988。我和朋友在路边看见了1988,那时候它只有一个壳子和车架。
    朋友说,他以前待的厂里有一台一样的撞报废的车,很多零件可以用,再买一些就能拼?一台能开的车。只需要这?数目,他伸出了手掌。
    我问他,那这个车的手续怎么办?
    朋友说,可以用那辆撞报废的车的手续。
    我说,车主会答应么?朋友说,死了。我说,车主的亲戚也不会答应的。朋友说,都在那车里死光了。我说,那是不是不道德?
    朋友说,本来是都死光的,现在你延续了这台旅行车的生命。所以你要给这个旅行车取一个名字。
    我问他,这是什么时候出厂的车。
    我的朋友在车的大梁处俯身看了许久,说,1988年。
    1988就是这么来的。
    而我的这个朋友,我此刻就要去迎接他从狱里出来,并且对他说,?手艺,1988从来没有把我撂在路上。我和1988在国道上开了三个多小时,空气终于变得清新。我路过一个小镇,此时天光微醒。小镇就在国道的两边,黑色的汽修店和彩色的洗浴城夹道而来。看来这个镇子所有的商业都是围绕着这条国道上过往的卡车司机。我看中了一家金三角洗浴城,因为这是唯一一个霓虹灯管都健在的洗浴城,不光如此,它下面的“桑拿”、“休闲”、“棋牌”、“客房”、“芬兰”这五个标签也都还亮着。
    我将1988停在霓虹最亮的地方,推门进去。保安裹着军大衣背对着路睡在迎客松的招牌下的沙发上?前台的服务员不知去向。我叫了一声服务员,保安缓缓伸出手,把军大衣往空中一撩,放下的时候那里已经半坐着一个女服务员。服务员边整理头发边梦游一样到了前台后面。我微感抱歉,问道,姑娘,看你们上面亮的灯,什么是芬兰啊?
    女服务员面无表情道,身份证。
    我说,身份证我没带。
    她终于有了一点表情,看了我一眼,说,驾照带没带?
    我说,驾照我也没带。我就住一天。
    她说,不行,我们这里都是公安局联网的,你一定要出示一个证件。你身边有什么证件?
    我掏了全身的口袋,只掏出来一张行驶证。?很没有底气地问道,行驶证?么。
    不想姑娘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我生怕她反悔,连忙将1988的行驶证塞到她手里。她居然将1988的发动机号天衣无缝地填在了证件号一栏里,然后在抽屉里掏了半天,给了我一把带着木牌的钥匙。她向右手边一指,冷冷说道,楼梯在那里。